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92)

Chapter 92

 

街上下了很大的雨。

都市的夜晚难得被骤雨冲刷得很清静,黑云蔽月,路上没有太多的人,因此深夜的车行驶得格外通畅,一闪而逝的车影掀起无数飞溅的水珠。高楼间霓虹的广告灯牌在雨幕中照得很远,视野里闪烁着无数五彩斑斓的色彩。

苗木微微倾斜伞面,立刻汇聚成股的水流就顺着伞骨流下。他站定在商业广场的大屏幕下方,抬头就能看见上方正在播放的房产广告。代言的明星是他有些眼熟的一位老牌唱片歌手,荧幕上的脸孔比他印象中年轻了不少,可能是化妆或特效的缘故,诸多细节都与真实的世界相差无几。

「潜入成功。」

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唤回了苗木略有怔然的思绪,他轻轻“嗯”了一声作为回应,一边将自己衬衣的衣袖挽起到手肘的位置,他的手指上溅了几滴冰凉的雨水,正顺着腕骨流到小臂。

「正在探查梦境边界。」

「检测成功。」

「该梦境的级别为:国际都市级。涵盖面积约2200平方公里,范围为东京都23区。」

“竟然比新世界程序的范围还要广阔……”苗木感到诧异。

「根据现代最前沿的研究结论,世上绝大多数人的大脑未开发领域占比高达90%以上,希望之峰学生的平均值为12%,校内最高优先级的5所实验室中,有3所的研究课题直接归属于被业内称作为“侵入神之领域”的脑域开发项目,剩余2所也有所涉猎相关领域的知识。」

Alter Ego的声音很平静,很像从新世界程序苏醒前的日向创,或者准确的来说,是神座出流。

「这个世界是他潜意识世界的具现化,包含狛枝凪斗19年人生的记忆储备,拥有这种程度的数据量和完善度不足为奇。」

不知何时出现在苗木身边的Alter Ego同样撑着一柄很大的黑伞,他的侧影高挑冷峻,程序形象也与自己的创造者在学生时代的装束一般无二,雨水在漆黑的伞面上溅起朵朵透明的水花,只是与苗木不同,他的身影似乎更为透明一些,毕竟只是主程序远程链接的虚影。

因为正常来说,外来者强行闯入一个人的意识世界里很容易激起对方潜意识的强烈反抗,再加上……连Alter Ego也没有预测到狛枝对苗木会不设防到这种地步,他深潜的程度远比依靠科技所能到达的极限更加远,进入世界的那一刻也出人意料的轻易,好似一滴水汇入海洋,半分惊澜都没有激起,Alter Ego立即改变了唤醒计划,改为远程协助苗木的行动。

作为新世界程序的管理员,苗木的精神程序外围编写着重伤保护和优先修复的代码,因重伤昏迷了一天以后他就恢复了意识,然后成功地联络上身处游戏外的雾切和十神等人,在学级裁判里协同其他77期的前辈们一起打破了江之岛的封锁,帮助大家一起从新世界程序中苏醒过来。

但苗木没有脱离程序,他在七海千秋——她是被黑白熊称作为“叛徒”的那个人,也是以77期前辈们曾经的班长为原型的Alter Ego,在新世界程序中站在希望的立场上对抗江之岛的势力——的协助下重新收集了程序中死亡人员的精神数据。而身在现实的日向创在游戏外端加载了他编写的专用Alter Ego,将他们的数据分别转移到相互独立的隔离功能区,专门执行强制唤醒的任务。

 

听过Alter Ego的解释以后苗木的脸上浮现出若有所思的神色,东京都,说实话苗木并不算太熟悉这里的街区,他的家不在这里,就读于希望之峰两年的经历也仅限于校园。不过他知道狛枝的家也在这里,苗木在假期的时候随狛枝去过一次,他的家里只有他一人,狛枝看起来只把那个地方当成个落脚地。

“这里太真实了……晚上不太适合找人,我该暂时先找个地方住,还是先找出狛枝前辈的下落?”他有些苦恼,“希望之峰学园在文京区,不知道他会不会在那里……”

「理论上,狛枝凪斗可以身处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因为这个世界就是他意识的化身,你要靠正常途径寻找到他的概率无异于大海捞针。」

Alter Ego理性地分析道。

苗木刚想说那寻找的难度就太大了,立刻就听见对方提出了一个听起来就相当不善良的建议。

「深层梦境通常与对方的潜意识牵涉甚深,你可以先找到他关系最亲近的人攻克,这能最效率地惊动他的应激机制,进而引来他对你的注意力,提高你们建立联系的概率。」

苗木:“……”

 

深夜当空乌云滚滚,忽然狂风四起,滚雷炸响,骤然闪烁的电光将苗木的脸孔照成近乎无血色的苍白,绿眸沉静,脆弱的伞骨被强劲气流吹得变了形,倾斜的肆雨甚至瞬间将伞下的他打成了落汤鸡,冰冰凉凉的雨水顺着侧颊的弧度往下颌流淌。

听了Alter Ego那仿佛致力于要靠着强拉仇恨值来气醒狛枝前辈的提议,衬着大荧幕上忽然插播的一则几十年难遇的航空事故新闻,苗木忽然觉得,自己此刻的形象说不准还有点像电影里反派初登场的样子——他作为“不幸”的象征,即将为主人公带来一场劫难。

苗木很快为自己诡异的想法再度沉默了片刻。

这不是什么适合人陷入沉思的环境,他实在不想站在大雨的街道上考虑这种问题,很快决定先找个地方歇脚。他的口袋里有个可以无限制消费的黑卡,算是Alter Ego提供的外挂,苗木决定他先找个酒店住一晚,等第二天去希望之峰看看,实在不行再找别的办法寻找狛枝。

“这里雨下得这么大,是受到狛枝前辈的心情影响吗?”苗木拧起眉头,有些担忧。

「梦境世界的气候可能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他本人的情绪也是其中之一。」

Alter Ego的回答很客观。

苗木微垂下头,唇角微抿,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你有什么难题?我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提供支持。」Alter Ego忽然说,「就算是我不能解决的问题,我也可以提交上传到新世界程序外端。」

“谢谢,现在没有。”苗木说。

 

是吗?

Alter Ego发现,与自己接触以来,从始至终,苗木都没有笑过。

作为一个人工智能程序,他并不能直观地感受到一个人的情绪,他只是根据日向创的记忆里这个人各种微小习惯的频率比照得出了这个现象可以称得上是异常,至于原因,他不知晓。

由于真实人类的意识潜入到他人意识海深处的行为具有一定的危险性,Alter Ego的程序里被编写了防迷失指令。他默默关注着苗木的精神状态,只是对方看起来相当平静,人类在执行危险任务的时候下意识抑制自我放纵也可算是非常合理的解释。

暴雨漫地,水滩汇聚成流,打着旋飘向下水道。

强烈的风鼓进了西装的衣摆,冰凉的潮湿空气刺激得人不可抑止地颤抖,这样糟透了的环境里,苗木也与路上寥寥几个行人一般步履匆匆起来,路边行车驶过的探照灯光与雨水交汇,将他的身影的线条勾勒得单薄瘦削,像老照片里一个遥远模糊的剪影。

似曾相识,又无迹可寻。

狛枝凪斗漠然地别开视线,豆大的雨点接连不断地砸在身上,湿透的衣服贴着身体,他的身体在浸透骨髓般的寒意中不住发抖,忽然忍不住打了个小小的喷嚏。

不远处的人忽然停住了脚步,似乎相当茫然地原地发呆了半晌,猛地回身走来。

狛枝:“?”

苗木:“……”

一个神奇的梦境里,国际都市最繁华的商业区,在高楼间狭窄阴暗的小巷深处。

迷离炫目的灯光止步于巷口,苗木的影子却延伸得极长。他怔怔地站在原地,微睁的眼眸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被他的阴影笼罩其中的白发幼童浑身湿透,有如一只被遗弃的猫崽,双膝屈起缩在墙边,也睁着一双和他极为相似的灰绿眼眸,困惑又戒备地望着苗木。

评论 ( 14 )
热度 ( 144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