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94)

Chapter 94

 

狛枝的意识沉沉,犹如身陷在一片池沼深处。

他很疲惫,又有一种暌违了的舒适和轻松,卸下心防的本能知晓,自己所处的环境封闭而安全,他不需要考虑任何事情,也不需有任何烦忧。

于是他平和、安静,散漫漂浮的回忆碎片恍若浮光掠影,斑斓地游过他的眼前,狛枝漠然地远远望着,心里没有任何情绪。

这种状态,其实很接近死亡。

可他还没有真正地感到麻木,或许是潜意识里仍有不甘,不知怎的总能体会到临死前的那一刻泪水一滴一滴落在面颊上的触感,有点像是骤雨前奏,从天空坠落的沉重水珠,可那热度鲜明,不像是雨那么冷,凝结了最炎热的盛夏也无法被驱散的寒意,而是带着人体的温度。

像心尖止不住的血,殷红滚烫。

感官的谬误模糊了混沌的现实,到后来,他又觉得那落在自己脸颊上的应该是血,而不是眼泪了。

 

那个孩子,一向是温暖的。

他曾经那么多次的吻去他眼角沁出的泪水,浅绿的眼珠总被润泽得纯澈湿软,吐息密密地交织,微不可察的颤动犹如余韵幽微的古琴,弦音揉乱了空气,便似筋脉下潜伏的涌流滚烫沸腾起来,叫他爱得一颗心好似被烈火烧灼。

狛枝一直不太舍得他哭。

流泪尚牵动着他的心弦,何况是那孩子生生地忍耐着鲜血流逝的苦痛,温顺而疲惫地趴在自己的身上,竭力装作寻常一般地去握住他的手指。

他的心里沉沉的,某种意味着失去的念头一旦出现就死死纠缠住他,令他惶恐不已,如同是喉咙被巨力扼住,不得喘息。

 

有那么瞬间,他的心像是忽然裂开了一道缝,于是百感交缠,妄念丛生。

那孩子就是在这时落进了他的梦里,一个总在下雨的梦。

 

-

 

卯月是降雨频繁的季节,临近清晨的时候外面又下了一场小雨。

声势不算太大,却有些扰人,淅淅沥沥的雨丝坠在窗外的庭院中,接连不断地敲打着窗玻璃,空气漂浮着清润的气息,如同淡而凉的现实。

狛枝昏昏地烧了半宿才降了温度,他自小有些早慧,才经历过失去父母的伤痛,心里并没有将事故当成纯粹的灾祸,甚至感到自责,精神折磨得衰弱。听闻到雨声动静,不多时,他忽然就惊醒过来。

身上盖着一层很厚的棉被,小孩子刚发过一回大汗,四肢沉重得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屋里的帘子拉得不是很严实,他偏头看了看窗外,玻璃上还淌着许多水珠,依稀可以看出外面灰蓝色的天空,云翳的朦胧边缘泛着水墨般的痕迹,和葬礼那天很像,一种让人感到非常孤独的天色。

房间空荡荡的,除了他,没有任何人。

狛枝轻微地窒息,忽然被一阵心悸攫获了神智,他想也不想就掀开了被子,径自跳下床,拉开房门就往楼梯下跑去。

 

小孩子噔噔噔下楼的跑动声让坐在餐桌旁的苗木立刻回头看去,他见一道白色的小小身影以迅捷得近乎莽撞的速度从楼梯上冲下,惊得少年顿时呛咳了一声,连忙放下手上的咖啡杯,站起身来。

“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没有。”狛枝定定地看着他,缓缓地摇了摇头。

苗木仔细一看跑到自己身前来的孩子,狛枝的脸颊苍白憔悴,鼻尖渗出一点点汗珠,穿着一身单薄的睡衣就下楼来了,连鞋也没穿的脚生生站在冰凉的木地板上,赤裸的脚趾微微蜷缩起来。

苗木顿时心疼得不得了,立刻弯下身将他抱到沙发上,先往小孩的怀里塞了一个抱枕,不一会找出一条毛毯给他盖,温热的手掌贴在狛枝额头上试了试温度。

“你生病了,就应该在房间里好好休息,别这么不顾自己的身体。”他温柔地责备了一句,手指撩开碎发轻抚小孩汗津津的腮边,见狛枝轻轻“嗯”了一声,随后用那双清冷的眸子一直盯着自己瞧,顿时再说不出什么更多的埋怨,无奈叹了声气,转身去给他做早餐。

在避难所计划的一年里,苗木和其他被关在希望之峰的同期们一起共同生活,公共家政的工作所有人轮流担当,别的不说,起码他从女生们那里学到了一点简单的下厨手艺,按赌徒小姐和贵公子挑剔的标准来看,应该不算难吃。

苗木挽起袖子,打开冰箱看了看食材,拿出了鸡蛋、香菇、鸡肉、虾和清晨才送到家门口的鲜牛奶,打了两颗蛋加牛奶搅拌,然后加入煮好的肉碎虾仁和香菇一同蒸,不一会就端着一碗牛奶炖蛋走出来,坐在狛枝身边,用汤匙舀出来吹凉了一口口喂他。

狛枝安静起来很乖巧,温顺地挨在苗木身边吃,纤长的眼睫微微颤动着,精致的眉眼比女孩子还漂亮。

苗木心都软成了一汪水,有一瞬想起了自己的妹妹,情不自禁地将幼年期的恋人和苗木困小时候比较了三秒,随后默默在内心羞愧地对着小困道歉了三回。

狛枝敏感地察觉到身边的大人似乎走了神,他用不太引人注意的幅度侧过视线,正从斜下方窥视着对方清俊秀气的侧脸,抓在抱枕的手指微微收紧。

“苗木……苗木先生。”他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忽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人,脸上露出小心翼翼的神情,看起来想亲近又有些无措的惶然,淡色的唇瓣轻轻张开,试探地问道,“您愿意以后和我在一起吗?”

苗木怔了下,他何曾见过狛枝这么不安的模样,顿时满心酸楚怜惜,心疼得哪怕这会他想要月亮恐怕都得竭尽全力尝试能不能摘下来了,连忙放下碗,抱住对方。

“当然愿意,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

小孩默默埋在他的怀里,有些贪恋对方身上的温度,攥住苗木的衬衣一声不吭,慢慢地低下眼睫,掩去清淡沉静的眼眸。

 

狛枝心想,这个人很温暖,我喜欢他。

过了一会,他又想,妈妈说喜欢一个人就应该对他好,可待在自己身边的人多数都不会太好过,所以我这样大概称不上什么喜欢,只是自私而已。

 

吃过早餐,苗木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再让狛枝吃一回药。他知道对方过了这么多年以后也不算是非常健康的体质,生怕幼年期的恋人受罪,关切疼爱的心态恐怕比当年照顾生病的妹妹还殷切。等狛枝吃过药不久脸上浮现出困倦的样子,苗木就哄着他回房间继续补觉,一直守着人睡熟了才下楼清洗餐具。

狛枝家的房屋有些年代,地板比较老旧,厨房里有处木地板边缘翘起,苗木一时不察被绊了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手指扶在灶台。

“唔……”

他痛得蹙眉,忽然闻到一股奇怪的气味,但因生活经验不太足,分辨不出到底是什么。

「厨房燃气泄漏,屋外的燃气表正好故障,还没来得及联系维修公司。」

Alter Ego冷静地说。

苗木蓦然汗毛直竖,察觉出一点危险事件的端倪,连忙道:“修好它。”

「是,正在执行指令……任务已完成。」

闻言他吁了口气,打开窗扇置换空气,出去等了一会才重新回厨房收拾残局。

 

狛枝这个精神世界的时间流速远比现实世界要快得多,苗木待他病好得差不多了就着手引导他回归正常路线的生活。这个阶段的狛枝年纪虽小,身上却纠缠着不少麻烦的事情,比如政府为那场空难死者主持的追悼葬礼后一些需由各家家属独自操办的事宜,比如他身上继承的巨额遗产,比如他休养了很久也不太愿意与外人相处,眼看着大半个月过去,苗木开始感到忧虑了才沉默地同意了复学。

那段日子苗木十分充实满足,哪怕他过得并不算轻松。

在刚刚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苗木应该算是很受优待的。世界的走向受到狛枝潜意识好感的影响,一直向他倾斜。这不止是体现在狛枝本人主动出现在苗木的面前,还包括一些常理性的法则。比如当苗木为了让自己在这个世界也显得合群而选择出去工作的时候,他可能才在晨光中踏出家门,走到公司,过不了十分钟太阳就彻底地落了山,所有人都摆出一副工作劳累了一天的模样飞快地作鸟兽散,于是苗木自然也只好从善如流地又回到家,开门见到放了学的狛枝正乖乖坐在沙发上,晃动短腿,笑着对他说“欢迎回来”,清亮的眼眸里闪动着雀跃的光芒。

苗木从未想过他还有机会能与狛枝共渡这段自己未曾有缘参与的过去,哪怕这并不能改变任何真实的记忆,他也足够欢喜。

因为此时的苗木不同于同一时间线里真实的自己,虽然从年岁看他只算堪堪成人,不过是个才脱离校园不久的年轻人而已,可苗木的阅历与气度已经远胜许多年长他许多的大人。

过去绝望事件导致名为希望之峰的象牙塔一夕崩塌,他见证过环境的剧变与同伴的背叛,又有幸在危机重重的生死之间得到了恋人奋不顾身的守护与挚友们的信重扶持,因此历经劫难而不改赤子之心,心性愈加温柔包容起来。

对他而言,能有机会以一个近似长辈的身份守护过去的恋人逐渐成长,实在是一件很令他心怀庆幸的事。

只是,梦境世界的不合常理以一种缓慢而不容忽视的速度逐渐消失了。

年少的狛枝与年长的苗木相互依偎着走过了一段温情的岁月,仿佛伴随着少年的年岁渐长,这个世界变得愈加真实明晰起来,不合逻辑的遭遇日益减少,一年有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太阳东升西落,白天与黑夜近似的漫长,形象模糊的邻居与路人逐渐拥有了清晰的五官和个性……与此相对,梦境的时间流速相较现实的差异变得更大,梦里的四季轮转抵不过现实的日升月落。

 

「根据防迷失程序的提示,从进入狛枝凪斗的梦境世界开始,你已经度过了第七天。」

Alter Ego的声音毫无征兆地在苗木的脑海中响起。

彼时恰好是年夜,白日里才下过一场大雪,皑皑堆满了冰霜凝结的枝头,清扫过的沥青道路黑亮湿润,冷风吹得人从肌骨里透出沁凉的寒意。

他正和狛枝一道往神社的方向走,路上的人不少,大部分裹着厚实的外衣,还有许多穿着传统的和服,随着他们逐渐接近目的地,人潮变得越加密集起来。

狛枝敏锐地察觉到身边的人一直流畅散漫的步子忽然固定了一瞬,微妙的停顿不算起眼,可他还是扬起眼梢瞧了一眼,正将对方脸上来不及掩饰的失神尽收眼底。

“怎么了?”他轻声问着,眼底眸色渐深,唤他道,“您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先生。”

苗木没说话。

缓过了一会,他摇摇头,笑了一下,说他没事。

狛枝也没说话,只是站定了瞧着他,远处煌煌的灯火照过来,在苗木的脸上落下光和影,那双清透的眼睛正巧落在阴影里,睫羽轻颤,像是藏着什么。

“走吧。”

空气沉寂了瞬息,还是苗木牵起了狛枝的手,引着他继续往前走。

长街的灯火将两人的身影拉拽得极长,远远看去,似乎也极为相似。

苗木在出门时还相当高兴的,此时不太想坏了心情,可还是不免因心事重重而沉默起来。

他想起从他进入狛枝的梦以来,时间的流速就有些不同寻常。

一开始的时候,苗木在梦境世界里度过的第一二天相当于现实世界的一天,在那段期间他找到了狛枝,并且决定陪伴他一同生活。

现实世界的第二天,他在Alter Ego的辅助与世界自我的设定补全中完善好了自己的身份,彻底将同狛枝的生活安定下来,在梦境里这段时间花费了近半个月。

现实世界的第三天,他犹如体验了一段再现《死神来了》的现实恐怖电影。梦境里整整一年的时间里,苗木不知怎的稀里糊涂地经历了无数机缘巧合又险象环生的惊险危机。他当是自己终于被世界意识排斥了,心情还算淡定,就是狛枝收到了不少惊吓。毕竟哪怕苗木有心不让他知晓,可实在因为对方的观察力太过敏锐,就算一时瞒过去了,事后总难免被揪出些许蛛丝马迹。每逢这个时候,狛枝总是后怕地抱住他,闷闷地不肯说话。让苗木颇为自责因他的不周全害得幼年期的恋人越来越没有安全感,内疚地纵容对方越来越依赖自己。

现实世界的第四天……

第五天……

……

梦境世界的时间流速越来越快,可对于置身其中的人来说,应该是现实世界的时间越来越漫长了才对。

苗木回忆着,距离Alter Ego上一次提醒他现实世界的时间,好像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真让人没有实感。

他有时候会不自禁地想,假如自己一直停留在这个世界,是不是直到狛枝人生的终结,现实世界也才不过数十日的光阴而已呢?既然如此,暂时停留下来,似乎也像是个不错的选择。

从梦里初见已过了数载岁月,苗木照看着狛枝从稚嫩的孩童一路成长,到如今已是十四五岁的少年,身高抽条拉长,侧影俊秀瘦削,眉眼明晰锐利,已逐渐变化成他记忆中最熟悉的模样。

于是他越来越频繁地看着狛枝的脸孔陷入失神,想着在这个世界的他们,在一起的时间甚至已经超过了现实时间的他们。苗木有些不舍,但眼看着距离希望之峰第77期学生招募的时间点不断逼近,心里又生出无限焦灼。

苗木心知他是为了唤醒狛枝而来的,更是希望能在这个世界找出一直困顿着狛枝的枷锁。当中前者其实难度不算太大,真正让他感到束手无策是后者。因为这个世界的走向越是逼近自己与狛枝在现实世界里初次相识的时间点,就表明他能从狛枝的过去着手改变的机会越来越少,而倘若他对狛枝的过去束手无策,现实也证明了狛枝与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从未真正放下他的心结,那苗木该如何做?陪伴他在梦境的世界里度过一生吗?

这个世界已然慢慢变得与现实相差无几,连苗木自己也不确定,他是否真能保证自己在漫长的时光里不会迷失,甚至将Alter Ego才当作是一场梦。

 

狛枝与苗木一同随着人潮往神社的方向走去。

一层层登山的阶梯堆积了碎雪,他们并不心急去抢人之前去初诣神佛,步子走得稳且缓慢。狛枝心知苗木心不在焉,两人一同拜年的喜悦渐渐消退,他眸光淡淡,却耐得住性子引着对方往前走。

饮屠苏酒、吃青鱼子、听着108下古钟敲响,山下河流对岸放起了灿烂的烟火,一时漆黑的夜空绚烂通明。

狛枝拿出400日元给自己和苗木买了新年的签,打开自己的一看,一如既往的大吉,他没什么感想地把签条绑在庙殿旁的树枝上,然后去看苗木的签。

“末吉。”

苗木也是一脸不太意外的表情。

他的运气吧,说好的时候挺好的,说不好的时候也是真的倒霉,所以苗木自小以来抽到什么签的都有,别说小吉末吉之类中庸的签不少,就是大凶大吉也有过,很是符合普通人的定位。

狛枝挑了挑眉梢,笑问他:“绑起来还是带回去?”

抽的签条绑在神社里可以受到保佑,所以一般没有抽中心仪签条的人都会选择把它绑在这里的树枝上,特别是抽中了凶的人。

苗木不太走心地开始思索,末吉的签,里面虽然有个吉字,但也不算是特别好的兆头,要不要带回去呢……

在旁边派发签条的正好是神社的神主,老人乐呵呵地探头瞧过来一眼,看了看苗木的签:“向来稳定的事业有些波折变动,不过妨碍不大,恋爱姻缘倒是很不错啊,带回去吧,找个漂亮的女朋友。”

“谢谢,不过女朋友还是算了。”苗木眨了眨眼,不太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我有喜欢的人了。”

“是吗?”老人和善地问,“认识了多久?”

“嗯……八年多一些吧。”苗木心里还存着事,一时没考虑太多,下意识地以自己为标杆算成了现实世界的时间加上了梦境里的。

八年,差不多是这个人收养自己的两年前。

一旁的狛枝反射性地得出了结果,他怔了半晌,倏然咬紧了牙根,一双清冷锐利的眼眸染上了晦暗的色彩。

评论 ( 13 )
热度 ( 147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