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98)

Chapter 98

 

苗木本以为自己忽然被拽来这个的地方,是已经被狛枝的潜意识察觉到了异常,很快就会被强制驱逐出去……他甚至都开始考虑如何抓住最后的机会唤醒对方。

没想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出人意料的理智清醒,他仿佛什么都知道,却放任一切发生。

如今还说要帮助自己。

 

苗木有些怔怔。

他本性毕竟纯澈,不同于狛枝一贯弯绕极多的心思,尤其对感情的反馈向来单刀直入,让人能一眼望到底。这当然没什么不好,只是对于狛枝走一步藏十步、事到临头才图穷匕见的诡奇心机总有措手不及。

就像此刻,他在狛枝漂亮如毒花的笑容中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奈何自身不是个擅长阴谋诡计的料子,实在猜不着他打算做什么。

只是“帮个忙”而已,自己唤醒自己,总不能还有什么陷阱吧……他有几分不确定地思索着。

 

狛枝浅笑着将他面上不自觉流露的犹疑尽收眼底,看破也不说破,指腹抚上苗木被吻得水光淋漓而不自知的唇瓣,眼神中透出遮掩不住的热度。

“你在犹豫。”他笃定说,似有几分吃味,揽住苗木的后脑去吻他的唇,贴合唇齿发出的嗓音低沉喑哑,曼妙得能叫人酥了骨头,用蛊惑的语气道,“苗木君,你这么在意他,对我可不太公平,是不是?”

什么是不是?

你们不都是同一个人吗?

苗木不设防又被狛枝按在墙上亲吻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有心想反驳都说不出口,无奈了片刻也只好由着他去,微抬起头去迎合他。

“喀拉”两声,锁链与铁环在无人触碰的前提下一齐断裂,落到地上。

狛枝没管,苗木也没在意,他们对这点小把戏心照不宣,苗木将手环在狛枝的脖子上,手腕有一圈青紫的痕迹,可苗木从始至终都没感觉到一丝疼痛,伤痕只有视觉效果。

幽寂的空间突然明显地晃动起来,就像大地震的前兆,苗木的气息乱了一瞬,狛枝却并不急躁,过了一会才慢吞吞地松开他,扶着苗木的手臂一同站起。

脚下的地面强烈地上下起伏,建筑崩裂,碎石轰隆隆地砸落在两人周边,掀起漫天烟尘。

苗木隐约在裂开的墙壁之后看到一片漆黑的虚空,一闪而逝的景象如同信号不良的电视频道里面出现的画面,随着房间崩塌又变得扭曲起来,此刻是夏夜瀑雨漫天的狭窄巷道,下刻又是冬日午后暖阳照耀的长街,狛枝揽着他格格不入地站在唯一不受纷扰的原地,冷眼旁观这个世界匆匆变幻,仿佛冥冥中有个意识溯游在时间长河寻找着什么,孤独而偏执。

 

“砰——”

一道巨大的砸门声响了起来,混沌变化的世界在这一刹那终于定格成现实的风景,狛枝放下中途就遮在苗木双眼前的手掌,后退了一步,随后淡淡地看向来人。

在被打碎后重新形成的空间里,他们所处于一座看似废弃已久的工厂里,扶着门沿的白发少年不住喘着粗气,呼出的气体在冷天里化成白雾,微微汗湿的碎发沾在白皙的脸庞上。恐慌与狠戾的情绪还未从他不及收敛的表情中褪去,让他清冷的绿色眼眸显得格外阴寒冰冷,如同被碰了逆鳞的毒蛇。

对方的目光在触及苗木的一瞬间骤然明亮起来,就像有烟花在眼睛里绽开。可那变化只是一闪即逝,他冷静得实在太快,眼珠转动就看见了苗木脚边落下的锁链镣铐,然后才是站在他身后半步身材颀长的青年。

那个人的位置正好在一片阴影中,身姿笔挺修长,半张脸被漆黑的蝴蝶型面具遮掩,只露出弧度优美的下颌,浑身却萦绕一种让少年狛枝莫名厌恶忌惮的黑暗气质。

就像是……绝望。

“你是谁?”他冷声问,眼见对方将左手搭在苗木右肩,几乎算是一种亲昵揽抱的姿势,而苗木也一副信任放纵而不自知的模样,扣在门沿的手指骤然收紧,眼底暗流涌动,眸色阴森锐利。

“呃……凪斗……”

苗木发现自己变回了梦境里先前的模样,可身后那个狛枝却没有消失,仍存在感极强的站在自己身后。他一时没回头,不知另一个狛枝已经遮掩了相貌,不知该怎么解释现在的情况才好,脸上不免浮现出混杂着些许心虚的尴尬神色。

事实是,另外两人也并不需要他的表演。

少年一看苗木的表情就知道对方在他心里地位不低,否则哪会有这种顾虑他也顾虑自己的表现,这个发现让他登时就怒火中烧,眼神里已然透出敌意。

另一个狛枝微微勾唇,轻轻地笑了一声。

 

“是你挟持……”

“说话之前请考虑好有没有证据,不讲礼貌的小鬼。”

刻意压低的嗓音柔和戏谑,慢条斯理却强势地打断了对方未出口的恶意指认,显出几分居高临下的轻蔑与咄咄逼人。

“我没兴趣指责一个大白天还能把人弄丢的无能家伙有多疏忽大意,因为你只是个没什么能力的未成年。”

另一个狛枝三言两语就把自己一手造就的异常事件全都推锅到了少年的他身上,因为是自己,才最深谙如何让自己倍感愤怒的话术,按在苗木肩头的手指微微用力地示意,随后他若无其事地放下手,姿态闲适地踱步走到两人中央。

“你应该感谢我,是我把苗木君从某个不知廉耻的绑架犯手中救了出来……”他意有所指地说着,对着少年狛枝暧昧笑笑,“哎呀,那可是个令人发指的偏执狂,幸亏被发现得早,我已经把人赶走了,否则谁都不知道对方会丧心病狂地做出什么事来,他看起来相当迷恋苗木君呢。真。是。危。险。”

苗木:“……?”

少年瞳孔骤然收缩,他这才猛地注意到苗木身上的异常,他青紫的手腕、脖颈处不甚明显的斑点红痕,还有红润微肿得有些不太寻常的唇瓣……

是谁会对他做出这种事?眼前这个人,还是那个逃跑的……他的心底翻江倒海,被自己的猜测逼得暗火丛生,一时浑身竟克制不住颤抖,忍不住咽了咽干涩的喉咙。

苗木被他死死盯着才注意到自己身上被狛枝留下的痕迹未消,对方的视线锐利可怕得噬人,他不禁有些窘迫地拉长衣袖竖起衣领将那些遮住,欲盖弥彰一般侧过脸。

青年侧身一步挡住了尖锐的视线,这是一种极为微妙的肢体语言,无声中体现出强烈的占有欲。他随意地迎着少年灼灼森冷的目光无畏一笑,抬起手,并起的两指之间夹着两封做工精美的信封。

“对了,呵,差点忘了我的正事。”他一副故意为之的懊恼模样,唇边笑意戏谑,缓缓将交叠信封的封面展开,正面希望之峰的抬头与背面那熟悉的火漆校徽同时抓住了两人的视线。

苗木的目光深深,这种样式的信封,还有火漆……他绝不会忘记这种样式,就是一封信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而少年狛枝的方向正好能看到青年的他展开的信封正面,他睁大了眼,面上无意识流露出震惊的神色。

因为那两封信的收信人都是他最熟悉的名字,狛枝凪斗,还有,苗木诚。

 

“首先,我先为自己不请自来的冒昧打扰向两位致以诚挚的歉意。”

在一片死寂的氛围中,只有脸上带着面具的神秘青年仍是语气如常地含笑低语道。

“不知你们过去是否曾有耳闻,希望之峰学园作为日本境内首屈一指的特权级学府,一向致力于招收在所有领域中具备过人才能的适龄人才作为高中新生。校本部的招生政策不同于寻常学校的注册制,而是实行以其苛刻标准闻名世界的招募制,但凡是被侦查员择中的新生,无一不是在某一领域惊才绝艳的天之骄子。

“历时百年,希望之峰向社会各界输送了无数超一流的名流精英,时至今日,优秀的毕业生们仍活跃于全世界各行业的尖端,成为诸多重大领域的中流砥柱……不过,在这些群星璀璨的学子当中,可能相对而言外界少有人知,有一种类新生的甄选规则有别于其他精英。

“他可能是象征了这世界里所有一无所长却偏偏功成名就的滥竽充数者,也可能是极少数有能力在命运的洪流中攥取己需的伟人。运气的研究向来拥有赌博般迷人的魔力,这也是希望之峰坚持每年都抽选一名适龄学生以「超高校级幸运」的身份入学的原因。”

这些希望之峰的传统讯息苗木早已知之甚详,只是当狛枝用一种兴味盎然的语调缓缓道来时,他仍不免从对方轻佻散漫的态度中感到一种意味不明的深意。

“非常抱歉占用两位的时间,过多的赘述可能会使你们感到不耐,但我恳请得到谅解,因为这些讯息都与你们即将面临的机遇息息相关。”

对方仿佛是越到关键时刻越有耐心,甚至有闲心讨巧卖了个关子,面对着少年狛枝暗沉沉的目光,浅浅勾起唇角。

“哈……我想你们心里都已经猜到答案了。

“作为希望之峰的侦查员,我在这里郑重地向两位提出邀请:

“狛枝凪斗君,我校现已择中您作为第77期的「超高校级幸运」,向您发出入学邀请。

“苗木诚君,我校发现您在「幸运」领域拥有过人的成就与知识储备,具备相关实验室的研究员资格,向您发出入职邀请。

“希望之峰学园欢迎你们的到来。”

评论 ( 13 )
热度 ( 173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