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99)

Chapter 99

 

狛枝抬手接住迎面飞来的信封,劲风撩动额发,他眼眸微眯,就见那人温柔地俯下身,将另一封邀请函轻轻放在苗木手心。

“……”苗木竭力控制自己的表情,强作寻常地笑笑,“谢谢。”

“不用跟我客气,苗木君,你知道我也怀着与希望之峰相同的期待。”

对方语带宠溺地轻笑道,似是极为愉悦,若不经意地透出了点暗示着什么的戏谑,让人平白有些心惊胆战。

苗木几乎不敢搭腔,他才被这人一通操作秀得眼晕,仅隐约看出对方是打算促使他们尽早进入希望之峰的意图,至于这行为究竟有什么用意?苗木不解之余也生怕少年狛枝察觉到两人间的破绽,只好应付地呵呵笑了一声,权作配合他的表演。

“嗯……我也一直很向往希望之峰,没想到还能有幸以这种形式加入……”

作为个不算完全的希望之峰毕业生,苗木这客套话说得他自己都嫌十分虚伪,尤其是在两位狛枝的瞩目下,其中一人还对他的底细了如指掌……慢慢羞耻得脸都红了。

他未见站远处的少年在听闻“向往希望之峰”字眼的时刻瞳孔剧烈收紧,扣在门沿的手指瞬间用力到泛白,指甲发出刺耳的刮磨声,容色姣好的面庞不带任何表情。

不能去。他想这么说。

不安的情绪有如笼罩在心头的阴云,在狛枝微微颤动着的眼睫下,晦暗的灰绿眼眸当中宛如凝聚着暴风雨,略有失神的眸光漫无焦距,仿佛虚空的重重阴翳里探开一条萦绕着他再熟悉不过的命轨,那无法自主的挫败感令狛枝无比痛恨。

不要去。他不想再想起……三个象征软弱的字眼即将脱口欲出,他的骄傲迫使狛枝本能地咬破了舌尖,骤然袭来的刺痛唤回了理智,他定定地站在原地舔舐着口腔里蔓延开来的血味,眼中光华寂灭,忽而眉头微蹙。

想起……想起什么?

 

这个梦境的应该还是以少年时期的狛枝的意志为主。

另一个狛枝的出现有如昙花一现,从他在过年期间以自称为希望之峰侦查员的身份出现过一次以后,很长时间里,苗木都没有得见他的机会,两人的沟通都以通讯形式才维持下来。

Alter Ego的远程协助在异变以后才重新定位到苗木的意识,但或许是因为另一个狛枝的存在会给梦境世界的波长造成紊乱的干扰,每当他出现时,苗木与Alter Ego多多少少都会出现联络不畅甚至失联的状况。要解决这个问题只能放弃远程链接,让唤醒程序实体破开这个世界,可测算结果是,这个行为很可能会引起梦境的强烈斥力,苗木考虑了片刻还是认为没有必要,不如先静观其变。

他有一种无法解释的直觉,苗木觉得狛枝永远都不会伤害到他的性命,无论是无意……还是有意的。

「感性的认知不足以当作可信的结论。」Alter Ego理性地评判。

“谁叫我也是幸运呢?就算只是个不成器的半吊子,至少赌博的勇气我还是不缺的。”

苗木顿了顿,想起了什么,很轻微地笑了一下。

“而且,被偏爱的人总是有恃无恐。”

 

人的感情是一种极为微妙的东西,程序很难解析透彻。

有的人因爱而生怖,也有人因爱而无畏。

 

时间好似驹光过隙,苗木辞去原本的工作接受了故校的聘请,待到四月早樱绽放之季,希望之峰迎来了新的学生。

77期的超高校级新生名单早在数月以前就断续有消息传出,有一接到招募邀请就大肆宣扬以致人尽皆知的,如早年在机械相关竞赛中声名鹊起的少年机械师,远渡重洋来到日本并由外交部郑重接待的异国公主,也有从始至终低调如一,分毫不受外界沸沸扬扬的猜测困扰,临到开学才施施然收拾好一身崭新的校服,平静淡然地去往新校园的。

希望之峰地位特殊,在寸土寸金的国际都市也享有广阔占地的特权,整个学校可比一座功能齐全的学园都市。校区在地图上是一个巨大的菱形,分为东西南北四个区,每个区域都有寻常中学的面积。

其中,东区作为希望之峰学园的中心,拥有着本科学生使用的校舍和设施,也存在各领域的研究者使用的实验室和研究材料,南区是免费的本科学生宿舍及配套的生活区和购物中心,西区是今年最新开辟使用的预备学科的校舍和设施,北区则是早年旧校舍的所在,现已成为一块弃置的禁入区域。

“这个世界建立于狛枝凪斗的认知之上,希望之峰是其中最接近现实的地方。”

说着这话的人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仿佛并非是在剖析自己,一副旁观者的模样。

他斜倚在窗台边,一条腿压在窗棂上,半边身体都探出窗外,分毫不觉这样的行为危险,目光淡淡地俯视着楼下走过的新生狛枝,轻描淡写地说:“他远比自己所以为的更喜欢这个地方。”

幼时只当自己是人群中唯一命带诡运的异类,不想这世上还有个地方聚集着如此之多特立独行的人,身负才能的人或许天生就与众不同,连命都比常人更硬一些,闪耀的光芒将他昏暗的前路都照耀得光辉亮堂,哪怕知晓不是属于自己发出的光,也让狛枝一度自认狭窄的绝路重新变得宽阔起来。

潜意识向往这里,所以才会认为得以入学是一件天大的幸事,既然如此,所需付出的不幸代价也必然格外高昂。在这个世界里屡屡压抑着自己获得好运的机会,不过是他对自己才能的认知太深,也对现在拥有的温暖无限眷恋,抗拒着失去的可能罢了。

而事实上……甘于平凡吗?

如果真这么认为,自己就不会苏醒。这个人无奈地想道。概因逃避本就有违他的本心。

四月的风实在太温柔,柔嫩的樱瓣洋洋洒洒地吹得漫天,零星几片落进窗内,飘在白瓷杯的绿茶汤里,荡悠悠地泛起涟漪。

苗木抬起眼看他,只觉狛枝温柔望来的昳丽眉眼比春风还醉人。

 

他沉默了片刻,才问:“你也是这样想的?”

“当然,苗木君对我的心意有什么疑虑吗?”狛枝用一种看透了他的目光略带纵容地瞧着苗木,他柔声道,“一个地方,它既可以是一个人的起点,也可以是一个人的终点,可以让人沉沦,也能让人得到救赎,既是桎梏又是自由,既让人怯懦也带给你我勇气,就像希望和绝望永远如影随形,我和他并非绝对对立的关系,何况向死而生也是一种美妙至极的说法。”

如他若不身在地狱,感受到最痛最恨的绝望,又如何能品味到希望最纯粹的甘美滋味。

狛枝愉悦地想道。

苗木闻言再不问什么,只是轻轻合上了桌上文件的资料夹。

研究员办公室的装横布置简洁素净,里面储存的资料却只多不少,内容繁多详实得让人颇为心惊。运势项目的研究渊源已久,由于幸运的定义不同于单纯概率多寡的择定,其中还牵涉到一个最为敏感的问题,即同为小概率的事件,何为幸运,何又为不幸,因此实际的研究中涵盖了健康、财富、家庭、事业、情感等多个领域,其中不乏许多危及人命的高危测试,竟也有前届的超高校级幸运自愿签署了实验同意书,苗木看得心情沉重。

这些都是狛枝的意识具现的产物,资料中出现的很多研究……苗木从来闻所未闻。

本有心想追问狛枝知道这么多实验室的内幕讯息,是不是他也参与过,转念一想自己在校期间也被他瞒得滴水不漏,身陷江之岛的阴谋以后也宁可诈死远走,不知怎的就心酸得说不出话来了。

相对于狛枝而言,他的才能不是主观意志的驱使就能轻易展现端倪的。这曾被研究员视为严重的缺憾,毕竟他们追寻的是能够为人所用的才能,背后都说78期的幸运以后恐怕成就有限,对这个学园的学生来说,算得上是个不幸的结果了。

现在看来,对苗木而言却也似乎是个称得上幸运的事实。

 

他兀自失神地想着,狛枝已随手合上了窗扇,走到苗木身边,手掌覆盖在苗木的手背上。

“别对自己过不去。有些问题没有需要加以思考的价值,它只会使你平添烦恼。”

狛枝的声音不疾不徐,像水中带起波痕的樱瓣,低柔惑人。

“就比如说……你是更喜欢此刻的我?还是更喜欢年少的他?嗯?苗木君不妨考虑一下答案吧。”

“……”

苗木果断地选择拒绝回答。

再怎么单纯的人,面对这种显而易见的送命题还是会本能地表现出求生欲的。

他只这么沉默了片刻,就听见了轻轻的笑声,似乎对他的窘境很是喜闻乐见一般,流窜到耳边的气息愉快而鲜活,柔软的薄唇贴近他的耳廓,随后恶趣味地呵了口热气,牙齿咬住了最敏感的耳朵尖。

评论 ( 13 )
热度 ( 148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