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狛苗]谈情(1)

谈情,do i

时间线未来篇以后,我发誓这不是一个很长的连载。


Chapter 1

 

「嗨,苗木君。」

心跳。

「你就是和我一样……不,是比我厉害得多的超高校级幸运。」

心跳。心跳。

「没想到能有你这么优秀的后辈,我真的是好幸运啊。」

心跳。心跳。心跳。

 

“以后再见哦。”

 

苗木被吓醒了。

他茫然地坐在床上,一头柔软的碎发零散地乱翘,宽松的T恤睡衣歪到一边,露出大片白皙光滑的肌肤、锁骨、肩头,颈边还残留不知昨夜里睡着怎么被压红的鲜明痕迹,而本人却毫无自觉地发着呆,似乎未从残梦里挣脱出来,好一会才迷瞪瞪地转动眼珠。

视野里的一切仍如他入睡前的状态,时钟的指针匀速地走动,单薄的天光透过深色的窗帘,卧室笼罩在青黑色的光影里,安静而空寂。

哦,做梦啊。

这是苗木剧烈跳动的心跳渐渐回复平稳、大脑重归清醒以后,脑海里率先冒出的念头。

这也是他在未来机关那场隐秘而惨烈的动乱过后,终于从一系列繁多而忙碌的整顿事项中抽身出来,回家休息的当晚立刻所做的第一个梦。

梦里全是那人的面貌。

全是他的声音。

他的语调。

和气息。

 

狛枝凪斗,希望之峰77期学生,才能是超高校级幸运,他是高苗木一届的学长。

事实上,梦境中重演的那一天,不是他们第一次真正的相识。

事实上,这也不是苗木诚第一次梦见狛枝凪斗。

但是目前,这件事应该还只有苗木诚一个人知道。

 

意识到这点的时候苗木感觉到了一点点难堪的心情,就好像他是有什么不足为人道的情结一样,他屏息了片刻,再度回神的时候才有些惆怅地收敛好自己的情绪,掀开被子下了床,赤足绕开了堆着制服的沙发椅,打开衣柜换上了一身休闲装。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着亮起光,苗木在套毛衣的空档瞄了一眼,是七点整点的天气的推送,今日阴,局部地区有雪。苗木不打算休息日也在外奔波,这倒是没什么影响,很快他就把注意力转移到早餐吃什么的民生大计上。

 

一个小时后苗木就知道他想得太天真了。

好死不死,所谓局部地区这个玄妙的坐标正正当当将苗木家这栋小二层民宅及附近街区都涵盖在内,天空昏暗得不似白天,雾蒙蒙的灰色像是一层暗纱,狂暴的寒风卷着扑簌的雪粒,吹得一层门窗都拦不住呼啸声响。

当时苗木还在端着杯子喝刚热过的咖啡牛奶,转眼间就见证了窗外的风云变色。不多时,他隐隐约约听见外面传来了什么细声细气的叫声,喵呜喵呜的。困惑地思考片刻,苗木选择出门查看,数分钟后,他从屋外抱回来一只被冻得瑟瑟发抖的猫仔。

小猫团成一团,一个劲地往苗木的怀里钻,脏兮兮的白毛湿成一缕一缕的样子,小小的身体软绵绵的,爪子缩在腹部下面。

它看起来有些害怕,苗木以前养过狗,知道一点怎么照料这么小的动物。他去洗手间拿来一条用温水打湿的湿毛巾,帮小猫大致擦干净毛和爪子,然后另找一条干燥的旧毛巾把猫安置在纸盒里,再喂了些煮熟放温的稠米粥。

幼猫看来对苗木的接近适应良好,它很小,但精神很足,求生欲也很强,温顺地吃了些东西就伸出爪子扒拉住身上的毛巾打起滚玩起来,苗木伸出手指点了点小猫的额头,又戳了戳背,勾了勾尾巴,它都没反抗,只是软绵绵地叫了两声,白软的一团翻过身来,睁开一双浅绿色的圆眼睛,水汪汪的。

苗木正琢磨着等雪停该把这猫送给谁呢,他自己是不行的,他不认为自己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照料这么小的动物,忽然被这白毛绿眼的小猫那么一瞧,冷不丁地就是一怔,鬼迷心窍地伸手摸了摸猫。

“喵呜~”小猫细声细气地叫了一声。

“……嗯嗯,乖啊。”

真的好可爱,他动摇地想,其实自己养也不是不可以吧?反正他也挺喜欢……

半分钟后,苗木意识到自己在喜欢二字后面对应的宾语迟疑了太久。连自己都不明白是怎么想的,脸颊倏然后知后觉地一阵发烫,他摸着猫的手立刻触电般地缩回来,挫败地用掌心掩住通红的脸庞。

他懊恼地呻吟一声:“搞什么啊……”今天是着了什么魔吗?怎么绕来绕去都绕不开。越是不想去想起某个人,某个人反而就越奇妙地被反复想起。

苗木还不知道他现在完全就是心里有鬼坐立难安的经典表现。

他感到心烦意乱,看了看猫,又扭头看了看窗外的风雪,如同正面对着一团理不清的毛线。好在这种独自一人身处密闭空间的环境很大程度上抵消了他心底弥漫的不安,就像是多年前那场无果而终的意外,短暂相遇之后迅速拉开的距离让苗木得以寻觅到一个自我逃避的空间。

 

苗木用手指逗着小猫陪它玩了一会,小动物很快就开始精神不济,缩在毛巾团里呼呼大睡。他起身后清理了一下房间,走到客厅打开了电视。

“晨间新闻播报,昨日29号上午,日本私立高中——希望之峰学园新任学园长签署复校令,预计于次年四月,这所闭校已近四载的学园将重新启动运营。希望之峰,凡是日本国民对这所传奇的学园名字都不会陌生。这所以精英教育举世闻名的学校由我国伟大的科学家、教育家神座出流建立于一百四十六年前。学园旨在培养出多方面发展的人才和行业领袖,多年来已为社会各界输送了无数优秀的毕业生。希望之峰学园即将复校的消息一经传出,立刻迎来了各方学子的热切关注,校方表示,希望之峰将承袭一直以来的学员招募制,由学校专派侦查员负责新生的选拔和邀请……”

这官方言论实在很正式,苗木不走心地听了一会儿,才将其同自己经手过的事情联系到一块去。

未来机关的上层人员动乱以后已然损失过半,宗方京助总揽大权以后就将重建希望之峰的任务扔给了苗木及其他78期的人员。正好他性格温吞不善争斗,比起清缴绝望残党这种随时可能发生血腥斗争的武斗任务,恢复旧校重建家园这类文职更合他意,于是欣然上任。延续旧校招生制度是他与十神、雾切讨论过后最终定下的决策,固然曾经的希望之峰由于对才能的偏执追求导致了诸多弊病,但瑕不掩瑜,他不能因此而摧毁希望之峰的立校根基,复校是为了继续为国家和社会培育超高校级的优秀人才,而不是使这个学校变得名不副实,继而名存实亡。

至于预备学科,苗木不会再允许诸如“培育人工希望”这类反人道的人体实验行为继续进行,在政府、历年毕业生及十神、塔和等大财团的背后支持下,建校的资金早已绰绰有余,实在无须再通过诸多偏门手段筹措一些去向不明的运营资金。

但苗木也不是打算完全取缔预备学科。

由于史上最大最恶劣绝望事件造成上千预科生自杀的糟糕影响仍未从人们的记忆中淡去,加上本科生与预科生之间的争端实在不易调和,在寻找到二者之间可行的沟通通道——或者说,是合理的、能够实现将优秀预科生培育到足以踏入本科门槛的稳定模式之前,预备学科将要临时地停止招生了。

如何更好的培育才能,这始终是希望之峰致力于研究的终极课题。事到如今,苗木只是将限定于“天才”的领域之外另外开辟了一个针对于“普通人”的领域。他希望他的努力能够对现状产生一点正面的影响,哪怕这可能只是一个失败的尝试,但这好歹也是一个尝试改善的开端。

 

严肃的想法在大脑里盘旋不了多久,苗木到底还只是个堪堪二十岁的年轻人,定不下心在休息日里看太多无趣的新闻,频道几经改变,最终停留在一个近期热播的推理剧。

大雪天,房间里光线不强,电视机屏幕的冷光落在青年俊秀的五官上,带着浓浓的年轻朝气的青春味。正当苗木托着下颌,聚精会神地思考着凶手究竟为何方神圣的时候,充斥着呜呜风号的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规律而礼貌的敲门声。

“我很抱歉冒昧打扰,请问,能开门收留我到雪停吗?”

苗木好奇地趿拉着拖鞋走到玄关,正待开门,从外边传来的熟悉嗓音顿时惊得他手指一抖,整个人如被雷劈地停在了原地。

评论 ( 15 )
热度 ( 126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