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嘉世老板(53)

第五十三章

 

记者采访会。

“叶队您好,能说说今天的获胜感言吗?”

“首战告捷,大家发挥得都不错。”

“嘉世的大家怎么看今日对手的表现?”

“还没熟悉职业联赛的节奏吧,打得有点慌,期待着半年后我们主场的时候能够迎来更加强大从容的义斩。”

“与一叶之秋分离,请问叶队的心情感受是什么样的?”

“还行吧。”

“叶队对于您的新账号的看法是?”

“散人很厉害,大家不觉得吗?”

“请问唐柔选手,一出道就继承了职业圈赫赫有名的神级账号,您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很荣幸。我会继续加油的。”

“周副说说您对散人的看法?比如说变幻莫测、有创意之类的?是否有感到新奇呢?”

“对。”

“啊?”

“你说对了。”

“……好的。”

 

离场之时粉丝热情得吓人,嘉世众人在保安人墙开路下顺利走出会场。

一上大巴,贾英立刻摘下墨镜,特没姿态地倒在座位上,大呼出一口气:“看比赛好累。”

早就坐车上等的叶秋点点头,心有戚戚焉:“太累了。”

叶修刚坐到贾英边上,还没喘口气呢,就被左右两边的抱怨搞得无语了:“喂喂,参加比赛的正主儿还没喊累呢。”

叶秋啧了一声:“我给你呐喊助威了,快跪下来感恩!”

“好好好。”叶修语气极其敷衍地说,“感谢伟大的叶秋大大给我加油了!”

贾英吐槽:“活像是自卖自夸似的。”

叶修故作无奈:“是啊,真像羞耻PLAY。”

贾英忍了半天都没忍住笑意,半侧过头看向窗外,明辉顺着柔软的发丝缓缓滑落,寸寸纠缠上漆黑的发梢,隐约可见耳朵上的钻石耳钉。她瞳仁粹亮,动静之际眉眼间总会有意无意显出几分攻击性的锋利来,这一刻逆着光影,却氤氲间显出了三分温润而平和的光。

叶修看得不自觉怔忪,回过神来,又有一些不自在地调整了一下坐姿。

殊不知此刻贾英也在想:记得老妈是这样教我摆侧脸来着,应该好看吧?

抱着IPAD刷微博的崔立抬起眼瞅了眼,又是不由自主在心里捉急了几分,叹了口气,颇为忧愁。

周泽楷默默无言地瞥了眼长吁短叹状的经理。

叶修:“说起来,叶秋你来看比赛就算了,这还打算混在我们之中蹭酒店啊?”

“谁跟你一样!看这小气劲儿。”叶秋鄙视地说,“你们酒店跟家近,我就蹭个车而已。”

叶修反鄙视:“蹭了VIP观众票,还蹭我们车。”

后面坐着的队员看这俩兄弟,内心一堆吐槽说不出口。

崔立笑:“其实一起住也可以,酒店房间的床不小,你可以跟叶队挤一挤。”

叶修发出一声悲号:“不要啊,他挤死了。”

苏沐橙忍不住哧一声笑了。

叶秋忍不住嘴角抽搐:“说得谁稀罕似的。”

叶修严肃道:“我严重怀疑你会半夜恶意把你哥踹下床。”

叶秋:“请不要以你的恶意思维来揣测别人。”

“没事啊,单开个房也行。今天赢得很漂亮,我高兴。”贾英单手托着下巴看着俩人,“只要你们兄弟不觉得深夜交流感情不方便的话。”

叶修:“谢谢,不必了。”

叶秋:“谢谢,不必了。”

张家兴:“这种时候才体现双胞胎的默契吗……”

到了酒店下车,叶修看了看四周:“的确啊,这里离家挺近的。现在挺晚的,走回去小心点,要不住下来也行。”

“没关系。”叶秋说,“要不你跟我一起回家一趟?明早我开车送你去机场。”

叶修秒回:“拜拜,不用这么麻烦了。”

“怂!”叶秋鄙视,他有气无力地接着问,完全不抱希望,“春节回家不?”

没想到叶修犹豫了一下:“大概回。”

叶秋用一种看到上帝的眼神盯着叶修。

叶修摸摸鼻尖,抿了抿唇,然后说:“有点想家。”

叶秋:“那你现在就跟我走呗!”

叶修:“咳那就算了,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叶秋也就顺口这么一说,没期望现在就把叶修搞回家,说实话,他春节能回来已经是意外之喜了:“说定了啊,春节回家。”

“大概、大概!”叶修补充。

叶秋装没听见走了。

叶修回头,见嘉世一伙儿人用一种相当微妙的眼神看着他。

“干什么?”

一群人整齐摇头。

苏沐橙笑眯眯地调侃:“傲娇兄弟。”

叶修反驳:“是他傲娇!我这么坦率一个人,别瞎盖帽子。”

 

-

 

次日返回俱乐部。

前一日的比赛视频已经全部由联盟总部上传到了网络,各家战队的职业选手也在相互关注着对方新赛季的表现。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叶修的君莫笑。

 

风景杀:我觉得昨天义斩那擂台赛最大的败笔,就是最初让叶修绕背了。解决了第一人之后叶修就占据了有利地形,老手读图就是熟练,这下义斩想发挥地图优势都难。

归去来兮:[拜拜]

君莫笑:傻了吧?哥会飞。

鬼疑神迷:哎呦叶修大大总算上线了,昨晚群里就召唤你半天了都不应,连人家唐妹子的一叶之秋都给喊出来了,你倒是装死得痛快啊!

君莫笑:没装死啊,这不是手边儿没电脑嘛。

枪淋弹雨:可以手机上线啊。

大漠孤烟:他没手机。

唐三打:老韩知道得可真清楚。

鬼疑神迷:相爱相杀快九年了,俗话说,最了解你的就是你的对手啊。

君莫笑:加上在一区打网游那时候,认识有11年了,真可怕哟。

大漠孤烟:……

君莫笑:想当年,我们在世界战场上狭路相逢,那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我抢到了BOSS,而你没有……

大漠孤烟:滚!

石不转:[蜡烛]

八音符:[蜡烛]

一枪穿云:[蜡烛]

一叶之秋:[蜡烛]

飞刀剑:[蜡烛]

王不留行:[蜡烛]

……

索克萨尔:[蜡烛]

君莫笑:好凶啊,怕死了。(((o(*゚▽゚*)o)))

鸾辂音尘:我就笑看大神卖萌。

沐雨橙风:+1

一叶之秋:+2

谁不低头:+3

莫敢回手:+4

风城烟雨:+5

大漠孤烟:……

大漠孤烟:下限呢?

君莫笑:这么了解我,还不知道我下限哪儿去了吗?

夜雨声烦:刚看了义斩嘉世那场,啧啧啧啧叶修这家伙毫无人性,有你这么欺负新人的吗?要是换了剑圣大人我!保准儿给个痛快!看看,看看那家伙多恶心啊,还自己给自己刷血的,就那破回复量刷个屁刷啊,血量这么多还好意思给自己刷血,你是刚打网游的菜鸟吗?血量不满格就心慌慌?

残忍静默:我也看了,叶修这跟作弊似的,一会儿哥布林一会儿机械旋翼的。

鬼疑神迷:猥琐,太猥琐了,在叶修大大面前甘拜下风啊。

百花缭乱:叶修就是不要脸,散人,亏你能把这个古董级玩法摆出来。

索克萨尔:20级以下120个技能,很难预测。

鬼刻:也不知道当年哪位天才最先想出散人这样的玩法,太牛了。

王不留行:荣耀早年的大神也是很多的,他们就是没有赶上时代,职业联盟成立的时候年纪都偏大了。

独活:早期选手的职业生涯普遍偏短。

唐三打:啧啧,叶大大韩大大当年也是职业圈一棵小嫩草。

逢山鬼泣:以前不敬老,如今不爱幼。→_→

君莫笑:分明以前爱幼,如今敬老啊!

鬼疑神迷:看看,看看!这人是站在自己的利益阶级发言呢!

君莫笑:唉,欺负新人,我也是不想的。

斩楼兰:叶神你是认真的吗……

落花狼藉:睁眼说假话!

生灵灭:阿翔,是睁眼说瞎话。

德里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蠢的你!!!

落花狼藉:滚!

独活:→_→百花内讧。

百花缭乱:←_←我不认识他们……

王不留行:辛苦了。

君莫笑:这不是因为上个赛季我们冠军嘛,迫于联盟的潜规则不得不上,谁叫剑圣大大不给力,我想把调教新人的任务交给你都不行啊。

鬼疑神迷:什么叫潜规则,活像老冯逼你干啥了似的。

夜雨声烦:我靠不就是个过气的冠军吗,你干嘛啊,活像是能得瑟三年似的。现在可是新赛季,同一起跑线,过去的历史就不提了啊!有本事跟我PK一场?

君莫笑:不来,你们比赛还没看,忙着呢。你找@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

夜雨声烦:哼,行行行,周泽楷我们来来来!竞技场XXXX,密码XXXX。

一枪穿云:……哦。

 

-

 

晚上贾英下楼,顺便往训练室看了看。

走廊的灯都关了,也没什么人,倒是训练室的门留了个缝。

她皱了皱眉,想着必须给保安扣工资,虽然几率很小,但总得防着有人会进来偷资料,部分技术资料不只是存在开发部那边,战队训练室这边也是有一份的。不只如此,还有战队内部的会议、战术讨论资料也都是必须对外保密的内容。

贾英走到训练室门口,正想打电话叫一楼保安来把门反锁,眼尖发现房间里一点光。

……不是真的有小偷吧?

她轻轻推开门,发光的是房间里一台没有关的机子,从她的角度能看见鼠标旁的一个形状奇异的烟灰缸和里面几支烟蒂。

贾英轻手轻脚地走了几步,看见了电脑后面的人。

是叶修。

他靠在柔软的椅背上,头上还戴着一副耳机,柔软的黑发垂在眼前,双眼阖上,电脑屏幕的光打在他的脸上,眼底浅浅的阴影因为角度关系变得深重。

显示器还没进入屏保,上面是千机伞的银装概念图,虽然在第一场比赛前已经完成了70级的升级,但是这不代表这件银武已经走到了极限。

荣耀本身也是一款还远有发展的网游,角色升级虽然已经停留在70级有了3年,却不代表这个游戏会一直只有70级,它是随时都有可能升级的,因此,银武也是随时都有可能过时的,为此,不光是君莫笑的千机伞,还有其他角色的武器银装,开发部从来都没有忽略它们未来可能的升级设计构想。

叶修本来就特别关注千机伞这件银武,在有时间的时候总会琢磨琢磨。

也许就在她来的前一刻,叶修还在看着电脑。

贾英看了会儿,从口袋中拿出手机对着叶修拍拍拍,心中无比庆幸自己买的不是三星,否则那防偷拍的音效非得把人给吵醒了不可。

深夜之中,她的双眼亮得惊人。

在这样专注的目光之下,就像是她这个人一样,任谁都不能忽略那种强烈的存在感。

叶修张开眼,正对着的就是举着手机比划着对准他的贾英。

叶修:“……”

贾英:“……”

各自僵直十秒。

叶修露出一种特别微妙的无语表情:“偷拍啊?”

贾英干咳一声,一边把图片同步到她的QQ上,一边说:“好吧被发现了那我删了。”

“没事,我不介意。”叶修说,“我就好奇你拍那么多是想做明信片套装啊?还是做新年日历啊?”

……这谜一样的羞耻感。

贾英:“你懂得太多了。”

叶修笑:“嗯?”

贾英:“懂得太多的人,通常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叶修冷静地吐槽:“这话说得跟我中学时看的武侠小说的台词一模一样。”

贾英:“金庸的还是古龙的?”

叶修:“这早忘了!”

贾英也笑了,弯下身,单手抬起叶修的下巴:“你怕我干掉你吗?”

光线很暗。

电脑屏幕待机太久,变成了屏保的漆黑界面。

窗外的月光照进屋里,将浅浅的影子拉得极长,几乎与黑暗无法分辨。

叶修眼见贾英面上从容,耳尖却悄悄红了,姿容秀艳,眼睫下那双深褐色的双眼一片波光柔软的倒影。

“怎么会?我这么喜欢你。”他说。

贾英微微怔了怔,她一向直接,这样幽晦曲折思慕暧昧的感受却是第一次,越是在意,越是步步受限,垂目望着叶修带着淡淡笑意的双眼,怔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喜欢我吗?”

“嗯。”

贾英低头,温柔地吻上叶修。

“我也是,很喜欢你。”

叶修扶住贾英的腰,一个使力,把人揽到怀里。

评论 ( 9 )
热度 ( 167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