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HP]夜引迷情

西里斯误饮了詹姆的迷情剂。因为真爱詹姆所以迷情剂并没起作用然而本人不知道自己真爱詹姆的西里斯发现詹姆突然各种花式解读自己的行为都是由于自己爱慕他而当自己发觉自己的确深爱詹姆的时候詹姆却表示他坚信自己其实并不爱他!【什么鬼

<<<

詹姆睡醒时,西里斯在他的身边。
空气暖和得让人宛若曛然,公共休息室里的壁火独自燃烧,灯只开了他们头顶的那一盏,淡黄的光映照在金红双色的装饰物之上,仅是注视便让人感到十分温暖。
窗外月轮高悬,黑夜如幕。
西里斯的睡颜由淡色明光浅浅勾勒,神态安宁,黑发细软,向来明亮而光芒锐利的眼眸此时无害地阖上了,眼尾天生上挑,睫羽纤长,肌肤如来自遥远东方最细腻柔滑的古瓷,兴许是做了好梦,他一贯苍白的肤色染上了淡淡红晕。
詹姆干咽了一口口水,有些不安地扭了扭脖子,却不敢把动静做得太大,会把靠在自己肩头的西里斯弄醒。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也不知道西里斯是什么时候回到休息室的——
詹姆纠结地想着,同时忍不住又去看他们休息的沙发前的桌子上那个空杯子。
当然,他知道,都已经静置了那么久,那应有的甜美香气早就该散得闻不出来。
他也知道这杯子里的液体被人打翻或倒掉的几率极低。
詹姆感到剧烈的头痛。
该死,他早就该在韦尔奇那家伙弄出迷情剂这种下流玩意的时候就该直接把这玩意给倒了!韦尔奇那个下作胚子,当谁都跟他似的追不到女人就去想那些恶心手段吗?

“嗯……”西里斯发出一声很轻的呻吟,他动了动身体,缓缓睁开了眼,“詹姆……?”
他刚睡醒时,眸光还显得有些空茫,深黑的眼珠已经转向了詹姆的方向,下意识叫了一声。
“呃……西里斯,你醒了?”詹姆的声音透着点不自觉的虚。
“嗯。”西里斯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我回休息室的时候看你在这儿睡着了,本来打算把你搬回宿舍的,后来闻到个挺好闻的味道。”
“……挺好闻的味道?”
“啊——挺难形容的,像是阳光的味道?暖洋洋的。”西里斯挠了挠脸颊,“你从哪儿搞的饮料?霍格莫德?对不住啊我没忍住就喝完了,挺好喝的,到时候我再请你。”
——果然迷情剂被西里斯喝掉了。
詹姆一瞬间眼神都死了。
“兄弟,你……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对劲?”他吞吞吐吐地问,眼神对上西里斯,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西里斯看着自己的目光十分专注,十分温柔,十分地充满爱意!
这一定不是我的错觉!詹姆自豪于自己的敏锐,同时还有种纠结的苦恼。
接下来三个月内西里斯要疯狂地爱上我之类的……梅林啊!
“我?没有什么不对啊。”西里斯扬起眉说。
喝醉的人也不会承认自己醉了。
詹姆在内心暗自吐槽。
反正他已经确定西里斯一定是爱上自己了,只不过是因为他这哥们一贯表达得比较含蓄所以现在才那么平静,嗯,这点很不格兰芬多,之前西里斯跟别的女友交往时态度也很平淡,还没很他在一起时充满活力!然而他作为好兄弟非常体谅西里斯的羞涩,哈,这样也很好,如果西里斯太夸张地表达对他的爱意,这三个月他得纠结死!
詹姆脸上一会儿笑一会儿苦恼,最终定格于一本正经地严肃上:他觉得是因为自己的失误害得西里斯爱上自己的,这三个月必须盯着他,不能让哥们儿犯出什么让人无法直视的蠢事来,这样等西里斯恢复正常之后才能不揍坏自己英俊的脸。
西里斯抱臂围观了半天詹姆精彩纷呈的颜艺表演,好奇心跟猫爪子挠似的,慢吞吞地说:“嘿,詹姆,你在想什么?”
他现在果然深深地爱着我!莉莉从不理睬我到底想什么!詹姆笃定地想。
詹姆是不是睡傻了,智商还没上线?西里斯无语。

评论 ( 7 )
热度 ( 66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