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莫雨哥哥的小甜点(1)

小牛奶冰淇淋(其一)

窗外的蝉鸣声不绝于耳,绿树荫荫,空气仿佛都在高温下变得扭曲。

屋里空调够好,冷风习习,电视停在电影频道,正在播放着音乐剧,女演员优雅而婉转的歌声回荡在客厅。

穆玄英懒洋洋地趴在沙发上,纯棉T恤在底端撩了起来,露出一截又细又白的腰,因为只是待在家里,连裤子都没穿,纯棉内裤印着大白兔的图案包裹着浑圆挺翘的臀部,小腿一直晃啊晃。

 

和路雪,小牛奶。

这牌子的雪糕做得一向挺良心,奶油味足,吃起来十分香甜。唯一的缺陷就是每一份的雪糕的分量不多,一根棍子上雪糕只有三四指宽的圆柱,较其他种类的雪糕而言只有差不多一半的份量。

 

雪糕刚拿出来时还是比较硬的,穆玄英十分娴熟地伸出舌头舔了舔顶端,稍微暖化了一些后,用嘴去含住。因为太凉,他不敢老是用舌头贴着,只好又是缠卷又是吮吸头部那一块儿品尝着甜味。

 

莫雨从书房走出的时候,就看到他一脸惬意地吃着雪糕的模样。

 

等到雪糕顶端被含得微微化开,穆玄英就吐出来,像是小动物似的,去用舌头卷起柔软起来的雪糕到嘴中吃下。甚至尤嫌不足,歪头舔了舔雪糕的侧身,红润舌头舔去了白花花的冰霜,暴露出白腻的奶油,口水弄得整根雪糕都湿淋淋的。

淡红的唇瓣受了冷,颜色反倒变得越加鲜润起来。

 

穆玄英忙着吃雪糕,见莫雨朝他走过来了,眨了眨眼,叫了声“雨哥”,当莫雨与他的目光对上,他的眼中就浮现出笑影来。

17岁,穆玄英的身形还将脱未脱少年的青涩,白皙的肌肤柔嫩细腻,屋里冷气开得不强,因为刚睡午觉起来,连衣服都没好好穿,只套了件上衣。当他微抬起身看向莫雨时,脊骨挺直,很令人惊讶的是这样一件普通宽松的T恤居然能够勾勒出那由脊背到腰臀柔软而美好的曲线,更妙的是,他下面除了一件内裤,什么都没穿,结实漂亮的长腿又白又细。

 

纯白的上衣,白色的内裤,白色的大白兔,白色的小牛奶雪糕。

白嫩的肌肤,唇上沾染的白色液体,纯白无辜的神态。

 

他尚毫无自觉地,坦坦荡荡地对着莫雨,伸出舌头,将嫣红的唇瓣上那一点白色舔着吃掉了。

这样越是无暇,越是纯挚,反而越是在无言中透出一种在仿佛等待成熟的色香。


不老歌:点我!

论坛:点我!

评论
热度 ( 71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