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花似雪(1)

试连载,在JJ开坑之前可能面临无数次的修文……不坑即HE!


第一章 驿寄梅花


昆仑的雪下了一夜,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寂静冰原,巍巍雪山,苍洁无暇的雪沉重地覆压在土地上,朔风如刀,呜声传响。

冷,极致的冷反倒是在雪后,这时守候的人都不由得瑟缩起脖子像是个鹌鹑,反倒突显出身后雪地中长枝横斜的梅更有种寒风中岿然不动的风骨来。

梅林密密匝匝层层叠叠,雪盖红梅,香雪海。白衣红襟的男子走过时,正好那长得最高花开最艳的梅树在寒风中摇颤起来,一朵完整的梅花从枝头落了下来,他应时地抬起了头,黑的眼映了花的影,青年冰雪一般的容颜与绯红鲜妍的梅,美得像是画。

哪怕知道这俊美青年平日行事是多么的喜怒无常、手段狠厉,旁边新来的侍女还是忍不住看得红了脸。

梅花落了下来,莫雨伸出手,娇嫩柔软的花还未触及手套便结了一层冰霜,飘然而落的轨迹陡然便发生了变化,愣生生掉在手心,他随意拨弄了几下,花瓣完好,冰霜均匀。

“传讯鹰。”莫雨吩咐道。

“啊、啊——是!”侍女半晌才从少女怀春的模式中醒转过来,蓦然想到耽搁这位少爷事情的后果,脸颊瞬间就从红变白,惶惶然扫了莫雨一眼,忙回身去办事。

好在莫雨今日的心情似乎很是不错,当她回来时,并未追究她动作不伶俐,只手一招,传讯鹰就扑棱着翅膀飞了过去,利爪牢牢箍在青年手臂上。

莫雨把那朵冰封梅花置于小竹筒中,绑在鹰腿上,然后传讯鹰就扇动两下翅膀,展翅飞向遥远天际。

 

驿寄梅花,卿寄一枝春。

远方有故人,千里传相思。

 

恶人谷里有传言,莫雨少爷曾有一至亲至爱的兄弟,只是机缘巧合下两人幼时分离,后来,一人入了恶人谷,一人却成了浩气英侠。

侍女看着莫雨。

听说,那是莫雨少爷唯一在意的人……

 

南屏山,武王城。

远远听见鹰声长鸣,站于城楼之上蓝衣马尾的青年抬起头,苍鹰收拢羽翅,落于墙沿。

锐目勾喙,宽翼尖爪,凶悍的食肉猛禽,穆玄英的目光凝注在鹰脚上绑着的小小竹筒,竹筒上的红色染料给了他某种猜想。

脑海中猛地闪过那个长发青年的侧影,再一转,又变成了少时流浪江湖的清秀少年,牵着稚童的自己,背过身渐行渐远。

“莫雨哥哥……”

穆玄英不由念出了兄长的名字,声音一出口,他倒是自己先怔了怔,苦笑着摇起头来。

拆下鹰脚上的竹筒,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碰到筒壁发出声响,拆开来,没有纸信,穆玄英倒了倒竹筒,那东西就落在手心。

雪霜挟裹着冷锐的冰寒内力微微刺痛皮肤,‘凝雪功’三字在脑中一闪而过,他这回是彻底确定了。用带着内劲的手指戳了戳,薄薄的冰皮碎裂开,一朵绯红色的娇艳的梅依旧柔嫩如同刚从枝头落下。

冻结时间,穿越空间,邀你共赏一朵花。

穆玄英读懂了莫雨无言之中传送而来的讯息,不由抿起唇,微微笑了起来。

 

要说莫雨和穆玄英的故事,那得追溯到十几年前。

长江道,稻香村,一个平凡的小乡村中,有两个无父无母的小娃娃。

大一些的,名字叫做莫雨,小一点的,人们叫他毛毛。

少逢家变,莫雨和毛毛都是流落到稻香村后,在善良的村民的接纳与照顾下,无忧无虑地住下了。

稻香村的惨剧发生在莫雨七岁那年,开端是村中几个孩童的捉迷藏游戏,女孩小荷无故死于瀑布之下,孩子们在大侠墓发现了神功秘籍《空冥决》,随即莫雨毛毛被一群山贼打扮的人围追。

两个孩子走投无路,莫雨身负毒血咒印,情绪激昂时便会失控癫狂,借着疯狂的力量杀光了山贼,但危机却没有离去,数日后,十二连环坞及叛军屠杀稻香村,老弱妇孺皆不放过。

莫雨带着毛毛两个人仓惶逃离村子,然后,就是两个孩子接近十年相依相偎的流浪生涯。

天荡孤鸿,云卷残阳,穿行于市井乡野,尝尽了浪迹天涯的苦楚,也曾体验过看尽长安花的舒朗。

直至终于被逼到绝地。

由大侠唐简写就的武功秘籍秘籍《空冥决》对于江湖中人的诱惑太大,多年来莫雨与毛毛所面临的追杀就从未停歇。

当莫雨和毛毛站在紫缘山的山崖边,后背是断崖,前面是自称为“善”的激浪庄贤士,步步紧逼,眼神贪婪……

他们已经再无退路。

莫雨握紧拳,脊背紧绷,决心与这些衣冠禽兽之徒一拼生死,但被他护在身后的毛毛又岂会看不出两人胜算渺渺?

两个孩子又如何能从一群武艺不凡的江湖人手中逃脱?与其一起死了被夺去秘籍,倒还不如……毛毛咬紧牙,拍了拍胸口的位置,听得出的确是藏有东西,他高声喝道:“空冥决在我身上,你们想要,就来拿吧!”

说罢,连退几步,鞋子踩在崖边,细碎的山石滑落,毛毛闭上眼,纵身跃下。

这一跃,疾风凌冽,天地颠倒,红枫飞舞,莫雨惊痛交织的呼声渐渐远去,死亡的恐惧和不甘都在那一刻消逝了,只剩下缠绵不绝的挂念与不舍。

 

毛毛并没有死。

他被沿道经过的浩气盟女侠所救,后来经浩气盟主谢渊认出身世,乃浩气恩人、仁剑穆天磊之子,大名穆玄英。

他终于知晓了自己的身世,他是穆玄英,他的父亲是一位光明磊落的大侠。

行侠仗义,惩奸除恶,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若是能以己身为天下仁义善道增添一分力,是否就能少一些悲剧?是否就能守护更多的人?是否就能少一些如他和莫雨哥哥一般的无辜少年被逼至绝路的恶事?

立身为仁,行善事,种善因,扬善道,天道不灭,浩气长存。

若是这浩然正气长存,那该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世界。

伤愈后,穆玄英被谢渊收为弟子,加入浩气盟。

 

莫雨也没死。

雪魔王遗风帮他杀了那些激浪庄人士,力量为饵,他入了恶人谷。

这世间,本就是弱肉强食,弱小者被人欺凌,强大者自在逍遥,人心易变,道貌岸然者太多,唯有掌握在手中的力量才是真正的立身之基。

有了力量,便无人敢欺,便畅行天下,便能不被任何人夺走自己重要的东西。

走过三生路,生不生,故不故,胜不胜,负不负……一入此谷,永不受苦,从此,我命由我不由天。

 

莫雨与穆玄英,兄弟再相逢,已是阵营对立,各有信仰,踏上了不同的人生路。

少年时光回不去,然而,故人依在,只要仍站立于同一片蓝天下,就在盼望着殊途同归的那一天。


评论 ( 5 )
热度 ( 60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