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一醉沉沦

“力之所用,只在我心。我若以力压你,你何谈逍遥?”

 

饕餮厅一片寂寂,流风穿堂,桌上的酒肉饭菜仍有余温,地上水贼尸体血迹已冷。

只听得见莫雨的声音回荡在这片空间中。

他说得很慢,一字一音,好似含着浓浓的恨,又好似只是轻描淡写的漠然无谓,一句话的狠戾中浸透了淋漓血色,最终只在一个像是责问的提音中戛然而止。

地宫中阴冷的风静谧吹过,莫雨的心神激荡,呼吸声很重。

 

穆玄英坐在地上,狼狈地抬起头时,发现莫雨也在看他。

那双漂亮的凤眸,黑沉得近乎杳冥,一场静穆倾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他的心冷不丁地狠狠一颤,蓦然疼痛得不能自已。

 

究竟怎会走到这个地步?

看不透啊,看不透了……莫雨哥哥,如今的你,现在究竟是在看着我,还是在看着什么无形无影,却分明阻隔在我们之间的东西?

莫要……莫要被力量蒙蔽了双眼啊。

 

“莫雨……”

莫雨听见穆玄英念着他的名字,蓝衣青年顿了顿,眼睫垂了下来,又叫了一声。

“莫雨哥哥……”

雨哥,不要走,不要再走了,不要再沉沦到黑暗里了。

 

莫雨神色淡漠。

他这样自上而下地看着穆玄英,似是漠然,实际却是将青年每一个细微的神情变化都收入眼底。

穆玄英这样低低地唤着自己的时候,仿佛就像是小时候被自己欺负得要哭时,抽噎着可怜兮兮的模样。

莫雨一向将他那个神情视作是示弱,或者更暧昧一些,当作是在对着自己撒娇讨饶。

 

不过,长大了的毛毛,就没有小时候那么爱哭了。

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毕竟么,人都是会成长的。

若总是哭哭啼啼的跟在后面,也着实太过柔弱易碎了些。

 

他弯下身,穆玄英隐约听见男人的喉间逸出一声笑,眼神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牙齿咬住手套手指的尖端,一扯,露出他的手。

“毛毛,你长大了。”

莫雨这样说着的时候,声音很轻,似乎是在叹息,他用食指轻佻地勾起穆玄英的下颔,拇指按着他淡色的唇,微一用力,指甲盖就在柔软的唇瓣上压出一道印子,指腹反反复复地大力摩挲着。

“长大了,有能耐了,有自己的小心思了。”

“就不听哥哥的话,跟哥哥唱反调了。”

 

他好似只是语气平淡地责备着少不更事的弟弟,不过眼底总有那么些奇怪的暗光闪烁着。

穆玄英想说什么,但却无法开口,他的唇被莫雨死死按着,唇瓣被指甲划得刺痛,鼻尖隐隐嗅得到血味。

 

还挣扎个什么劲儿呢?

乖巧一点多好。

乖乖的,跟在我的身边。

 

“毛毛啊——”莫雨将手指搭在穆玄英的肩头,低下头,嘴唇隐约要贴在他的耳垂,却又止住了,低声道,“你当真要阻我?”

当真要在这里留下我?

近乎整个人都被莫雨所笼罩,耳垂不自觉地变红,及至耳后颈侧都能够感受到兄长呼吸间的气息,又湿又热,敏感而细嫩的肌肤渐渐从内到外晕染出一片淡红。

“——是。”穆玄英说,他偏过头,清澈的眼毫不畏惧地与莫雨对视。

青年的坚持让莫雨忍不住收紧了手,一时间,愤怒的情绪在心底交织翻涌着,让他牢牢地抓紧了穆玄英的肩头,眼底泛出了鲜艳血色,彻底是压不住暴戾的情绪了。

“好、好、好——!好得很!”

 

“唔……!”

脖颈一痛,穆玄英忍不住闷哼了声,莫雨咬下来的力度很重,就像是大型猛兽一样,牙齿深深地陷入皮肤里,他几乎以为自己要被当场撕扯下一块肉。

但莫雨没有这么做,而是用舌头轻柔地舔舐着血淋淋的牙印,像是在抚慰他,又像只是单纯地在品尝弟弟的血液味道。

被温柔地吻上时,自己的血腥气充盈着口腔。

莫雨感到手下掌控的青年微微颤抖起来,手握紧又松开,指尖微抖地,想去够手边的长剑,却又挣扎着不肯去跨越那短短的距离。

他心中一时充满了无言的爱怜,但面上却仍是无动于衷的,手指扯开了他的腰带,抚摸着腰肢摸了上去,轻佻地揉捏着他的乳珠。

“就看你能阻我到几时了?”他笑了起来,“毛毛,你若是忍不了了,那就拿起你手边的君子剑,对准了我的心脏捅。”

“这回可没必要手下留情,招招软弱像个什么样子,在欺负你的……可是个恶贯满盈,十恶不赦的大恶人呢。”

这话一说出口,对方那微不可查的抵抗也消弭了。

“不、雨哥,你不是……”

“呵。”

后续:点我!


评论 ( 21 )
热度 ( 104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