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圣藕]天缘(4)

此后,天庭便多了一位齐天大圣的人物。

天官这回学乖,挥笔给批了个不错的府邸作为齐天大圣府。正式封官当日,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天庭中较为恪守规矩的一系文官仙人们态度不冷不热,反倒不少神将登门道贺,其中甚至包括了先前与齐天大圣争斗中不慎落败的中坛元帅。

 

当时,一群人才登门不久便一副熟客般的从容自如,大笑着说特来拜访能够让三太子吃亏的英雄人物,那还真是声如洪钟,气势雄浑,音量传得有八百里远,哪吒才刚走到庭门前就听见了他们的声音,瞬间就黑了脸。

这群损友……

 

好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孙悟空突然回头,就看到了哪吒。

有些人哪怕是静谧独立也优美得足矣入画,他仿佛就是这么让人猝不及防的转眼间就出现在了那里,双手抱臂,姿态悠闲地倚靠在门边,红绫迤逦于地,天光下的身影显得轮廓模糊,唯独一双桃花般的眼眸明亮而清冽。

孙悟空一点也没露出惊讶的神情,十分自然地抬起手,熟稔地招呼道:“三太子。”

热闹的人声骤然一停,神将们隐约交换着视线,哪吒到底什么时候出现的?

哪吒“嗯”了一声,淡淡瞥了眼瞬间安静如鸡的众人,顿了顿,转而露出个似笑非笑的神情:“方才众位道友在说些什么话题?哪吒离得远,只隐隐约约听得了一些热闹……不如诸位分享分享,让我也开心一下?”

“呃——”众人干笑,这三太子都开始脱下手腕上的乾坤圈拿在手里把玩了,谁还要说啊。

 

还是孙悟空救了大伙一命,他接了哪吒的话,看着他,认真说道:“我听说三太子替老孙跟玉帝说话了,多谢。”

哪吒眨了眨眼,说:“职责所在。”话是客气,眼中倒是诚实地带出了点波光柔软的笑影。

 

齐天大圣先前来了一场打出南天门的大戏,不少人原以为他是个闹腾得静不住的麻烦人,哪怕是被天庭招安了,也要三天两头闹出个什么幺蛾子的。连初时被分配到齐天大圣府的仙吏都在私底下暗自叫苦不迭,以为要侍奉个难伺候的主。

然而出乎不少人意料,虽然孙悟空的名号一日之间传遍天庭,他被封了齐天大圣之后倒是安生起来,没再闹出什么事情。他对下级神官甚少苛责,几乎没什么要求,反倒比某一些生活上极致追求精细华丽的神仙更容易相处不少。

甚至尽管这家伙为自己挣了个威武的称号,为人却并不注重对方品阶地位高低。寻常无事牵萦,自由自在云游天庭,除见三清尊称个“老”,逢四帝道个“陛下”,平时交际众神皆以兄弟相称。

因为他为人直爽而且不去玩弄什么心机,所以交游甚为广阔。

 

饶是如此,当哪吒去拜访他师尊,太乙真人不经意间说起前两日有个自称是他徒弟朋友的石猴来做客时,他还是惊讶得呛了一口茶。

“师尊,你们——”哪吒欲言又止,发现他居然不知道该做何感想,因为他完全无法想象这两个人站在一起的画风,除了——

太乙真人坐姿优雅矜持,一派仙风道骨的做派,淡然道:“为师听闻他在下界跟你对阵侥幸胜了一招,琢磨着该试试这猢狲究竟有几斤几两,竟能从我徒手中占得便宜,于是在门口与他切磋了几招。”

果然……

哪吒顿时表情微妙起来,他隐隐约约猜出来为什么孙悟空这两天居然反常地窝在府里闭门谢客了,以那家伙的性格,如非特殊原因,哪里是个小小府邸能关得住的。

 

太乙真人轻描淡写的这么一说,便把话题带到别的地方去了。

不过就算他没说切磋的结果,哪吒也能想象得出来。

这齐天大圣,估计不是如今行动不便,就是被师尊打得他脸上开花,不能见人了——

好歹也是花果山水帘洞的美猴王,果然也是很注意形象的吧?

 

正逢三山正神炳灵公黄天化偶然得了一柄好弓,他不擅弓箭之术,便邀同僚来试,能者得之。哪吒才到场就听见武神们一边聚在一起看弓,一边议论着近日孙悟空闭门不出的事迹,他撇过脸,干咳一声,莫名尴尬。

 

“哪吒道友与大圣交情甚好,可知道是什么原因?”旁边人问。

“……不知,大概是他心情不好吧。”

 

黄天化走出来,看见哪吒身影,微一挑眉,开嘲:“你这家伙都能开个法宝铺子了,还来我这儿做什么?”

哪吒同样挑眉:“天祥喊我来的。”

黄天祥正好就站附近,听见哪吒声音就转过头,高兴地冲着两人摆了摆手。

“哪吒,你来了!”他高兴道。

随即他一头雾水看见哪吒志得意满地笑了一声,而他大哥则是嘴角抽搐起来,露出一副弟弟太不争气的挫败神情。

 

“你这家伙会用弓吗?”黄天化气急败坏。

“用过。”哪吒说,他见黄天化斜睨他露出一副不信神情,眼眸一眯,走到人群前便要去试黄天化那件法宝。

 

黄天化所得那柄长弓摆在庭中案桌上,玄铁所制,弓身漆黑,散发暗色宝光。此时众武将围在长弓周围猜测讨论此宝威力,黄天化作为主人还未发话,反正一会儿是公平比试,哪怕大家心里都好奇得跟猫爪子挠着似的,也都还克制着不去动长弓,围着法宝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最近的趣事。

哪吒突然走来,后面还跟着一脸坏笑的黄天化,武将们面面相觑,看着哪吒拿起长弓,法宝一移,案桌消失,少年神将骤然持弓右手狠狠往下一沉。

只见宝弓光华大亮,天地轰然一声巨响!

 

众人放下挡在眼前的手,烟气缓缓散去,一柄八尺长的重弓竖立在地,铁骨兽络,弓身弧度流畅而冷硬,顶端弯出危险的尖锐弧度,仿若一头獠牙狰狞的玄色巨兽。

哪吒握着弓身,抬起头,露出愕然神色。

 

炳灵公府邸里诡异沉默了一瞬,下一刻,冲天而起的爆笑声几乎要冲破云霄!

 

这大名鼎鼎的中坛元帅哪吒三太子啊,虽然生来法力高强,脾气还大,活脱脱一个天庭小霸王人形法宝库,不过嘛,也不知人家师尊怎么想的,给人重塑莲花之体时,诞生出来的竟是个十六岁左右的妙龄少年,加上灵魂本源华彩明珠,那叫一个骨秀清妍、姿容俊秀啊……可惜,就可惜在修道之身年轻了些,不如许多战将高大威猛,令人望而生畏。

如今还没炳灵公新得的这柄长弓的本形要高呢,手臂便是完全展开了也拉不满弓弦啊,何谈试弓呢?

“三太子还是把法宝放下吧,省得空举着太久要酸了手啊!”有人边笑边说。

 

“喂、喂——呵哈哈哈哈,我就说你不行的。”黄天化拍了拍哪吒肩头,一脸故作同情都难掩神情中那满满的嘲讽之意。

哪吒抬眼一瞥,突然露出个格外漂亮而危险的灿烂笑容。

“天化,我说过我曾经用过弓。”他语调轻柔地说,眸光流转,俊逸眉眼间隐约染上了含腥带血的戾气泠然,“你不好奇是什么弓么?”

“……呃,愿闻其详?”黄天化突然有了不详的预感。

哪吒哼了声,猛然高抬一脚蹬在弓身,手指拉开弓弦,灵力顺着经脉流淌至手臂长腿形成一道凛冽直线,隐约弓身颤声低吟,铁脊长弓弯如满月,冰铁长弦冷光流转,火红灵力流转凝实成耀眼大箭,箭弦弓俱都紧绷得极致,这一刻,就好似惊雷隐于浓云,电光若有还无——

院中并无摆设标靶,哪吒将箭直指长空圆月,眯眼轻声说道:

“乾坤弓,震天箭,彼时吾为凡胎稚子,挽弓一箭射死石矶童子碧云。”

 

天地俱静,风云屏息,冰轮寂寂,唯有少年战神挽弓凝睇,神情说不出的漠然冷清。

空气中仿佛都凝滞了血腥味,淡红杀机静静流淌。

 

天蓬元帅手足并用从人群中挤出,飞扑上来,一下搂住哪吒腰肢,惊慌失措大喊道:

“道友且慢啊啊啊啊啊——”

 

重心瞬间移转,稳指着明月的箭锋不经意间旋转了个方向,哪吒眼眸微微张大,眼睁睁看着凝聚了神力的弓矢射往虚空静夜,一去而不回头。

“轰——”不知多远的云间,刹那炸开鲜艳火光。

 

不出三个呼吸来回,远方一道耀眼金光好似流星飞坠而来,劲风霹雳,惊天怒吼响彻云端:

“混账!是谁炸了老孙房子——!?”


评论 ( 18 )
热度 ( 405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