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圣藕]天缘(5)

神将们眼见天边一道金光坠落于跟前,轰然一声,掀起漫天烟雾。

说时迟那时快,哪吒一个肘击将天蓬击退,眼疾手快招出混天绫,一旁围观的黄天化只觉腰间一紧,转瞬便被他给一把扯了过去。

烟去雾散,齐天大圣握着他那根如意金箍棒怒目而视,黄天化站在弓旁神色茫然,天蓬元帅狼狈地坐在地上,揉着肚子呲牙咧嘴,哎哟哟地喊着疼。

哪吒施施然站在原先黄天化的位置上,慢条斯理地将混天绫一圈一圈缠绕在手腕上,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甚至还有闲心单手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红绸衬皓腕,说不出的好看。

 

孙悟空挥棍指向黄天化,咬牙切齿:“炳灵公,俺老孙可没得罪你吧?”

“呃……不……等等——!”黄天化看了眼手边长弓,再看了眼孙悟空,又往哪吒看去,简直膛目结舌,“等等啊,这是个误会!我靠——哪吒你这混蛋!”

“骂我做什么?”哪吒挑眉,“天化,好弓难得,我知道你太亢奋了,不过啊,这事就是你的不对了……”

“我怎么了!?”

“在座各位可都是天庭数一数二的战将,天化,你聚集了众人来试弓,偏又不是所有人都有那大羿之能——”哪吒慢吞吞地拉长了声调,责备道,“唉,看你现在这事搞的,还不快给大圣道个不是?”

黄天化跳脚:“箭是你射的!”

“众所周知,哪吒擅长枪法剑术。”哪吒微微一笑,“我既有了火尖枪与阴阳剑,法宝多得自己都要拿不下了,又何必贪心不足,跟诸位相争这一件不合手的神兵呢?”

他这手玩儿的,分明没一句是假话,偏偏意有所指,真话都给说成了假话。

黄天化完全被这人的无耻所震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什么叫惹祸专业户的职业素养?

瞧瞧人家哪吒三太子这素质!

 

众神将纷纷啧啧啧啧,围观了一场好戏,一个个肚子里都咕咚咕咚冒起了坏水,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甚至大声起哄道:“炳灵公,你看看,人家大圣的宅邸都被炸了呢!”

“是啊是啊。”

“这个时辰连职责府邸修建的天官都回府了吧?”

黄天祥还笑道:“仰仗大圣海涵,看在我的面子上,千万原谅我大哥吧。”

这可真是……活生生把黄天化给气个半死,稀里糊涂就替哪吒背了锅,给孙悟空道了个不是。

齐天大圣站原地想了想,算了,房子算什么,这都不是个事,豪爽地摆摆手原谅了他。

 

哪吒原地露出微笑,这可满意了。

他和黄天祥关系不错,不过,和黄天化嘛,只能称得上是损友。

人间时两人同为军中先行官,曾经邓九公伐西岐,哪吒在阵前被邓婵玉用石子打了脸,黄天化对此好一番取笑,既笑他输给一名女将,又言恐破了相,以后一生俱是不好,把哪吒给气得当场就黑了脸。

不过后来黄天化出战,被那巾帼英雄打得比哪吒还狠,哪吒立时幸灾乐祸地把前日黄天化的讥讽之词全部原封不动还给了他,可算一吐恶气。

俗话说得好,看你过得不好,我就开心了。

这两人斗气的水平幼稚到了极点,当时连姜子牙都对他们表达过浓浓的无语之情。

黄天化这家伙坑他在先,哪吒坑他在后,一牵一扯,勉强算是两平了。

 

自认倒霉的炳灵公摸了摸鼻子,重新往院里设了个箭靶,又在自家府邸周围布置了一圈防护的结界,这才重邀众位同僚试弓。

哪吒特别被他严令禁止靠近法宝五尺之内。

 

被彻底嫌弃的中坛元帅大爷一脸不痛不痒,面无表情地盘腿坐在一边儿,围观众将凑热闹似的施展法术,将长弓与箭靶之间设立了重重阻碍。

看了一会儿,心觉无趣,偏头问天蓬元帅:“方才你为何阻止我?”

天蓬元帅用看熊孩子的眼光瞅着哪吒,拍腿道:“哎呦我的三太子喂,你难道不知,那月亮上是有人的吗?”

哪吒慢半拍才反应过来:“……你是说太阴星君?我箭指方向并非广寒宫。”

天蓬元帅摇摇头,抬头望天,眼底映着清冷月色,喃喃道:“她寻常爱待在宫殿里一人独处,唯独这月色极好的时候,常爱于月上走走。更何况,别说是惊扰了她本人了,要是伤了仙子的玉兔,都是罪过一件啊。”

“原来如此……”哪吒眼里流露出微微笑意,“没想到啊,你倒是……格外关注太阴星君。”

他心道嫦娥被称作天宫第一美人,天蓬元帅若是心悦与她,倒不是什么稀罕之事。

天宫不少神仙都暗搓搓喜欢着那位冷美人儿呢。

只是太阴星君曾作为十二祖巫中大羿之妻,就凭天蓬元帅,想要抱得美人归,那难度……哪吒已经开始考虑等这人失恋之后该想个什么词儿来安慰了。

天蓬瞅了哪吒一眼,咕哝道:“你才不懂呢……”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一副望月忧伤的模样。

 

“我怎么不懂了?”哪吒扬眉,暗道我连如何安慰失恋的你的台词都想好了,作为局外人看得比你清楚多了好吗?

天蓬元帅说:“小孩子家家,未尝情爱滋味。”见哪吒神色颇为不以为然,反问道,“你可有过恨不得掏心掏肺喜欢一个人的经历?”

“呃……”这倒真没有。

“所以你不知道那种想着念着一个人整宿整宿睡不着的滋味。”天蓬叹了口气,他仿佛瞬间情圣上身,特别真情实感地说,“只要她出现了,你的目光就不再是属于自己的了,恨不得永远追逐着她,哪怕是化作一阵风儿呢。”

哪吒特别客观地说:“我只知道如果我发现有人这样整个晚上念叨着我,一定会感到浑身恶寒。”

天蓬瞪了哪吒一眼,特傲娇地哼了一声,扭过身不理他了。

被嫌弃的哪吒摸了摸鼻子,一弯唇,自知他那话是说得怪伤人的,保不准是伤到了天蓬元帅那少女般细腻的心思了。

 

正好这时候孙悟空转着胳膊走来,他刚在众将起哄下也试了试黄天化的长弓,借此机会坚定了对金箍棒矢志不渝的衷心。他一转眼,看见廊下哪吒一俊俏少年老神在在地端坐着喝酒,反倒是天蓬元帅这三大五粗的大老爷们自个儿绞拧成一团,活像是个受气的姑娘。

这画面的反差感太强烈,让齐天大圣都禁不住顿住脚步,忍不住笑问:“喂,这是怎么了?”

哪吒眼眸清亮,含笑对他眨眨眼,说:“闹别扭呢。”

“谁跟你这娃娃闹别扭了!”天蓬元帅又哼了一声,这回甚至也迁怒地瞪了孙悟空一眼,旋即双手往盘住的膝上一压,就力站起,哼哼唧唧地自个儿走了。

齐天大圣看着天蓬元帅的背影,歪过头,两根凤翎都弯到一边,感到十分的莫名其妙。


评论 ( 22 )
热度 ( 353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