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莫毛][论坛体]扒毛→扒羽毛(8)

线下会


(1)

当第一束日光照进屋内时,莫雨便已经醒了过来。

穆玄英犹在枕边安睡,他坐起身,伸手勾起对方一缕长发,让柔软的发梢在指间卷了一圈。

这种程度的小动作根本就不能让对方感到什么明显的知觉,莫雨看了一会儿弟弟的睡颜,轻轻掀开被子,下床去准备早餐。

约莫三十分钟之后,莫雨单手托着台笔记本走回卧室,看了眼床上卷着被子团成一个大蚕蛹的家伙,走到窗前,唰一声把窗帘拉开。

 

昨夜下了一晚上的大雪,今日倒是个万里无云的大晴天,天空蔚蓝,大地一片银装素裹,街道上有不少身着橙色工作服的清洁工人在扫雪。

晨间温和的阳光铺满整个房间,穆玄英眼皮动了动,抱着被子发出“唔”的一声,颇为不情愿地睁开了眼。

莫雨就靠着床头,从他的角度见莫雨的侧影笼罩在浅色的光芒中心,苍洁的天光顺着他柔顺的发梢缓缓滑落,容颜俊美,逆光的轮廓虚幻而迷离,他感觉到穆玄英的动静转过头来时,光就落在他深黑色的眼眸中,映得那双眼变得平和而明亮。

他今天穿了件普通的白衬衣,搭配一件V领无袖的银灰羊毛衫,纯黑长裤,两腿搭在一起显得修长而笔挺。

已经是个随时拿件外套就足以出门的打扮了。

 

“醒了?”

“唔……嗯。”穆玄英打了个哈欠,从被窝里向莫雨伸出两只手,“早上好……”

“早。”

莫雨腿上还放着个笔记本,双手搭在键盘上,看穆玄英一副睡得迷糊求抱的模样,挑起眉梢,故意扭过头,装作正忙的样子看向屏幕。

“……”

穆玄英还是不愿意放弃温暖的被子,团着被子,腰部使力,朝着莫雨挪动挪动,双手一把揽住青年的腰,头贴着他的腰腹,满足地发出一声叹。

莫雨没说话,腾出一只手,揉了揉自家弟弟的脑袋。

穆玄英扭过头去看莫雨的电脑,屏幕中的明教正在大杀特杀——杀浩气。

实在太惨了,他瞬间一脸黑线地扭回头,作为浩气盟的攻防指挥,这画面实在不忍看啊。

 

大清早目睹一桩惨剧,也不知道哪家小朋友这么早起来打游戏还被虐了。

穆玄英一边在内心为他流下了同情的泪水,一边默默地松开被子爬起来,抹了把脸,下床去洗手间。

莫雨笑了一声,说:“一会儿吃完早餐我们就出门。”

穆玄英的动作顿了顿,半晌,眨了眨眼,“哦!”了一声,高兴起来,“对了,今天要去线下会了!”

“也不知道谁之前那么兴高采烈的,临到关头反而是自己忘记这回事了。”莫雨调侃起来。

“雨哥我这是刚睡醒脑袋没转过来嘛——”

清亮的音色尾音拉长,听起来像是撒娇似的。

作为被撒娇对象的莫大少心情极佳地弯起唇,干脆利落地一招结果了对面的小浩气,然后就退了游戏。

 

<<< 

 

怀着对今日活动的期待之情,穆玄英难得称得上是高效高速地洗漱完毕。至少莫雨坐在自家窗明几净的餐厅还没喝完一杯牛奶,弟弟已经一边给自己扎着马尾一边噔噔噔走下了楼梯。

“毛毛,不用着急,时间还久着呢。”莫雨叹气。

穆玄英看了眼墙上的时钟,七点一刻,的确距离邀请函上的十点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我以为我赖床要迟了。”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拉开椅子坐下,为自己辩解道。

“迟就迟了,大不了不去了。”莫雨一脸无所谓。

穆玄英大汗:“莫雨哥哥,好歹是官方邀请我们啊。”

……莫雨的表情写着:你觉得我会care?

不会。

穆玄英默默内伤,他觉得要不是自己强烈要求,很有可能莫雨根本就不会去参加这个活动。雨哥一定是像他最近看的《家庭教师》里面那个云雀一样想着“那些群聚的傻逼……”,而自己在他眼里就像是吵着闹着想去春游活动的小学生。

他忧郁地叹了口气,拿起桌上的叉烧包,苦大仇深地咬了一口。

 

莫雨一边掰开他的那份包子一边看着穆玄英吃,突然就觉得,对面小青年鼓着一张脸咀嚼咀嚼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可爱,简直可爱得不行了。

唔……好想亲他。

莫雨一脸正经地想。

 

穆玄英的小小的郁闷来得快去得也快,他拿起牛奶杯比了比液体的高度,心不在焉地说:“本来谢叔叔也被邀请参加线下会了呢,不过他说不适应年轻人的场合,就推掉了。”

“王遗风也没来。”莫雨单手撑着脸颊,眼睫微抬,有一搭没一搭地瞅着穆玄英,漫不经心地说,“这样也好不是吗?省得两个三十来岁的大叔在会场上打起来。”

“哈哈,不会吧……”穆玄英干笑起来,他说着说着自己都不确信起来,“我觉得王叔叔不是那么冲动的人吧?”

莫雨的回应是一声阴阳怪气的“呵呵”。

这两人一个大公司的总裁一个政府高官近十年里每个周末都守在电脑前就为了跟对方攻防撕逼,要A也是相继A了,要回归也是一起回来的,要莫雨说,他们不是真爱就是真恨。

“这次的活动可能有什么特别的亮点吧,据说抢票格外激烈。”穆玄英比划了半天,看样子终于下定了决心,一仰头把整杯牛奶干了。

莫雨不动声色地看着他,疑问性地“嗯?”了一声。

穆玄英舔了舔嘴角的奶渍,然后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私底下大家都在说这一回真的是要通知开新的等级上限了,其实上次更新这个传言就已经很广了,看游戏现在的趋势我估计八九不离十。90年代末期的节奏太快了,新开的副本越来越容易速刷,一个PVE小号完全搞起来只需要一个月,而且这个赛季都快到结束了,第一批十四阶毕业玩家有多少?”

他皱眉想,“也不知道官方是打算开五级上限还是开十级,跨度越大就越相当于全民开荒,高分橙武号的优势会被缩小。阵营同盟这边也要多鼓励协作活动,真麻烦啊,临近年底,不管是学生党还是工作党三次元都比较忙的……”

“毛毛。”莫雨突然叫了声穆玄英的小名。

“嗯?”

正苦恼着碎碎念的穆玄英抬头,旋即下颔被一只手托了起来。

 

莫雨站起探过身吻住他的唇。

唇瓣上触感柔软而温暖,味道十分甜美,更多感受到的是熟悉成自然的那份温情。

 

啊——

 

窗外、窗外好像听见了鸟鸣声呢。

果然今天是个晴朗的好天气吧……

 

(2)

11月24日上午,B市的某一家酒店。

来来往往的行人已将地面上的残雪踩得融化得差不多,沥青显出湿润的深黑,道路两旁的行道树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了,厚重而冰冷,融化的雪水在流淌时又重新凝结,枝杈显出一种冰冻后的晶体质感。

酒店会场里有早早来到的姑娘焦急地盼望着约好的同伴赶快来到,走到落地窗边往下看去时,正好门口停下一辆车。

 

先开门的是靠人行道的副驾,走出的是个高马尾的年轻青年,长款羽绒服与围巾口罩的搭配包得整个人一看就很暖和。

白雪反照得室外光线很亮,但隐约可见青年的五官轮廓俊雅秀美,皮肤白皙,身姿笔挺,哪怕没完整地看到正脸,无端端就让人觉得是个很好看的人。

那种仅从侧影就能感受到的独特气质,让人看着不由自主脑中浮现出了某种特殊的意象,宛若冬日里一株雪松。

 

“这个人是谁呀?”不知不觉把内心的疑问说出声了,那姑娘吓了一跳,左右看看才松了口气,看来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自言自语的丢脸状况。

她搜肠刮肚地回忆剑三各位知名的coser、歌手与视频up主……这么出色的人只要见过根本就不可能没有印象,所以说果然是新面孔?难道和她一样只是普通的玩家吗?或者是凑巧今日来酒店的客人?

单手按在玻璃上往下看,车上又走下了一位长发男子,他的御寒装备就没有那么多了,一件呢子大衣还没有系上腰带,衣领的绒毛没有全部贴服在颈项上,行走时步伐迈得很大,衣摆都被带动得飞扬起来,显得气势逼人。

他下车后把钥匙扔给酒店门口的侍者,然后很自然地用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抓住了同行青年的手,两人携手走进了酒店。

 

这真是两位——

不分上下、各具千秋的帅哥。

 

一直到从窗户已经看不见两人的身影了,那种惊艳的感觉才像是水煮开之后沸腾一般咕咚咕咚地涌冒了出来,一口气慢慢地呼了出来,她这时才注意到自己刚才竟然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嘿!”肩头忽然被拍了一下。

“啊!”那姑娘猛地惊得浑身一抖,回头一看,居然是自己的同伴,不由得捂着胸口抱怨起来,“干什么啊,吓我一跳。”

“是你看下面看得太专注了吧!”同伴笑了笑,好奇往下一瞧,“怎么了,有什么好看的?”

“现在已经不在楼下了,他们应该上楼了,超好看的两个人,等会我指给你看……”她一边说一边往会场大门那边踮起脚张望。

“啧啧,什么人啊让你这么魂不守舍的?”同伴随着她的目光望去,忽然愣了愣,“哇哦”一声。

 

她之前在楼下所见的两位青年走进了会场。

酒店内的暖气很足,大部分宾客到室内后就脱下了厚重的外套。这两人大概都是二十多岁的年纪,特别是梳着高马尾的那个青年身上还有着挥之不去的校园里那种纯净感,他穿着米白色的卫衣,中间印着浩气盟的图案,卡其色的多口袋长裤和白色的耐克运动鞋,眉眼干净而清俊,唇角带着温和的笑容与他的同伴说着话的时候,随着呼吸呵出的白雾逐渐融化在室内温暖的空气里,一看就像是个青春洋溢的大学生模样。

而他的同伴则气势更盛一些,一头让人钦羡的黑长直,露出淡淡笑容倾听的时候给这个具有凌厉美貌的人些许柔和之感,但这并不能完全遮掩他本身淡然若天山霜雪一般的冷清气质。

 

“他们是谁?”

这回不是那个姑娘一个人在发问了,不止是她的同伴,在会场中许多人都注意到了那两位俊美得过分的青年,并明里暗里地不自觉好奇关注起来。

人好看就是夺眼球,而且怎么说呢……两个人之间交流互动时,总有一种很特别的气机牵引的感觉,通俗一点说,就是感觉很萌吧,姑娘已经隐约听见不少人小声看着两人在谈论了。

 

场中一位穿着花萝校服又戴着像是喵萝帽子面纱的漂亮妹子走到两人身边打了声招呼,浩气青年态度熟稔而亲切地唤了声“小月”,另一人也颔首示意。

同伴这时候“啊”了一声,指着那位妹子说:“这不是秋月大大吗?脸遮了一大半,要不是仔细看还真没发现。我之前魔都的CP漫展看见过她啊——”

“那个有名的剑三画师秋月?好年轻……”她惊叹道,“所以说那俩帅哥也是画师大大吗?不知道是哪位啊,长这么帅都不爆照,太低调了吧!”

“不、不不不不不——等等!”同伴突然说,“我觉得应该不是画师。”

“啊?”

她奇怪地看向同伴,结果同伴不说话了,掏出手机对着那边啪啪啪就是一阵拍照,神情还带着莫名的激动。

“心友,你听说过长安服那对高调在一起的攻防指挥吗?”同伴拍拍她的肩,“或者说,你看过前阵子官博转的那个情侣烟花轰炸全地图的截图吗?”

“好像微博主页扫到过……那可真是盛景!”

“赞同!当时现场围观的大家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对家指挥毫无预兆地在一起了,都在震惊呢,反倒很少人注意到烟花轰炸的可怕。”同伴说,“事后曝出来总共放了120海誓山盟100真诚之心100无间长情100千衷不渝100心不释手,据说一整个晚上服务器滚动条都被他们承包了,那对情缘就是长安服的恶人指挥和浩气指挥。”

“卧槽土豪,520个烟花真他妈的叼啊,这可不是七夕活动刷羽毛就能刷出来的。”她喷了,“贴吧看见过有人叫他们男神的,我听过是听过但是没想到他们实际的时髦值这么高,我服输了……”

“是啊。”同伴啧啧道。

这哪里只是输了,分明是彻底输了,要她说那两人光靠颜就可与明星一战,你说都是打游戏的宅男,人与人之间怎么就差了那么多?

 

“我看长安指挥的520烟花也要继葫芦妹500W买千重、18橙武哥南宫二丫精8世界刷屏和东家手动合服之后记入又一剑三土豪事件。”

“你跟我说这事的意思是,他们确定是双指挥本人?”

同伴凑到她耳边说:“声音很像,可能性很高——据内线消息,秋月大大是两位指挥的亲友,他们三次元认识的。”

“什么内线?”

同伴点开手机浏览器从书签里打开了一个网页,背景粉红的论坛站,从收藏栏里点开了一个帖子给她看:“从这里。”

“双指挥CP六号楼,线下会直播帖……”回复数还在不断刷新呢,她忍不住噗地笑出声,“居然还有这样的!长安服玩家真会玩!”

“因为太有爱了所以其实楼里蹲的也不止是长安的玩家,像我这个华乾的也在追楼啊。”同伴耸肩,“现在都变成了自己的攻防任务搞定之后立刻切到长安的攻防YY去旁听了,我觉得过两天我就得忍不住买个长安的PVP号去耍耍。”

姑娘她不说话了,拷贝了同伴手机的网址后借着酒店的wifi用一目十行的速度高速扫帖,配合真人形象阅读八卦真是风味更佳呢。

 

谈话间时间已经到了,台上的主持游戏制作人登台互动暖场了几分钟,然后开始播放新的资料片。

她眼尖地注意到灯光暗下来的一瞬间恶人指挥揽住了浩气指挥的肩头,然后浩气指挥微微抬头凑近恶人指挥耳旁说了句什么,两人眼角眉梢都带着笑。

我去——在这个单身狗集聚的线下会会场里,哪怕是在黑暗中,这俩也仿若是皓月明辉,闪得人没眼看哦。

 

同时,因为身处在靠窗的大后方,从她的视角可见会场中不少妹子手机屏幕发出的幽幽亮光,视力所及之处,好几个页面怎么跟她正在补的论坛页面那么像呢……

——听说这次线下会,长安服的玩家抢票格外激烈。

她有些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地想。

那些人不会都是暗搓搓来围观两位指挥的吧?

 

(3)

穆玄英总觉得有什么人在看着他和莫雨。

这种感觉从他进入会场以来就若有若无地萦绕在心头,未知的目光倒是没带什么恶意的样子,反倒有些友善,只是那种频繁被人逡巡打量的感觉总让人在意得不得了啊。

做什么都仿佛是在被围观,说两句话就感觉那目光变得热烈起来,如同虚空中牵引了许许多多的视线聚焦在周身一样。

究竟是为什么一直这样看我们啊,今天穿的衣服有不对吗?他身上虽然是剑三的周边衣服但是已经算很日常的款了啊,场中各种穿着游戏衣服的coser和lo娘走来走去比他看起来特别多了不是吗?

装作不经意间回头看了几回,不是来来往往拍照交流的玩家们就是一些站在原地玩手机的人,反倒显得像是自己神经过敏太过夸张了似的。

难道真的是错觉?

 

会场灯暗之后穆玄英不自觉把内心纠结已久的疑问说了出来,莫雨的反应是目光专注地盯着穆玄英看了三秒,直把他看得眨了眨眼有些不好意思,然后毫无防备地就被自家哥哥伸手一把掐了掐脸。

“唔——喂!”

莫雨淡定的口吻中带着淡淡戏谑的调侃意味:“再怎么看也是名草有主。”

穆玄英揉着脸瞪着他久久无言,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陈月看着他们俩笑了起来:“毕竟人长得帅就是有回头率嘛,不行,你们这对太闪了,单身狗受到了十万点暴击,我要找别人去玩。”

说着就摆摆手朝着一个方向跑去了,穆玄英看去,正好对方也注意到了陈月的呼唤而转过头来,视线相对,那边颔首微笑起来。

 

一位是穿着简单的牛仔长裤与白色毛衣的长发美女,一位是小香风紫黑西服套的马尾美人,好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可人姐和月姐!”穆玄英欣喜道。

 

莫雨看了眼距离那两位浩气女神附近再隔几步的康雪烛和陶寒亭,轻轻点了点头,态度既不算生疏也不能说是熟络。

 

<<< 

 

这一次线下会区别于剑三以往的发布会,邀请了很多游戏高玩,其中大部分不是经验丰富的阵营指挥就是明星团长。其目的在于展示本次线下会的主题之一,随着新版本开放而推出的一种全新副本玩法。

随着剑三游戏一步步的更新,职业容量已经几近饱和,再推出新职业对游戏体系整体架构的收益不大。官方团队在经过了对游戏各方面数次的改进和修正之后,最终决定,在这一次提高等级上限的同时,对现有的游戏玩法进行革新。

 

“众所周知,剑三现有的PVE玩法以5人小副本,10人中型副本以及25人大型副本的通关为核心,PVP玩法则以玩家间的PK、竞技场积分排名与每周阵营攻防等活动为核心。”

游戏制作人站在台上这样说的时候,身后的大屏幕开始播放一个新视频。

视频中播放的是剑网三的登陆界面,登陆了官方内部测试服务器后,账号角色进入了一个像是副本入口的雾气中,切换地图,出现的是一片最平凡无奇的草地场景。

画面中弹出一个组队窗口,鼠标点击确定后,出现的是四个分区的团队界面。

区别于原先浮动式的团队版块,新版面中将常规的游戏画面尺寸缩小了,在屏幕的最左侧弹出一块专门的区域全数塞满了团队成员的血蓝模块,整整四个25人团100个人,每个团1小队第一个人默认是该团团长,四个团中1团团长默认设定为总团长。

左下方聊天频道中系统显示已经将总团长移交给该帐号。

鼠标点击,不同团之间的队员可以随意进行调队调团分配,团队的标记功能可以显示为单团队显示和多团队共享。

甚至还可以选择隐藏团队的左分栏,重新切换到单个团队版块的悬挂模式,也就是给不需要全面统筹指挥的团队成员方便使用的普通25人团队栏。

 

台下的玩家瞬间就一片哗然,场下爆发出一阵讨论声。

“这是要开百人团本的节奏?”

“100人,卧了个槽……绝对考验团长的指挥能力啊!”

“就算是说有4个团,可打本的时候总不能开4个YY吧,绝对会出问题啊。如果一起指挥,配合度也是问题,一起吼就听不清了。”

“大攻防据点战和世界BOSS倒是可以用这个,帮战也可以搞……”

“毒奶开千蝶可拉的是一个团的血还是四个团的血?四个的话有点逆天啊,花奶哭晕在厕所系列。”

“T职业的整体需求变少了,需要更多的DPS。”

“掉落应该也更丰厚才平衡,100人的需求要满足呢,会不会通关必落玄晶?”

“主要是PVE的大革新吧,感觉要进入新时代了。”

“我总觉得怎么这么不靠谱呢……百人本,开荒难度可大了。”

 

“想必大家看了我们新的团队模式,对新玩法都有所猜测了。”制作人乐呵呵地说,“不过,这一回的更新,我们还未打算开放百人团本,而是打算在春节开放作为一种特殊的节日活动。”

“特殊……活动?”

制作人说:“活动规则是,玩家通过特定入口进入专门为春节制作的活动地图后,首先将面临两个选择,一是选择作为人类的盟友守护他们的村落,二是作为年兽的伙伴进攻村子掠夺财物。”

他笑了笑:“在春节活动日的每天晚上7:00到8:00,若是年兽从巢穴进入了村落,则是进攻方的胜利,若是年兽中途死亡了,那就是守护方的胜利。活动中,双方玩家都能获得个人基础奖励,而在活动结束后,胜者一方还能够获得来自村民馈赠或者是从村中夺取的装备材料。”

 

“这倒像是PVP和PVE胡乱糅合在一起。”底下的玩家吐槽说。

有人评论:“把原先世界BOSS的活动核心从争夺铁血宝箱转移到打BOSS的部分,而且这个活动撇开了阵营之分,不止浩恶玩家可以合作,中立玩家也可以完全参与进来,的确完全就是节日活动啊。”

“喂喂,这活动不基本就抛开剑三主体的游戏背景了吗?还年兽,彻底玄幻风了啊!……算了我懒得计较了。”

“不知道游戏里用什么背景故事强行圆回来。”

“说不定是什么回顾上古神话之类的,剑三里吕洞宾张桎辕那一系不也是都走修真风的吗?”

“这些我都不关心,我在意的只是……掉玄晶吗?”

“分配权按理说只是在BOSS仇恨锁定的团队手中。”穆玄英想了想,“也就是说这个活动并不算是强制大家都组成百人团。”

制作人说:“只是鼓励大家先去尝试,去习惯一种新的模式,如果可能的话,以后还会开发出同一个副本里一个大团的人分头联动地去解决BOSS的新机制,当然这些都还是构想,之后都会慢慢完善的。”

 

这时候线下会邀请这么多高玩的目的也顺势推出来了,就是让大家体验新模式的剑三游戏。

就在酒店的对面那家网络会所已经由官方暂时包场,总共200台电脑安装了剑网三内部测试版的客户端,现场的玩家可以自主选择新账号的职业及装备,也可以从服务器下载同步自己的账号数据进行游戏,并根据个人偏好来决定自己的立场。

参加线下会的玩家电信区666人,网通区333人,除了自愿报名的现场玩家外,其他人通过酒店会场的大屏幕进行观战。

 

两方的YY频道都将会同步直播。

 

除了莫雨与穆玄英之外,受官方邀请而来的还有另一个服务器的两位明星指挥,不同于长安服两方都是两方实力相当本阵营一家独大的局面,那个服务器是典型的浩气强势服,他们是同阵营的指挥搭档。

这一次莫雨与穆玄英将第一次作为指挥进行合作,与那两位默契十足的指挥搭档进行对战了。

 

主持人激情四射地站在台上讲解游戏规则,灯光师很上道地将灯光打向四位指挥。

场面十分有趣的是,不但那对同阵营的黄金搭档是和谐友好地站在一起,一位明眸善睐的红裙美女与一位目测才15岁左右的背带裤棒球帽少年,长安服浩恶对家的两位帅哥指挥也是关系很好地凑在一块儿,两方在舞台一左一右,竟成了遥遥对阵之势。

不少消息灵通的人在底下啧啧啧啧,不知道是浩气王者服黄金搭档的配合更妙呢,还是这对突然就莫名在一起、高调得震惊了全区服的对家指挥更与对方心意相通呢。

 

穆玄英用气音悄悄跟莫雨说:“莫雨哥哥,这回我们要一起守护村子啦。”

莫雨“嗯”了声,斜睨了眼穆玄英,不自觉笑了笑。

 

(4)

网络会所。

穆玄英扶了扶头戴式耳机,调整了一下麦克风的位置,登陆进YY频道的界面,刚开口就是忍不住一声笑。

他想起了自己当年刚当上浩气指挥时候的事。

 

那时候,他很紧张,频道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在响。

不同于和朋友们一起聊天,也不同于指挥一个副本时可以稍微随意地开些玩笑,出错了道个歉大家也能一起重来,攻防战一个频道里有几百上千的人在听他指挥,这可是完全回不了头的,己方的BOSS被推了,那可重置不了。

谢渊的YY头一回安静地挂在频道中,背后是浩气盟的阵地。

他要守护浩气的阵营BOSS和同阵营的玩家们,他背负着多少人的期待呢。

 

甚至都……没心情去想很多浩气的玩家们究竟会如何评价他了,毕竟哪怕是谢渊强力推荐,他作为一个年轻的新人指挥,知名度实在是不高,可以说完全就像是空降一样。很多人都说他是靠着和谢渊的师徒关系才有了这个好运的。

所谓太子论,外面的人、哪怕是帮会里都有人这么说。

毕竟隔了一个屏幕,隔了一根网线,也没有人知道他为了学习如何当一个合格的指挥而学习了多少。

不但是本服的攻防战,他还去别的服务器的攻防YY里去旁听,去观察别人的指挥模式和战术风格。

他还打印剑三的地图铺在书桌上,用红蓝色笔反复写写画画,搞到最后还拉上莫雨,两个人各拿了一筐围棋棋子模拟对战……对战到后面变成了混乱而且莫名其妙的围棋游戏。

 

光阴葳蕤,曾经的记忆历历在目——

上麦一开始是竭力控制自己的声音要稳住要镇定快速,后来则是彻底沉浸进去,专心与莫雨斗智斗勇,活动结束的时候才发现额头都是汗。

精神上兴奋的状态久久不退,他坐在椅子上转了好几圈,才慢慢冷静了下来。

第一次指挥自己种种不足回闪而过,他抿了抿唇,又拖着椅子坐回电脑前,新建了一个文档开始记录自己的反思,连着整整两个小时的视频记录一起存档在标注好日期的文件夹里。

 

YY频道里在线人数很快就突破了100人,新访客进入的提示依旧刷屏。

穆玄英眼尖地注意到好几个眼熟的ID,有浩气的,也有恶人的,他们此回难得抛开了阵营之争,共同以长安服玩家的身份为他和莫雨助威,在复制党的疯狂刷屏下拖动条瞬间就细成了一条线。

他想看来已经有人把线下会的活动消息传出去了,所以在线关注这件事的网友们才会来凑个热闹旁听一下。

 

穆玄英:“嗯……所有、所有浩气恶人还有中立的朋友们,也是我们一起并肩作战守护村落的伙伴们以及旁听的朋友们,大家好,今天——非常难得,不同服不同阵营的我们有机会一起战斗了。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天狼,电信一区长安城浩气指挥,我的搭档是莫雨,同样长安城的恶人指挥,这也是我们第一次合作指挥,莫雨大大要担待啊。”

莫雨:“呵,彼此彼此,天狼大大。”

穆玄英:“虽然以前一直是对手的身份,不过请大家相信我们的实力和默契是不会输给对面的。”

莫雨:“嗯,我和天狼是情缘,单说亲密度绝对胜过对面一个老大姐和初中生。”

穆玄英:“喂、咳咳——”

网吧另一个角落的浩气女指挥:“喂恶人的那个混蛋我听得到啊,说谁老呢你——”

她的搭档:“靠,老子上高中了!”

莫雨:“公屏里说要仇杀我的ID我都记住了。”

穆玄英:“……现在所有守护者一方的人都点天狼或者莫雨进组,各位注意检查好插件键位和奇穴,该去找宏的速度。”

莫雨:“你在转移话题吗?”

穆玄英:“我在干正事!”

 

——这对话怎么让人越听越是想点起手中的火把呢?

躲在电脑屏后的姑娘按了按耳机,状似不经意地瞥眼朝着对面侧方看去,正好看见莫雨单手撑着下巴不怀好意朝着穆玄英笑的画面。

白皙的面颊带了点红晕,穆玄英扭头不去看莫雨,看着屏幕专注操作的样子,然后姑娘就看见系统提示现在已经将总团长移交到莫雨头上。

莫雨“啧”了一声,小爆了个手速,鼠标啪啪啪连点调队调阵眼,完了又把总团长给移交穆玄英。

 

“你来呗?”

“你来。”

“反正不用拍装备,又不用算工资。”

“那都这么简单了,你来。”

“不想。”

“我也。”

 

好想818这俩公然在官方眼皮底子下秀恩爱的对家指挥……

这是无数瘫着脸围观系统刷屏总团长移交来移交去的玩家们的心声。

尤其是他们不断交接的过程中还分别试了试新的团队界面的操作方法,摸索超快,玩得特别溜,真是让人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别有目的……不,哪怕是别有目的,这也是无比高调的秀恩爱好吗?

你一言我一语地一起指挥,明明是两个人,还一直处于对立阵营,达成共识的速度却快得惊人,相互启发,相互补充,聊天气氛简直是春光融融。

怎么说呢,有点羡慕的感觉,也有点被这种相合的气场给萌到的感觉,最重要的是——

好想烧啊。

 

单身狗好愤怒,为什么同样都是剑侠情缘,自己就只剩剑侠俩字了呢?

留在会场的玩家们看着大屏幕看得笑到肚子疼。

 

游戏活动后有网站记者带着摄像师采访莫雨与穆玄英,先是按照官方要求问了一些有关游戏新改革的看法和意见,最后眼镜小哥话题一转,略显八卦地问:“两位之所以在一起,是在剑三游戏的活动中擦出的火花吗?”

……大哥这跟之前说好的不一样啊。

穆玄英看了眼摄像机,脑后一滴汗,模棱两可地说:“呃……不全是……”

莫雨淡定道:“我们天生一对。”

记者:“已经奔现了吗?”

莫雨:“我们都一起出现在这里了,你说呢?”

记者微笑起来:“看来两位感情很不错啊,多谢你们的采访配合,祝愿两位幸福,以后在剑三这个游戏中能创造出更多更美好的回忆。”

穆玄英:“谢谢你。”

莫雨:“谢谢。”

记者:“哈哈,两位最后有什么想说的吗?对剑三这个游戏。实在没有也没关系哦。”

穆玄英想了一会儿:“嗯,只愿千帆过尽,不忘初心吧。”

莫雨:“这是属于我们的江湖。”

 

两人携手离去时,外面下起了鹅毛飞雪。

从酒店落地窗往下看去,天色霏霏,纯白的雪絮飞扬起来。

天是白的,楼是白的,树压白雪,连路面也盖着一层白。

 

姑娘站在窗边,看得见穆玄英唇间呵出的白雾,也看见了莫雨伸出手帮他整理柔软的围巾。黑色的皮手套轻轻拍打掉了细碎的雪,防止它接触到了温暖的肌肤融化成沁骨冰凉的寒水。

两人站在一起的身影是那么和谐而美好。

她回身,衣摆飞扬,美滋滋地想着,能够看到这么棒的一对,今天真是不虚此行了。

 

漫天纷纷扬扬的落花飞雪间,车影逐渐于视野尽头中远去,消失在了茫茫雪幕之中。




评论 ( 12 )
热度 ( 395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