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莫毛][论坛体]扒毛→扒羽毛(12)

番外二 盛情难却

 

和莫雨的恋爱关系确定以后穆玄英又有了新的难题亟需解决。

问题比较难以启齿,而上网求助这条路……穆玄英只要一想起之前在豆瓣网上自己的贴子莫名飘红引起众人围观,甚至还被莫雨发现自己的账号,他就羞耻得三天不想说话,连那个贴子也当作是人生黑历史封存在回收站中,残忍无情地抛弃了贴子里盖起了摩天大楼日日夜夜等着楼主更新的八卦网友们。

 

而且这事儿还得瞒着莫雨来,至少在实践之前不能告诉他。

毕竟——咳、哪有人试图诱惑自己的伴侣之前还带知会对方的?

总有种莫名的尴尬感,穆玄英再怎么努力增厚自己的脸皮都干不来这种事。

 

其实一切有起因的。

他和莫雨在剑三里都算得上不大不小的名人,全服都知道他们俩是情缘以后无论是接近他还是雨哥的求交往的人立刻就少了很多。毕竟不光是名草有主的问题,两边都是阵营大帮的帮主,无论是哪边被三了估计立刻就要是一场腥风血雨浩恶生死厮杀的节奏,到时候被两边愤怒的PVPer群起攻之那可不是什么太好玩的事儿,明事理的都乖乖偃旗息鼓,不懂事的也根本就干扰不了他们。

只是既然指挥们都解决了终身大事了,闲极无聊的群众们实在忍不住818的心,诸如两位指挥发展到哪一步了呀?同居了没啊?谁更帅啊?还有最重要的,到底谁在上谁在下啊?事关阵营尊严大家都很好奇呢!

明里的暗里的,说得多了,总有些就飘到穆玄英耳边来了。

 

穆玄英大汗:你们不要问我!自己去找莫雨问去!

众人打哈哈:哎呀指挥你又不是不知道莫雨大大一个不高兴就能把你复活点摁到生无可恋,万一啥都没问出来反倒被杀得死去活来那多虐啊,你就体谅体谅我们这些手残党特别是浩气同胞吧。

可怜穆玄英实际上自己也不知道这个问题,他刚处于告白成功的人生恍惚期,思维纯洁人品端正思想还停留在恋人就可以亲吻拥抱这个粉红色的小学生恋爱阶层上,毕竟一直以来是当兄弟那样与莫雨相处的,突然让他去考虑这么重口的问题是在是跨度有些大,一时之间电脑屏幕前的小青年从脸颊的肌肤一路红到了脖颈,支吾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颇为恼羞成怒,噼噼啪啪怒敲四字:无可奉告!

 

小伙伴见状密聊交流:看来咱们浩气指挥果然是下面那个。

也有人猜:说不定是莫雨大神还没下嘴呢。

啧啧啧啧,相视一笑。

 

穆玄英几乎称得上是被八卦党们给逼得狼狈下线,双手捂着脸黑线挂在额头手肘撑在桌上沉痛了近乎十来分钟,那种被人调侃得手足无措的热度才慢慢消褪了下去。他将双手交叉垫在颔下,表情突然就变得严肃起来。

说起来,既然成为了恋人,他和雨哥之间好像的确还缺了这个步骤啊。

其实自己也时不时会有一点这样的冲动的,只是那时还在苦苦压抑自己的感情不愿意被雨哥发现,一直以来都是偷偷躲藏起来自己解决的。至于莫雨哥哥……虽晨间偶尔有感受到他的欲动,却从未对自己更多做过什么,穆玄英不禁疑窦丛生,甚至有些莫名的慌张。

莫非莫雨哥哥他——其实还是将我看作是弟弟的,之所以答应和我在一起,只是因为宠着我,安抚我的吗?

不然他——为什么从未对我索求过一些……情人间该做的事情。

 

……话说男人之间该怎么做来着?

穆玄英忽然整个人都有点懵逼了。

 

莫雨进屋里给穆玄英送新泡好的红茶时发现对方怔怔地坐在电脑前想着什么,他一眼扫去屏幕显示的是系统桌面。

图片是朋友陈月画的一些剑三风景画,设定好随着时间会像是自动PPT一样轮换展示的那种,穆玄英夸过还挺好看的,连莫雨都没吝啬好评。

毛毛在想什么?问题飘过思绪的一瞬莫雨注意到穆玄英受惊似的肩头一抖,目光飞也似的飘过他又很快移转了回去,青年轻轻喊了声“雨哥”,手指搭在鼠标上漫无目的地滑动。

莫雨淡淡“嗯”了一声,仿佛丝毫没注意到对方的局促一般不动声色。心里却被穆玄英的反映撩得玩味起来,只是他将几欲出口的疑问咽回肚子里,因为那显然看来是与他有关,看毛毛的神态表现就知道多半是暂时还对自己说不出口。

他这样想着,将茶杯端到穆玄英手边。穆玄英立马捧起了杯子,仰起头喝了一口红茶,微烫的水雾氤氲扑面,天冷的时候他最爱这样熨烫而湿润的感觉了,胃里又暖又舒服,靠着椅背只觉骨头都酥了一半。

他看着莫雨俊美的侧颜暗暗盘算着什么。

 

三天后穆玄英背着莫雨收了个快递,开门时被湿淋淋的顺丰小哥吓了一跳,小哥笑着摆摆手示意他签收。穆玄英说了声“谢谢”,按着圆珠笔瞥了眼快递内容上写着的‘生活品’三字,有点心跳加速。

拎着快递盒进屋时他顺手撩开了客厅前的窗帘,紧锁的落地窗外风声呼啸,雨夹雪拍打着玻璃,细小的水流汇聚起来沿着玻璃缓缓流下。

难怪才下午屋里的光线就这么暗了,记得昨晚天气预报的播报员小姐提醒说年后有些异常气象,他待在暖气十足的屋内倒是完全没想到外面的气候已经恶劣成了这个样子。

 

晚上临睡前的接吻,莫雨揽着恋人的腰将他按在床上,唇齿交缠得难舍难分,身体贴合在一起,肌理的热度传透过来染得两人间气息醺然,长腿压在了对方的两腿之间,膝盖已经抵着散开的睡袍里大腿的内侧,他感觉到今天对方似乎格外的热情。

莫雨凑在穆玄英的耳边,轻声说话时声线显得有些低沉:“怎么了?”

他隐约觉得有点热起来了,不自觉地就更贴近穆玄英,鼻尖亲昵地触及到他的耳尖。

湿润火热的气息贴上了耳侧,莫名危险地磨蹭着,穆玄英没回答他,而是修长优美的手指搭在莫雨的脖颈,抚摸着绕到他后脑的发根处,指尖微微用了点力气,阖上眼睫又一次地吻了上来。

 

毛毛的身体很烫。

他动情了,而且,不想停下来。

 

他在诱惑我。

 

意识到这点,莫雨忽然觉得他有些难以自控起来。

喉咙变得干渴,肌肤在更加地渴求与对方接触,苍白的皮肤下鲜红的血液仿佛一瞬间从温火小煮的状态变成了炽热沸腾,随着纵横交错的淡青色血管转瞬浸染全身,与对方的身体相似的热度,与对方的身体相似的心跳。

自己身下的人是他一直以来就在渴望的……

 

“毛毛,你想要做吗?”

“雨、雨哥……”莫雨一直觉得穆玄英的声线清澈又干净,极为好听,哪怕此时此刻心情紧张下尾音微颤,也觉得是很好听的。

“毛毛,你想要我吗?”

“我……”事到临头,穆玄英反而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了。

莫雨笑了一声。

 

“原打算先结婚,毕竟我觉得你会更喜欢那样,反正也要不了几天。”

莫雨低哑着声音说道。

“但是我现在改主意了。”

 

“毛毛,更多渴求我一些吧。”

“想要吗?你说出来。今晚想舒服多少回,我全部都给你。”


后文:点我!

评论 ( 15 )
热度 ( 293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