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莫毛][论坛体]扒毛→扒羽毛(13)

番外三 天光云影

 

《尔雅·释天》:“冬为玄英。”

 

穆玄英,玄英这名字就昭示了他出生的季节,冬季出生的孩子却有着温暖称得上是治愈系的性格,正好与莫雨相反。据莫蕾说他降生那天骤雨倾天,正好解了恼人的盛夏暑热,他们家这一辈正好以气候为名,便决定起名为莫雨了。

 

莫雨和穆玄英,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就像黑与白那般鲜明。

很多人以为随着他们的成长成熟,他们终将分离,然后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但事实是他们相爱了。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这一年冬天的恶劣气候持续了两个多月,朔风凛冽,天昏地暗,仿佛城市都要被埋藏在了风雪中,大过年的时候人们个个困守家中,三五天还好,时间一长,简直要闲得长毛了。还好近日总算是出太阳了,盘旋多日的浓重云霾散去,云淡风轻,日光轻柔,蔚蓝的颜色让人看得心情愉悦,仿佛整个人都获得了新生,感到神清气爽。

 

说来也是挺有意思的,莫雨和穆玄英两个人无论是在现实里确定恋爱关系亦或是在剑三里公开关系都算是心血来潮下的行为,行为随意也没什么计划性,两个人很自然地就过渡到了婚后伴侣一般平静而温馨的日常生活中,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基三和啪啪。

所以当穆玄英22岁生日的那一天,两个人居然一齐早早起床,穿得很正式地去民政局领了证,甚至在下午的结婚仪式前表现出如临大敌的紧张神情,对于陈月来说是很奇怪的一件事。

 

“别紧张啊,这对于你们来说只是个仪式而已吧?”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呃、嗯……是啊。”穆玄英说话的时候眼睛还忍不住飘去时钟的位置。青年这时穿着一身白西服,款式庄重而优雅,他端坐的时候脊骨挺拔,哪怕流露出心不在焉的神色依旧显得眉目俊逸清雅。

陈月抱着欣赏的态度打量着这位少年时代的玩伴,颇有种吾家儿郎初长成的喜悦之感,听了穆玄英的回话,不自觉在内心开始腹诽起来。

你可看起来完全就是在口是心非呢。

“别看了,再看指针也不会飞跑。”陈月说,“莫急,你莫雨哥哥就在隔壁呢,一会儿你们走红毯就能看见了。”

“我知道的。”被猜中心思的穆玄英有些尴尬地蹭了蹭鼻尖,故作镇定地左顾右盼几许,目光停驻在陈月身上,露出微妙的神色,“小月,你真的要穿这套西服吗?”

“当然啊。”陈月说着还踮着单脚像是跳芭蕾一般姿势浮夸地转了一圈,穆玄英额前的碎发都被她衣摆扬起的风给吹了起来,她笑嘻嘻地说,“莫蕾姐姐说要给你莫雨哥哥当‘伴郎’呢,我也要给你当‘伴郎’,既然是伴郎,那当然就是帅气的西服啦!”

“那个……雨哥没说什么?”

“他说了。”

“说什么?”

“哦。”

穆玄英单手抚额默默汗颜,暗地里露出惨不忍睹的表情。

那根本就是懒得管你们胡闹了好吗……

然而无论是陈月还是莫蕾都当莫雨这是默许了。

最难搞的一家之主既然已经表示不管了,穆玄英还不好说话吗?于是决定要当他们婚礼‘伴郎’的两位姑娘就这么一拍即合,可喜可贺。

 

事实上隔壁房间的莫雨还是有试图表达一下个人意见的。

他靠在墙边,长发披散,西装纯白,搭在窗棂上的手指间夹着一根香烟却一直没有动作,淡色的烟雾燃起来,很快就散在窗外的天光云影中。

莫蕾问:“你在想什么?”

莫雨答:“没什么。”

莫蕾说:“你可以再把头往外探出一些,这样就能听到你弟弟说话了。”

莫雨瞥了她一眼:“我没那么无聊。”

莫蕾弯唇一笑:“再等一会儿你们就能见面了,平时成日腻在一起,别分隔这么一小点时间就焦躁起来啊。”

莫雨神色淡淡地说:“的确,趁现在你还来得及把衣服换好。”

“换什么换?”莫蕾反问,“我觉得我这样挺好的。”

她将长发高高束起,穿着修身的男款礼服,五官依稀与莫雨相像,简洁干练的衣饰搭配显得整个人英气而俊美,走出去不知道能让多少妹子脸红心跳。

莫雨于是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我觉得结婚的不是我和毛毛,倒像是你和小月。”

“放心,抢不了你们的风头。”

 

那一天日光敞亮,教堂饲养的白鸽展翅天宇,蓝天白鸟,日影移转,长风吹得流云涌动,火红的亮光如同是在热烈燃烧,云霞漫天,空中回荡着婚礼曲吟唱的旋律。

寒冷的风中却是火热的心。

他们面对面相遇,牵起对方的手一起前行,同样迈步,同样的节奏,滚烫的血液鼓动着,双手紧紧相握,肌肤紧贴的热度融合在一起。

 

或许……刚才的确是有些焦躁起来了。

多久没有陪伴你?我竟如此地迫切难耐。

想要看见,想要触碰,想要亲吻,想要握紧你的手,永远都不放开。

 

红毯尽头的神父微笑着注视这对新人并肩走来,等候为他们举行仪式。

沐浴在夕阳的光辉下,眉目流转间的光辉如同焰火鎏金,他们笼罩在朦胧的光中,刺激得眼睛微微发烫,视觉残像中纯白的西服仿佛都变成了耀眼的金红。

邀请的朋友同学甚至是网络上关系好的伙伴等宾客分成两边站好,脸上带着祝福的微笑。

 

神父将手按在圣经上,神情肃穆地说——

“婚姻是爱情和相互信任的升华。它不仅需要双方一生一世的相爱,更需要一生一世的相互信赖。今天莫雨和穆玄英将在这里向大家庄严宣告他们向对方的爱情和信任的承诺。”

 

“莫雨,是否愿意穆玄英成为你的丈夫?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

穆玄英微侧过头,眼角余光注视莫雨认真地说:“我愿意”。

心脏怦然跳动,胸腔中欣喜与感动交织翻涌,突兀地眼底潮湿起来。

 

“穆玄英,你是否愿意莫雨成为你的丈夫?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

“是的,我愿意。”

 

交换戒指,在这里,许下我们的誓言。

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

我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你,我将努力去理解你,完完全全信任你。

你是我的生命,我的爱,我的兄弟。

我们将成为一个整体,互为彼此的一部分,我们将一起面对人生的一切,去分享我们的梦想,作为平等的忠实伴侣,度过今后的一生。

 

神父露出微笑。

“从今以后,你们不再被湿冷雨水所淋,因为你们彼此成为遮蔽的保障。从今以后,你们不再觉得寒冷,因为你们互相温暖彼此的心灵。从今以后,不再有孤单寂寞。从今以后,你们仍然是两个人,但只有一个生命。唯愿你们的日子,天天美好直到地久天长。”

 

他们在欢呼声中亲吻。

 

十八年前,小莫雨第一次见到穿着背带裤孤零零坐在大院阶前的小娃娃,奇怪问他:“你叫什么?怎么一个人?生面孔啊,是谁家孩子?”

“毛毛、毛毛……毛毛只有自己了……呜哇——”刚刚失去父母的娃娃乖乖地对着眼前漂亮的小哥哥说着,突然就哭了起来。

“哦,你跟我一样啊……”小莫雨自语了一句,被娃娃哭得脑仁疼,纠结地抱起小孩颠着哄,“诶,别哭了,不许哭,你叫毛毛是吧?我是莫雨,以后我罩着你。”

“呜……真、真的?莫雨、小雨哥哥?”

“嗯,真的。”

“不会离开毛毛吗?”

“不会啦。”

“说好了?”

“说好了。”

 

不会离开你,永远在一起。

这世间,哪有比你与我更契合的天生一对。

 

晚宴时客人们很疑惑为何酒席中有一桌唯独铺着蓝色桌布,一桌唯独铺着红色桌布,更奇怪的是那两桌的宾客全程斗嘴斗酒拼得热火朝天,蓝席自称是穆玄英的亲友,红席自称是莫雨的自家人,可他们记得这两人分明就是孤儿,究竟是从哪儿冒出来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亲戚啊?

莫雨的正牌亲戚莫蕾小姐与陈月坐在一起,一人拿着一台手机玩得自己起劲。穆玄英刚在红蓝两桌劝架失败,一脸生无可恋地走过她们时,目光往她们手机一飘。

“在你们专注刷那个扒我和雨哥的论坛之前……”他头疼地说,“能不能帮我一起阻止下谢叔叔和王叔叔?他们这都是第八瓶了。”

 

“啪嗒。”、“啪嗒。”

别疑惑,这是两位姑娘手机掉在地上的声音。


<<<



评论 ( 11 )
热度 ( 227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