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莫毛]倘若爱比年华

梗:人到18岁后就不会老去,直到碰到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个人,然后两人一起老去。

夹杂一些对新副本花月别院剧情的YY,心情比较阴郁写得不甜还崩,重点是双向单箭头,大家尽可以想象这个世界背景下永远18岁的英俊老谢来调节心情… 

 <<<

十八岁是个至关重要的分界点,在遇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之前,人们是不会变老的。

某一个瞬间,这个世界的所有人的脑海中都浮现了这一条『规则』。

有的人半信半疑,有的人茫然无措,有的人欣喜若狂。

 

也不知是哪方神明降下神谕,让爱与年华宛若一对双生子,形影不离。

然后,难以置信、荒谬绝伦的事情发生了。

 

孩童一旦成长到十八岁就会停止长大。

许多人需要花费漫长的时光去寻找自己的真爱。

也有人抱守孤独,想要长生不老。

 

时光残忍地揭露了恋人间的虚情假意。

也推动了人们去面对内心真正的感情。

 

“这是一条帮助人们去找寻幸福的神谕吧。”

记忆中秋叶青这样说的时候,正逢稻香村宁静的午后,一群孩子围在眉目温柔的美丽女子身畔,长风吹得杨柳飞扬,碧空如洗,日光倾城。

“那秋姐姐是遇上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了吗?”毛毛双手托腮,双目懵懂,问得天真无邪。

“嗯……嗯。”秋叶青点了点头,眼底甜蜜与酸涩交杂。

一旁的莫雨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做出副故作成熟的模样,抬起眼皮:“是李复?”

“小雨要喊他叔叔。”秋叶青用食指一戳小孩儿脑门,换来颇为敌视的一瞪,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莫雨问:“那你就快要死了吗?”

“人总是要死的。”秋叶青轻声道,“不变老,也有可能会生病,会受伤。”

毛毛眨眨眼:“所以秋姐姐要变老了?”

他想起村里的孙爷爷刘婆婆,老人们总是显得那么的怡然满足,感觉很幸福呢。

“和李复哥哥一起?”

秋叶青沉默了一瞬,她对着毛毛笑了笑,没有回答。

 

不……

她只在心里自语。

应该是我一个人慢慢变老,而他,依旧是那个风华正茂鬼谋机变的少年公子。

 

寻找幸福,不代表就能得到幸福。

哪怕是遇见了命中注定的爱人,能够厮守终生的幸运者也是少数。

 

流年光阴竟沉重如斯。

 

这世间,这天下,这江湖,一切一切的风起云涌,又哪里是仅有情爱二字能够一言概之?

时光带给人的改变,也绝不仅仅在于身体上的变化。

当天底下最尊贵的那位殿下决心与他的挚爱白首到老,有些等待了太久的人终于忍不住开始招兵买马,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毛毛跟莫雨流浪江湖的那段日子,见过了许许多多的人。

很多人有着年轻的容貌,眼神却很沧桑,也有很多人已经白发苍苍,带给人的感觉却比那些年轻人更加富有生机活力。

亦有中年人,爱人逝去,他便形单影只。

更多的便是一些年轻的夫妇,生活也看不到太远太远,搭个伙凑合着平淡度日便已经没有追求,小日子过得波澜不兴,或许哪一日便自然而然地双双老去。

 

他们也曾一起坐在洛阳风雨镇的老树脚下,一起想象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毛毛正是少年活泼的年龄,整个人压在莫雨的背上,亲昵地蹭着哥哥的脸颊撒着娇。

“小雨哥哥以后的媳妇会是什么模样的呢?”

“不知道。”

背好重……莫雨默默想着,大热天的,他有点上火,就格外容易心浮气躁,但他不想把这莫名其妙的脾气对着自家乖巧的弟弟发泄出来,只好自己这样憋着。憋得久了,他整个人都显得没精打采起来,连话都不愿意说几句。

“想象一下嘛,希望是什么类型的?”毛毛有些不甘心,摇了摇莫雨的肩。

这小孩真难缠,莫雨无奈地叹了口气,轻声反问:“你呢?”

毛毛眨了眨眼,愣愣的,一副没意料到自己会被问到的样子:“呃,我?”

“光问我不太公平吧,你先说。”

“漂、漂亮的吧?”毛毛突然害羞起来,挠着脸颊一副局促的模样。

莫雨感觉到脸颊紧贴的肌肤温度微微变热,小孩儿兴许是脸红了,心脏砰砰砰跳得厉害。

害羞个什么,能不能遇到还两说呢……他暗地里翻了个白眼。

“我也是。”

“啊?”

“我的答案跟你的一样。”

“太赖皮了吧!至少要说说有多漂亮啊。”

毛毛扒住莫雨的脖子,身子更往上蹭蹭,跳得几乎整个人都压在他的背上。

毛毛最近是不是长胖了?莫雨眼皮跳了跳:“……跟你差不多就行了。”

“我、我?毛毛是男孩子啊!”

“就这样,随便了——你先给我下来!”

“哈哈哈,我偏不!”

 

马尾少年笑闹着躺在短发少年的大腿上,眼睛亮闪闪地看着对方,一脸期待地畅想未来:“到时候啊,等毛毛长到十八岁,要是小雨哥还没遇见那个人,毛毛就能跟你一样大了!”

“想得美。”莫雨帮着扶好少年不让他滚到地上,另一手揉乱他额前的刘海,笑了一声,低眸看他,“我永远是你哥。”

“不公平,一直是我当弟弟,我也想当小雨哥哥的哥哥——”少年鼓起了腮帮子。

“呵,想都别想。”

 

可惜他们谁也没等到谁的十八岁,就分离了。

秋日的枫华谷,红枫如血,飘飘扬扬,那么轻描淡写地掩去了一切惨痛的回忆。

莫雨跟着一名白衣长发的男子远走,染血的脚印留在了三生路上。

毛毛一瘸一拐走进了浩气盟,抬头时,主位上一名身披战甲的英气青年怔怔望着他的容颜许久说不出话来。

 

天遥地北,人各一方。

 

穆玄英十三岁的时候,偷偷担忧着莫雨一个人待在恶人谷的情况,忧虑中夹杂些微的好奇,不知道他的莫雨哥哥如今是什么模样了。

穆玄英十五岁的时候,在南诏遇见了比他记忆中更高了不少的莫雨哥哥。

穆玄英十八岁的时候,一个人爬上屋顶,躺在瓦片顶上,看了整整一天的天空。

 

莫雨十八岁的时候,思念着远方的弟弟。

莫雨二十岁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又长高了。

莫雨二十三岁的时候,一想到到他的毛毛也到了那个年纪了,突然就……非常非常迫切地,想要去见他。

 

再相逢那天,二十岁的穆玄英怔怔望着莫雨,唇瓣微颤,半天说不出话来。

男人的头发长得及腰,容颜俊丽,眉目依稀锐气凛然,走上前时,穆玄英需要微仰起头才能与他目光相接,但他垂下眼,颇为狼狈地避开了莫雨的视线。

心绪翻腾不休,连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难受着什么。

无法逾越的立场。

相差甚远的信仰。

截然不同的人生。

他们在背道而驰……那时候无比清晰地意识到了,会有其他的、全新的人走入莫雨哥哥的生命中,而自己距离他越来越远,什么都不会知道。

知道了又如何呢?只能看着他们渐行渐远。

 

他原本还踌躇许久,想跟莫雨说,虽然十八岁和二十岁的差距不大,但他觉得自己似乎比前两年成长了一些。

在浩气盟的日子里,遇见了很多很多很好很温柔的人,但是自己能肯定不是他们,感觉不对。

思来想去,辗转反侧,只能想到一个人……唯独一人是特别的。

 

现在再说还有什么意思呢……他也不小了,不是那个能跟着哥哥撒娇的弟弟了。

一年,两年,三年,分离的日子越来越长,是不是代表着自己终将走出他的生命?

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但又无能为力,很想把他拉回来,可这又能怎么做呢?

 

只能追寻,追寻,看不到终点的追寻,劝说带来争执,争执发展成痛苦的斗争。

穆玄英感到难过,精神与肉体同时沦落到疲惫不堪的境地中,但骨血中沸腾着呐喊的不甘心仍在支撑着他一步步追寻而去。

无论如何,不能再看着雨哥朝着黑暗的深渊坠落下去了。

恶人谷实非善地,谷内的恶人又有几个有好结局收场?身陷无数手段酷烈的极恶之徒中间,雨哥才会行事越来越偏激。

 

莫雨想的则是怎么把毛毛带回他的身边。

浩气盟主离去时冰冷敌视的目光历历在目,他打不过谢渊,连王遗风都不能说稳胜谢渊,在恶人谷的日子里他变强了,但这显然还不够。

无论是挣脱自身所受束缚、调查身世真相以报家族血海深仇,还是带回毛毛……原来这么多年了,他取得的进展寥寥。

 

他的时间不多,不想无谓地虚度。

从未怀疑过自己的感情,只是毛毛既然还是十八岁的模样,那大概就是因为对于毛毛来说他不是那个人。

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又没有什么天理规定他们不能在一起。

只要他永远不会遇到那个人就可以了。

 

在自己解决一切之前,暂且让浩气盟的力量保护他。


评论 ( 15 )
热度 ( 109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