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莫毛]Happy Halloween(2)

第一章 九鬼一人

 

「当黑暗城堡存在九个鬼怪和一个人时,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情况呢?」

 

根据茶水间得到的黑色笔记本中的故事说明,前提条件有三个。

第一,鬼怪能与人共存也能吃人,倾向于吃人。

第二,鬼怪吃人后会变成人。

第三,鬼怪不会让自己陷入危局。

 

当最初只有一个鬼怪和一个人的时候,哪怕鬼怪自己变成人,他也是安全的,没有其他的鬼吃他,所以他选择吃掉人。最后存在一个由鬼转变的人。

当最初有两个鬼怪和一个人的时候,若是鬼怪A吃了人,鬼怪B会选择吃掉变成人的A,因此鬼怪A为了自身的安全计,他不会去吃人。同理B也是如此。所以结果是两个鬼怪都不会吃人。最后存在两个鬼和一个人。

当最初有三个鬼怪和一个人的时候,若是鬼怪A抢先吃了人,慢了一步的鬼怪B和C面对变成人的A,他们会考虑到自己吃掉A之后会立刻被另一个鬼怪吃掉,所以B和C不会选择吃掉A。最后存在两个鬼和一个人,但人是由最先吃人的鬼怪转变的。

当最初有四个鬼怪和一个人的时候,若是鬼怪A先吃了人,情况会演变成鬼怪BCD与人A,这时鬼怪B将会毫不犹豫地吃掉A,因为鬼怪CD是不会吃掉人B的。从A的角度而言,他自己若是吃掉了人,他自己会立刻被另一个鬼怪吃掉。所以,为了保障自身的安全,他从最初就拒绝吃掉那个人。同理,其他的鬼怪也不会抢先去吃人。最后的结果是四个鬼和一个人都存在。

……

 

推理到这里规律就很明显了。

每增加一个鬼怪,鬼怪要考虑他最先吃了人之后,在上一个情况中那个原本的人类究竟安全与否,若是安全,就吃,若是原本的人被吃了,代表自己吃人之后将处于危险境地,他就拒绝吃人。

 

所以最终的推导结果是:

当最初存在基数个(2n+1)鬼怪和一个人时,最后的情况是存在2n个鬼怪和一个人,人是由吃人的那个鬼怪变成的;

当最初存在偶数个(2n)鬼怪和一个人时,最后的情况是存在2n个鬼怪和一个人,人还是最初的那个人。

 

穆玄英思索了片刻,按下了写着〖八个鬼,一个人〗的石板。

 

“咔哒。”

巨大的石板整体下滑,以齿状交错的形态分别向两侧滑动,暴露出隐藏在石壁后的一个小空室。

穆玄英取出了里面的红漆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个……布娃娃?

本以为是其他房间的钥匙或者是什么解谜道具,乍然看到了超出心里预想的物品,穆玄英不由露出有些错愕的神情。

而且这个东西,怎么说呢,真给人一种怀念的感觉啊。

少年微微一笑,大概这种布娃娃也是属于城堡主人的童年玩具吧。

和他一样。

 

取出了盒子后,石板机关转动,墙壁扣合关闭。穆玄英把盒子放置在桌上,然后拿起了布娃娃研究起来。

“咦?里面好像有着什么东西……”

他捏了捏布娃娃柔软的腹部,目光飘到书桌上放置的剪刀,露出了踌躇不定的神色。

 

要是用剪刀剪开这个布娃娃……会不会不太好?毕竟这是别人的东西,不能随便破坏吧。

但是娃娃肚子里面的东西摸起来形状有点像是一枚钥匙,如果是根据城堡主人的意思,应该是希望他探索更多的房间进行解谜。

这时候该不该使用剪刀呢?

 

「是否使用小剪刀剪开布娃娃?」

〖是。〗

〖否。〗

 

穆玄英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选择了放弃。

“果然还是不能去弄坏别人的东西啊。”

不过,既然是解谜后开启的机关中取得的物品,多半并不是完全无用的东西,他思索片刻,还是决定将它带在身上。

布娃娃的布料用指腹摩挲起来感觉略有些粗糙,款式也比较老旧,但是保存得很好,穆玄英将它挂在了腰间,然后提起南瓜灯继续探索起来。

“咔”一声,房门被轻轻关上。

少年的身影朝着正厅另一个方向的走廊前进,迤逦于地的白色袍脚慢慢转过廊道的拐角。

 

墙壁边沿的银烛台,灯烛明火摇曳,蜡油顺着烛身流下,在中途凝结成半固体的形状。

小小的烛花弯垂下来。

 

从走廊的另一端,忽然出现了另一人的身影。

鞋底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发出微不可查的摩擦声响。

他站在穆玄英先前进入的房间门前,顿了顿,打开房门。

 

“门锁被打开了,有人来过这里。”这个人轻声自语,尾音危险地上扬起来,“是哪个不知好死的家伙呢?”

他的目光往屋内淡淡一扫,视线停顿在墙边放置的油画一瞬,随即转到墙壁上的石板上,半晌,向案桌一看,桌面上摆放着一个已经被打开了的空木盒。

他脸色一沉,眼神瞬时变得阴沉起来。

 

穆玄英忽然觉得背后一阵寒意。

“降温了吗?突然觉得好冷……”他搓了搓手臂,咕哝了一声,抬头扫视身处房间的环境。

大厅右侧的楼道与左侧的格局完全对称,房间不多,但唯有这间房间的门没有上锁,穆玄英只好走进这个房间展开探索。

屋内承袭了一贯黑红为主色的装饰风格,颇有些血腥靡丽的奢华之感。与方才得到布娃娃的房间的不同之处在于这里的物品未免也太过闪耀了一点,精美华丽的珠宝、来自东方的陶瓷花瓶、栩栩如生的动物标本、古老的骑士铠甲……许多乍一看就相当珍贵的物品被屋主随意地四处摆放,弄得像是许久未经整理的凌乱仓库。

屋子正中有个开启的空盒子,旁边放着一张羊皮纸。

 

「能麻烦你帮忙偷来左侧房间那人藏在红盒子里的重要之物吗?^_^究竟是什么东西呢?在下好奇许久了。

作为报酬,告诉你我下一关的谜题哟。

PS:如果随便在盒子里放入什么无价值的东西,会死的哦。」

 

“呃……偷、偷来?”

未经许可拿走别人的东西便为偷,羊皮纸上的文字所使用的字眼让人莫名地感觉不太舒服,穆玄英拿着布娃娃不知所措,露出了混杂着愧疚与尴尬的内疚神情。

等拿到通关线索之后还是把布娃娃放回刚才的房间里吧。

他纠结地想道,把娃娃放到眼前的盒子里。

 

明明布娃娃是那么轻的东西,在放入布娃娃的瞬间,这个盒子却“咔”的一声嵌到桌面忽然下沉出现的凹槽里。旋即,屋子里传来了如同生锈的齿轮迟缓转动的声响,位于一尊银色铠甲一旁的古董柜颤巍巍地移动到一边,光裸的石壁上刻画着什么东西。

就在穆玄英走向石壁的那一刻,屋内照明用的几盏琉璃油灯突然“砰”地炸裂开来。

清脆的碎裂声传入耳中,室内立刻陷入黑暗的笼罩之中,唯有他手边的南瓜灯发出温暖的光亮。

 

骤然的黑暗让人的双眼陷入了短暂的失明状态,穆玄英呼吸一滞,瞳孔猛地收缩。

有其他人。

不能把自己暴露在黑暗中。

他果断地熄灭了手中的南瓜灯。

在走动。

穆玄英闭上眼,向着墙边屏息蹑行。

步伐很快……毫无疑问,在笔直地朝着他的方向走来!

 

——他目标就是我!

 

他感到一阵凌厉的劲风袭来,穆玄英陡然停住脚步,身子往边上一倾,短刃刀锋极近地擦过他的面颊,几根被削断的碎发飞扬起来,阴冷的劲气深深地嵌入石壁,留下一道可怕的裂痕。

他想也没想,立刻握住了手边铠甲骑士手中的重剑,双手抡起横转,铿锵一声正好格挡住对方自下而上斜斩的一招,借着重剑旋转惯力压得他不得不提气回防,一瞬间转换了攻守局势。

然而还没待穆玄英喘上一口气,电光火石间,对方伸出未握刀的左手猛攥住他的脖颈。

他的手劲意料之外的大,穆玄英被他掐着脖子举了起来,努力挣扎着喘气使喉间发出嗬嗬的声响,很快他双手失去力气,重剑滑落到了地上。

阴冷的气息慢慢靠近,隐约间,耳边传来对方满含讥讽的嗤笑。

“……”

……他在说什么?

闷窒的颅内不住嗡嗡作响,眼前一阵发黑,穆玄英闭眼,凉气倏的窜上脊背,四肢发冷。

糟、糟糕了……

他垂落在身侧的手指抖了抖,奋力抬起手抠住对方的手掌,很可惜这种程度的挣扎起不了任何作用,他的手很快就无力地滑了下去。

 

朦胧的视野中,隐约看得见是个黑暗中对方面容的轮廓阴影,那双眸光冷厉的双眼意料之外地给人熟悉的感觉。

 

难道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攻击了吗——

但哪怕意志还在不甘地怒喊,他还是无法抵抗地慢慢阖上了双眼。

 

……

 

突然之间,之前那个人与鬼怪的谜题在穆玄英的脑中一闪而过。

如果在黑暗城堡中存在九个鬼怪的话,那唯一的人类就会被其中一个鬼怪吃掉的。

 

城堡中,在楼梯中段平台上的鬼怪雕塑,不多不少,正好有九个。

而自己是唯一的人类。

 

所以说,这是不是代表,自己注定会被鬼怪吃掉呢?

 

“毛毛……”

 

不对。

雕塑的底座有十个。

如果要使自己不陷入危局,必须……必须得找到第十个鬼怪的雕塑才行。

十鬼一人,才是共存之局。

 

“毛毛……毛毛……”

 

啊啊,是谁?

是谁在叫他呢?

是谁在喊他……如此熟稔地喊着他的小名?

在久远的记忆中,仿佛有那么个人也是这样……

 

“毛毛,醒过来,毛毛——!”

 

冷汗津津地猛一坐起身,穆玄英恍惚间一阵头脑晕眩,胸口闷淤,他强撑着用手支棱着地面不至于一下子倒回去,眼前五颜六色的色块斑驳。

淡红的火焰在灯盏中摇曳,光芒照亮他的面容,汗水顺着下颔的弧度滑落,滴落浸湿了柔软的地毯。

一室寂静。

厚重的窗帘掩着窗户,分不清此刻究竟是什么时分,一时之间竟有些时间和空间错乱的感觉。

 

穆玄英眨了眨眼,用手蹭去眼睫上粘连一片湿乎乎的水迹,然后看见他身前站着个人。

一位和他年龄相若的少年,披着微长头发,容颜异常精致却一副淡漠的神情,猩红的眸色给人一种血腥的异样感。

他从穆玄英醒来就一直在看着他,当穆玄英抬起头时,两人的目光便自然而然地轻轻相触。

 

“毛毛,清醒了吗?”语调也是波澜不惊的。

“清醒了……”穆玄英不自觉地答道,顿了顿,露出惊讶的表情,“不对,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

“我是莫雨。”那个少年平静道,他似乎有些不耐烦,没等穆玄英的话说完便粗暴地打断了他,面无表情地说,“你晕过去之后像是做了噩梦,一直在吱哇乱叫,自称是毛毛还乱七八糟地说些什么让人听不懂的东西。难道你不是毛毛吗?那你叫什么?”

“呃、我就是毛毛。”穆玄英有些尴尬,“不过大名是穆玄——”

“哦,那我就叫你毛毛好了。”莫雨说。

“英……”喂,至少也让人把名字说完啊!穆玄英嘴角一抽。

 

莫雨瞥了穆玄英一眼,那冷静的眼神像是看透他内心在腹诽着什么一样,看得穆玄英心里颇为发虚。

莫雨说:“醒了就赶紧起来。”他停了一瞬,若无其事地补充道,“虽然地上铺着地毯,但坐久了还是很凉。”

 

这勉强算是表示关心的意思吧……

 

“嗯,好的。”穆玄英说,“谢谢你,莫雨。”

谁知莫雨神色微妙地看了他一眼,纠正道:“你该叫我哥。”

“……为什么呀?你看起来没比我大多少!”

“你几岁?”

“十五岁。

“我二十。”

“……你这模样根本就没有说服力好吗?顶多你就比我大一岁。”

“我不会对你说谎。”

“……”

“我比你大。”

“——啊啊好吧,莫雨哥!莫雨哥哥!”

“呵,真乖。”

 

被莫雨一手掌按在脑袋上揉啊揉,穆玄英因恼怒而鼓起的包子脸一点一点缩了回去……唔像是被夸奖了一样有点开心。

话说其实喊个哥哥而已,也没想象中那么心理纠结,而且感觉和莫雨初次见面就有一种意外的亲切感呢。

 

“说起来,莫雨哥,我是为什么昏过去了?”

“……你不记得了?”

“影影绰绰记得一些,好像是之前在房间里突然有个人窜出来要掐死我……”穆玄英环视了一圈房间,琉璃灯盏安然地散发出明亮的火光,眼前还是记忆中那个一堆珍贵物品乱摆乱放的凌乱房间,墙边的骑士铠甲好端端地手持着古朴的重剑摆好了姿势。

他的声音不知不觉间变得微弱,突然自我怀疑起来。

 

“我在山上乱走,发现这座城堡就进来看看。”莫雨开口打断他的话,顺着他的目光淡淡瞥了眼骑士铠甲,穆玄英觉得他可能是太累导致产生了幻觉,竟然觉得那铠甲抖了抖。

 

莫雨说:“我看到正厅的纸条后在城堡里随便转了一圈,发现大部分房间的门都打不开,所以我回到一楼,从可以打开的房间开始逐个进行搜索,然后发现了你在另一边走廊的房间留下的踪迹,继续探索,在这间房间里发现你一个人。”

“你只看到了我一个人吗?”穆玄英难以置信,“没有什么……黑暗中的人影之类的?”

莫雨平静道:“我什么都没看到。”

穆玄英:“难道这都是我在做梦……”

莫雨看着他露出疑问的眼神。

 

“不说这个了。”穆玄英强笑了一声,转移了话题,“既然莫雨哥是从对面的房间过来的,那你看到那个「九鬼一人」的谜题了吗?”

“看到了,还有你留在桌子上的黑笔记本。”莫雨轻笑了一声,“你解得很好,毛毛。”

“谢谢夸奖。”穆玄英的脸颊微微发红,稍侧过脸,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看了正厅的讯息,我觉得这座城堡主人应该是想让我们通过寻找线索来找到解谜的讯息。第一个谜题是那个房间的「九鬼一人」,第二个就是这里了。我先前把对面房间的布娃娃放到了桌上的盒子里,然后这边的架子就移动了。”

他看向古董架移开后暴露出来的石壁,上方像是刻画着什么数字一样的东西,而下方……竟然是一个嵌在墙内的保险柜。

穆玄英见状说:“看起来像是让我们解出密码,把密码输入到保险柜里,然后拿出里面的东西。”

莫雨点头:“原来如此。”

 

两人走到墙壁前,只见石壁上刻画着两张图,保险柜可输入的密码有五位数字。

那么,密码是什么呢?


<<< 

 

支线剧情

 

「是否使用小剪刀剪开布娃娃?」

〖是。〗

 

“为了取得钥匙,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穆玄英拿起剪刀,无奈自语道,“看起来很旧的娃娃,应该是因为不需要了,所以才用作是通关道具吧。”

不知为何有些心神不宁……

尖刃闪过一道寒光,穆玄英定了定神,一手握着布娃娃,另一手拿着剪刀。

 

“喀嚓。”

 

布娃娃的头落到了地上。

然后是手,然后是脚。

最后是身体。

因为从胸膛的位置剪开了,里面的棉花散落出来。

 

穆玄英看着手中小小的钥匙,有些疑惑。

“这么小的钥匙,看样子不像是对应一楼这些房间的大门。不知道是哪里的呢?……等等,什么味道?为什么布娃娃全都变红了?”

 

湿漉漉的娃娃,从内往外涌出了鲜血。

地上沉重的血棉花,看起来就像是被残忍撕扯开的烂肉一样。

空气中充满了令人作呕的气味。

 

很疼啊。

真的很疼啊。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嘛?

 

穆玄英攥紧了手中的钥匙,看着血腥的布娃娃,惊恐地后退了一步,面上露出恐惧之色。

 

“噗嗤。”

血肉被利刃贯穿的声响。

穆玄英慢慢张大眼,低下头,看见胸膛中冒出短刃的尖锋。

 

“不知好死的家伙。”

身后传来冰冷阴郁的少年声音,对方恶意地绞动着穿刺在他体内的刀刃,轻声道,

“难道没有人教过你吗?不要碰你不该碰的东西。”

 

“现在你来猜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啊,对了,就按照你对布娃娃做的那样。”

“砍掉四肢,剖开肚皮,挖出血肉,砍掉脑袋……”

 

“不……”

 

分支结局一 DEAD END 破碎的娃娃

评论 ( 16 )
热度 ( 79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