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全职]嘉世老板(93)

第九十三章

 

在之前从未见面的两个人能在异国他乡一眼就认出对方,仅从这一事实就可表明,他们在过去的岁月中至少不止一次地关注过对方。

在人生的轨迹中,他们唯一的交集点名为嘉世。

以相同的起点为基础,贾英所在意的是当她接手俱乐部之前那个拥有着嘉世的陶轩,而陶轩关注的则是接手了俱乐部之后成为嘉世老板的贾英。

一条以嘉世为时间轴的线,一个人延伸向过去,另一个人走向未来。

 

开始只是一家平凡无奇的网吧。

离家的叶修停驻于此,通过一款新开放却迅速风靡全国的网络游戏,汇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

都是一帮没什么经验的年轻人,也没什么专业人士,甚至连资金都很窘迫。

有的仅是技术与才华。

陶轩正是嘉世网吧的主人,他从这群年轻人身上看到了某种腾飞的可能性,加上朋友之间的交情与热血鼓动,他帮了他们一把,一支战队从此起步。

不同于现在的战队俱乐部这般容易,急剧提升的群众影响力让这个新生的领域变得炙手可热,商机井喷涌现,大神级职业选手身价个个不凡。在那个年代,电子竞技还被视为不务正业而不被社会主流所接纳,尝试者不少,成功者却屈指可数,甚少有人愿意把未来与希望压在这上面,能够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很艰难的。

“……我一直很钦佩您当年的魄力,陶先生。”

跳过一番惯常的寒暄,话题不可避免地从嘉世展开。

贾英靠在体育馆大门侧的廊柱上,年轻的姑娘压低着嗓音说道。

嘉世易主已经六年,俱乐部的发展规模也与过去大有不同,无论是纵向的商业化深度亦或是横向于电子竞技圈扩张的广度均不可同日而语。

面对如今的现状,显然他们各有不同的感触。

“这哪儿有什么。”陶轩笑,“现在想起来,成立战队那会儿我也就年轻一时冲动,争气的是叶秋……不对,现在是叫叶修了?他们把战队扛起来的。要是现在的我面对当年那个状况,多半就不会有什么嘉世了。”

十多年前陶轩还年轻,他是个普通的网吧老板,却又不太甘愿就这么守着一家网吧一直过下去,成天就收点网瘾青年们的网费,平平淡淡地照管着他的店。

年轻人是有雄心壮志的,特别是当遇上了一群有着梦想的人时,就特别容易受到鼓舞。

叶秋、苏沐秋、吴雪峰,还有好多人……陶轩还清楚地记得他们的名字。

就是这十来个少年青年们在他的网吧里,围着电脑聚成一圈,慷慨激昂地讨论着即将成立的荣耀职业联盟,往昔的画面留还在他的脑海里,历历在目。

还有那夺得第一次总冠军后联盟颁布的证书,上面也记着他们之中大部分人的名字。叶修算是其中最年轻也最厉害的一个了,所以他走得最远,直到今天还活跃在荣耀的舞台上。

在不可抑制地被那回忆所触动的同时,陶轩也无比清醒地意识到了,现在的自己,恐怕也就剩下这么点感动了。

青春总会过去,一腔热血也会慢慢冷却。人在慢慢成长成熟,会去权衡得失,也会更加功利地看待未来。

十年前要拉起一家电竞职业战队几乎需要赌上他全部的积蓄,为提供战队训练空间网吧的生意受到严重影响,甚至还要面临就算得了冠军也难寻合适投资商的窘迫。

梦想终究是个梦想。

当成功的可能性小于他的期望,他就会果断地放弃。若是当前开出的价码高于他预期未来能够得到的折现总和,他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

承担了这么大的风险,但身为最重要的队长的叶修不愿意出席参加任何商业活动,甚至包括最基本的在观众之前露面,于是所有的回报就将大打折扣。

所谓的比赛冠军也只是一种名义上的褒奖,一件光辉的外衣,待开始的欣喜与激动逐渐褪去,他还是得面对现实。

俱乐部越做越大了,公会、训练营、技术部、选手,还有各种其他的……第四赛季黄金一代众星闪耀,叶修有能力一直保持嘉世的王者地位吗?在各家战队的成绩相差无几的前提下,又会有多少赞助商愿意与队长不会露面的嘉世合作呢?

陶轩不是没有看到电竞市场的环境变得越来越好了,可最难熬的是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市场越来越大,自己却无法从中切下一块大蛋糕来。

他偶尔也会这样想,自己已经尽最大的能力去迁就战队了,为什么叶修就不能稍微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一下?

——你可以只盯着胜利不求其他,我却做不到如此纯粹。

陶轩觉得他们的理念已经出现了分歧,若是他们没一人选择让步,后来只会越走越糟。

他不想去逼迫自己的朋友,曾经签下的合同也限制了他这么做的权利。但他认为自己作为俱乐部的老板已经足够仁至义尽,退无可退。

这时有人寻上门来并表示愿意为嘉世开出合适的价格,他突然就看到了从这进退两难的局面中挣脱出来的道路。

走。

不用让他们的友谊在无限的挣扎纠结中的渐渐消磨殆尽,也不用眼看着他们怀抱着不同的理念渐行渐远,在一切无奈的冷漠的分歧的故事发生之前,他先独自离去。

以后,是福是祸,未来将要面对什么,那都是各自的事了。

 

“现在的嘉世很好,真的很好。”陶轩显得颇为感慨,“或许你会觉得我是这样想的,如果我没离开嘉世的话,现在的成果就都是属于我的?”

“我才没这么想。”贾英用着愉快的语气说,她看起来自信又骄傲,“现在的嘉世是我的得意之作。”

言下之意就是她不认为他能做得比她更好。

陶轩微一怔愣,迎着姑娘明亮双眼,心下忽然就有些好笑。

所以才说电子竞技是年轻人的天下呢。

至少要有一股子冲劲和锐气,像他就不适合。

 

“说起来我还真挺想知道你是怎么说服叶修那家伙的。那小子怎么就突然改名换号了?”陶轩显然对这个问题耿耿于怀。

他其实更想问的是,她究竟怎么说服叶修出席露面的。考虑了一下前几年俱乐部推出那个黑影的虚拟形象。大体可以想象应该是个逐步推进的大工程。

“这个算是叶修他个人的隐私问题……”贾英想了想,“与他家庭有关。”

“……原来他不是孤儿?”陶轩显然很震惊。

“不是。”贾英哭笑不得,忽然想起自己也曾这么七猜八猜过。

“我还以为他是家道中落流落街头的孤儿。”陶轩说。

从叶修偶尔的举止能看出他家教不错,但他又偏偏一贫如洗,对自己的过去讳莫如深。陶轩还脑补过他不愿露面可能是嫌丢脸之类的原因。

 

贾英回去找叶秋,叶修他们那儿也应付完了赛后的记者会,哥俩儿在一块,一个坐着,一个靠墙站着。

贾英见叶修,笑道:“你猜我刚才碰见了谁?”

“嗯?谁?”

“你的前任——”

叶秋一瞬间挺直脊背,开启聚精会神模式。

“——老板。”贾英说。

“大小姐,您说话能不大喘气吗?”叶修很无奈,顺便眼神微妙地瞥了叶秋一眼,这家伙刚才是不是想看戏啊?

叶秋装作看不懂叶修眼神含义,撇过头干咳了两声。

“陶轩啊……”

故人的名字轻易就从记忆中飞出,用掺杂着怀念的口气念了出来。叶修还记得当年那场没有预兆亦没有后续的分别,就像是命运的轨道在“咔”一声中倏然变轨,一个人就这么突兀地从生活的舞台中退场。

惊讶也好一头雾水也罢,时间已经久得再去追究答案也无甚意义。叶修也自觉当年因隐瞒身份而对老朋友有些做得不太厚道的地方。他想了想,平静地问:“他走了吗?”

“走了,看完比赛,聊了两句他就说要走了。”

“走得倒是干脆。”叶修叹了口气,可看来也没什么太遗憾错过了老朋友的样子。

有些事儿就得这样。从志同道合到渐行渐远,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各走各的路,聚散随缘,强求反而不美。

评论 ( 12 )
热度 ( 124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