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战骨(2)

cp:君莫笑x一叶之秋

<<<

第二章

 

君莫笑万万没想到他还能有今天。

就像很多人常说的那样,游戏就是游戏,玩家的兴趣衰减了,可能在某一天,账号被停在世界地图的某一个角落,然后就再也没有明天。

甚至都不记得账号停留的地点,忘记了那一天的日期,游戏服务器会忠实的记录这些数据,但人的记忆会遗忘,不会有人去翻阅那些数据,也不会有人去在意它。

他的创建者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青春期的男孩,处在最热血也最无定性的年纪。已经有了一个叫秋木苏的神枪账号和一个叫沐雨橙风的枪炮师账号。

君莫笑与他相处的时间不长,建号时创建者的妹妹翻着一本古诗词挑出了这个名字。他在诞生后第一件事不是接取新手村的任务,而是与秋木苏一起蹲在不起眼的路边小树林里,就跟地下党交接重要物资一样,秋木苏塞给他了一把银武。

秋木苏当时是荣耀世界里有名的神枪,苏沐秋帮人做代打代练刷装备之类的活儿,有时也接仇杀,加上有个说话干事总是莫名招人仇恨的战法朋友,他自己的仇人也遍布全荣耀,有时落单了还容易被围攻。账号死了没事,万一爆了武器才是要命。

千机伞。君莫笑有些惊讶,他以为按创建者的个性,他可能会转职成弹药专家或者机械师,创建者擅长驾驭枪系的职业。

散人是当时很风靡的一种荣耀玩法,武器切换冷却时长和高负重一直都是散人玩家难以克服的困扰,千机伞完美地解决了一切。

自制银武,全新账号,游戏体系之外的新职业玩法,还有摩拳擦掌斗志昂扬的创建者。

君莫笑也感到跃跃欲试。

可惜——

荣耀55级更新,职业觉醒体系扼杀了散人的未来。

散人只能升级到50级。

一声叹息。“只是从头再来罢了。”但君莫笑也失去了纵横荣耀的机会。

他还没有升级,甚至没有做过任何一个任务,没有走出过新手村,更没有与其他职业账号对战过。

荣耀大陆,他的冒险旅程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千机伞被塞到系统仓库里,账号下线,君莫笑只好沉睡,很无奈地想着他该不会就被弃号了吧?

不是没有遗憾的,他甚至对自己的创建者都不怎么了解,然而AFK玩家回归的概率就跟反比例函数似的,时间越长,越无限接近于零。一年两年三年,直到第十年,他就与任何一个平凡的无人问津的账号一般,自我意识沉睡在虚拟侧世界的最底层,思维波动几近于无,上界的风云变幻、波澜起伏,全然与他无关。

直到被重新登陆的这一天。

他站在陌生而又熟悉的新手村,借着新操作者的视角观察着周围一派热闹喧哗的练级盛景,久久不语。

从登陆的那一刻起,君莫笑也同步获取了新版本的荣耀资料。荣耀等级上限从55级已经提升至70级,在这十年间游戏的方方面面都产生了改动和优化,还是那个新手村,然而景色与NPC都有了微妙的改变,各大职业的技能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数值改变,种类增加,在他错过的时间,大家都走了很远。

十年了。

已经十年了。

在意识到自己回归荣耀的那一刻,激烈炽热的情绪穿透了胸膛,冲击到心底最深处,心潮澎湃,几乎不能自己!

“欢迎回到荣耀,君莫笑。”世界的意识说,“检测账号已达成虚拟侧上级地图——神之领域的开启条件,地图开放,现在开始传送。”

神之领域,那是荣耀最大的公共服务器,无论账号原先是从一区还是十区注册,只要玩家通过了神之挑战系列任务,就可以进入神之领域。这里有更广袤的地域,更惊险的挑战,与更丰盛的收获,荣耀顶尖玩家全部汇聚于此。

虚拟侧的神之领域地图复制了游戏中同名地图的一切特征。神域分三界,传送阵的落点位于天界与阿拉德大陆交接的边界天空之城,君莫笑睁开眼,一袭圣洁神袍的牧师站在他的面前,一脸淡漠。

“你是谁?”他问。

“石不转。”牧师冷冷地说。

“……”不认识。

沉睡十年的首版卡对如今的荣耀圈一无所知,比土包子还土包子。

世界意识镌刻在脑海中的知识告诉他,对方与自己相同,是资质合格,具备居住神域特权的账号卡。

对方语调肃淡地跟他介绍神域的基本情况,神情漠然,十分公式化,君莫笑暗想这家伙怎么跟周围那些个石雕似的,好看不假,但也未免太过冷硬无情。

通俗来说,神域就跟修真小说里的仙界似的,修炼到位的账号卡渡劫飞升,开辟新地图新篇章,享受更好的资源。君莫笑虽然还没满级,在荣耀领域也默默无闻,却借着新搭档的东风,成了借势飞天的鸡犬。

他猜测自己的搭档说不准跟石不转的操作者有仇,不然人家怎么冷不丁的就讽刺他一回,自己明明纯洁无害又善良。

直到君莫笑走出了那座大得吓人的办事厅,与进去前相比,腰上多挂了一份记载着自己所有资产的卷轴,他看了看天,不确定自己是否还在梦中。

手掌握住了千机伞的伞柄,才稍微有了点实感。

这才是他最初拥有的东西,君莫笑的唇角不自觉地弯起。

“伊斯尔山在天空城的东面,中间隔着一条云河。”优雅温和的声音落到耳中,君莫笑身形一顿,目光转向站在不远处的术士,索克萨尔微笑颔首,表现出既不过分熟络也不太显生疏的善意。

“不好意思,方前不经意听见了你与石不转的交谈。”术士轻声致歉,温柔面容流露出三分恰到好处的关切,“如果你需要找个最近的落脚处的话,我想,伊斯尔的城堡庄园应该是个很好的选择。”

一头凌乱黑发的落拓散人侧过头,眼角眉梢有几分天生的锋锐,但这家伙却活像是没睡醒似的,神态漫不经心,很是慵懒。

“谢了。”

他懒散地摆摆手,连手臂都没怎么伸直,修长的手指半弯曲着晃了晃,朝着索克萨尔所指的方向走去。

锋芒慧剑注视着索克萨尔,表情怪异地说:“我不记得你是个热心肠的人。”

在初代的搭档的熏陶下染黑了心肠,在现任搭档的影响下又学会了如何在任何情况下都让自己表现得足够温文有礼,索克萨尔这家伙,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斯文败类的代名词。

他的本质高冷,性格又比鬼疑神迷那家伙更加的恶劣。

突然表现出一副天使的面孔,非但没有让锋芒慧剑感受到来自这位同队账号的温暖,反而是浑身凉飕飕的,总怀疑他的微笑背后又是什么危险而糟糕的计谋。

“君莫笑接手了原属于一叶之秋的东西,他是叶秋的新账号。”索克萨尔在同伴的目光中轻声说道,“他出现的时间跟横刀消失的时间重合得太巧合了,我有很大的把握推测孙翔转会到了嘉世,他得到了一叶之秋,而不是其他狂剑士账号。”

“叶秋?”锋芒慧剑诧异,“退役吗?”

“或许。”

索克萨尔想着君莫笑,配装奇怪得完全不像是职业高手的手笔,布甲皮甲装备混搭,等级还不高,却被叶秋认定为搭档账号,他不认为叶秋会做出无意义的行为,还有那柄让他在意奇怪的银伞。

那个形态太特殊了,一看就是自制武器,但完全不像是适用任何职业的武器。

这让索克萨尔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未知带来威胁。

“你注意到君莫笑的武器了吗?”

“嗯?看到了,一把伞。”

锋芒慧剑并不在意,荣耀允许玩家自制武器,自系统推出以来,使用材料做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的都有,只要又材料和合理的图纸,连生活技能的锻造锤子都能自制,银字装备可不代表属性一定高于橙装,有的甚至比白装还垃圾。

那把伞一看就没什么卵用,说不定是叶秋的玩票产物。

“因为他是叶秋的账号,所以,你对他另眼相待?”尾音上扬,锋芒慧剑加重了疑问的语气。

索克萨尔看向他的狂剑战友,蓝眸幽暗深邃,比女性更加精致纤柔的面庞蓦然带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越是好看的东西毒性越强,冷意顺着脊椎一路冲刺到大脑,锋芒慧剑顿时毛骨悚然。

“一叶之秋在伊斯尔庄园。”索克萨尔慢条斯理地说。

锋芒慧剑眼角一抽。

喂喂,不会打起来吧……他有些不好的预感。

“不说这些小事,叶秋的情报应该很快就能从现实侧反映过来。嘉世少了叶秋,那是值得蓝雨高兴的事。”索克萨尔眯了眯眼,突然问,“你知道夜雨声烦在哪里吗?”

“……”锋芒慧剑想了想,“白天黄少天抓着他胡天侃地讲了大半天,我猜他现在应该待在一枪穿云那边净化耳朵。”

真可怜,有这么个话唠搭档。锋芒慧剑在心底对夜雨声烦表示了深切的同情。

索克萨尔不语,唇角依旧带着深不可测的笑意。

天空之城被光明眷顾,终日沐浴在金色太阳的神圣光辉下,但城池之外的伊斯尔天山却常年被笼罩在风雪之中。

古老的城堡近乎被洁白淹没,两座形似利剑的尖塔高耸峭拔,嗜血的雪精随时有可能从厚厚的积雪里窜出来袭击过路的旅人,狂风无时无刻不在怒吼着。

上一刻还是高床软枕,眼前是法兰绒的厚重窗帘,床头的花瓶那几支火焰百合绚丽娇艳,光影摇曳,洋溢着地中海风情的摩洛哥古铜烛台外虚挂着晶莹的水晶外罩,橘黄的灯火一派暖意融融。

下一刻,由于城堡所属权发生转移,身上仅披着一件薄薄睡袍,在和煦醺然的温暖氛围中昏昏欲睡的一叶之秋就被驱逐到了庄园的门外,赤裸的双脚陷入厚厚的积雪,暴雪迎头盖脸,登时被吹得一身狼狈。

“……”妈的。

他面无表情。

不长眼的雪精从雪地里窜出,一叶之秋单手抬起,握住虚空中浮现的乌黑战矛,一招锋锐无匹的霸碎利落地扫清了眼前的怪物。

力量的差距震慑了周围蠢蠢欲动的怪物们,一叶之秋没有情绪地垂下眼,站在原地。

[密聊]石不转:有时间来办事厅一趟,横刀的东西你必须亲自接手。

[密聊]一叶之秋:孙翔?

[密聊]石不转:怎么,你都换搭档了,还没去现实侧看看?

[密聊]一叶之秋:孙翔现在还没有登陆我。

现实侧还是凌晨,职业选手白天有常规训练,为了保持精力状态,通常不允许熬夜打荣耀,几年来账号卡早已习惯了搭档的作息,夜晚待在虚拟侧休息,自然尚不知道嘉世的变故。

[密聊]一叶之秋:他的新账号叫什么?

[密聊]石不转:君莫笑。

一叶之秋猛地攥住却邪,灿若流火的金红色眼眸闪动着震惊的光芒。

君莫笑……

苏沐秋的账号。散人。千机伞。

久远的记忆倏然从脑海的深处翻涌而出,出人意料还依旧闪动着熠熠光彩。17岁的少年们,新生的荣耀,苏沐秋的设计银武时叶修也有参与,从构想到完善,中间经历过无数次的修改与重铸,先是完成了自己的战矛却邪,然后千机伞的构图也完成了,那是天才的设计,最狂妄的,足以挑战整个荣耀世界的疯狂构想。

思及那位才华洋溢却又英年早逝的活泼少年,一叶之秋也是有过惋惜的,秋木苏已经沉睡了很久很久。

[密聊]索克萨尔:我刚刚经过天空之城,听到了一些有趣的情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应该不太好过?伊斯尔山下的寒风可不好消受。

[密聊]一叶之秋:你见到他了?

[密聊]索克萨尔:你说石不转?

[密聊]一叶之秋:君莫笑。

[密聊]索克萨尔:呵,当然。我为他指了条明路,或许能解决你现在的小小困扰。

一叶之秋立刻就能想象到对方那副温文尔雅的面孔下是怎样唯恐天下不乱的恶劣心思,表情古怪了一瞬。

两人从嘉王朝蓝溪阁公会建立起就算是熟识,操作者成为职业选手以后,他们也先后进入了虚拟侧的神之领域。一叶之秋眼睁睁看着某术士从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要下限的流氓变成了如今面善心黑的衣冠禽兽,总觉得这家伙一条道走到黑的进化路线似乎哪里不太对劲……

魏琛都没他会装,喻文州也没这么恶劣的个性,他思绪纠结,想七想八。

不知道魏琛退役的时候,索克萨尔有什么想法。

一叶之秋怔然半晌,清晰地感受到血条一点一点减少,寒风对他造成了持续性的生命伤害,宽松的睡袍被吹得越发松垮,暴露出精致的锁骨和胸膛大片的白皙肌肤。

冷静地站在原地,任由风雪刺骨,血条从满格减到零,突破死亡临界点,一瞬间又恢复到了最佳状态。

账号不会真正死去,但过程中由于受伤而疼痛的感受是不会消失的。

一叶之秋却毫不动容,镇静冷漠,火红碎发掠过眼瞳,心念一动,属于战斗法师的顶级银装取代了柔软的睡袍。宝石耳坠殷红如血,长长的额带随风曼舞飞扬,白底红边的华丽战袍纹饰着玄奥复杂的魔法符文,腰间是一掌宽的腰封,长靴裹住了整个小腿。他将却邪握在手中,漆黑的战矛深邃冷冽,宛若敛尽了世间一切光明,流露出幽深可怖的危险气息。

直到远方出现了落拓散人的身影,他冰冷的金红色眼瞳才展现出不一样的神采,高傲的审视,居高临下的打量,还有隐隐约约却不容忽视的凛冽敌意。

评论 ( 35 )
热度 ( 414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