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战骨(3)

cp:君莫笑x一叶之秋

<<<

第三章

 

冰封四季,天山千里沃雪。

君莫笑一路迤逦,手中握着那柄千机伞,远远望去,那道银白宛若天地间生出的第一抹清光,流畅眩目,清冽纯粹。

这是武器,也是一面盾牌。君莫笑微侧伞面挡住漫天迅疾凶暴的风雪,衣袍翻飞,黑发凌乱,他抬起眼,双眸明朗如星,湛然生辉,目光凝注在战斗法师的身上。

如果说某个连转职都没有的家伙成了被天上的馅饼砸中的幸运儿,那一叶之秋虽然没有人类世界所谓的破产那么严重,也差不多是从神之领域三界首富降级到一国首富的级别了。

荣耀圈鼎鼎有名的斗神,首席战斗法师,由于操作者在现实世界的形象成谜,给一叶之秋带来了远超于寻常神级账号的惊人人气,所谓移情,所谓感情寄托,他作为职业圈初代三神之一,拥有远超他人的辉煌战绩,体现在神之领域的奇迹具现便是让他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世界馈赠。

一叶之秋与叶秋,或者说是本名叶修的那位老牌职业选手,他们并肩奋战了十年,神之领域的一切就是他们的胜利果实。

他明白他们终将分离,叶修离开比赛舞台,退役,而他将作为嘉世的王牌与象征,留在赛场上。

但绝不是现在。

也绝不是这么毫无预兆的。

还有谁能比一叶之秋更了解叶修的竞技状态吗?

不躲不让君莫笑的目光,一叶之秋也在凝视着他,金红眼眸倒映着他的身影,眸光比天山的霜雪更加寒冷,冰冷锐利,高傲冷酷,让人仅仅是与之对视,就仿佛灵魂都被从深处洞穿,所有念头都在寒冬的雪地中摊开,刺骨的冷,无所遁形,一览无余。

这是火焰,一朵冰冻的火焰,炽热与酷寒交织,极致的骄傲与自信,如同端坐玉座的至高神。

君莫笑的心底忽然闪过这样的一个念头,他的目光微微闪动,这就是他的操作者以前的账号。

凛冽的寒风将一叶之秋的额带吹得很高,领口大大敞开,一截白皙漂亮的脖颈暴露在外,看似平添几分精致易碎的脆弱,但毫无疑问,对方的周身凝聚的气势是——

杀意!

一瞬间平野轰然炸响,雪瀑冲天!飘扬的雪花纷纷改变形迹,诺大的冲击气流卷风夹雪背离两人飞速后退,铺天盖地的白色侵占视野,能见度急剧下降,碎雪滚滚,甚至愈演愈烈。

影分身无预兆地被一记怒龙穿心击碎,冰蓝炫纹突破混乱雪域,掩藏在重重雪幕之后的雪精发出了刺耳尖叫,半空开出一簇冻结了生命的冰花。从雪影中显露真身的君莫笑一脚踏上却邪矛尖,千机伞不知何时已被主人收拢,挥出的同时伞面伞骨直接逆翻,在伞尖收束合拢,一记龙牙使出,那赫然也是一柄锋锐无匹的长矛!

变形!

瞳孔骤缩,耳听不如目见,能够瞬间改变形态,更没有技能冷却时长,千机伞的形态切换速度显然已经超出了一叶之秋的预料,原来这就是苏沐秋的设计,鬼才,果然是鬼斧神工。

所以,才能在叶修的手中发挥出无与伦比的超绝实力。

散人显出认真的神态,眉宇间早已褪去慵懒的表象,漆黑双眼如同深渊,隐隐暴露出几分危险的痕迹。

一叶之秋掌心一松,一脚利落踢中却邪矛身,君莫笑半空跃起,他一记霸道的落花掌随即打出,正中千机伞撑开的伞面,君莫笑顺势翩然后退。

却邪在空中旋了一周,复又被战斗法师握在手中,它流露的气息森冷狰狞,似是感受到主人炙烈的战意,矛身微微颤动。

当一声!猩红火星自武器交击之间坠落而下,漆黑战矛与银白千机伞一触即分,几瞬息之后,技能炸开,又是发生在另一处的激烈交锋!

君莫笑从伞柄拔出一柄长剑,利剑出鞘那一刹那铮铮银光肆意挥洒,一叶之秋凛然侧身,烈风带走几丝被锋芒割裂的火红碎发。

金红眼眸宛若灿火流浆,无数复杂难言的情绪熔炼其中,太相似了,或者该说一模一样,什么时候该使用什么技能,什么时候选择什么样方式应对,源自于同一位职业高手的战斗意识融贯在他们的骨血里,多么讽刺,竟然造就了两名账号之间的深厚默契。

不,不对,君莫笑比他获得的更多,叶修永远无法通过一叶之秋展现出战斗法师以外的职业实力。

一叶之秋忽然被自己的想法打击到了。难道他的存在还变相的封印了叶修的部分实力?

散人的操作门槛不低,甚至可以说对操作者提出了前所未有的的技术要求,对24职业的特性了然于心,打破职业体系的思维壁障。就算是对于那些成名已久的职业选手,也很难在瞬息万变的战局中从上百技能中挑选出最佳的应对,更遑论那可是比普通职业复杂了得多的技能树,短技能的冷却时间短也不代表没有,光是要将这个账号用得熟练,都不是个简单事。

叶修被职业圈内称作荣耀教科书,这可不仅仅是指他对于荣耀体系的融贯理解,还包括他在竞技对战领域的创造力。他设计的战术套路和操作技巧影响深远,甚至辐及整个国内荣耀圈。

若说苏沐秋以他的创造力打造了潜力无限的散人,那叶修自身便是一名潜力无限的选手。

他的创造力,体现在荣耀游戏本身。

现在的君莫笑还不到20级,还有很多技能没有齐备,技能点也不足,等满级,他将成为独一无二的散人。

……那谁才是最适合叶修的账号?

不甘与愤怒的情绪如翻滚的海浪,一叶之秋近乎被其淹没。

君莫笑沉默不语,挥动千机伞,看似轻描淡写地破解对方攻势,实际上,满腔苦楚肚里咽。

简直要命,他都快被这个气势暴烈心情极差的战法给弄死了,对方竟然还在走神?!关键是,就算一叶之秋走神了,他也还是打不过!

等级压制,装备压制,还有职业大招的压制,这还能玩?

君莫笑深知,若非一叶之秋也是叶修的账号,预判对方的思路得心应手,就凭他目前的能力,早就被砍光残血,被吊打得不要不要的了。

……不对,如果一叶之秋不是叶修的账号,他根本就不会遭此无妄之灾吧?

他陡然面色古怪。

一波波的雪浪湮没于寂静的虚空,混乱很久才平息。

君莫笑躺在地上,听着世界意识用无机质的声音说野外PK结束,复活程序启动,失去的生命值一瞬间恢复到了满格。

一叶之秋站在原地,神态漠然得可怕,看着君莫笑的眼神中浓郁的敌意不但没有分毫减弱,反倒愈演愈烈。

“你讨厌我?”

君莫笑忽然笑道,他的脖子上还抵着却邪,方才饮饱了鲜血的神兵凶性未消,他却好似没被森然煞气影响分毫。

“不对……”他一顿,盯着风姿矫健的战斗法师,用肯定的语气慢吞吞地问,“你是在嫉妒我?”

一叶之秋面色冷淡。

“如果你想死,可以直说。”他慢条斯理地说,“不必妄图用这种低劣的挑衅手段惹怒我,这不但暴露出你幼稚的本质,还拉低了叶修的水平。”

“哦。”

果然是在嫉妒。君莫笑暗想。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果真不能白吃,他个无辜的小号,平白添了个神级宿敌。

但就算如此,他也绝不会,绝不会把拥有的东西放开。

君莫笑绝不愿意再回归沉睡了,他渴望升级,渴望战斗,渴望征服荣耀大陆,他渴望的一切都能通过叶修的双手实现。一叶之秋的所有权归属于嘉世俱乐部,既然嘉世已经放弃了叶修,那很遗憾,无论叶修究竟有没有实力下滑到必须退役的地步,他们都必须分开。

现在,叶修选择了自己,或者说,是选择了千机伞。

退役选手一年后才能回归赛场,叶修离开嘉世,当夜就启用了旧友留下的账号卡,打的就是一年后的主意。

无论是加入其他战队,还是其他的什么途径,他都想要重新回到职业舞台,并且不是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酱油角色,而是以核心的身份回去,剑指冠军!

账号卡最能理解操作者的心情,所以一叶之秋明白,所以君莫笑明白,所以一叶之秋纵是满腔不满,也只能在虚拟侧徒然地发泄愤怒。

他对君莫笑有敌意,但由于叶修,又不得不盼着君莫笑以后越来越好,这才是最让一叶之秋倍感抑郁的地方,君莫笑心知肚明,于是从容坦荡,有恃无恐。

君莫笑嘶了一声,动了动手臂,一叶之秋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动作,只见黑发散人晃了晃伞,一个小治愈术施给了自己。

迎着战法淡漠的目光,君莫笑坦然道:“没办法,本职不是牧师,技能点加的少。”说完顺手也给一叶之秋加了一个,“这里的风又持续性的掉血伤害,你不疼吗?”

一叶之秋不答,作为常年被专业牧师重点关爱的战队核心,他出人意料并没有对此嘲讽什么,而是回过身,往天空之城的方位走去。

神域广阔,信仰力充足,既然伊斯尔庄园已经不属于他,一叶之秋便打算换个地方住。

“留下来吧。”君莫笑身体仍旧没动,只是侧过头,语气平和地说,“按你目前的血量,走到一半血条就归零了。”

“我们不会死。”一叶之秋说。

“但是很痛。”君莫笑唇畔微扬,“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因为你是新生的账号。”

“单按年头算我建号没比你迟太久。”君莫笑起身,撑起千机伞,慵懒而惬意地享受起盾牌保护的福利。

的确,都是首版卡,顶多一年之差。经历却是天壤之别。

“比起死亡,我更青睐活到最后的感觉。”他一语双关,“我相信你也是喜欢这种感觉的,不是吗?”

一叶之秋轻飘飘地扫了君莫笑一眼,脚步一转,往庄园方向走去。

伊斯尔庄园的城堡重新迎回了它的主人,前主人一叶之秋与现主人君莫笑一前一后走进大门。大厅的壁炉燃烧着,外界的寒意被驱散了,持续性伤害终于消失,一叶之秋如冰似玉的肌肤之下泛出宛若血液沸腾般的浅浅绯色。

NPC站在门口,侍女递给两人一人一只水晶杯,里面是淡红液体,散发出滋味醇厚的酒香。

一叶之秋一口饮尽。

君莫笑盯着他看了一会,恍然大悟,原来是加血药。旋即一头黑线,都已经是脱战状态了,打坐就能回血,他自己还有治疗技能,没必要吧?

然而管家稳重而殷切地对他微笑,侍女举着托盘,他顶着她纯洁懵懂的湿润目光,还是选择默默地把自己的那份喝完了。

城堡内部的石雕线条流畅,精致典雅,无论是地毯窗帘,还是家具物件都是与天空之城别无二致的浮华繁复。君莫笑跟着一叶之秋的脚步,两人沿着阶梯走到城堡的上层,穿过长长的走廊,浅黄的烛光照亮了这一片区域,长长的影子倒映在墙面,法兰绒的窗帘遮住彩绘玻璃,他们就像是切换到了一个新地图,已经与外界的风雪完全隔离。

在这期间,两人没有一次对话,一叶之秋走回他离开前休息的房间,打开门,径自走了进去。君莫笑想了想,走进了隔壁同样华丽繁复的房间。

跟在后面的管家:“……”夭寿哦这是女主人房。

评论 ( 24 )
热度 ( 360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