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战骨(5)

cp:君莫笑x一叶之秋

没有副cp,再基都是友情。

<<<

第五章

 

很少有账号卡会对自己的操作者产生负面的情绪。

尤其是一名技术强劲的搭档,账号天然就对其有着不低的好感值。可就算对方的实力不尽如人意,哪怕是个手残反应慢的小白,账号卡也不会嫌弃他的搭档。

他们追求巅峰,渴望强大,期盼战斗,然而从本质上来看,每一张账号卡的欲望与需求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活跃在这片荣耀大陆上。

无论是做任务,还是打副本,只要他们还在游戏里,就已经获得了快乐。

因此,他们深深地感激着创建自己的玩家,感激着一直以来操作自己的玩家。

暗无天日是刘皓的账号,魔剑士。操作者作为老牌嘉世的副队长,账号自然也是神域居民。他们是同一战队的账号,相互之间算是熟悉。刘皓第五赛季出道,一叶之秋大致也与暗无天日认识了快三年。

回到神之领域的一叶之秋一脚踏上城堡高高的窗沿,握住却邪一跃而出。风雪平息以后明丽的日光驱走了厚重的乌云,霞光照雪,危险平息,野怪追随暴雪离去,伊斯尔美得宛若世外仙境。

他踏上了天空之城的传送阵,跃迁到暗黑城。

与天空之城截然相反,这是一个被黑暗统治的城镇,没有法律和道德,泯灭人性,罪恶与扭曲滋生之地。此地存在的怪物也是凶暴嗜血的类型,肮脏污秽的黑暗生物和穷凶极恶的暴徒聚集于此,黑暗中无时无刻不存在着向外窥视的眼睛,阴气森森的冰冷视线比毒蛇更加阴毒。

走进街区一间不起眼的酒馆,对着邋遢散漫的酒保说出某句暗语,NPC眼皮一搭,递来一个带着黑魔法波动的木牌。

酒馆里都是些狂乱发疯的酒鬼,一叶之秋独自绕到后面,出示木牌,矮小的暗精灵拉开地窖的入口,他一跃而入。

往下跳的过程中他再一次穿越了某种虚无的壁障,地下的空间广阔得远超常人想象。这是个圆形的古罗马式斗兽场,场中是一头暴躁咆哮的巨龙和一个拳法师。

在网游中是暗黑主城的竞技场传送点,换到虚拟侧就成了暗黑城连接的一个魔界入口。账号卡在这里可以自由挑战荣耀世界设定的竞技场怪物,也可以与其他账号对战。

暗无天日坐在观战席静静出神,身上忽然落下一片阴影,他皱了皱眉,抬起头。

漆黑的斗篷从一直盖到脚面都不显露分毫的地步,兜帽遮住双眼,他只能看到线条优美、肤色白皙的下巴,还有修长的脖颈。

未干的血迹沾在斗篷的衣料上,毫无疑问的归因于进入暗黑城必须经历的血腥洗礼,暗无天日扫了眼地上的血滴,目光刹时被那柄乌黑战矛所夺。

“……是你啊。”他喃喃。

场中的交战掀起一波携裹着血腥气的狂躁烈风,一叶之秋的兜帽落了下来,露出平静的面容。

“刘皓对叶秋做了什么?”

暗无天日对一叶之秋的单刀直入苦笑:“还能做什么?联合其他人排挤他,对经理和老板极力阐述叶秋的独断专横和不解人意。他嫌叶秋碍眼了。”

同队队友之间相处不来其实也不算是什么稀奇事,没有谁能人见人爱,更何况选手之间还存在着竞争。无论操作者之间的关系好与不好,生活中是否矛盾频频互相下绊子,其实账号卡并不会真正在意。

可刘皓在比赛中刻意不配合队友,联合其他队员拖叶秋后腿的行为,却让暗无天日感到了耻辱。

从第八赛季至今,暗无天日都没有在现实侧出现过,他不想看见刘皓,甚至无颜面对一叶之秋。

“对不住。”

“不关你的事。”

一叶之秋对嘉世的情况又不是全然的一无所知,他也早就察觉到了比赛时刘皓的不上心。队友故意扮成猪,任叶修是神都没法力挽狂澜,对手又不是吃素的。正因如此,一叶之秋也几乎从不给刘皓什么好脸色。

暗无天日沉默不语,心情却越发抑郁。得到了事情内幕的一叶之秋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对刘皓的恶感又多了些,心里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与一叶之秋相比,还待在现实侧的君莫笑就显得轻松得多。

叶修考虑着觅食,沿着楼梯慢吞吞地从网吧二楼往下走。兴欣算是个蛮大的网吧,正规点说,应该是家规模不小的网络会所,店里面积不小,除了二层更整洁宽敞的高档隔间,光是一楼可以上网的机器就有上千台了。也是因此,往下走的叶修极不起眼,甚至几乎没人察觉他的出现。

君莫笑比他的脚步更轻,他有心隐藏自己的存在时,流露在外的气息近乎于无,眉眼间流露出轻松自如的懒散意味。

兴欣此时的安静与叶修昨夜感受的热闹截然不同,一楼居然连日光灯都关上了。叶修不明所以地东张西望,终于察觉端倪,网吧的客人们竟然都没守在电脑前,而是聚集在一处,中央是一块巨大的投影幕布,正在播放着什么影像。

叶秋退役。

这就是影像的主题。

叶修愣住了,站在原地,目光看向投影,忽然无法移动脚步。

网吧很安静,安静得住持的声音能够清晰地传得很远,大家都能清楚地听见他退役的消息。主持人一一细数着叶修在这十年来取得的成绩,三届总冠军、三次MVP、两次输出之星、一次一击必杀。一叶之秋所向披靡的画面被反复播放着,那是一代神话的标志,斗神之名,照亮的范围是整个荣耀圈。

无论团队还是个人,他都是荣耀职业联盟中的一个巅峰,是现在所有荣耀职业选手要超越的目标。

周围顿时陷入了悲伤的寂静中,很多人红了眼圈。

君莫笑在黑暗中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影像。他不是叶修的粉丝,没有那么多悲伤春秋,可就算以账号卡的视角来看,他也从中感受到了很多东西。

很多的,叶修与一叶之秋共同拥有的,让他羡慕的东西。

他垂下眼,想起一叶之秋对他的敌意,蓦的笑了一声。

叶修也在看着屏幕,心潮起伏,唏嘘,惆怅,又有着被许多人怀念不舍和重视的感动。不过作为当事人,他实在受不住这么煽情的氛围了,朝着君莫笑勾了勾手指,一人一卡溜出网吧。

在门口碰上了眼中含泪的陈果,大冬天的,君莫笑几乎能看见叶修脑后具现化的汗珠。

“老板,哭着呢?”叶修有点小尴尬。

“你个禽兽,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陈果吸着鼻涕,咬牙切齿地问。

被骂成禽兽的叶修一肚子的冤屈啊。

“太有了!这不撑不住逃出来了吗?”

“滚!”陈果把叶修的真情抒发当成溜出来的可恶借口,又吸了回鼻涕,含糊地问,“有纸吗?”

叶修低头摸了摸口袋:“烟盒行吗?”

“……”

看着陈果一脸濒临爆发,叶修嘴角抽了抽,连忙回网吧拿纸巾。

被留在原地的君莫笑:“……”

陈果这才恍然注意到君莫笑的存在,明明是个高挑青年,按理说怎么都不该被忽视才对,偏偏刚才站在叶修身侧,却将存在感收敛到了极致。

她下意识地仔细一打量,顿时露出惊艳的神情。

不同于游戏中统一建模的体型,账号卡实体化的形象各有千秋,但虚拟数据创造的身体自然是人类无法企及的绝对完美,黑发的青年身材高挑修长,长相自然也是俊美无俦,眉眼间带着些许慵懒笑意。陈果看了两眼,突然就心跳如擂鼓,脸颊控制不住地泛起了热度。

天、天呐,哪里来的帅哥?店里的客人吗?叶修的朋友吗?

他那一身的游戏装备已经被陈大老板彻底忽略了,帅的人穿什么都是帅的。

这里就看出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了,叶修看到君莫笑,最先注意的是装备。因此当他拿着纸巾给陈果时,完全没有get到陈果看向君莫笑眼神诡异欲言又止的用意。

“唉,可惜你吃不了这里的东西。”叶修往网吧对面的小饭馆里找了个座,点了一盘小龙虾开始填肚子,吃得优哉游哉,很快摆脱了先前那点惆怅,一脸餍足。

账号卡就这点不好,对现实世界的干涉能力有限,也不能吃东西。

君莫笑坐在搭档的对面,千机伞已经塞回装备栏,身上的装备都用一句cosplay就让老板疑窦丛生的打量目光变为了然,黑发黑眸的俊美青年呵呵一笑,都没好意思对叶修说托您的福他在虚拟世界才是真正的吃香喝辣享受人生。

他们对视一眼,眼里都有点同情的味道。

兴欣网吧的晚上本来该是灯火通明的,现在老板整了一出叶秋退役专场,整家店都是暗的,外面只能看见里面的一点光亮,氛围压抑,让人也挺容易产生低落的情绪的。

叶修的退役,一叶之秋会不甘,他的朋友会难过,他的粉丝会不舍,包括他自己也是感到心酸的。

君莫笑想着,他可能是唯一对此感到庆幸的存在了,这听起来可真招人恨。

“你就一点也不觉得愤怒吗?”

叶修有点诧异地看了君莫笑一眼,笑了笑。

“当时是很生气,还对小选手说了点重话。”他说,“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怎么生气也没用,就没必要多费劲了吧。”

如今的目标就是给君莫笑升级,重点是千机伞的升级。想着清单上需求的大批稀有材料,叶修觉得他可能得有些不择手段了。

人还是要朝前看的。

君莫笑读懂了叶修的潜台词,单手撑着脸颊,不自觉地打量着他。二十五岁是个很年轻的年纪,但对于职业选手来说就有些晚了,刚刚遭遇职业生涯的巨大打击,叶修的眉宇间却一直有种自信而平和的气质。

他可以被打败,却永远不会被打倒。

评论 ( 12 )
热度 ( 341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