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战骨(7)

cp:君莫笑x一叶之秋

<<<

第七章


“轰!”

冰霜塞恩被击落在地,最脆弱的脊椎部位直接撞上地面,在强大去势下积雪溅起了两米多高,覆盖泥土的冰层片片碎裂,下层冻土甚至呈现出蜘蛛网般放射状龟裂的痕迹。

曾经威武又霸气的哥布林领主闷哼一声,口中不受控制地涌出了大股大股的鲜血,他的双眼顿时被血色彻底充斥,阴冷的目光死死锁住了君莫笑,杀机无限。

红血,狂暴。

君莫笑随之飞跃而下,落地后一脚正正踩在这位哥布林领主身上,长靴精准地踩中要害位置。冰霜塞恩无法起身,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手中那把可怕的银武变回原形,随即,对准他的双眼。

银白冷光落到尖锐的伞尖,极近的距离带来了让人意志动摇的强大压力。

面对冰霜塞恩外强中干的凶狠瞪视,散人扬起唇角,露出一个让人恐惧的笑容。

紧张过度下那些嘈杂的耳鸣声忽然消失了。

“Bye Bye~”

一通连续的枪响振聋发聩,伞尖如同绽开一朵火焰形成的巨大花朵,神枪技能踏射到此终于算是完全施展,每一枪都爆在冰霜塞恩的头上,直到血条归零。

过了一段时间,神情萎靡的哥布林领主完全抛弃了他的风度和骄傲,自暴自弃地坐在树边。

他的身边,身为冰霜森林隐藏BOSS的白巫女与白狼投给他同情的目光。

身着一身深灰魔法袍的白发巫女鬓发散乱,形容狼狈,身上甚至还残留着在地上打滚时留下的污迹。而缩在巫女身侧的白狼更是凄惨,头顶的毛都秃了一块,恹恹地趴在地上。显然先前也被蹂躏惨了。

这般可怜的作派无法激起君莫笑的怜悯,若是他的实力不够,两方的处境就会完全逆转,对方也会毫不犹豫地将他一遍遍杀没脾气。账号角色与野怪之间的倾轧自古有之,天然的敌对关系从网游一直延伸到虚拟侧的世界,只要荣耀存在,就永远没有休止的可能。账号拥有操作者的技术,野怪拥有荣耀系统赋予他们的实力优势,两方各占优势,败北也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

长靴踏过战场狼藉,白巫女看见君莫笑竟然朝着他们走来,刹时花颜失色地攥紧了手中残破的法杖,面色苍白如鬼。

“如果你不想再死一次,最好乖一点。”君莫笑举起千机伞,随口道。

同级单刷对君莫笑来说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副本BOSS是专门设置给一个团队击杀的,血量与技能的攻击力都是账号的几百甚至上千倍,随着对战时间的延长,双方的集中力和精神力都会损耗,对于野怪来说情况相对有利。而他不仅做到了,甚至从头至尾都维持着那副不慌不忙的模样,眉眼间甚至带着几分从容的笑意。

冰霜森林的BOSS们没一个敢松懈心神,紧张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生怕这家伙突然凶性大发。

被威胁的白巫女的手抖个不停,神情崩溃地尖叫了一声,扔开法杖,抱着头缩到身侧的白狼肚子下。

“……”君莫笑有点无语,“放轻松,其实我不是有意来找你们麻烦的……”

哦,那你一定是故意的。BOSS冷漠地想。

他收获了一堆不信任的目光。

“……其实我只是想找你们商量一件事。”君莫笑慢悠悠地说出了他的打算,旋即似是十分随和地挑唇一笑,“同意与否取决于你们,当然了,后果自负。”

荣耀账号从1级到70级满级所需的升级时长不算短暂,但冰霜森林作为一个阶段性的副本,对于25级以上的账号来说就没有太大价值了。

而且荣耀系统只限定了隐藏BOSS的出现概率,但没有限制他们不能在某个特定对象面前的出现次数,对稀有材料也只限定了掉率,概率是一个大样本的概念,个别的特例不存在影响。

但白女巫还是有些不甘愿地提出了异议:“第十区刚开服,每天玩家那么多,我们没办法分心注意到你。”

“那约定个暗号。”君莫笑说,“你们给自己设定个程序,暗号符合就出现。”

好吧,没法推脱了。白女巫敢怒不敢言地同意了,突然一怔。

只有职业选手的搭档账号才能与操作者实现沟通,否则操作者不知道暗号,又怎么实现约定?

莫非这家伙是神之领域的……

“为何您会突然离开神域呢,殿下?”

蓝河突然出声,新生不久的年轻剑客一直对这位名动天下的传奇剑圣抱有强烈的好奇心理,一路上自以为隐蔽地偷偷打量着对方,终于无法抑制试图搭话的渴望。

走在两人之前,一路处理着来袭哥布林的蓝桥春雪蓦然握紧手中光剑,似是担心自己崇敬备至的偶像会对稚嫩后辈的心直口快感到冒犯,他秀逸的眉目间不自觉流露出几分忧虑的神情,颇为紧张地回头扫了他们一眼。

被一众剑客奉若神明的青年有着比明丽日光更加闪耀的金发,肌肤白皙,五官英挺,身材欣长,近似是天眷之子的完美,一双眼眸宛若雨后澄澈的天空,蓝到了极致便显得格外寥廓深远,有着能够让人一眼沦陷的惊人魅力。

他就犹如铭记了时光的,清澈却深邃的蓝色钻石,作为物稀而价昂的瑰宝,每一个角度都闪耀着璀璨夺目的清洌光辉。

“没有理由。”

夜雨声烦懒洋洋地答道,神态中有一种万事漠不关心的平静。

20级的小剑客看向剑圣。

青年耳垂坠着的菱形蓝宝石不断摇晃,左眼眼角底下勾缠着蓝色雨滴状的妖异纹路,行走时从微微凌乱的金色碎发间若隐若现。

蓝河看了很久,数次张口欲言,还是没敢提醒他的头发还沾着一片树叶。

冰霜森林一行由他提起,彼时蓝河去寻找自己搭档的大号蓝桥春雪,却惊讶地在蓝桥春雪的住所碰见了意料之外的来客。蓝桥春雪端坐案前,烹雪煮茶,神情分外郑重,而被他以大宾之礼相待的对象虽是脊背挺直的正坐,却阖眸似睡,几乎让人怀疑他下一刻就要躺倒在地。

蓝雨副队长黄少天的神级搭档,剑圣夜雨声烦。

不用言语介绍,仅从对方眼下那极具标志性的蓝雨花纹就可辨认出他的身份。

蓝河进来时动静不大,然而夜雨声烦好似早早察觉到他的到来,双眼睁开,目光分毫不错地落在他的身上。

“小号?”他问。

“呃,不是。”蓝桥春雪解释道,“博远是蓝溪阁在第十区开荒的负责人,蓝河和我一样都算主号。”

意思就是两个都是许博远重点经营的账号,只是一个开在网游的神之领域公共区,一个开在第十区的普通区。

夜雨声烦了然,眼睫一低,视线在蓝河腰间微一停留,果然是光剑流的剑客。

他出身蓝溪阁,哪怕后来跟随搭档一起进入职业圈,账号也一直是所属蓝溪阁的。目前网游蓝溪阁公会里活跃的五大高手之中,夜雨声烦最熟悉的就是跟自己同职业的蓝桥春雪。

这也是他回到下层世界以后,选择在此处暂时落脚的原因。

蓝河看了看蓝桥春雪,有看了看夜雨声烦,欲言又止,神色中带有些许踌躇。

“蓝河,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蓝桥春雪注意到他的纠结,露出困惑神情。

蓝发马尾的小剑客犹豫半晌,还是诚实地说出了来意。

他来寻蓝桥春雪,是想跟告诉他,自己和许博远在第十区碰见了一个高手。

开区的第二天晚上,他就已经从大公会手中抢下了好几个隐藏BOSS的首杀记录,带领的还是先前在世界刷屏骂他抢怪的那群人,可见实力是真的高到能让人心服口服了,于是许博远决定拉拢对方加入蓝溪阁。

他以邀请挑战副本通关记录为借口搭讪,许下一堆稀有材料作为报酬,想借着这个机会多试探试探对方的深浅。没想到那个人真的帮他们破了纪录,把记录一举抬高了整整5分多钟,立时引发全区热议。

最绝的是那个账号叫君莫笑的玩家一打完记录就秒速退出公会,手快得许博远半天都没反应过来,扼腕不已。

蓝桥春雪听得有些半信半疑,很难想象当时的通关场景。若想更清晰地了解对方的实力,就必须跟蓝河往实地走一趟。而且,既然已经确定了对方的技术高于他们的操作者,最好是邀请一位实力高于他们的人同行,才有能更精确地判断对方的水平。

夜雨声烦无可无不可地接受了蓝桥春雪的邀请。

两个满级号已经很久没有涉足冰霜森林,跟着蓝河依照冰霜森林的副本路线行进。蓝河则一路详细重述君莫笑的打法。

一剑客一魔道两法师,再加上未转职的君莫笑,这就是他们的队员构成,没有治疗和MT。

蓝溪阁玩家之间自然熟悉,配合默契,但那位玩家在没有与他们经历过任何磨合的前提下,精准地摸清了每个人的水平并做出了合理的安排,第一次就带领着他们用全新的打法打破了通关记录。

夜雨声烦在蓝河讲述对方的技术时还有些心不在焉,然而当他听完那个人的指挥细节,心底却隐隐一动。

很准确,很实用,切实可行,考虑到了每一个队员的能力限度,没什么花巧,当然也没什么亮点,只是逐次敲掉了通往目标的一个个难题,一切的进展都非常的平稳流畅……于是也就没什么悬念地取得了成功。

没什么特色,或者说,这种没有特色本身就是一种特色。

这让他不自觉地想起了一个人。

荣耀游戏少不了协作与对抗,夜雨声烦见识过形形色色的指挥者,这种打法其实算是很基础的,因为太没亮点了,很容易流于平庸。可也有将其精髓贯彻到了极致的家伙,那就很可怕了,完全是一种碾压式的强大。

哪怕对手不犯错,哪怕对手完美发挥,就算对手使出浑身解数,布下天罗地网,也无济于事。他就好像是天生比别人多走了一步似的,轻轻松松地就绕到了奋力奔跑的对手之前,这种心理上的无力感甚至能摧毁一个人的斗志。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达到那个人的水平,客观来说,夜雨声烦还是更喜欢蓝雨的指挥风格。

他们没有在本该出现副本BOSS的地点碰上野怪,蓝河遗憾但并不太意外,虚拟侧的世界比网游自由不少,BOSS虽然不会离开森林领域,却能够随意行动。

金发剑客有着精细到可怕的洞察力,一路上视线随意地游走着,覆雪裹霜的枝枝叶叶,部分积雪分布不均,似是局部被疾风吹飞,落花掌,树干有残留的密集弹洞,格林机枪,地面上不自然的刮痕,滑铲……

多职业系的技能,攻击等级偏低,未满级账号。

前进的方向是冰霜森林深处。

哥布林已经复生,但战斗痕迹尚未消除,离开时间在5到15分钟之间。

职业各异的团队?不,这更像是单单一个人留下的踪迹。

荣耀世界已经多久没出现过一个散人了?夜雨声烦上一次遇见还是在很多年前,账号卡印象最深的是对方身上叮铃咣啷挂的一堆武器。蓝河形容的伞型武器一看就是自制武器,甚至多半是实打实的高阶银武,这倒是有点意思了。

夜雨声烦若有所思,可惜他不同于石不转,剑圣可没兴趣给世界意识打工,而以牧师的个性也不会把一叶之秋与君莫笑的关系大肆宣扬。

每天有不知道多少荣耀玩家注册,换账号,开小号,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根本激不起什么水花。就算是神域居民的更迭也是比较频繁的,职业圈有两百多在役选手,还有不计其数的退役选手,如落花狼藉一般操作者退役的账号很多,但不是每个都拥有如他一般被那么多人铭记多年的幸运。除非是现场看见,很多账号根本就不知道每天有谁加入了神域,谁又离开了。

石不转是例外,性格严谨做事靠谱的牧师被世界意识选中,专门负责处理很多事情,夜雨声烦几乎都要把他当成NPC。

“殿下,您认为那个人的技术达得到职业级了吗?”蓝桥春雪问。

许博远也在蓝雨青训营待过,只是没能走到最后。显然君莫笑的操作者的水准要高出许博远很多。

“有没有职业水准,不是一个副本的成绩就能证明的。”

夜雨声烦说着忽然转身走向另一条道路。

“与其在这里猜测,不如直接会会他的账号。”

评论 ( 18 )
热度 ( 285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