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战骨(8)

cp: 君莫笑x一叶之秋

<<<

第八章


直接会会他的账号……

谁?君莫笑?

蓝河一怔,尚未反应过来,夜雨声烦已经要走远了。蓝桥春雪拍了拍他的肩,提醒他赶快跟上剑圣的脚步。

林木丛生,冰雪皑皑,金发剑客利落地绕过障碍穿行而过,风声过耳,去势之疾,饶是蓝桥春雪经历过青训营的专业训练,此刻也跟得有些吃力。

他本来有些疑惑为何夜雨声烦会选择这条道路,直到发现一路上越来越激烈明显的战斗痕迹,这才露出恍然的神情,不免有些羞愧。

自己先前都没有发现……

数里之地,瞬息及至,视野尽头的光亮越发明晰,夜雨声烦蓝眸微抬,只一瞬间,微微颤动的树梢就被他远远踩在了脚下,长剑无声息滑出剑鞘,一道盛大的银白剑光毫无征兆地穿透了一切空间的壁障。站立在林间平地的君莫笑倏然头皮一炸,想也不想地抽伞回身!

千机伞对上光剑,兵器铮鸣乍响!

君莫笑悚然一惊,险险抵住林间飞来一式出人意料的三段斩,在巨大冲势下两脚在雪地留下倒退的深痕,一柄剑身流转缠绕着冰寒之意的冰蓝长剑杀机凛凛地停在他的额前三寸。

满级神兵气势更胜一筹,凛冽剑风余势不停,寒意如附骨之蛆,隐约间似是刺痛皮肉,散人的眉间出现一颗血珠,顺着双目之间蜿蜒一缕殷红的血迹,漆黑眼眸深处映着森然血光。

“你是谁?”

“夜雨声烦。”金发剑客淡声道。

君莫笑不知剑圣,眼眸微眯,却从金发剑客一身在资料中找不出来源的装备对他的实力有些揣测。

只有神之领域的居民才会一身银装,这代表对方是职业选手的账号。

职业选手……叶修认识?

“大神偷袭小号,这也太过分了吧?”君莫笑一边躲剑圣凌锐迅疾的出招一边抗议,70级和20级之间的等级压制可真不是什么微不足道的影响,更何况对手并非外行的草包,君莫笑早已在与一叶之秋的一次对战中深有体会,眼中闪过一道凝重的神采。

夜雨声烦蓦然挑起唇角,抬起左手,打了个漂亮的响指。

“荣耀,修正模式。”

“收到,野外对战修正模式。”世界意识冰冷无机质的声音传入两人耳中,“对象,夜雨声烦,70级,君莫笑,21级,修正等级差距,修正装备差距。”

君莫笑:“……这不公平,还有技能差距。”

“你不是散人么?”夜雨声烦好整以暇地反问。

君莫笑动作一顿,视线从剑圣转到站在一侧的蓝河身上。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熟人。”他叹气,“你们一路上跟着我……这不太好吧?怪让人误会的。”

“巧合!这是巧合!谁跟着你了?”蓝河恼怒道,“是夜雨声烦殿下发现了你的踪迹!”

从痕迹猜出是他?君莫笑转念一想就明白了,谁叫现在全荣耀就他一个散人呢。

君莫笑刚才那一回挡完全是出乎夜雨声烦意料的漂亮,他稍稍起了兴致,不待君莫笑再试探,剑光如虹如电,眼中闪过比剑光还要凌厉的气势,冰雨破空而至!

抹平了等级差距,散人技能又在20级以后基本齐备,君莫笑没有太多顾忌,千机伞一甩,冷冷掠过剑锋,极尽变化挪转之能事,技能招数奇变横生,直教人眼花缭乱,一时间竟与夜雨声烦针锋相对。

能与剑圣打得不相上下的人,现实中有几个?

“你的风格,让我觉得很熟悉。”夜雨声烦深深地凝视君莫笑,对于很多选手来说,哪怕游戏职业改变,个人的风格套路也是很难发生根本性的转变的。

“是吗?”

散人笑了一下,这笑脸下一刻就被长剑刺破,化作一通散开的烟雾。一颗滴溜溜的紫色圆丸滚到夜雨声烦的脚边,炸出了更多的紫色烟气。

夜雨声烦凝眉警惕着可能被烟玉遮蔽的危机,未过几息,忽然收剑入鞘,干脆往观战的蓝河他们走去。

烟气未散,蓝河有些疑惑。

“他走了。”夜雨声烦平静道。

君莫笑穿行在林间,背对三剑客的方向高速远离。散人多技能的优势也体现在瞬发移动技的数量上了,剑客的移动速度比不上他。

不是担心打不过那个金发剑客,问题是自己才一个,对方那儿除了夜雨声烦还有俩,一个蓝河什么实力他清楚,另一个剑客是不是职业选手的账号就是未知数了。万一之后要被车轮战或是群殴呢?君莫笑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对方,果断地选择趁着法力满条先行跑路。

【夜雨声烦已添加您为好友。】

君莫笑:“……???”

[密聊]夜雨声烦:你告诉叶秋,黄少天给他发了消息,别忘了上线看看。

[密聊]君莫笑:……

离开冰霜森林已是月上梢头,与蓝河他们分道扬镳的夜雨声烦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现实世界时,黄少天正一个人吃独食。

地处祖国的最南部,近海低纬,G市的冬夜不算太寒冷,就是寒风夹着湿冷空气吹到裸露在外的皮肤的感觉有些折磨人。很多人都选择戴着围巾,因此哪怕坐在不起眼角落的年轻人在吃东西时还一派全副武装的架势,别人也只当这小伙儿畏寒,根本没怎么在意。

黄少天一口咬住虾饺,鲜味满满的醇香汤汁配合劲道十足的虾肉,夜雨声烦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搭档露出幸福表情的模样,当然,当对方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立刻就变成了大惊失色!

只一眨眼的事儿,对方头上的鸭舌帽就扣在了剑圣的头上,围巾遮住了大半张英俊得不似人类的面孔,银装外还盖了一件运动外套,尺码根本不合,好在他们坐在最角落,借着座位还面前有点遮掩作用。

反应速度爆炸的黄少天抓住时机一瞬间完成给自己家账号变装的高难度任务,速度快得夜雨声烦原地僵了半晌,才意识到自己出现的地点似乎不太对,周围有点热闹得不同寻常了……

寻常人是不知道账号的存在的,看到大变活人只会以为见鬼了。

按夜雨声烦那金发蓝瞳的模样,说不定还会被当作是是外国鬼。

当年账号卡具现化的第一例是一叶之秋,在联赛当晚的备战室毫无征兆出现的,存在根本就瞒不住,据说之后还有国家的特殊部门来调查,荣耀游戏公司被国家改组收购之类的事件。托此的福,有国家资本作为后盾的荣耀短短几年内已经风靡全球,欧服美服等国外玩家的数量完全不输国内。

黄少天第四赛季才出道,对一些内幕消息知道得有限,但账号卡的存在却被默许了,只是不能广布于众,也不能在普通人之间引起恐慌和骚乱。

“卧槽,你怎么出来了?”黄少天有些紧张地举筷夹了个咖喱鱼蛋塞进嘴里,像贼似的左右看看,压低声音,“这里人太多了,伙计,把银装换个外观低调的装备,冰雨放系统包裹里了没?赶紧的赶紧的。”

“你现在明明就该睡了。”夜雨声烦反驳。

他分明是计算好了时间才出现的,俱乐部有布置选手的作息安排,为了保证每日的良好的训练状态,工作日必须遵守。

话虽这么说,他还是很迅速地把冰雨扔回系统空间,银装换成看起来更低调一些的普通装备。

“意外意外。”黄少天有些心虚地摆了摆手,尴尬起来,“这不是突然想出来吃点东西吗?我跟你说,这家茶点是宋晓推荐我的,新鲜,嫩滑,刚蒸出锅的蟹粉鱼饺特好吃!要不是前两天我们出去打比赛了,我早就来吃了,今天想得我都没心思去睡了,干脆溜出来尝个过瘾。你可别跟别人说啊。”

“哦。”我说出去还嫌丢人呢。夜雨声烦心说。

“好搭档,够义气。”黄少天不知自家账号卡的内心腹诽,一双眼晶亮含笑,欣慰地拍着剑圣殿下的脑袋,夜雨声烦面无表情地用他那漂亮的深蓝眼眸注视他。

按理说账号由玩家创建,从产生自我意识的那一刻起,时刻观察陪伴的对象就是自己的操作者搭档。战斗风格,处事习惯乃至个性,无一不深深地受到对方耳濡目染的影响。就好似是人类中父与子、师与徒的因缘关系,一脉传承,观念相似。

因为最主要的学习对象是操作者,初生的账号卡在很多方面都会下意识地选择依照对方的思路来决定行动的方法。

但账号卡归根究底还是思维独立的个体,与操作者本人仍旧存在不小的区别。有些时候是真的有某种名为天性的存在作祟,也有些时候是随着自身阅历的丰富,他们也会渐渐形成属于自己的独立行动模式。尤其对于一些资历悠久的账号来说,他们产生自我意识的时间很长,性格早已定型,新搭档对其的影响就非常有限。

夜雨声烦跟黄少天的性格差这么多,其实算是蛮少见的一对“原配”搭档。

其实主要还是被逼的。

黄少天是个闲来无事时话特别多的人,不对,就算是关键比赛期间,他的话也不少,垃圾话水平登峰造极,甚至成为职业圈鼎鼎有名的精神攻击。出道那年还因为死后发言太多逼得联盟修改规则:比赛禁止死人发言。

与这么一个健谈搭档朝夕相处,夜雨声烦不知不觉中就成了很合格的倾听者,总不能一人一卡一起争着抢话吧,不知不觉就养成了安静的性格,而且擅长从黄少天那一堆思维发散的内容中找出重点,不会被轻易绕晕。

“我找到叶秋的账号了。”夜雨声烦对黄少天说。

“啊?你说一叶之秋?他怎么了,换操作者了心情郁闷?”黄少天想起了索克萨尔,别看他现在和喻文州之间相性良好配合默契,当年魏琛在队内赛连败喻文州三局后黯然退役的事情对他的影响很大,有一段时间对待新搭档的态度相当冷淡。

夜雨声烦摇了摇头:“不是斗神,是另一个,新账号。”

黄少天“咦”了一声,筷子不觉一松,鱼饺滑落,他立即回神小爆手速,赶在落到桌面之前左手拿着个汤匙接住饺子。

“新账号啊……还有心思玩新号,那家伙应该没问题吧。”黄少天嘀咕起来。

叶秋的退役太无征兆,事先没有跟别人透露一点口风,听到消息时连跟他私交不错的黄少天都感到非常意外,叶秋虽然已经不在职业选手的黄金年龄了,但现在就退役……未免早了一些,不像他。

而且从嘉世宣布叶秋退役起,他也不知道一个人做什么去了,QQ也不登录,邮箱也不回复,黄少天就算有刷屏把人刷到晕的实力,没人回复他也没辙是吧。再观察到嘉世队员避之不谈讳莫如深的反应,就算不方便直接打听别家战队内幕,也不妨碍神经敏锐的黄少天察觉到些许蹊跷。

这些疑惑,不止黄少天有,其他与叶秋熟悉一些的职业选手也会有。虽说他个人从不出现在公众场合,但毕竟同为职业选手,职业圈内部还是有不少人见过叶秋本人以及一叶之秋的。只是叶秋这人有些方面真的略显奇葩,都什么年代了,连手机都不配一个,结果等人退役了,大家都傻眼地发现这人竟然算是彻底失联了。

以前就算网络上联系不到,还能找自家账号去给一叶之秋带个话,现在一叶之秋都换搭档了,让人想联系叶秋都找不到方法。

“帮我问问叶秋的新号,那家伙退役后到底跑哪儿逍遥去了?告诉他,赶紧上线别装死,老子两千多条指示他还没一一回复呢。”

“……”叶秋上线了不会逐个回的好吧。夜雨声烦明智地把说出来必然引爆搭档的吐槽咽回肚子里,懒洋洋地“哦”了一声,也没说自己早就把这个意思传达给君莫笑了。

他还不了解自己的搭档?这种事根本就不需要搭档特意交代,夜雨声烦自己看两眼聊天记录,早就心知肚明黄少天对友人的忧虑。

评论 ( 16 )
热度 ( 294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