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战骨(9)

cp:君莫笑x一叶之秋

<<<

第九章

 

第十区开服的第二天夜班,叶修把君莫笑升级到21级,满意地睡去了。等他自然醒来,又是接近傍晚时分,冬季的天黑得特别快,他打着呵欠摸索着找烟时才发现了君莫笑竟然守在一旁。

他习惯性地一扫对方一身装备,不同前日,现在已经是冰霜森林的紫装了。

黑暗中对方的身形轮廓有几丝模糊,轻轻靠在门扉,肩背的线条与门壁贴合,一脚后抵,一脚前撑,怀中抱着千机伞。

他无声无息地低着头,脊背却挺拔,纤长的眼睫盖过眼睑,落下一片小小的阴影,略带弧度的柔软发梢垂落下来,微弱光线下他清俊明朗的脸孔显得虚幻而迷离。

由无数憧憬与梦想造就的奇迹存在,阖眸安静的模样仿佛陷落进永久的时光。

君莫笑的容貌比一叶之秋生得低调多了,纯粹的东方式黑发黑眸,稍微变装一下走出去,还是能假装是正常人的。就是五官出挑得有些过分了。

呃……大概是非常过分。

叶修忽然有一种诡异的心情,就像是自己在玩的不是荣耀而是苏沐橙手机里某个高人气的换装手游一样,他下线前给君莫笑换上了什么装备,账号卡出现时就穿着什么样的衣服。很显然他自己都能感觉得出来,这搭配的风格也是有够随意的……

其实未满级之前叶修对装备的要求不高,装备都是过渡期用的,紫装蓝装属性看着合适就换,等级升得快,自然不需要刻意地追求极限配装。然而本人的水平在那里,他想要什么东西,装备材料,除非技能书这种看脸看缘分的东西,若真花点功夫,还真少有搞不到手的。

当年第一区的一叶之秋可是玩家中的一霸,职业联盟成立以前荣耀就是个纯粹的网游,网游玩家最热衷的是什么?装备、材料、副本记录、首杀记录、野图BOSS、野外PK……第一代玩家都是纯粹的野路子出身,现在大公会那些东西,他们当年早就玩得得心应手了。

叶修挣脱过去的回忆,回过神来发现君莫笑已经睁开了双眼,迎向叶修看来的目光,眼底便浮出清亮的明朗笑意。

“不好意思,吵醒你了?”叶修笑问。

君莫笑缓缓摇头,他其实不需要休息,闭上眼也只是维持一种习惯性的等待姿态而已。真要说吵醒,那的确是叶修唤醒他的,但他为此深深地感激着叶修,哪里需要什么道歉。

“夜雨声烦让我提醒你上线看看黄少天的消息。”君莫笑说,没注意到叶修不舍目光的他很干脆地把千机伞丢到系统空间,侧过头,一脸好奇地问着搭档:“黄少天是谁?”

“少天?哦,他啊……”

听到意料之外的名字,叶修微一怔愣,随即露出有些哭笑不得的表情,对了,这几天忙着适应新的作息和新号练级,都忘了上线看看消息了。黄少天那家伙的反应速度倒是快。

“一位剑系选手,你以后有机会见到的。”叶修说完想了想,“对了,职业选手你都没见过。等会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些家伙以后都会被你虐得很惨。”

君莫笑有些失笑:“这么有信心?”

“在荣耀见过一叶之秋了没?怎么样,那小子不好惹吧?”叶修看向君莫笑,见他神色微有复杂地点了点头,笑了一声,“哥惯的!要的就是自信!”

君莫笑见叶修神采飞扬的模样,漆黑的眼微微一转,似是想起了什么,淡淡含着宠溺而温柔的暖光,心底油然生出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羡慕。

距离晚九点换班的时间还有挺长一段时间,兴欣网吧的场子够大,鲜少有座位满员的时候,叶修一边吃着陈果给他留的所谓早餐,带着君莫笑溜达到吸烟区,正打算调戏自家账号要不开个游戏试试亲身打荣耀的乐趣,摸出烟盒时却自己率先露出了有些痛苦的表情。

烟没了,钱也没了,这还能玩?

君莫笑忽然无征兆地转过头,从叶修身后走来的陈果脚步一顿,也注意到了新招网管身边那位让她感觉有些眼熟的美青年,“啊”的叫了一声。

昨晚在网吧门口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位大帅哥!果然是叶修认识的人吗?

“老板?”叶修被陈果的声音吓了一跳,忙转过头。

“这位是……”陈果的眼睛盯着君莫笑,声音有些犹豫,与自己初次见面时表现豪爽的姑娘此刻竟然明显的矜持起来了,叶修不禁微微黑线。

“叶修?”君莫笑看向自家搭档,好在先前副本掉落过一件神枪的紫装,神枪账号的风衣比较接近当代年轻人的潮流风格,君莫笑换上后身形轮廓更显高挑修长,除了容易被人吐槽大冬天要风度不要温度,都可以理直气壮地走在外头晃荡。

“介绍一下。”陈果轻声催促。

叶修大汗,怎么介绍啊,说嗨这是我成精的账号卡吗?不是被当成开玩笑就是吓坏人家大老板,这可是他现在的衣食父母呢。他虽退役了有些规则还是不得不遵守的,尽量隐藏现世账号卡的存在,不能在普通人之中引起骚乱……

给君莫笑再起个名混过去吧。

“呃……他叫君……”

“君?”

百家姓里好像没有这个姓吧,叶修突然卡壳。

“啊不是,他……莫……”

“莫?”陈果有些狐疑地重复。

不行啊,老板知道自己的账号,跟游戏ID太像就没有换名字伪装的意义了。

“苏!”顶着一人一卡隐含疑惑意味的注视,叶修一拍大腿,“苏老三!就是这个!”

“……”不想告诉她真名的模样要不要这么明显?陈果眼角抽搐,忽然感觉手很痒,很想揍人。

苏。三。

君莫笑的身子微不可查地一顿。

第一个是秋木苏,第二个是沐雨橙风,第三个是君莫笑。

君莫笑:“……”

“这是陈果,我工作的网吧老板。苏老三,我朋友,以后应该会常来网吧串门儿。”仗着自家账号在,笃定对方暂时不会打破淑女伪装的叶修一本正经地介绍着。

“你好,陈老板。”君莫笑眨眼,很配合地扬唇笑开来,眼神灵动却又驯顺,格外讨人喜欢。

“呃,苏……苏三先生,你好。”陈果有些尴尬地招呼着,被叶修这插科打诨整了一出,什么被美色所迷的兴奋和激动之类的都消褪了不少。别人的神秘朋友,听起来像是什么家庭的三子,不愿意暴露身份说不定是因为有什么隐衷呢。

自觉地帮对方找好了理由,陈果稍微自在了一些,想起这回专门来找叶修的原因,喊他到前台去认认人。

坐在网吧前台值班的不是叶修先前见过的小妹,而是换成了一位短发的姑娘。她注意到陈果带着叶修和君莫笑过来,先一步站起身来,露出分寸恰当的微笑。

“唐柔,叶修。”陈果左右介绍了一下。

唐柔毫不意外,显然是事先陈果介绍过叶修的身份了。叶修也在入住储物间时就听陈果说网吧有个叫唐柔的工作人员,在兴欣干了两年,和她住在一起,这两天恰好不在。只是他微有诧异,第一眼看去,唐柔的气质和教养很好,可料想见个人条件并不差,这样的姑娘怎么会甘于在网吧打两年的临时工,而不是选择一个更稳妥或前景更好的工作呢?

“这位是叶修的朋友,苏三先生。”陈果又说。

“Susan?”唐柔疑惑地重复。

“中文名,数字三。”叶修汗颜,恍然意识到他随口起的名儿似乎要坑到自家账号。

苏三?

熟悉的称呼形式挑动了唐柔脑中的神经。

这叫法倒是与四九城那些顶尖门第出来的大家少爷的习惯相若,一个足以代表身份地位的姓氏,一个排行,诸如谁家大少二少,圈内人自然懂得对应的人物。

只是目光从叶修移到君莫笑,从发散的思维回来,唐柔带着任谁都挑不出差错的礼貌微笑与两人握手,内心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不着边际。这里可不是遥远的京城,一家小小的网吧,哪儿会有谁家的少爷降尊纡贵呢?几率太小,自己已经够例外了。

就算有,她尽可以当不知道。

唐柔的身份,也容得她可以肆意任性地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

“来来来,你们打一把。”陈果这么积极地介绍叶修和唐柔认识,目的就是让自己认识的俩荣耀高手能在她眼前分个高下。

叶修在新区连抢数个首杀记录,唐柔短时间内熟悉荣耀操作之后就能帮她的枪炮师账号完成神之领域挑战任务,在她心中都是值得仰望的大高手。陈果很好奇这两人究竟谁更厉害一点,究竟是自称职业选手的叶修,还是天赋惊人学习速度超强的唐柔?

一场PK而已嘛,叶修自然无可无不可,视线似是不经意间与君莫笑相对,散人微微颔首,悄悄后退一步,趁唐柔打开游戏而陈果催促叶修赶快上机子时,悄然消失在无人经过的角落。

虚拟侧世界,神之领域。

黑发散人步履缓慢地步入古堡,满堂火光幽幽蹿起,流风穿堂,昏暗的光影随之剧烈抖动起来,长靴踏响古老的砖石。

他曾对自身的诞生感到无比的欣喜与期待。

君莫笑想着。

最初又多么欢喜,在沉睡时就有多么不甘。

在登上螺旋式的楼梯时,常常给人一种随时会坠落的感觉,无底深渊就在脚下,阶梯崩毁的幻觉反反复复地在脑海中重复上演,一直到幻境中凄厉的惨叫声都恍若实质地回响在耳畔,恐惧随之滋生。

为何要给了我希望,之后又抛弃他呢?

你是重新开始了,但他呢?

偶尔上线看看也好啊。

沉睡之地是安眠的理想乡,又何尝不是被遗弃者的黑暗渊蔽?沉睡是没有未来的无奈之举。

不是没有怨。

黑铁蜿蜒成荆棘状缠绕着窗栏,满布拱顶的雕塑在寂静中冷漠俯瞰,斜倚窗台的斗神回过头来,身后映衬着漫天霞光,锐利金眸中好似燃烧着火色,是多么璀璨灿烂的颜色,炽热明亮得近乎能灼伤灵魂。

君莫笑停下脚步,凝视着他。

建筑投下的阴影割裂空间,时间的洪流将他们阻隔得泾渭分明。

你活得肆意张扬宛若光明之子,而他深陷黑暗的夹缝几乎看不到前路。

他很羡慕,不,他很嫉妒。

在让人近乎窒息的沉默对峙中,君莫笑忽然就不想再逃避那些从醒来时就刻意忘怀的事情了。去问吧,问问秋木苏,问问沐雨橙风,他知道那个人是打算用沐雨橙风进入职业联盟的,可惜自己没有看到那一天。现在的他变成什么模样了呢?秋木苏和沐雨橙风过得怎么样了呢?多半是和一叶之秋、夜雨声烦他们的状态差不多吧,该找个机会见见他们了……

“苏沐秋……最近过得好吗?”他问。

一叶之秋的眼神发生细微的变化,似是怜悯,似是嘲讽。

“他死了。”他回道。

“……”

“就在他的18岁,车祸。”斗神直起身,淡淡地说。

君莫笑站在原地,一瞬间失去表情。

评论 ( 27 )
热度 ( 313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