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战骨(18)

第十八章

 

“不会复活?”君莫笑似是没有理解,他重复了一遍,睁大双眼,不可思议。

他们是账号角色,也会彻底地死亡吗?不能复活,不是沉睡,而是死亡?

从未考虑过,难以想象那究竟是什么样的体验。

夜雨声烦侧过头,湛蓝眼眸静如深水,他深深地凝视着君莫笑。

深夜,长街寂静无人,头顶招牌上“兴欣网络会所”这几个字发出亮红的霓虹光,红辉落到金色的柔软发梢。

空气湿冷,街灯孤独,长夜漆黑。

无星无月的夜晚,天幕深深,夜空几欲沉坠而下。

万家灯火渐稀渐暗,这座城市里,大部分人类已经睡去,他们沉睡,然后第二天苏醒,走出家门投身滚滚红尘,继续着循环反复的日常。

这些人对他来说都没有意义,他无所谓也不关心人类如何,功名利禄无意义,人情是非也无意义,但这世界上最特别的存在,唯一被他看在眼里的人类,在他的身后,就在这家网吧里。

其名为,黄少天。

账号角色终归属于荣耀世界,而玩家属于现实世界,维系两方的唯一力量,就是名为搭档的羁绊。

“若是死亡,我们将不复存在。”剑客说道,“与搭档永别,再也看不到荣耀大陆的风景,直到账号卡从现任玩家交接给下一任操作者,才会诞生全新的账号意识。”

相同的名字,甚至可能是相同的装备,但已经是全新的存在。死去的账号永不复存,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唯有记忆,唯有少数人还记得他的存在。

“……”君莫笑看着剑圣,嘴唇微微翕动,想说话,却没有发出声音,眉头蹙起,陷入深思。

账号角色并非全然的生而知之,除却荣耀世界的基本规则,其他知识都是来自后天学习。那么,为什么夜雨声烦会知道这种事?

夜雨声烦的语调肃淡,眉目冷清,全然不是在开玩笑的模样。

是因为……曾经发生过,他知道,甚至可能目睹过。

旧有意识的消亡,新生意识的诞生。

是谁?

是谁已经不复存在?是谁接替了那个角色?

“你看起来不像是在恐惧,反倒是在探究以前的事情。”夜雨声烦蓦然抬眼,玩味地说。

他是第一次在现实世界碰到未满级的账号,寻常情况下,能出来的家伙全都早已满级,没有被银装全副武装的家伙都是少数。

“恐惧没有任何作用,反而会摧毁意志。”君莫笑说,姿态漫不经心地站在原地,听闻噩耗也没有被吓破胆地缩回荣耀世界,他坦然地回视剑圣。

行,小瞧你了。

夜雨声烦唇角一弯,也抬头看向嘉世大楼,双指并起,搭在眉梢的位置往外一扬。一叶之秋的身影立刻有些嫌弃意味地走开了。

但他未走远,没有回到虚拟世界。

这可不太符合斗神的性格,那家伙没事的时候明明喜欢窝在自己的地盘偷懒。如果不是为了防止现实侧有不长眼的人在君莫笑最关键也最危险的升级阶段来前来挑衅,何必这样时刻盯着?

夜雨声烦方才随黄少天刚进入一叶之秋警戒的范围内,立刻浑身发冷,危险的感觉顺着脊椎骨爬上来。

就算心情最恶劣的期间,一叶之秋都没有表现出这样强烈的排斥意志。他想杜绝一切可能造成生存威胁的因素接近君莫笑吗?

夜雨声烦回头看了眼自家搭档。尽管是后半夜,网吧里的客人还是不少。但黄少天身份特殊,为了避开人群,只能独自待在未营业的区域。一块黑漆漆的区域里,只有最深处的一台机子开启,微光照到他的身上。

“说起来……你怎么不待在黄少天身边了?”君莫笑注意到他的动作,顺口问了一句。

“他在玩小号,关我什么事?”剑圣面无表情地反问。

“……”呵呵,天下神级一般酸。

君莫笑默默望天,夜雨声烦看在眼里,忽然就无师自通地稍稍了解一叶之秋是什么心情,这种微妙的看不过眼但是为了叶修必须忍耐的感觉,而且他不止要克制着一招豪龙破军弄死对方的冲动,还得盼着对方一直都好好的。

操作者与账号角色的搭档期间一般都是一对一的关系,玩家可能拥有许多小号,但作为搭档的账号只会有一个,他们会一直相处到选手退役。叶修算是个比较特别的例子了,退役之后竟然还培养了新号。

当然,更特别的是微草那两个常年互相看不顺眼的治疗,都是同一操作者的搭档账号,从方士谦时期一直修罗场到现在,而且还是有我没他的那种,谁叫团队赛只能治疗二选一上场。

还有,职业选手圈子有个方便联络的交流群。群成员的名字都是按照自己账号的名字起的,那俩治疗连这个名字都计较。

思维发散半晌,夜雨声烦忽然回过神来,缓缓阖上双眼。

街道有行车疾驰而过,引擎嗡鸣,车上发散出来的光束一晃而过,照亮君莫笑微显凌厉的双眼,金发剑客闭目养神,似是陷入沉吟。

“不用太担心操作者,他们针对的是账号,而且内部有着不允许攻击普通人类的规矩。”他说,“尤其是叶秋的安危。可能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很特别。”

以账号自身的存在为媒介,荣耀需要现实世界的信仰力量作为存续虚拟世界的基石。职业圈的这些选手们亦是重要非常的存在,尤其是,叶修作为第一个将现实世界与荣耀世界连接起来的人类,规则会保护他。

“‘他们’指的是谁?”

“很多人,有能力的人。”夜雨声烦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眼神冷冽,“和尚道士,神父驱魔人,还有各种异能者和妖魔鬼怪……有的自作多情地想要超度我们,有的想把我们当作工具收归己用。”

但是事情没有那么容易的,只要是能出现在现实侧的账号,没有一个会是简单角色。

谈话到此结束。

H市是嘉世主场,蓝雨战队安排的住宿酒店距离比赛体育馆很近,同样的,离嘉世俱乐部也很近,都属于一叶之秋的地盘。黄少天离开网吧前,夜雨声烦先走一步回到虚拟侧。

黄少天走前还念念不忘地追问了一通为何退役,叶修知道是这人表达关心的方式,感动又有些无奈,真是太吵了……心疼跟他朝夕相处的蓝雨队员们,是得多么深厚的友谊和坚韧的意志力才能让他们忍得下这么烦的家伙的?

“一定要回来。”黄少天郑重道。

“那还用你说?”叶修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一年半以后重回职业圈。

不然他何必大动干戈?必须把刘皓这样来阻挠他的势焰打压下去。职业选手不可能长时间跟他硬抗,但他不能让对方改变自己在第十区的记录统治权,一切都不容有失。

嘉世俱乐部,刘皓瞪着榜单记录,恨得砸了键盘。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恨毒的火焰从心底窜到嗓子眼,直把人烧得慌。

走出房间,迎面碰见走廊的苏沐橙,她站在一叶之秋身边,黑发轻挽,笑容恬淡,察觉刘皓走出的动静,她侧头一看,向来温婉柔和的眼神中忽然流露出强硬的意味。

苏沐橙也去第十区帮助叶秋了,刘皓自然知道,风梳烟沐,枪炮师。蝉联4届联盟最佳搭档,她向来就是叶秋的死忠支持者,又怎么不会帮他?

一叶之秋也冷漠地看向他,金红眼瞳冰冷非常,有种居高临下、视人如蝼蚁的漠然。

对于这位账号角色,刘皓既不敢像是对待暗无天日那样颐气指使,也不敢像对待叶修那般张狂。一叶之秋是嘉世的当家账号,没有意外的话,不单是叶秋和孙翔,他以后的搭档都会是嘉世最核心的选手,王牌,神级,他对嘉世战队的意义不言而喻。

若是被他看不顺眼,保不准还会影响到自己在孙翔眼中的观感。

一想到孙翔前两天说起“一叶之秋好像讨厌你”,仿佛无意间的一句玩笑,却若有所思地上下打量了他好几眼,像是要看出他到底哪里惹人嫌,看得刘皓脸都要僵了。

到底是忌惮一叶之秋,刘皓咬咬牙,憋闷地走了。

“你今天的比赛发挥很好。”一叶之秋对苏沐橙说。

“啊,是吗?”她高兴地弯起眼眸,极欣喜地嫣然一笑,“谢谢你的夸奖啦。”

“嗯,早点休息吧,很晚了。”

晚八点与蓝雨打比赛,又熬到凌晨后半夜刷了几回副本,苏沐橙的确有些疲惫了,方才都捂着嘴连打了几个哈欠。她闻言点了点头,笑道:“那我去睡了,晚安。”

一叶之秋颔首。

从走廊另一边过来的沐雨橙风与刘皓打了个照面,女枪炮师视若无睹地与他错身而过。她走得极快,长靴高跟踩在地面发出哒哒的响声,美丽的橙红卷发随着步伐起伏,手中拎着形态狰狞的吞日手炮。

“难得看你来这边。”沐雨橙风看到一叶之秋,露出诧异神情。

“如何?”一叶之秋问。

“东区解决三只虫子。”沐雨橙风比了个OK的手势,周身还弥散着血与火夹杂的硝烟气味。

联盟的比赛日是最容易发生意外的时间,账号云集,出来溜达的不少,某几个在虚拟世界不理密聊总是找不见人的家伙也会出现。有些人就想趁机将他们一网打尽。

枪炮师作为最远距离的输出职业,是杀敌于千里之外的绝佳好手,还不容易暴露。

这些事情操作者们都是不知道的,账号角色们在这一点上有着惊人的默契,不需要告诉任何人,搭档都是不具备任何特殊能力的普通人,就算是知晓了只是徒增担心罢了,他们凭自己的力量就能解决困难。

沐雨橙风走上前,一叶之秋微侧过身,于是她看见了他身后的景象。枪炮师眨了眨眼,眸光极明显地一亮。

“啊,君莫笑就在那里。”她开心起来,“一叶,你在偷看他吗?”

“……不是。”

“嗯?”沐雨橙风疑惑。

“我是光明正大的看。”

沐雨橙风闻言噗哧一笑,引得一叶之秋颇不高兴地斜睨她一眼。

“叶修的影响力太大了,你们在虚拟侧的地盘太广,我去找人总是跑个空。”沐雨橙风烦恼地摇头抱怨着,对一叶之秋说,“你有他好友吧,帮我密聊一下,有时间可以见见啊。”

“……”战法身形一顿,没有应声,反倒眼神有些飘忽。

沐雨橙风从他的沉默中骤然意识到了什么,眯起眼,狐疑道:“等等,一叶你……加了他好友没?”

“……”

“???”

“没有。”他无奈道。

“那你们平时怎么找到对方?”沐雨橙风诧异。

一叶之秋沉默半晌,用自己也不太相信的语气缓缓道:“大概是……直觉?”

“???”你们心心相印吗???

评论 ( 32 )
热度 ( 283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