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双叶]一辆车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因为太过惊讶,甚至需要大脑反应几秒,等待情绪缓冲,然后才能做出正确的应对。

 

叶秋的双手下意识一松,被他揽在怀里的布偶猫惊得瞪大眼“喵”了一声,有些狼狈地跳到地上。惊魂甫定,她绕着叶秋的脚边转了一圈,注意到陌生的气息,抬起头,又软软地叫了一声。

“唷,养了只猫主子啊。”

来人笑了一声,毫不见外地换上了本该属于叶秋的家居拖鞋,半蹲下身,伸出手招了招。

布偶猫下意识地一甩蓬松的尾巴,长毛是不掺一丝杂色的纯白,剔透而纯粹的海蓝眼睛看着他,半晌,有些呆滞地回头看了看叶秋。

 

一、一模一样?!

 

叶秋不知怎的就叹了口气,躲避着两人目光直视的可能,视线偏转,看着猫说:“海莲娜不比小点,她喜欢安静,性子有些娇惯,不喜欢接触第一次见的陌生人的。”

 

“喔——是这样啊。”

对方拉长了声调,就跟小学生在课堂上听到了什么新知识似的,特别新奇,特别有探索欲,特别诚恳。

“海莲娜,嗯,名字挺好的,高端洋气。”他锲而不舍地对着布偶猫招手,“来来,海莲娜,过来。”

还特别的有用实践检验真理的可贵精神。

 

布偶猫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眨了眨,柔软的耳朵动了动,“喵”的软软叫了一声,试探着往前走了几步。

 

一只手温柔地抚上她的脑袋,海莲娜稍仰起头,对方宛若心有灵犀似的用手指挑了挑她的下颔,力度适中,手法又透着几分闲适的慵懒意味。

骨节分明的五指没入又长又软的毛里,顺着后颈的弧度轻柔地抚摸,布偶猫露出享受的模样,脚步挪动,不觉间已经彻底被敌人的“糖衣炮弹”腐蚀意志,乖顺地被青年抱在怀里。

 

叶修慢慢站起身,眼角眉梢带着点漫不经心的笑意。布偶猫在猫咪品种中算是体型较大的类型,海莲娜被他抱了个满怀,白绒绒的一团大猫咪舒服地慢慢阖上双眼,安静而温顺,一副完全将信任交托的模样。

 

“……”叶秋围观自家娇贵小公主沦陷的全程,彻底哑然,看向叶修的眼神都不太对劲了:你这人的手是有毒吧?别人家的宠物一拐一个准的?

他一肚子腹诽,结果叶修已经先一步往里走了,回头瞧了叶秋一眼:“傻站着干什么呢?快快,去客厅坐会儿,这猫挺重的,抱久了手酸。”说罢一顿,嘴角挑起,眼神调侃地歪头瞧着他,“我知道你是太惊喜了,来,回客厅,咱们慢慢惊喜成不?”

 

叶秋的身形微不可查的一僵,些微不自然的神色转瞬即逝。

“混账哥哥,谁惊喜了?真是自恋狂……”他眼睫一低,不满地咕哝着,慢吞吞地跟上叶修脚步。

 

软底鞋面踩在木质的地板上几乎没有声响,两人迈步的节奏全然一致,海莲娜的尾巴从叶修的臂弯垂落下来,柔软而洁白,形成一道自然而优美的弧度。

 

“喝茶吗?”叶秋端出茶具,身姿端正。

“有可乐吗?芬达也成,我要苹果味的。”与叶秋不同,叶修一坐下就往后瘫,但不一会他就呲牙咧嘴地直起身。

叶父向来坚持家里要用实木沙发,这一倒下,骨头硌着木头,那叫一个酸爽。叶修差点要动邪念,把怀里那只猫咪塞后背当靠垫使了。

布偶猫悠哉哉地摇晃着尾巴,昏昏欲睡着。

“家里只有各种茶叶。”叶秋面无表情。

“老干部生活啊你。”叶修吐槽,“那随便泡个桐城小花吧……喂喂,你自己都已经泡上了还问我干什么?”

“光说不动弹的人闭嘴,还有我煮的就是你说的这种。”

 

咕噜咕噜冒着热气,茶汤清亮嫩绿,白雾般的水汽氤氲了眉眼,纤长手指搭在杯沿,指尖显出清雘的颜色。

叶修有着相当好看的一双手,叶秋的手也相当漂亮。

只不过一人常年敲打着鼠标键盘,成为了电子竞技荣耀圈鼎鼎有名的职业玩家,而另一人弹的是钢琴。

小时候兄弟俩跟着家庭教师一起学习弹琴,他们对音乐的兴趣都不大。只是叶修离家之后,叶秋仍旧继续练了下去,久而久之,一直没丢开手,现在也算得上是技艺娴熟的业余高手了。

 

“老爸老妈人呢?”叶修问。

“在郊区买了套房子住着了。”叶秋解释,“爸早些年参加部队任务留下暗伤,经年累月的沉疴最难根治,近几年总是发作。妈觉得市中心一带环境不好,不管老爸不乐意,坚持她的立场不动摇,早几个月……就是你退役回来那时候,就决定和爸一起搬去郊区了。”

 

这事叶修也知道,他本打算帮忙的,奈何刚到家,什么事都还没着落呢,他就被联盟热情召唤回去当国家领队了。直接被老爷子一脸嫌弃地赶出家门,叶修都感到无奈。

 

“现在这里的房子留给我们两个住。”叶秋顿了顿,似不经意地补充一句:“在我们结婚之前。”

 

叶修从容地地喝了口茶。

“弟弟,有女朋友了吗?有恋爱经历了吗?”他语气和蔼地问。

叶秋摇头再摇头,狐疑地看了叶修一眼,对叶修的态度微感毛骨悚然。

“那就好,这样我就不担心了。”叶修笑。

“担心什么?”叶秋问。

“搬家啊!”叶修看了叶秋一眼,仿佛他在问什么废话似的。

他慢条斯理地抚摸着怀中的布偶猫,眉目平静,似乎笃定着自己不会是兄弟中率先脱单的那个。

 

这是28岁的叶修。

也是28岁的叶秋。

 

叶修15岁离家,28岁回家,叶秋错过了双生兄长至今为止接近一半的人生。

 

回到家的叶修仅带回个装着几件换洗衣物的背包,一身轻松,好似他不是离家13年,而仅是出了个行程不长的远门。

有一种说法,像是这样行李轻便的人就代表了能够留住他的东西很少,无拘无束,没有羁绊,或者说叶修将他人生中很多事情都看得很开,所以淡定从容,宠辱不惊。

 

“国外的比赛,怎么样?”

“赢了。”叶修说,不知怎的,整个人就透出几分不着边际的慵懒感觉。

他说得理所应当,语气自然就显得十足自信,眼角眉梢尽是意气风发,骄傲张扬得如果他们的对手现在站在这里,一定忍不住一拳揍上这人洋洋得意的脸孔。

 

香烟摆放在茶几的一角,烟盒上“Marlboro”的字体工整,说明的文字全是英语,是叶修从苏黎世回来顺手捎带的东西,只有一盒,说是纪念品都很勉强。

叶修从中抽出一支,咬在嘴里,垂眸点烟时,漆黑的眼眸深处燃起明亮的火光。

 

双生子之间有时是会产生很奇妙的反应的。比他人更加了解自己的半身,依赖着对方,能够感受到对方隐藏在表面之下的心情,经常会受到对方情绪起伏的影响。无论相隔多久,再次见面,都是熟悉的模样。容貌一般无二,举手投足,抬眼皱眉,也总有种微妙而融洽的合拍感。

 

那一天的叶秋凝视着他的哥哥,隐晦而复杂的心潮波澜起伏。茶香袅袅,湿润的水汽朦胧了眼前的视野,对方的眉眼就宛若镜中的自己。

雾气好似弥漫心湖,眼前蓦的潮湿起来。

他不自觉地有些失神。

 

但叶秋又能无比鲜明地感受到了两人之间的差异,长久的分离让他们之间的不同被放大了许多许多,或许是经历或许是思维或许是人生理念,让他无所适从又心生惶恐,不知道这是否代表着两人之间的隔阂也已经扩大到难以弥补的地步。

 

现在的叶修,能理解他的心情吗?

叶秋指尖一颤,忽然不确定了。

 

漂亮的小公主软软地“喵”了一声,温柔地蹭着叶修的手指,亲昵而眷恋,丝毫不见生疏,好似他从她初生起就一直陪在身边。

后文:点我

评论 ( 30 )
热度 ( 2425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