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战骨(20)

第二十章

 

嘀嗒。嘀嗒。

流氓尸体被系统刷新,鲜血顺着锋利的伞沿流下,不一会,地上就溅满了黏稠的血滴。

君莫笑看向一叶之秋,颜色纯粹的暗色眼瞳倒映出斗神身影,一瞬间只剩下深冷的阴沉,虚空之中浮动的空气都似是冷冷地凝结住了,停滞不动,氛围沉重如水。但很快,那一丝的锋利气息就如风散去,他甩落武器上残留的血滴,抬起手,千机伞架在肩上。

眉目平和,眼底藏锋。

“能用修正吗?”他问。

“不能。”一叶之秋秒答,双手抱臂,好似没察觉方才一瞬间的暴虐气场,好整以暇地瞧着他。

“太欺负人了吧!”君莫笑叹了口气。这家伙那里只是叶修说的任性而已,这简直就是……

“对如此弱小的你来说,我就是规则。”战斗法师声线低沉悦耳,似乎永远居高临下的冰冷表情充分诠释属于王者的倨傲,目光里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漠然,“如果你想反抗我,就尽管来吧。”

唇角牵起一抹似笑非笑的讥讽弧度,不乏玩味,嘲笑着几可预见的不自量力。

“只要你做得到的话。”

暴君。

君莫笑在内心慢慢地念出那两个字。

毫不讲理,自作主张,因为对自身实力抱有绝对的自负,所以肆无忌惮。

强者为尊,为所欲为。

“你想要阻止我和叶修见面?”他蓦然说道,眉头皱了皱,眼底似有激烈的情绪波澜起伏,漆黑杳冥,深不见底,“一叶之秋,你困不住我。”

千机伞达到50级以上,或者满级,一叶之秋的威胁就会失去意义,他们之间只会剩下纯粹的实力对抗。

“你就这么自信……”君莫笑慢吞吞的拉长声调,半开玩笑的口吻,眼神却不同寻常,“我奈何不了你吗?”

“你尽可以试试。”一叶之秋抬起眼,冷漠地回复,“我拭目以待。”

即使实力与战术意识同出一源,但只要是战斗,就会存在胜负之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职业、环境、临场状态均为变数。

破败的荒城古堡,上层已经全然被彻底毁坏,明媚阳光洒落在地面,废墟残垣下的人骨残骸隐蔽在角落的阴影里,在黑暗中漠然注视光明,一切都寂静得近乎死寂。

浮尘簌簌落下。随风而来的除了从遥远之地飘来的腐烂气味,就是挥之不去的残余血气。

汹涌澎湃的杀意浮动,仿佛在眼前编织一场漆黑的浩荡夜影。

说不清是那一刻谁的身影率先消失在原地,战矛与伞的交锋在视野中撕裂猩红的火花,神兵争锋的尖啸贯穿耳膜。视线相对,一叶之秋的眼底燃起艳丽的火色,相互间的专注凝视一瞬而过,君莫笑锁定了他起手的端倪,枪声一响,倒飞闪过却邪戾烈至极的霸碎横扫。

战斗法师冷笑一声,战矛插入脚下岩石,魔法斗气涌入底下,以他为辐心地面刹时蔓延无数龟裂缝隙,熔岩流淌,火焰瞬间喷涌而出,炽烈疾风吹动他的发梢。

火龙长啸,势若惊鸿,转瞬间,无尽火舌吞没视野。

这是……

君莫笑瞳孔骤缩。

“警告,一叶之秋违规使用75级战斗法师技能斗破山河,强制启动神之领域遣返程序。倒计时5秒,5、4、3……”冰冷的声音同时在两人耳畔响起,君莫笑一怔,冷不防就被龙牙穿透肩胛。

血液流淌而下,龙牙的强制僵直效果发动,一叶之秋右手握紧战矛,左手桎梏君莫笑的肩膀,上前一步——

“……2、1。”

倒计时结束。

空间强制转换的一瞬君莫笑的思维出现了短暂的空白,没有光,没有声,时间在那一刻无限拉长扭曲。回过神来,荒旧的古老废墟变成了装潢繁复的寝卧,眼前出现的银制顶灯华丽地镶嵌着白水晶和红宝石,空气里弥散着清郁典雅的沉香。

脊背触及柔软的锦被,从身体的创口涌出的血液瞬间浸透洁白的丝绸。

血肉撕裂的疼痛后知后觉地转导到大脑神经,疯狂叫嚣着生命值下滑的危险警兆。

一叶之秋低下头,白皙的脸庞沾上了一滴血,缓缓的,顺着优美的弧度滑落到下颔,滴落在君莫笑的唇角。

“抓到你了。”

战斗法师的眼中闪动着冷冽的光芒,高傲而且傲慢,目光危险地盯住了陷入颓势的散人。

75级的大招,其攻击范围与追击速度显然非同寻常。而且最具威胁性的一点,就是当前的虚拟世界里,这是属于体系外的全新招式。

斗破山河,他在与75级野图BOSS战斗中领悟的作战技巧,将会在虚拟世界的75级地图全部攻略完毕以后,在下一次的游戏更新时成为荣耀职业体系的新技能,正式纳入荣耀体系。

在此之前,这是独属于斗神一叶之秋的能力。为防打破平衡,不允许在下级世界使用。

意料之外,所以君莫笑的后退路线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否则他一定会在斗破山河的范围攻击之前选择使用能够瞬间改变位置的影分身,这一微小的偏差就足够一叶之秋算计了。

这个道理,一叶之秋想得到,君莫笑自然也在落入陷阱的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他从回到神域起就一直不动声色,毫无反抗地维持平躺的姿势,忽然笑了笑,舔掉了唇边的血滴。

“所以,现在你想对我做什么?”他兴致盎然地问。

只是单纯打算隔绝他与搭档接触的可能,未免也把一叶之秋的器量揣测得太过狭隘了一些。

若真是按剑圣所说,现实世界有对账号角色不利的存在,甚至连拥有职业级实力并且装备银装的满级账号都对此感到威胁,情况自是两说。

君莫笑几乎与一叶之秋前后脚回到虚拟世界,斗神与剑圣在此之间产生交集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一叶之秋不知道夜雨声烦与君莫笑之间的交谈内容,自然很难推测出君莫笑已经知晓了多少情报。

战斗法师的威胁,不像是挟怨报复,感觉起来倒像是……保护。

多有意思,不太情愿却又尽职尽责的保护。

君莫笑表现得宛若对一切一无所知,对一叶之秋的话语半真半假地表现愤怒,实质上却自始至终冷静到极致地观察着斗神。

想要打败你的对手,就必须去了解他,甚至去接近他。

75级招式斗破山河……一张底牌已经揭晓了。君莫笑眼底暗转流光。

战矛洞穿了他的左肩,肩胛骨已经碎了,持续伤害造成了出血效果,生命值一直在下滑。一叶之秋神情漠然地瞧着他,也不收回武器。

“选择权握在你的手上,君莫笑。”

一叶之秋握住却邪的矛身,缓缓俯下身,修长手指狠狠地掐住他的脖颈,唇瓣近乎贴上他的耳畔。

“但你只有服从一个选项。”

冰凉的语调透着残忍冷酷的气息。

“一叶,在家吗?”

窗户传来规律的敲击声音,床上的两人同时一顿。一叶之秋听见这声音,眉头一皱,收起了武器,起身拉开窗帘。

君莫笑抬手捂住血流不止的伤口,这才倒吸一口凉气。

迎面是看起来心情并不算美妙的斗神,一身煞气未消,金红眼瞳凌厉锐利,他身后床上有个陌生的人无声息的坐起身。

骑着灭绝星辰浮空在窗前的魔道学者“咦”了一声,诧异道:“打扰你们了?”

“找我做什么?”一叶之秋没什么情绪地问。

“问个情报。”王不留行说,“王杰希在网游里碰见个散人高手,名字是君莫笑,是叶秋的账号吗?”

一叶之秋漫不经心地说道:“你猜啊。”

“看来没错了。”王不留行露出不意外的了然神色,按这家伙的性格,怎能容忍有人拿别的玩家认作叶秋,“就是你身后这位吧。”

散人装备最好辨认,职业混搭,神之领域不可能再出现第二个这样搭配的角色。

“我从不知道魔术师是个擅于自说自话的人。”一叶之秋扬起眉梢。

“我以为这是因为我们沟通默契。”魔术师似是笑了一笑,灭绝星辰往后退了几尺,他摘下巫师帽,微一弯身,“那么,我先告辞。”

他的视线穿过一叶之秋,君莫笑接过他扔来的一瓶生命药剂,颇感意外地迎视他的目光。

“还会有再见面的机会的。”王不留行说道,“如果可以,我希望是独处。”

说罢,他轻描淡写地闪过一叶之秋随手招来的一记豪龙破军,璀璨星砂飘飘扬扬,魔道学者衣袂一展,轻灵向前飘行,转瞬已经远去。

情报确认,明天告诉搭档。

微醺的风徜徉过微微凌乱的墨绿长发,空中翩然飞舞的红叶掠过耳畔,背离藏匿林中那座森冷古堡,魔术师悠然斜飞,下方一片炽烈如火的红枫汪洋。

此处名为红叶林道,是一叶之秋的地盘。

神之领域广袤无垠,兴许是与现世的网络游戏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缘故,不合常理地同时共存着各种地形地貌与各季节的气候景观,亦或许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则。

漫山遍野的红枫停驻在山林的边际,然后是地势陡峭的山地峭崖,寒潭幽涧,冰雪荒原,最后到了神域大陆的边界,连接着下级世界的天空之城。

空旷教堂,光线透过彩绘玻璃照进室内,盛大而华丽的十字架矗立于高台中央,色泽艳丽的油彩画作描绘着怀抱婴孩的圣母,祥和微笑仿若带来抚慰人心的神秘力量,无玷无瑕,光明永沐。

银发白袍的牧师站在巨大的十字架下,他轻轻垂下眼睫,手中举起的银色十字架闪耀着圣洁的光芒。

纯白的光芒落在坐在位置前排的拳法师身上,肉眼可见的黑色诅咒气息仿若遇到了天敌,激烈地沸腾起来,僵持数息,仍是在白光的驱逐下不甘不愿地消散而去。

大门吱呀一声在身后合上,王不留行走进教堂,阖眸假寐的拳法师敏锐睁眼,转过头。

“许久不见。”魔术师颔首。

“嗯。”大漠孤烟应了一声。

“现世的伤势?”他问。

大漠孤烟点头,解释道:“一群自称亡灵法师的欧洲人,近战能力极弱,就是诅咒的能力比较棘手,他们跟术士有些相似。”

“现世的人类似乎更偏好同职业组队。”王不留行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愚蠢的配置。”石不转语气平淡地点评了一句,态度与对待路边的野怪一般无二,他看向王不留行,“你来找我?”

“75级区域有新的掉落材料吗?”王不留行问。

“碧云砂、焚天布、山海冰、印山木、蓝牙月……”石不转报出一系列材料名字,随着他的话语,三人之间出现一座巨大的地图立体图像。

一个圆壳状的世界,外侧是神之领域,内侧是普通区。其中江海山川形态细致入微、色彩斑斓的区域是已经在荣耀网游开放的地图。雾色浅淡,甚至有部分地区已经全部显露出来的地区是两边世界都在攻略中的75级地图。而被黑雾全然笼罩的未知区域,占据了整个球体近乎三分之二的区域,则是他们目前无法触及的未知地带。

80级、90级,甚至100级以上的强大怪物,就藏匿在黑雾地图之中。

当前75级地图攻略进度,76%。

只有荡平地图领主,也就是所有副本BOSS与野图BOSS,地图才算被完全攻略完毕。

新堰半岛、织银湖这几个地区的图像已经完全显露出来,灰角与安龙高地的战线都推进过半,列屏群山是最后的目标。

“不出意外的话,明年就会开放等级上限。”大漠孤烟说。

诸如战斗法师、拳法师一类的职业角色擅于在战斗中领悟新的招式,然而对于驱魔师、魔道学者和机械师等职业来说,战斗仅是他们灵感的来源之一。魔道学者需要75级的材料熬制适用新等级的魔法药剂,研制具备特殊效果的魔药,甚至包括他们本职业的职业大招。

停留在70级的阶段已经2年有余,没有账号愿意永远停驻不前,他们都在不断地前进。

王不留行随心地挑了几个他感兴趣的材料。

“你打算用什么东西来交换这些东西?”石不转淡淡地问。

魔术师本打算拿出魔药,倏然间,他想到了什么,不动声色地收回了探出衣袖的手指。

“需要情报吗?”他说,“一叶之秋的情报。”

“什么类型的?”石不转问。

“情感。”

那家伙能有什么情感八卦?!大漠孤烟无防备地一口气噎住,露出一言难尽的微妙表情。

“成交。”石不转冷静地说,看向大漠孤烟,“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离开这里;二,用材料换情报。”

拳法师面无表情地沉默良久,抛出了三块印山石。

评论 ( 22 )
热度 ( 264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