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全职]战骨(23)

第二十三章

 

“阵鬼……吗?”

微草战队训练室,有个少年看着屏幕喃喃出声。

乔一帆是微草战队的队员,今年第八赛季出道,是队中的预备成员之一。

微草战队的构成符合当下荣耀职业联盟的主流配置,战队选手总共11人,分为6名主力选手与5名替补选手。预备队员都是本赛季从青训营选拔出来的新选手,其中肖云、柳非、周烨柏三人都已经在正式比赛中替补出过场。而剩余的两人,一个是乔一帆,另一个则是名叫高英杰的少年。

乔一帆和高英杰,他们尚未出场的原因却是截然不同的。

高英杰是被王杰希看重,作为神级角色王不留行的未来接班人培养起来的天才新人,队长王杰希暂时压着他,是从未来着想,为了更好地打磨这块璞玉。至于乔一帆,则因为他的表现实在太不起眼了。

没有亮点,没有让人惊艳的表现,他的训练成绩在预备队员当中处于垫底水平,如他一般资质不错的新人在各大战队的青训营中比目皆是。乔一帆与微草俱乐部签订的职业合约仅有一年,他甚至无法保证一年后的自己能够继续留在队里。

微草战队是上个赛季的冠军队,对于乔一帆来说,他没有太多作为冠军队的一份子的自豪和骄傲,真正取得冠军的是微草的前辈选手们,他更深刻感受到的是情绪是沉重的压力。他严重怀疑着自身实力能否配得上冠军队的水准。

一直以来,乔一帆都坐在训练室不起眼的角落,默默无闻地努力着。但就算在预备队员的小圈子里,他也经常被排除在体系之外。

或许是太久以来根本就没有人特意地指导过他,乔一帆猛然听到一句提点,还是来自那位联盟的老牌大神,荣耀教科书叶秋的提点,他下意识的就已经接受了。

“没错,你的大局观很好,协作意识很强,很适合阵鬼这个职业呢!”叶修说。

乔一帆闻言露出几分苦涩神情,微草队中已经有了阵鬼角色,就是同为预备队员的周烨柏。他只是队中的小透明,哪有什么权利要求改换职业?而且他的合约只剩下今年12月到明年6月的时间了,转型又能否帮助他续约呢?这一决定的风险太大,甚至影响到他的职业前途,由不得他不慎重以待。

但不论如何,乔一帆心里还是非常感谢叶修的指点。自身的困境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挣脱,这种事情是依靠不了别人的,叶修的建议已经完全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雪中送炭了。

叶修察觉到乔一帆的顾虑,人家是微草的队员,他也不便多说,只是鼓励了年轻选手一句。

“拿出点勇气来!”

勇气吗?

乔一帆怅然,他几乎是下意识地侧过头看了看,高英杰不在他的座位上,视线逡巡一圈,原来他是被队长叫去了,两人看着屏幕,一起讨论着什么。

这种能够时常得到王杰希指点的待遇,所有预备队员里,也就高英杰有此殊荣。乔一帆看了一会,不自觉感到羡慕。

“一帆你怎么了?”

不一会高英杰回到座位,他注意到乔一帆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自然地关切了好友一句。

“没什么。”乔一帆恍然回过神,忙掩饰自己表情的异样。

“嗯……”高英杰也有自己的心事,便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少年犹豫着,露出踌躇神色往正式队员那边看了看,悄悄凑近乔一帆,低声问道:“一帆,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嗯?什么不对劲?”乔一帆问。

“我说不太上来……就是觉得队长他们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有些时候我觉得与他们隔了一层似的,你有没有这个感觉?”高英杰问得吞吞吐吐,显然他已经困惑已久,但又实在不明白隔阂在何处,神色间带着几分惶然,生怕是被排斥了。

“我也不太清楚……”乔一帆无奈,自己与主力们的交流比高英杰更少,怎么会看得出来?他仔细回忆了一番,不确定地说,“我只觉得偶尔队长他们的行动会避着我们。”

“果然是这样吗?”高英杰大惊失色,登时紧张地掐紧指尖。

乔一帆的观察能力相当细致,高英杰向来信任他的判断。

“英杰,你怎么了?”乔一帆发现高英杰的情绪不太对劲,瞳孔发散,面色苍白,这是紧张过度的表现吧?他顿时担忧起来。

“我、我跟你说件事……”高英杰看了看乔一帆,嗓音压低,嘴唇微颤,“是这样的,我前两天半夜睡不着,走到宿舍楼道想一个人静一静……”

微草俱乐部坐落于祖国帝都,俱乐部大楼供应暖气。若非如此,大冬天夜里醒来的高英杰绝不会爬出被窝,单单穿着一层薄薄的睡衣就走出房间。

夜幕漆黑,B市的天空难得能看见几颗星星。高英杰趴在走廊的窗边看了一会儿,就耐不住暖气屋里待久的口渴症状,往尽头的开水房走去。

这一整层都是微草队员们的宿舍,男女区域是分隔开的。高英杰的房间隔壁就是乔一帆的屋子,现在是紧闭的状态,好友应该早已入睡了。高英杰踩着软底拖鞋,拿着他自己的水杯轻手轻脚地走过,缓步蹑行,生怕动静太大吵醒队友。

经过主力队员们的房门,经过副队的房门,经过队长的房门,高英杰悄悄走进开水间。烧水的机器是24小时运行的,在黑暗的小隔间里一闪一闪发出红光。他按下按钮,开水流进杯子里,湿气铺面,袅袅蒸汽升腾而起。

水很烫,高英杰一手握住杯柄,一手还侧扶着杯沿,小心地转过身。

走廊窗前站着一个陌生人。

“——!”

高英杰唇瓣抖了抖,多亏职业选手的基本素质,手还是稳稳端着杯子的,杯中水波微微荡漾,泛出一层一层的波痕。

漆黑的长袍,月光下隐约可见精致而繁复的花纹,点缀的宝石碧绿清透,从衣领露出白皙莹润的肌肤,暗色的柔顺长发似乎泛出墨绿的光泽。

那就如同一场幽秘诡谲的梦境。

高贵、优雅、神秘,就连转过身一个简单的动作都能做得仪态端方,不疾不徐。

万般星芒,千种星辉,尽是那一抹神秘暗影的虚幻点缀。

尖顶帽的帽沿太宽,陌生的存在微微垂下头时,高英杰就无法看见他的双眼,只能得见薄唇微弯,带出似笑非笑的弧度。

夜色阒寂,无数闪烁着微光的碎芒靡靡洒落,高英杰觉得那一刻自己的意识都变得模糊了,他浑身僵硬,无法动弹,连舌根都在发麻,只能惊诧地张大双眼,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身躯宛若感受到了来自对方的那无形无质的视线。打量、审视,眸光中仿佛带着令一切秘密都无所遁形的魔法,充满了饶有趣味的味道。

如果这是梦境,那也太过真实。

如果这是现实,那也太过神奇。

“……”

望进高英杰有些失神的双眸,乔一帆翕动嘴唇,最后还是选择将内心的想法宣之于口。

“英杰,现在是白天,我们还在训练室呢……”他委婉道。

所以,不要一言不合就讲鬼故事了好吗?听得人心里渗得慌啊。

“一帆,你相信我吗?我觉得那不像是做梦……”高英杰喃喃说道,他露出恍惚的神色。

耳边听得见走廊挂钟嘀嗒走动的声音,从窗外倾泻而入的月光洒落一地银辉,拉长的影子,衣物摩挲的声响,升腾而起的濛濛水雾轻拂脸颊,湿润而细腻的温度浸入肌理,指尖从冰冷僵硬到泛出红润的温暖色泽。

王杰希,队长的房间透出一丝微光,从房门半掩的缝隙间流落出来。

记忆中留存的细节太过真实,所以高英杰第二天从床上醒来,他伸出手指,小心地碰了碰床头柜的水杯里冷透了的白水,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浮现出了前一夜的那幕画面。

“我怀疑……”高英杰吞吞吐吐地说,“那个有点像是中世纪巫师的家伙跟我们队长有关。”

乔一帆难以理解地看着他的好友,欲言又止。

就算联盟里有些没下限的家伙戏称咱们微草队长有一身神棍气质、擅长看相之类的,那也只是垃圾话而已,英杰你不能把自己的梦也推锅给队长吧?

好歹大家都是接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教育长大的,咱们信仰的是无神论的马克思主义,要以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为科学的世界观基础。巫师这种超越科学常理的存在……如果真的存在的话,为什么他11岁的时候没有接到猫头鹰带来的入学通知书呢?

所以这个世界一定是唯物的啊!

<<<

其实还有另一个可能,因为你是麻瓜。(说出了残忍的真相)

评论 ( 23 )
热度 ( 227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