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全职]战骨(25)

第二十五章

 

就在君莫笑借着烟玉掩护以障眼法去而折返反杀绕岸垂杨之时,他的假身被无数技能击中。空积城正处流离之地与一线峡谷两大练级区域之侧,风貌自然也是与两地如出一辙的贫瘠荒芜,低级主城的道路连铺路的石板也没有,散人的影子在技能的轰击下毫无抵抗地化作虚像,强大的伤害技落到地面,土石裂开,炸起冲天烟尘。

过乱的技能光影反倒干扰了视野,爱凑热闹一面追赶,一面打量起周围的追兵,心里嘀咕起来:说起来,怎么没看见蓝溪阁和中草堂的家伙,前几天明明看见他们的人也在四处追杀君莫笑的……

“你知道刚才和君莫笑一起进城的战斗法师是谁吗?”游峰电忽然问。

“不知道。路过的吧?”爱凑热闹想了想,“刚才也没看到他出手,应该跟君莫笑没什么关系。”

“夜未央说他看到红发的战法与君莫笑是一路的,他们一起出现在一线峡谷。”游峰电皱起眉头,“刚才大家不想误伤无辜,没有刻意对他出手,后来君莫笑的烟玉炸得太快,我都没看清那个战斗法师怎么消失的。”

“战斗法师……”爱凑热闹沉吟,“我记得网游里跟君莫笑交集比较多的战法只有寒烟柔,她是女性。”

游峰电很诡异地有了些不太好的预感。

拥有吹飞效果的落花掌是战斗法师的技能,不止是身为散人的君莫笑能够使出,正牌战斗法师更是能够使用这个招式。

等级压制的话小号打不出太强力的吹飞效果,游峰电绞尽脑汁地回忆着那时从烟雾中被吹飞出去的角色究竟是满级大号还是新区小号,如果是前者,他们就有可能被声东击西的计谋给骗了,……不对!就算是君莫笑使出了落花掌,这也有可能是他的策略。

散人啊,那可是散人啊!多职业多角色才能打出的技能配合,如今散人独自就可以融合施展出来。这实在太容易钻思维漏洞了,他完全可以在使用落花掌以后做出影分身当作吸引大家注意力的靶子,真身向别的方向跑走。那时情况这么混乱,他完全可以浑水摸鱼!

游峰电猛地站住脚,脸色阴晴不定。

“怎么了?”爱凑热闹一脸莫名其妙地看向游峰电。就算操作者相同,有时候角色之间的阅历差异也会造成他们之间的思维差异。

“我们可能追丢了。”游峰电不带好气地说,“等会,我先在帮会频道说一声,君莫笑最新出现位置在空积城,还有个红发金眸的战法疑似他的同伴,让附近的兄弟们都多注意点。”

怎么就追丢了?爱凑热闹的失望情绪几乎溢于言表。

谈话间,遥远的落日没入山线,橙红的夕光拉长建筑物的影子。靠站在背侧隐匿在阴影里的人屏息缓行,灵活地从两名霸气雄图的元素法师眼皮底下闪过,脚步如猫一般轻巧。

踮着脚悄悄走了几步绕开追赶散人的追兵们,站在街角转弯处,他蓦然回头看了一眼。

黑暗中他的金眸明亮清冽,这是个一身简朴衣饰的小剑客,灿金色的短碎发微微延入后颈,身着最平凡最普通的蓝绿品级装备混搭,唯有腰间一柄做工别致的长剑品级不凡,银色剑柄造型精巧,散发出绯红光芒的剑身雕刻着绮丽繁复的血蔷薇花纹。

25级橙武,吸血光剑。

这武器掉落以后本属于蓝河,因蓝溪阁与叶修的交易,被叶修借给黄少天用过。对于27级精通光剑的剑客来说,这把橙武实在是再合适不过的顶级配置了。虽然代打副本事后黄少天将吸血光剑寄还给叶修,那把武器如今已经成为千机伞的一部分,但迫于生存危机,活动于虚拟侧的流木还是特地跑去副本区域搞了一把相同的橙武以供自保。

一身白板装的低级剑客单挑副本BOSS也不是什么轻松活,尤其是在身上连个回血回法力药物都没有,甚至还莫名被一群人追杀的前提下。

“操作者创建了我就是为了帮那个人打一回副本,我现在被追杀也是因为那个人太会拉仇恨,真不知道该感谢他好,还是该埋怨他好……”

故作无奈的抱怨声音寸寸消逝于裹沙挟尘的长风中,流木眼眸略扫,谨慎地静待片刻,又寻机趁着无人过路的片刻飞快穿过街道,一路沿着主城中央广场的方向行进。

虚拟侧世界不比网游,哪怕是主城区域也可私斗,偏偏又是人流最密集的区域。承担最重要职能的NPC们汇聚于此,物资交易、通信传讯、情报交流等需求都可在主城得到实现。虽然幸运碰上君莫笑吸引了城门口的人群火力,流木还是避无可避地被人发现了踪迹。

“喂——可恶的小子,你哪里逃?!”

“不告诉你!”

奔跑中单手握住剑柄,剑客唇角扬起快意的笑容,“铮”一声长剑出鞘,猩红色的血腥剑光划破漆黑夜幕,血花飞舞,剑光璀璨,飞速闪过的一招一式有如惊鸿般一闪即逝,华丽的连招令人目不暇接。

流木没有恋战,而是转身就往中央广场跑去。

黄少天没有给他留下任何东西,包裹里空空如也,就算拥有橙武与顶尖的实力作为依仗,没有药剂的后备补充,27级小号想要击杀大号所需的法力也不是流木能够随意挥霍得起的。

流木一直很冷静地计算着每场战斗的消耗,万一空蓝了,再强的大神也不可能拥有任何战斗力。

[密聊]流木:SOS!HELP!!!我没法力了!!!大哥求支援!

[密聊]夜雨声烦:睡觉中。

喂喂,神之领域与普通区貌似没有时差吧???

大街上流木微一踉跄,额角挂着一滴汗珠,黑线满头。

[密聊]流木:这么冷酷无情真的好吗???人间自有真情在,有缘千里来相会;人间自有真情在,你上山来我下海;人间自有真情在,睡你麻痹起来嗨!

[密聊]夜雨声烦:我现在赶去也来不及救你,不如等满状态复活。

[密聊]流木:死亡很痛我拒绝!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我需要药药药药药药药——

[密聊]夜雨声烦:买药你找王不留行。

[密聊]流木:我不痛经。

[密聊]夜雨声烦:……是魔道学者的那个王不留行,他什么药剂都有。

[密聊]流木:没钱。

神之领域,灰角之涯,天幕阴云密布,湍急骤雨冲刷空旷街道。断壁残垣,碎石零落滚动。

飞火流星,璀璨剑光划破雨幕,一瞬的明光闪过,惊雷以斩裂天地的气势倾泄而下,银辉照亮剑圣冰冷的眼眸,冰雨划过的轨迹寒气逸散。水珠落在他纤长的眼睫,忽然夜雨声烦向后一跃,拳爪袭来的劲风吹动他额前的碎发。

夜雨声烦皱了皱眉头。

他的脸颊出现一道红线,鲜血涌了出来,很快流到下颔,滴滴答答地落到地面。

下一刻,狞笑着向着剑圣冲来的流氓杀手就被一记强悍而迅疾的巴雷特狙击从侧面爆头,子弹上膛,弹夹弹动的声音在这混乱的雷雨中显得是那么微不可闻,但立刻,子弹如瀑雨一般华丽地在这个75级BOSS的身上炸开无数朵血雾之花。

灰角地图75级野图BOSS,流氓杀手丁龙,攻略进度76%了……

“一枪!”夜雨声烦喊道。

枪王落到剑圣身边,疑惑的视线飘了过来。

“有多余的法力药吗?”他问。

“有。”一枪穿云微微诧异,“你没带够?”

“我家小号急需。”接过对方抛来的一盒药剂,夜雨声烦对神枪明显带着好奇意味的目光微感无奈,一枪穿云任何方面都无可挑剔,唯有这喜欢倾听八卦的性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养成的……

“他被叶秋的新搭档牵连了。”精巧木盒在剑圣的指尖利落地转了一圈,他笑了笑,眨了眨眼,“杀完这个BOSS再告诉你详细的前因后果。作为代价,我就不还你法力药的钱了。”

“成交。”枪王漂亮的紫色眼睛明显地亮了一亮,他弯眸一笑,转身面对野图BOSS,双枪的攻势明显变得犀利不少。

[密聊]流木:哥!世界上剑术最高超最华丽最厉害的剑圣大大!我要死了——!!!

夜雨声烦打了个唿哨,远方天际传来一声鸟鸣,一只淋得湿透的信鸽落在他的肩头。

【系统:夜雨声烦已向您邮寄100000金与上品活络剂10支,请到任意主城信使NPC处查收,谢谢。】

下级世界星夜璀璨,白鸟展翅长鸣,小剑客唇角微扬,眉眼间带起狡黠笑意,手下三段斩三道剑光闪出,这一招式被他当作位移技能使出,一下子拉开后方追兵好一段距离。流木单手一撑栏杆翻越障碍,一边笑一边向广场中央的信使NPC招手:“喂——我来收信件啦!”

站在驿马旁边的青年笑眯眯地看向流木,他抬起手,信鸽飞落而下,脚爪紧扣信使的手臂。

鸽子歪头看了看流木,忽然振翅咕咕叫了两声,旋即信使面前凭空出现一个巨大的宝箱。此刻正逢流木跑到信使面前,他伸手一拍箱子,整个宝箱被他收入系统包裹,瞬间完成从一贫如洗到腰缠万贯的伟大成就。

他倏然站住脚,低下头,肩头抖动。

“哼、哼哼,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愚蠢的渣滓们啊!本大爷不怕你们了!!!”

流木畅快大笑着丢开空荡荡的药剂瓶,转身迎着向他冲来的追兵拔出长剑!

“看剑!拔刀斩!”

评论 ( 26 )
热度 ( 253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