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莫毛]Happy Halloween (5)

第四章 善恶难分

 

流水嘀嗒不停,穆玄英阖眸思索,耳边仅余自己呼吸声响。

食尸鬼属于黑暗鬼怪,不需依靠空气生存,莫雨亦是举止轻微,动静无声,他闭上双眼,便难以察觉友人的存在。穆玄英心绪一牵,微有些慌乱。

忽然掌心一沉,他诧异睁眼,发觉是莫雨牢牢握住他的手,绯红眼眸专注地凝视着自己。

 

“放心去想。”莫雨不知穆玄英的思绪早就飘到自己身上,还当他是为食尸鬼的谜题苦恼,出声安慰道,“不用担心,毛毛,我不会让你有事。”如果你真的是毛毛的话……

穆玄英心下一暖,用力点头。

 

唔,莫雨哥的手好凉……

等等、他在想什么不着边际的事情啊?当务之急是解开食尸鬼的谜题吧!

 

穆玄英蓦地醒过神来,连忙沉下心,凝神思索起来。

 

条件一:小镇里至少有一个恶人。

条件二:每个人能分辨除自己以外的人类的善恶。

条件三:察觉自己是恶人的居民,当夜就会变成恶鬼。

条件四:第三天夜里,才有恶人变成恶鬼。

 

隐藏条件:一开始,所有人都默认自己是好人。

 

假设一:镇子里只有一个恶人。

当第一日的白天过去,恶人会发现除了属性不明的自己以外,小镇里全是好人。

若他是好人,那就不符合条件一。

因此他是恶人,第一天夜里,他就会变成恶鬼。此时,该假设违背了条件四,舍去。

 

假设二:镇子里有两个恶人,分别为A与B。

当第一日的白天过去,A发现B是恶人,除了自己属性未知,镇中其他居民都是好人,B也会发现A是恶人,除了自己属性未知,其他居民都是好人。

第一天晚上,A确信B是恶人,其他居民是好人,根据隐藏条件,他默认自己是好人,因此当晚他不会由于察觉自己的身份而发生变化,同时根据假设一,A推断小镇中唯一的恶人B会在第一夜变成恶鬼。对于B来说也是同理。

第二天白天,A和B都发现对方没有变成恶鬼。事实违背了假设一,两人都会发现小镇中存在不止一个恶人。对A来说,B是恶人,其他人都是好人,那么唯一身份不明的自己只能是恶人了。对B来说也是同理。

因此在第二天晚上,A和B都会变成恶鬼。此时,该假设违背了条件四,舍去。

 

假设三:镇子里有三个恶人,分别为A、B与C。

第一日的白天,A看见B与C是恶人,根据隐藏条件,他默认自己是好人,同时根据假设二,他推断B与C会在第二天夜里变成恶鬼。对B与C来说同理。

等到第三天白天,A发现B与C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事实违背了假设二,这时他意识到小镇中存在不止两个恶人,然而除了B、C和自己,他确定其他居民都是好人,这时他知道自己是个恶人。对B与C来说同理。

第三天夜里,已经察觉自己身份的A、B、C都会变成恶鬼。此时,该假设符合所有条件,成立。

 

“答案是三个人。”穆玄英自信地说,“小镇里生活着三名恶人。”

“答、答对了……”食尸鬼吃惊地张大嘴,显然对穆玄英能解开他的谜题颇感意外,用人类小孩打牙祭的计划落空了,他失望地往后一坐,整个石室都因他的动作震了一震。

“食尸鬼,现在是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莫雨见对方似乎打算直接离去,眼眸微眯,上前一步,“你不会想食言吧?”

“你当和尚是什么人?就算我不是好人,也不会言而无信!”食尸鬼怒道,“哼,拿去吧!”

 

两样物件自半空划过一道弧线,莫雨一手接住食尸鬼抛来的物品,随手将其递给穆玄英。

那是一双银筷子,还有一本记事簿。

 

“从一楼大厅的壁炉往上爬,可以进入二楼的食堂。”

食尸鬼说完,就神态恹恹地转过身,跳进他来时打通石壁的造出洞穴,不知走向何处去了。

 

穆玄英把银筷放到斗篷内袋,翻开手中破旧的簿子。

 

《善恶难分》

「食尸鬼陈和尚总是讽刺僵尸陶寒亭。

僵尸常问:世上的人类总是愚昧的,要如何让他们分辨善恶?

食尸鬼笑答:区分善恶本无意义,活到头来,管他善恶忠奸,都进了和尚肚里。善也是空,恶也是空,一切皆空。

常言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若说日久见人心,最怕当局者迷,反倒看不清自己。

为恶不自知,便只是个恶人。

为恶而自知,便成了大恶鬼。

善而不改其身,恶却愈演愈烈,如何惩恶扬善?

不如糊涂,混混沌沌,稀里糊涂成为和尚盘中一餐,才是大善!」

 

“……胡说八道,都是歪理。”穆玄英咕哝一声,眉宇间隐见几分不服气的味道。

莫雨不置可否,握住他的手,冰凉手指扣紧穆玄英的手掌,说了一声:“走,去大厅。”

跨上台阶,穆玄英被莫雨牵着快步前进,马尾飞扬,他听着石室里一成不变的单调水声,最后一刻,回头看了一眼地牢深处的废墟狼藉。

 

尸体……是真实的。

食尸鬼,似乎也不是他的幻觉。

 

那么,莫雨……你是谁?

你是真实存在的人吗?

 

淡青色的石苔长在角落,腐臭的气味在鼻尖缭绕不去,穆玄英小心地拽起有些长的袍角,看着莫雨踩动储物间的隐藏机关,开启的石板重新盖上,宛若重新将两个世界分隔开来。

 

“怎么了?”莫雨素来敏锐机警,察觉到他的视线,立刻转头问道。

“没、没有。”穆玄英连忙摇摇头。

莫雨看了他一会,神情平静,眼神淡然,仿佛连自己心底那点见不得人的想法都被他看穿了似的,穆玄英几乎维持不住若无其事的表象,才听见他慢悠悠地“哦”了一声。

他的心跳得很快,砰砰砰震动着胸腔,脸颊不期然浮现出淡淡的红色,忙紧张地撇过头去。

 

“走吧。”莫雨说。

“嗯……啊、哦!”穆玄英连忙跟上。

 

一层的大厅一如先前一般寂静,光线黯淡,垂帘掩窗,悬挂墙上的时钟滴答作响,莫雨似不经意地抬头看了一眼,楼梯中层平台上九尊漆黑的鬼怪雕塑栩栩如生,好似比照着真实存在的妖魔雕刻而出的一般。

尽管内心已经不抱希望,穆玄英还是提着南瓜灯走到城堡通往外界的唯一出口,试探地推了推大门。

 

“……不行,打不开。”他露出显而易见的失望神情。

 

莫雨看着穆玄英进行徒劳的尝试,烛火寂静燃烧,摇曳的亮光勾勒出他俊秀的脸孔,眼睫垂下半弧形的阴影。

他嘴唇微微翕动,没什么情绪地说:“不要试了,没用的。”

 

在游戏结束前……在死神的考验结束之前……

他们无法离开这里。

 

穆玄英不知莫雨内心的话语,他低落地叹了一口气。

 

莫雨看了看大厅摆设,没有发现什么变化。他们走近食尸鬼所说的壁炉,炉内火灰早已被离离锻尽,只余一些烟灰色的灰烬,四壁有些熏黑的痕迹。进入壁炉,穆玄英提高南瓜灯,莫雨抬头看了看,上方一片漆黑,但有一个绳梯垂落下来,只是尾端被叠放到壁炉内侧砖砌突出的位置,只有进入壁炉以后才能看见。

莫雨举手一勾,绳梯落到他的眼前。

 

“用这个爬上二楼。”莫雨说。

穆玄英点了点头。

 

南瓜灯摇摇晃晃,为了带着这个照明的小道具一起爬上二楼,两人颇费一番功夫。脚踩绳梯,穆玄英嘴里咬着手柄,呲牙咧嘴地握住莫雨从上方伸出的手掌。莫雨牢牢抓住他的手,往上一拽。

“呼……呼……终于上来了。”

从二楼的壁炉爬出,穆玄英狼狈地拍了拍衣袍,用手背擦了擦额头沁出的汗水,按住胸口喘了一口气。

他以为莫雨会嘲笑自己,没想对方什么都没说,而是半蹲下身,轻轻地抚摸他的脊背,帮他顺气。

 

感激地向莫雨笑了笑,穆玄英站起身,打量起眼前的新房间。

依旧是厚重的羽绒遮住了窗帘,四处鎏金雕漆的装饰,墙面悬挂着好几幅色彩艳丽的油画。这是一间面积很大的餐厅大堂,房间角落有个摆满餐具的精致橱柜,一张占据了过半空间的长桌横摆中央,厚重的红色桌布边沿垂坠着细细的流苏,银烛台托着三支长长的白烛。

白烛仿佛刚被点燃,烛焰下一汪浅浅的透明蜡油,还未被烧得太久,没有蜡滴流到烛身。

 

真恶心的感觉。

就像是……自己的每一步行动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

莫雨眸色一暗,眼里阴霾丛生。

 

长长的餐桌,应该能满足十几二十个人同时用餐的需求。周围摆着十把椅子,一把摆在主位,面朝房门,剩余九把左右排列。

桌面上,每个座位前都摆好了铜器餐具,但唯有位于左侧的一个位置还准备了食物。穆玄英好奇地走近一看,造型典雅的酒杯里盛放着鲜红如血的液体,小碟放着一小块无酵饼。

 

“这是……圣餐?”穆玄英不太确定地猜测道。

圣餐源于耶稣与门徒共进最后晚餐。耶稣掰饼,分酒给门徒时将饼比作他的肉,将酒比作他的血。每逢安息日他都会跟随大人前往教堂礼拜,参与过圣餐仪式。

 

晚餐时间距离现在已经很久,从进入森林到现在,穆玄英一直滴水未进,乍一看到食物就在眼前,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胃里一阵空虚,感到非常饥饿。

少年看了看桌上的食物,这看起来与神父分发的圣餐非常相似,却带有一种异样的邪恶气息,仿佛充满污秽,又仿佛散发出魔性的吸引力。

城堡的主人邀请他们参加了这次探索城堡的游戏,餐厅里出现了一份食物,或许,这就是对方特意准备的招待吧。

他犹豫地碰了碰手边的铜餐具,这时候该不该吃掉桌上的食物呢?

 

[是否吃掉“圣餐”?]

〖是。〗

〖否。〗

 

“……还是,算了吧。”穆玄英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莫雨问。

穆玄英摇摇头,还未说什么,肚子却抢先一步发出一阵咕噜噜的叫声。他身形一僵,脸上不由浮现出尴尬的神情。

莫雨也怔住,他完全没想到还有这遭,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饿了?”

承认了就有种莫名的丢脸,穆玄英扁嘴不答。

“还是小孩脾气。”莫雨笑。

“才不是!”穆玄英恼怒地反驳,可惜肚子太不给面子,又是咕噜噜地响了起来。

 

一支南瓜糖递到他的眼前。

“给。”莫雨说,“别去碰桌上的东西,来源不明,可能有问题。”

穆玄英看了看南瓜糖,又看了看莫雨,又看了看南瓜糖,又看了看莫雨。

“不要就算了。”莫雨见他一直不接,作势收回。

“我要!”穆玄英飞快接过糖果,像是怕莫雨又做什么,他立刻拨开透明糖纸,把棒棒糖塞到嘴里。

“呜呜,好吃……”他含含糊糊地说。

糖果口味香甜,口感浓厚的糖汁融化在嘴里,鼻间缭绕着南瓜的香气。

没有小孩能拒绝糖果的诱惑,小小的无酵饼与之完全不能相比,穆玄英满足地眨了眨眼,故意忽略莫雨微带揶揄的眼神,转移话题道:“为什么只有这个位置摆着食物呢?”

 

餐桌总共有十个座位,却唯独一个位置的餐具盛着食物。

意思是说城堡里有十个人,九个人已经用完餐了,但还有一个人没有吃吗?

九……九个……兴许是最初进入城堡所见的画面在记忆中留存得太过深刻,穆玄英不自觉回想起一楼楼梯上方的那九尊鬼怪雕塑。

 

“银筷子。”莫雨突然说,“用一下食尸鬼给你的银筷子。”

穆玄英恍然大悟,他拿出银筷子,伸进红酒里拌了拌,银白发亮的筷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

“有毒……”如果刚才自己真的忍受不住食欲的诱惑,就会被毒死了吧?他心有余悸。

用筷子从红酒里捞出一根形状完整的鱼骨,穆玄英与莫雨对视一眼,他又用筷子挑了挑碟中的面包,筷子撕开面包,从里面挖出一柄黄铜钥匙。

“有了这个钥匙,我们或许就能进入二层的某些房间了吧。”穆玄英高兴起来。

莫雨点头。

 

从房间内侧转动门锁,听得“咔嚓”一声,门锁被打开。二层的楼道一如既往的昏暗寂静,两人走出大门,一道白影闪过,莫雨立刻将穆玄英拦在身后。

“什么人?”

白影落地,四肢轻巧地踏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金银异瞳幽幽地瞧着穆玄英,又轻又软地叫了一声。

空气微凉,周围又是漆黑,这一声诡异的猫叫,直把人叫得脊背生寒,汗毛竖起,激灵灵地窜了一身鸡皮疙瘩。

穆玄英惊愕地看了眼墙壁的三道爪痕,城堡的墙壁都是石料砌成,这只猫的爪子究竟有多锋利,才能在石壁上留下这么深刻的痕迹?

如果不是莫雨拉开他,此时此刻,这三道爪痕就要落在自己身上了。

穆玄英咽了咽口水,额角流下冷汗。

 

猫儿垂涎欲滴地盯着穆玄英,伸舌头舔了舔爪子,又弓身,视线牢锁他的脖子,做出蓄势待发的姿态,后退几步,猛地往他们冲来!

 

糟、糟糕,这下躲不及了——

 

电光火石的一刹那,莫雨灵机一闪,蓦的高声叫道:“毛毛,扔出鱼骨!”

“啊,哦!”穆玄英下意识遵照莫雨的指示,他的手伸进斗篷,拿出从带毒红酒中捞出的鱼骨头,往空中一扔!

那只波斯猫“喵”的叫了一声,似乎是本能,似乎又是被诱导改变了目标,半空中叼住鱼骨,然后,“砰”一声坠落地面。

 

鲜红的血液从猫的身下流出,穆玄英恍然惊觉他刚才的行动究竟代表着什么意义,他指尖颤动,呼吸发抖,脸色骤然变得难看起来。

“雨哥,我……”

“别放松,小心点!”

莫雨戒备不减,冷漠地盯着横躺在地的猫。

 

半晌,白猫睁开双眼,从血泊中站起身。

鲜血沿着它柔顺的长毛滴落,不留半分痕迹。

它叼着鱼骨,无甚兴趣地晃了晃尾巴,看也不看站在一旁如临大敌的两人,施施然向着走廊深处远去了。

 

被一只小动物袭击的危机……解除了吗?

 

“这是怎么一回事……”穆玄英难以置信地看着血泊中一根毛茸茸的白尾巴,手指攥紧身前莫雨的肩头,惊魂未定。

“那是魔女的猫。”莫雨解释,“它有九条命。”

“……”他无言以对。

 

传说中妖娆美丽的魔女不信任任何人类,也不信任所谓的同胞,魔女的身边常常陪伴着一只猫,其本性也如猫一般,傲慢、孤独、神秘,慵懒低调却又任性自我,猫总是乖戾孤僻的。

穆玄英随着莫雨的视线看向餐厅斜侧边的一扇房门,正是方才两人走出餐厅时,那只波斯猫朝他们扑来的方向。房间门扇紧闭,挂着一个猫形的门牌,上面用华丽的花体字写着“The Witch’s Room”(魔女之屋)的字样。

他注意到魔女房门前一块区域的大理石地砖排列与其他位置的设计大有不同,这一小小的空间里,竟然用宽度不过两英寸的白色砖块密密麻麻铺成了20x20的方形格局。穆玄英走到这块特殊的区域边缘,蹲下身,手指轻触砖块。

只听“嗑”的一声,白砖中轴翻转,变成了背面的黑砖位于地表。

 

在附近的地面上留有一行红色的字迹:

如果猜不出正确的图案,就算拥有钥匙也无济于事哟!

句尾还画了一只可爱的猫咪简笔画。

 

好甜的味道,穆玄英嗅了嗅气味,这是玫瑰花的清香……看来对方是用玫瑰花酱写的字啊。

该怎么说呢?魔女的品味,果然和食尸鬼、僵尸之类的鬼怪处在完全不同的档次啊。他腹诽。

 

莫雨半跪于地,低头观察地砖半晌,说:“Conceptis Puzzles.”(康思谜题)

 

康思谜题,他们遇到的谜题叫做康思填方块,是一种图形逻辑解谜游戏。解谜人依据谜题提供的坐标线索,将白格置换成黑格,最终将会还原出一幅黑白像素画。

每一道谜题都由空网格构成,每行网格的左边与每列网格的顶部数字都是解题的线索,数字代表连续黑格的个数,并按网格中连续黑格的顺序排列。

举例来说,若是一行左侧出现1、2两个数字,就代表这一行中,在一个黑格与两个黑格之间至少存在一个白格将二者分隔开来。假使这一行只存在四个网格,那顺序必为:黑、白、黑、黑。

 

穆玄英放下手中的南瓜灯,凝神仔细观察起来。

魔女门前的地砖是这个模样的。


<<< 

 

支线剧情

 

[是否吃掉“圣餐”?]

〖是。〗

 

“肚子好饿……”

寒夜阴森,房间凭空吹过一道阴风,穆玄英手里握着铜餐具,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好冷、好饿。

 

地下牢笼里血腥的一幕仍在脑海不断回放,残破的尸体、恶臭的气味、狰狞的鬼怪,滴水声单调而冰冷,一声、一声,久久回荡着,浑身宛如被冷水浇透,薄薄的冰层一点点从脚底蔓延到胸腔,恐惧使得他的手指随之变得僵硬,他被逼得喘不过气来。

 

用尽全身的力气,努力地深吸了一口气。

 

那不是简单的游戏而已。

好可怕。

他真的有可能逃离这里吗?他真的能获得解脱吗?还是说,他早已……

他用着奇怪的眼神看着手中的餐刀,刀面一侧映着他自己的倒影,映衬着嫣红似血的酒液,手指一紧,刀尖闪过一道淡红的冷辉。

 

顷刻间,他心底已然明悟。

 

“毛毛?”莫雨皱起眉头,忽然用有些严厉的语气叫他,“停手,你要做什么?”

“不好意思,我肚子有点饿……”穆玄英似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赧然道,“你饿了吗?莫雨哥哥,我们一起吃点东西好不好?”

“不要去碰那些东西,来源不明,可能被人动过手脚。”莫雨说。

“……”穆玄英眨了眨眼,弯起唇角,微笑起来,“原来雨哥你不饿啊。真没办法,那我就不客气啦。”

“毛毛!”

 

“砰!”

 

少年的身体倒在地上,杯子咕噜噜从滚到桌底,残存的酒液在深红的桌布上留下一片深色的湿痕,刀叉四处散落。

莫雨在原地站了一会,走到穆玄英身边,从他的手边捡起铜匙和一根黑漆漆的鱼骨,起身走到房门前,转动门把——

 

“死神试炼,还差六关。”

 

分支结局二 DEADEND 留下你独自一人

<<<自动存档,二周目可读取 


评论 ( 10 )
热度 ( 30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