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莫毛]Happy Halloween(7)

 第六章 红白玫瑰

 

女声优美轻灵,不知为何,穆玄英却感一阵反感。

自私而短视的臣民,以及傲慢贪婪的女王……

要帮助女王吗?助纣为虐有违本心,他不自觉地露出不太情愿的表情。

 

手掌传来冰凉的温度,穆玄英侧过头,见莫雨目不转睛地盯着女王人偶,却伸过手抓住他,手指在他掌心缓缓写着:

答应她。

 

人偶娃娃静静地站在原地,她红唇艳丽,笑容明媚,却带有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

穆玄英看着那华丽的人偶,人偶也在看着他,绯红的眼瞳呈现出半透明的胶状质感,冷冷地倒映出他扭曲的身影。

他刹那间明白了其中违和之处。

人类露出笑容,表情绝不仅仅是嘴角上挑而已。真正在笑时,脸颊的苹果肌会因肌肉的挤压而略略隆起,卧蚕凸起,同时在下方形成沟纹。留心观察就会发现,越是笑,人的双眼越是接近闭合,瞳孔变小,鱼尾纹加深。

但是女王人偶……

她也在笑,笑得红唇弯起月牙般漂亮的弧度,她矜持地微笑着,笑不露齿,一双红眸又柔又媚,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假笑。

虚伪。

 

烛火倏然熄灭,幽闭的空间陷入黑暗,唯有那女王娃娃的周身发出了诡谲的红光。暗影浮动,红瞳诡谲,穆玄英凭空感到一阵危险的心悸感,汗毛乍起,后颈微微发凉。

感到莫雨握着他手腕的手指悄然收紧,他克制后退的冲动,暗地里牙关紧咬,努力维持着平静自若的表情。

“……好,我答应你。”

 

1名女王,65名臣民,每人手中一颗宝石。

女王提出改革法案,臣民负责投票,当支持票数超过反对票数,则法案通过。

每个臣民只在乎自己的利益得失。

女王想通过改革法案使自己获得最多宝石。

 

既然如此的话……

 

“第一轮改革法案,你自己及32个臣民不分配宝石,另外33个臣民各自获得2颗宝石。”

第一轮投票结果,32票反对,33票赞同,法案通过。

 

黑暗中仿佛传来了什么接连断了线的声音,或许是珠串,接连有什么闷闷地砸在厚实羊绒地毯里,咕噜噜地滚得四处都是。

 

“第二轮改革法案,不分配宝石的臣民不变,剩下33名臣民中,16名臣民这次不分配宝石,17名臣民各自分配3颗宝石,你自己分配15颗宝石。”

第二轮投票结果,16票反对,17票赞同,法案通过。

 

珠玉碰撞的声响越发频繁,耳边变得越发嘈杂起来,懊恼的抱怨声、沮丧的哭泣声、怨恨的诅咒声络绎不绝。

 

“第三轮改革法案,不分配宝石的臣民不变,剩下17名臣民中,8名臣民这次不分配宝石,9名臣民各自分配4颗宝石,你自己分配30颗宝石。”

第三轮投票结果,8票反对,9票赞同,法案通过。

 

“第四轮改革法案,不分配宝石的臣民不变,剩下9名臣民中,4名臣民这次不分配宝石,5名臣民各自分配5颗宝石,你自己分配41颗宝石。”

第四轮投票结果,4票反对,5票赞同,法案通过。

 

“第五轮改革法案,不分配宝石的臣民不变,剩下5名臣民中,2名臣民这次不分配宝石,3名臣民各自分配6颗宝石,你自己分配48颗宝石。”

第五轮投票结果,2票反对,3票赞同,法案通过。

 

“第六轮改革法案,不分配宝石的臣民不变,剩下3名臣民中,1名臣民这次不分配宝石,2名臣民各自分配7颗宝石,你自己分配52颗宝石。”

第六轮投票结果,1票反对,2票赞同,法案通过。

 

“52颗宝石,这就是你能获得的最大数量。”

 

随着穆玄英的话音落下,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女王提起裙摆,骄傲地向他们展示起了她那缀满了宝石的美丽长裙。

珠光宝色,绚丽璀璨,她是黑暗中唯一的光辉所在,衬得其他人偶黯然失色。

 

所以谢叔叔才总是说,不能将自己的视野局限在区区方圆之地。这样只顾蝇头小利或是明哲保身的做法都是最愚蠢的选择。

穆玄英悄然轻叹。

面对危机,最正确的方法是所有人齐心协力。临到危及自己的时候才做反抗已经晚了,因为到那时候,已经没有人能够帮助你了。

 

得到女王赠予的玫瑰。

 

玫瑰香气馥郁,不知是否在充斥着熏香气味的屋子里待得太久了,穆玄英觉得这气味浓郁得过头,闻久了竟然觉得脑袋有些发晕。

他小心地避开尖锐的刺,手指夹着茎杆的部分,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空中倏然传来一阵哀伤的悲泣,这时他没注意到,黑暗中其他人偶娃娃的裙底涌出了鲜血。血珠汇聚成片,汇聚成血泊,汇聚成波浪,转瞬间淹到膝盖。

穆玄英顿时惊诧不已,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一片漆黑中,人偶们都在跳着舞,珠玉落入血池,裙裾被血脏污,她们跳着舞,旋转,旋转,手臂高举。

在黯淡的红色光影中,赫然变成人骨骷髅的模样!

 

红颜枯骨。

 

“背叛了……”她们说。

“你背叛了我们……”她们声声血泪。

“贪婪的女王啊,你利用你的权势,掠夺你的臣民,夺走我们的宝石。”

 

一个血浪打来,他狼狈地退了几步,眼睁睁看见珠光璀璨的女王人偶被血水淹没。

 

咕噜咕噜咕噜。

血泡翻滚,女王倾倒的位置飘起一个小小的首饰盒,在颠簸翻涌中盒盖打开,里面俨然是另一把黄铜钥匙。

穆玄英立刻意识到,那是下一个探索房间的钥匙!

他不顾血池上涨,立刻朝首饰盒的方向划水走去。

 

一步,从膝盖到腰部,两步,从腰部到胸腔,三步,从胸腔到脖颈。

咫尺之遥,血浪涌动,穆玄英看着首饰盒,努力地伸长手臂。

 

一阵腥风吹过,信笺飘落血池,眨眼间就被吞没。莫雨手中的《魔女日记》哗哗翻动,无数充斥着浓郁怨气与尖锐讥嘲的文字在他眼底一一闪过,最终,停留于封底的页面。

 

「还有什么不可背弃?所有的光鲜亮丽,都是虚伪的遮羞布!」

莫雨脸色微变,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还差一点。

还差一点点了,就可以拿到……

“不行,来不及了!毛毛,快走!!!”莫雨大声喊道。

一个极高的血浪打来,首饰盒瞬时倾覆,眨眼间钥匙就沉没不见。波涛翻滚,穆玄英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转瞬也被血海淹没。

 

……

 

要在此结束了吗?

 

意识在黑暗中奋力挣扎着,愧疚的愤怒的悲伤的情绪激荡翻涌不休。他想呐喊,喉咙却似被什么堵住,发不出一丝声音。他想哭泣,但双眼又存在于何处?他自身又存在于何处?

他要死了吗?

啊啊,好不甘心……他还没有……还没有……

……

 

或许那是幻觉。

在无尽的逐浪中,他的手被牵住了,被拯救,被拥抱。

唇上有着残余的冰凉触觉,他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汲取有如甘露般的空气。

那就宛如梦幻一般缭绕不绝却又无法把握的云烟,让他的精神既快乐又痛苦。

 

“莫雨少爷……不可能……人类……”

“……死神……幻觉……陷阱……”

“请除掉……一意孤行……谨慎……”

 

头痛得有如千万根针扎进了大脑,隐约间有什么模糊的音节断断续续地传入脑海,穆玄英不禁呻吟了一声,痛苦中他仍不忘死死地抓住了谁的手,掌心触温冰冷得不似活人,然而却是那么平静安和,令人心安。

 

“莫杀,退下。”他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这样说着,简洁的话语带着一贯的寒凉气息。

 

……

 

穆玄英睁开眼。

映入眼帘的是高高的天顶,油彩浓烈,各种色彩争先恐后地挤进视野,眼前展现的似乎是炼狱之景。

盘旋而起的净界山,犯下傲慢、嫉妒、愤怒、怠惰、贪财、贪食和贪色七大罪过的灵魂在此忏悔洗过,山顶是地上乐园,由此可以层层升往象征着光明与救赎的天堂。

或许是壁画面积的关系,乍一眼看去满满占据了视野,让人心理上感到了无比的震撼和冲击。

如同他正身处炼狱。

 

他侧过头,便看见身旁以守护姿态盘膝而坐的莫雨。

周围一片漆黑寂定,这似乎是在廊道,他身侧还是那熟悉的门扇,上面挂着个猫形的门牌,不远处是一滩血泊,一根毛茸茸的白尾巴孤零零地躺在地上。

只有些许明月的辉光投到地面。

莫雨身后的那扇窗,窗帘是被拉开的,月光穿透玻璃花窗,如薄纱一般轻软地披在他的身上,柔和了他清冷的眉眼。

时光宛若在这一刻静止了,那双绯红的漂亮眼眸里,满满都是自己的倒影。

他在这里,就像是永远会在这里,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有种让他怀念到想要落泪的感觉。

明明只是今晚第一次碰见的新朋友而已。只要察觉到他就在自己身边,潜意识里就感到十分安心。

 

“我这是……”

他挣扎着坐起来,莫雨帮忙扶住他的脊背。

“你昏过去了。”莫雨说。

“这样啊……”

穆玄英这时才注意到自己还握着莫雨的手,兴许是意识不清的时候用了太大的力气,在他的手上留下了淡青的瘀痕。

“啊,对不起!”他立刻松开手,满怀愧疚地道歉。

莫雨收回手,不在意地摇了摇头。

 

穆玄英阖上眼,不住地揉着太阳穴。

记忆仿佛出现了一个断层,他的脑海里一片乱糟糟的,都有些记不清自己昏迷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穆玄英看着自己另一只手攥着的花,这是……红玫瑰?

馥郁清新的玫瑰香气萦绕鼻间,穆玄英有些怔愣地看着这朵大红色的娇艳花朵。这就像是个钥匙,刹那间,昏迷前的种种画面回闪过脑海。魔女的日记、女王的请求、变成骷髅的人偶,铺天盖地的猩红血海……

噩梦般的回忆一幕幕回归脑海,他没意识到自己的脸色变得苍白许多。

 

说起来,他明明已经被淹没了……怎么会平安无事呢?

穆玄英看着自己,洁白的衣袍纤尘不染,不说衣服上没有污迹,连身上都清清爽爽的,好像从未进入过魔女房间似的。他不禁困惑起来。

 

“这是下一个房间的钥匙。”

莫雨递过来一把黄铜钥匙,穆玄英发现那就是他昏过去之前掉进血池里的那一把,登时惊喜地张大双眼。

“你先休息一会,然后再去下个房间。”见穆玄英立刻就要站起身,莫雨眼疾手快地按住他的肩膀,强硬地命令道。

尽管语气淡淡,强烈的担忧情绪却没有隐藏地传达过来了。

“谢谢你!”穆玄英弯起眉眼,笑了起来,“莫雨哥哥,这是我第二次被你救了。”

第二次?莫雨微不可查地怔了怔,半晌才意识到穆玄英所说自己第一次救了他的事情指的是巫妖房间两人的第一次相遇。

虽然这其中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误会,但面对少年充满感激的明亮目光,莫雨还是镇定地轻轻颔首。

 

“身上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莫雨低声问。

“放心吧,我没事。”穆玄英笑道。

被他的笑容感染,莫雨的眼中也带起了一抹轻松的笑意。

“那就好。”他说。

 

二层的房间比一层的空间要更大,因此房间的数量也更少。穆玄英很快就试出了从魔女房间得到的钥匙对应的门锁,这是位于廊道最深处的一间屋子。

在靠近之前,他很小心地看了看四周的情况。没有猫,也没有其他什么小动物冒出来,周围的装饰摆设都很正常,看来这个房间的主人没有在门外设置谜题。

 

“咔嚓。”

门锁打开,走近房间,第一印象就是扑面而来的草药气味。

他提起南瓜灯,取出蜡烛,点燃房间桌面上的古铜烛台。橙红的火光照亮了屋内的环境,穆玄英环顾四周,不自觉地“哇”了一声。

这里橱柜林立,架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药草干花,间或有些珍贵的琉璃器皿,里面盛装着闪耀着流光幻彩一般色泽绮丽的液体。

还有更大的容器……里面似乎是什么生物的肢体部分。女孩看到这些狰狞古怪的东西或许会被吓到惊叫,七根尖爪带着鳞片的手臂、有着三个瞳孔的眼球、两个头颅的花斑蛇,许多诸如此类的东西具都漂浮在半透明的碧蓝溶液中。

这些看起来奇异又散发出微妙邪恶气息的东西让穆玄英倍感新奇的同时又觉得心理上有些不适,他小心翼翼地四处查看,谨慎地没有触碰任何摆在架子上的物品,直接走到房间中央。

 

那是一个很大的坩埚,里面正在煮着什么东西,里面幽蓝色的液体咕噜咕噜地冒着泡,亮闪闪的星砂在溶液里游动着。

坩埚的下方是点着火的,漆黑的火焰舔舐着锅底,发出细微的嗞啦声响。

这火焰完全融入黑暗之中,不但没有发出任何光亮,反而像是吸尽一切的深渊一般寂静幽深。

穆玄英提灯走到坩埚旁边,隐约感觉烛火发出的光芒变得黯淡了不少。

 

“这是什么?”

药草、神奇生物、坩埚里熬制的奇怪药剂……种种线索让他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特殊的形象。

与魔女一样有名,活跃于各色神话传奇故事里的人物——巫师。

 

温暖的火光照亮了莫雨半边的侧脸,他抬起头,对穆玄英招了招手。

“过来,看这个。”

 

莫雨身前是个工作台,上面凌乱摆放着一些小刀、天秤、石蛊、捣药杵、清水盆一类的物品。一本又厚又大的本子在桌面摊开,纸页边缘已经泛黄,看来非常陈旧。

穆玄英好奇地凑了过去。

 

书上记载着一份药剂。

「月亮药剂:潮升明月

材料:白玫瑰一支,红水400ml

基础药剂:夜幕星河

加热火种:地狱火焰

配制方法:将白玫瑰和400ml的红水依次倒入加热状态的夜幕星河溶液中。」

 

“地狱火焰,夜幕星河……”穆玄英看向坩埚,“说的就是这个东西吧。”

星砂汇聚成一道银色的长河,黏稠的暗蓝液体缓缓流动着,的确宛如夜幕中星河闪耀。

莫雨“嗯”了一声:“看来是要求我们制作出这份药剂。”

“但是……”穆玄英微微为难,“材料要求的是白玫瑰,我们从魔女房间得到的玫瑰是红色的,还有那个红水究竟……啊!”他忽然大叫一声。

 

穆玄英立刻取出玫瑰,细致地观察着自己手中的花朵。

花瓣柔软艳丽,香气浓郁扑鼻,普通的玫瑰花会有这么浓烈的气味吗?

过犹不及。

他仔细地嗅了嗅,察觉到一丝违和的气息,果然玫瑰花的香气是在掩藏着什么……或许隐藏的就是这朵玫瑰的真实面貌。

 

莫雨心领神会地把清水盆搬到两人跟前,穆玄英将玫瑰浸入清水中,轻轻摇动。

在他的注视下,有黏稠的猩红液滴顺着玫瑰缓缓沉入清水中,一缕缕红色在水中氤氲开来,如雾如烟,渐渐逸散。

娇嫩的花瓣逐渐显现出了其本来的颜色,象征着纯洁无瑕的纯白,是白玫瑰花。

 

穆玄英沉默起来。

比喻热烈爱情的红玫瑰?代表着纯洁爱情的白玫瑰?

虚伪。

欺骗。

在花朵上喷洒再多香露掩饰都无济于事,真相就宛如这血液一般的红水,简直是最辛辣的讽刺。

红玫瑰是假象,白玫瑰被玷污。

魔女究竟想表达什么样的情绪呢?如此愤怒、如此嘲讽……

 

大人的心思太复杂了,还是继续配制药剂吧。他叹口气想道。

 

取得了制作药剂的原材料,下一步是称量适当克数的红水。

穆玄英做到这一步,看了看工作台上已有的工具,又犯难了。

现在桌面上有两个量水杯,没有刻度,但一个写着500ml,一个写着300ml,都不是药剂需求的分量。那么,他该如何称量出400ml的红水呢?

评论 ( 2 )
热度 ( 29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