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莫毛]Happy Halloween(8)

 第七章 潮升明月

 

称水的方法很简单。

 

先盛满500ml的水杯,再将500ml水杯中的红水将倒入300ml的水杯中。

这时500ml的水杯中有200ml的红水,300ml的水杯中有300ml的红水。

 

把300ml水杯里的红水倒回水盆,把500ml水杯里的水倒入300ml水杯。

这时500ml的水杯中没有水,300ml的水杯中有200ml的红水。

 

最后再一次盛满500ml水杯,把500ml水杯中的红水倒入300ml的水杯。

因为300ml的水杯里已经有了200ml的水,所以这一次只能倒入100ml的水。

现在,300ml的水杯再一次被装满,而500ml的水杯得到了刚好400ml的红水。

 

称水的过程中需要准确无误的操作,不能有一滴水漏出来,否则就会功亏一篑。穆玄英在一旁指示,莫雨动手操作,他看着莫雨的动作,自己也紧张得摒住呼吸。

“可以了。”莫雨说。

“呼——”穆玄英大松一口气。

至于这么如临大敌吗?莫雨不禁看了他一眼,一脸无语。

 

“原材料准备好了,下一步就是配制药剂了。”穆玄英看了看记录药剂的页面,不太放心地嘀咕起来,“直接把材料放进去没问题吗?不会还有什么奇怪的要求吧?”

他的手指沿着文字一个个划过,顿了一顿,翻到下一页。

在写着月光药剂的纸张背面,一段文字映入眼帘。

 

《巫师手札》

「人总是贪心不足的。

哪怕拥有非凡的才能,人们总会为了做不到的事情倍感苦恼。

哪怕拥有再多的财富,人们总是在追寻着他自己没有的宝物。

正如孤狼总是在仰望着他无法触及的明月。

——巫师肖药儿」

 

穆玄英:“……”看不懂,但他有点不太好的预感。

 

莫雨看向穆玄英。

药香淡渺的室内浮荡着缕缕迷迭香气,魔药熬制中不断发出黏稠气泡升起鼓破的声响,咕噜噜渐渐变响。自下而上的烛火照得少年的容颜略有几分阴森,他似乎又遇到了难解的困惑,唇角抿直,一脸不安地陷入沉思。

他莫名有些想笑,唇畔浮现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但很快又消失了,无声息地冷漠移开视线,心里只觉得有些讽刺。

 

哪怕如临深渊,眼前的景象也美好地跟梦境一般。

是他妄想?是死神根据他的记忆做出来的幻影?

这有可能是真实吗?

 

他看着黑暗中模糊拉长的黯淡侧影,不自觉神思游离。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实,毛毛的确也该长到这个年纪了。

从当年那个总是撒娇的哭包子,变成眼前俊秀聪慧的少年。

 

假如他们从未分离过……

他不太能控制自己地这样想着。

 

心底突然浮起一丝微不可查的痛苦。

那是一种很真实的感觉,在永无止尽的漆黑地狱里,在令人麻木的无边血海里,那是唯一能够触动他的感觉。

一束柔和的阳光,一段温暖的回忆,十年相伴的珍贵记忆。

处在冰冷的环境里太久,就这么一些温度也会让人感觉灼热到刺痛——然而这种刺痛的感觉,正是作为“人”所应具备的一种不可或缺的感触。

 

这或许又是一桩阴险又邪恶的考验,诱导他跌往更可怕的深渊的致命陷阱。

可莫雨宁愿放任其滋长。

 

人总是贪心不足的……

 

就算对方是死神,也无法令他的意志产生动摇。

 

“莫雨哥哥。”

清亮的嗓音打破了屋里令人窒息的沉寂。

 

穆玄英不知何时走到坩埚旁边,一手拿着白玫瑰,一手拿着水杯,红色的清澈液体轻轻摇荡着,泛起一波波浅浅的涟漪。

“我要把材料放进去了。”他说。

“嗯,倒吧。”莫雨说。

穆玄英点点头,一脸慎重地盯着坩埚。不知为何,他停了一会儿又抬起头看了莫雨一眼,眼神有些奇怪,似乎带了点担忧的意味,但很快他就低下头,轻轻地把玫瑰抛进坩埚里,等了一瞬,倾倒水杯,红水慢慢流进坩埚,被缓缓流动的黏稠溶液尽数吞噬。

 

咕噜咕噜咕噜……

魔药翻滚。

然后,奇妙的现象发生了。

 

星砂在向内回旋,不,应该说是夜幕星河在向内回旋,从白玫瑰落入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一道道光辉从坩埚中射了出来,红色的光芒逐渐展露,上浮,涌起。

 

那是一轮明月,一轮血红色的圆月。

从夜幕星河里升起,半空中流动的水波一层一层翻涌逸散开来,中央俨然浮起了一轮血月。

月光药剂,潮升明月。

 

这画面完全超越了常识,甚至已经超越了想象,穆玄英登时怔在原地,眼睛张大,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宁静的血红色月光澄澈冰凉,带着不详的妖异光晕,让人感到浑身的肌肤都被这股若隐若现的尖锐的危险气息所刺痛,在自我尚未意识到的时刻,身体已经开始发起抖来。

为什么他感觉如此不安?到底他忽视了什么细节?

穆玄英暗地里用力地咬住舌尖,疼痛刺激得他飞快地回过神来。

眉头蹙起,凝神思索。

血月。血月。有什么有关鬼怪的传说是提到血月的吗?

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个模糊的身影,没错,正是符合他的假设的存在……

 

思绪关头,地面猛地摇动起来。

 

“呜啊!”身体随着地面的震动摇晃起来,穆玄英连忙扶住桌子,惊诧道,“发生了什么事?”

很可能是屋子堆满了各种魔药材料的缘故,这里已经常年没被细致地打扫过了。摇动间带起了漫天的烟尘,扑簌簌落了下来。穆玄英咳嗽了几声,落入灰尘的眼睛有些发痛,他连忙闭眼捂住口鼻,朝着莫雨的方向靠近。

莫雨立刻握住他的手,四处看了看。

草药从柜子滚落而出,撒了满地。耳边听得“喀拉”一声,应该是什么容器砸碎了,成分不明的液体撒了满地,地面发出被腐蚀的“嗞啦”声,烟雾升腾,石砖凹陷下去。

 

门外传来一声巨响,嘶吼、嚎叫,有什么东西接近了……

“有点不对劲,跟我走!”莫雨的脸色立刻变了,拽着穆玄英,两人一路避开四处掉落的药剂踉踉跄跄地走到门后,他们对视一眼,莫雨贴在墙上听着门外的声响,奔跑声、狂啸声,一直在朝着他们所在的位置接近。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已经近在咫尺,声音仿佛是在耳边响起。

一瞬间,巨响戛然而止。

这一切停止得太过突然,就像先前都是幻觉一般,让人的心在半空中悬了很久,倏然间紧绷到极致的神经松懈下来,显得空荡得毫无着落,令人怅然所失。

莫雨的手已经在门把上放了很久,就在这一刻,他猛地拉开门!

 

“嗷呜——”

 

高如小山的身影没有遇上任何阻碍,如一道闪电地冲过眼前,凌厉劲风吹得穆玄英额前的碎发飘荡起来,他还什么都没反应过来,莫雨已经抓住他的手,两人奔出房间!

风将穆玄英身上的长袍吹得翻动起来,身后的房间传来“咣啷”如锅炉倾覆的巨响,他一边跟着莫雨跑一边回过头,惊疑不定地瞪着漆黑一片的廊道。

那一刻,他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停留在虹膜上的巨大影子,粗犷的身躯、尖锐的巨爪、狰狞的獠牙、猩红的瞳孔、浓密的毛发……

 

“……狼人?”他失神地喃喃。

传说狼人在血红满月之夜变身,他会失去神智变得狂乱,拥有很强的攻击性。被他咬到的人哪怕侥幸未死也会被同化成他的同类。

 

不要追来不要追来不要追来——

 

事与愿违,在一阵叮铃咣啷的响动之后,穆玄英还是很快看到了那个噩梦般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身后!

 

咚。咚。咚。

 

猩红的眼睛闪烁着癫狂嗜血的光辉,狼人的步子迈得极大,巨大的吼声震得廊道两侧悬挂的油画都噼里啪啦地摔在地上。

穆玄英脑中随之一阵晕眩,恶心欲呕,醒过神来绝望地发现他们之间的距离还在飞快地缩短着!

 

莫雨没有回头,只是握紧了穆玄英的手向前奔跑,就算不用回头他也听得出身后是什么情况。

在遇到穆玄英之前他一个人走遍了整座城堡,因此知道三层的房间没有一间可以开。在巫师房间里他们没有获得任何钥匙,城堡每一层的走廊都是单行道,现在从楼梯上三楼的话,跑到走廊尽头就是死路一条了。

至于二楼的房间……巫师房间已经无可回头,而且里面危险品过多又处于廊道内侧,太过危险。魔女的房间已成血海汪洋,被他彻底封死了。如果狼人的速度不是这么快,餐厅是可以绕一绕的,但现在必须排除这个选项,跑得越久他们被追上的几率越大,没有拉锯战的可能性,他们这边消耗不起。

那么该怎么办?

回到一楼?一楼房门也顶不住狼人的冲撞,地下石室倒是有个食尸鬼留下的通道,只是牢门被锁,他们无法通行……

 

“吼——”

 

思索间狼人已经近在咫尺,耳边几乎能听得见那粗重的喘声,莫雨牙关狠狠一咬,使力把穆玄英拽到自己身前,不顾对方“啊”的一声惊叫,莫雨低身朝他膝弯一抄,跃上楼梯栏杆,往下一跳!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

狼人随之撞破栏杆飞跃而下,被莫雨打横抱起的穆玄英惊恐地张大眼,眼看着半空中莫雨鲜红的长发飞扬起来,墙壁上油画的图案飞速下坠,狼人伸出的兽爪几乎能够勾到他斗篷飘起的兜帽。

“轰!!!”

屈膝,压低重心,莫雨踏上桌沿一跃而过,紧随其后的狼人狠狠地砸断了桌子摔到地上,一时间烟尘四溢。莫雨信手熄灭了桌上烛台,穆玄英手中的南瓜灯也早已在奔跑中被过大的风速吹灭了烛火,一楼大厅顿时陷入一片漆黑。

 

“快,进壁炉,上二楼。”莫雨悄声道。

狼人从二楼摔成那样了还能行动?

穆玄英一阵毛骨悚然,但他知道现在不是磨蹭的时候,连忙点头示意自己已经明白。莫雨将他放下,两人一同钻进壁炉。

 

黑暗中他们俩都屏声静气,静悄悄地顺着壁炉里的绳梯往上爬。四周的墙壁一阵摇动,果如莫雨所预料的那般,狼人还是生龙活虎地四处走动破坏。

如果被他抓住了根本不可能留下性命!

无声无息地回到二楼餐厅,穆玄英的心脏怦怦直跳,他悄悄地呼出一口气,惊魂未定,冷汗直流。

“那家伙很快会发现一楼没有人,过不了多久就会回到二楼的。”莫雨皱起眉头低声道,“在那之前我们得想个办法把他甩掉。”

穆玄英渐渐冷静下来,他想了想,提出一个疑问:“狼人是从哪里出现的?被潮升明月吸引过来之前,他在哪里?”

莫雨一愣,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城堡二层有四个房间。

连接一楼的餐厅,魔女的房间,巫师的房间,还有最后一个上锁的房间,现在看来是狼人的房间了。

既然狼人已经出来,以他如此疯狂的状态来看,不可能是正常地打开房门走出屋子的,门锁多半已经被破坏了。现在他们应该可以直接进入狼人的房间。

 

尽管他们没有从巫师的房间里得到任何通往下一个房间的道具,但从现状来看,直接把狼人引出来的后果绝对比他们得到钥匙以后打开狼人房间的后果要好。

没有任何防备地打开狼人房间的门锁,后果一定是被狼人袭击了吧,很可能还会丧命。

 

“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也是必须抓紧时间去做的事情——”穆玄英顿了顿,一脸视死如归,满怀觉悟地深吸一口气,“去狼人的房间,找到进入第三层房间的线索。”

莫雨眼中浮现出微不可查的笑意,点了点头。

 

狼人的房间正在巫师房间的斜对面,由于距离很近,方才两人跑过时都下意识地忽略了这个房间。

门扇和上方的部分墙壁都已经碎了,形成一个狼人轮廓的空洞。

屋里一片漆黑,穆玄英取出火柴点亮他的南瓜灯,谨慎地往里探了探。

这个照明用的万圣节小道具一路上帮助他良多,穆玄英也很爱惜地使用它,这才一路折腾下来还能勉强正常使用。

 

莫雨率先走了进去。

穆玄英看着他的背影,露出了颇为复杂的微妙表情。

他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觉得莫雨对待自己的态度有些特殊。有时候非常关切温柔,有时候又是让人感觉格外鲜明的冷漠。

但无论是什么样的莫雨,他在都一直关注着自己,隐约像是重视他的安危胜于他自己似的。

 

……

他们真的是第一次见面吗?

还是莫雨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呢?

 

脑海飞鸿过影般闪回过一个画面,在尚未看清任何事物的时候,晕眩感猛然淹没大脑,他脚步一顿,身体不自觉晃了一晃。

莫雨立刻回过身:“怎么了?没事吧?”

“啊?”穆玄英正用手扶住门框,在莫雨的注视下有些无辜地眨了眨眼,笑了一下,“没事的,别担心,我就是被拌了一下。”

“……”莫雨看了他一会,才说道,“这里比较黑,走路小心点。注意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引来狼人。”

穆玄英点点头。

 

狼人的房间出乎意料的朴素,几乎没有太多装饰,若说有什么特别的话,那就是在房间内侧,藏在帷幕后面的那一尊巨大的星象仪了。

“唔——好厉害。”穆玄英不自禁地惊叹起来。

在深蓝色的帷幕后不疾不徐地运行着的星象仪,它缓缓地转动着,悄无声息,日月星辰的虚影投映在半空中,寂静地发出苍洁的光芒。

这是个特殊的星象仪。

因为在所有的星体中,光辉最为明亮、轨迹最为鲜明的那一颗星星……一般被人们称其为月亮。

月亮自身是不会发光的,它在宇宙中是那么渺小而微不足道,只是绕着地球转动而已。

可在狼人眼中,这或许就是天空中最明亮,也最美丽的存在了吧。

 

孤狼总是在仰望着他无法触及的明月。

 

《巫师手札》里的那一句话如电光火石般劈过脑海。

穆玄英忽然伸出手,手臂穿过月球运行的轨迹虚影,撩开了遮在墙壁前面的深蓝帷幕。

 

“果然如此……”

看着墙壁呈现在他眼前的浮刻印记,他弯了弯唇角,语气中没有多少意外。

黑暗城堡里,恐怕没有任何一个房间能够拦得住力大无穷又陷入癫狂的狼人,但唯有一处是例外。狼人的屋子几乎没放任何摆设,桌柜摆放的只有最基本的生活用品,那是因为他知道自己陷入疯狂时很容易毁坏一切。但星象仪这种一贯只被伟大的炼金术师所拥有、精密玄奥的仪器为什么会是例外呢?

就算变得失去理智,也不会去攻击和毁坏的东西。

最重要的珍宝,恐怕连触碰都必须小心翼翼吧?从星象仪的光泽来看,它被保养得很好。

正因如此,只要解开在星象仪后面石墙上雕刻的谜题,说不定他们被困于此的窘境就能迎来转机了。

 

他与莫雨对视一眼,两人心领神会,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凝注在石壁上。

 

「你只能在白色的方砖上敲击8次以内的次数,敲击每个方砖的次数不能相同。

1、2、3遵循狼人的习惯从小到大排列。」


评论 ( 7 )
热度 ( 28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