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莫毛]Happy Halloween(10)

第九章 真假虚实

 

总共三句谎话,一句真话。

 

由于丁对丙的话语表示赞同,不可能同时存在两句真话,因此丙和丁说的都是假话。

丙门连接着地狱之路。

 

假设甲说的是真话,那么丁连接着地狱,乙是安全之门。同时乙说的也是谎话,甲和乙都不通往地狱,它们都是安全之门。

这不符合黑猫烟所说的“正确的道路只有一条”的前提条件,因此驳回假设。

 

那么就只能是乙说真话了。

甲乙丙都连接着地狱之路,打开的话就会放出危险的怪物。

丁连接着的楼道走廊,是唯一的安全之路。

 

“烟先生,我选择丁门。”穆玄英说。

没有回应。

“黑猫先生?”

他不明所以地抬起头,墙壁顶端不见那只优雅神秘的黑猫身影,只留一个被打着大大蝴蝶结的羊皮纸卷摆在那里,明晃晃地昭示着其主人早已悄然离去的事实。

 

墙壁很高,比莫雨和穆玄英的身高叠加起来还要高。

他有些为难地看向莫雨,不期然发现莫雨正半眯起眼,视线危险地盯着一个方向。

那里云雾重重,几乎看不清任何事物,与迷宫中别的地方没有任何分别。

 

或许那就是烟离去的方向,或许它还没走远。

这一念头蓦地闪过脑海,穆玄英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知该说是在惊奇于自己竟会这样猜测,还是该说被他潜意识里相信莫雨此刻的模样正是由于他已经判断出黑猫的动向而感到惊讶。

回过神来,莫雨正静静地凝视着自己,红眸宁静淡然。

 

“那位烟先生,真是只奇怪的猫啊。”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莫雨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穆玄英独自露出了神不守舍的神情。

莫雨不动神色地打量着他,慢条斯理地抽出腰间的短匕,随意在掌中抛了抛,倏然握住刀柄,反手甩了出去!

 

眼前晃过一道明亮而冰冷的光辉,穆玄英不自觉抬起头,视线追逐着匕首抛出的轨迹。

刀柄轻轻擦过墙头上那份羊皮卷,失去平衡的纸卷掉落于地,而短匕也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半弧形的轨迹,倒飞的刀柄撞上墙壁,“锵啷”一声,旋即掉在地上。

他往前走了几步,捡起黑猫留下的羊皮纸。

 

《猫的秘密》

「据说,黑猫能够看到许多人所看不到的东西。

那是一个奇妙的世界,充满了惊险、刺激、奇妙和危险的事物。

但这一切真真假假虚实难辨,黑猫每天都接受着无数讯息,并像是整理毛线团一样一一将其整理清楚。

唉,当一只见多识广的黑猫也是很辛苦的。

不过,黑猫显然对此乐在其中。

对于它来说,能够通晓许多人们一无所知的秘密和真相,大概就是无上的愉悦了吧。」

 

在穆玄英展开羊皮纸阅读的时候,莫雨走去取他的匕首。他似乎对这些房间主人留下来的讯息没有太大兴趣,把黑猫留下的纸卷打落以后,他连拆开缎带瞧一眼的好奇心都没有。

只是有些时候,就算你自己不去看,某些东西也会自行地出现在你的眼前。

收刀入鞘,他向穆玄英走去时,目光不经意略过他手中的信纸,倏地一顿。

 

「须知:

倒映在你眼中的这一切未必就是真实。

无论是事物,还是人。

 

这是来自黑猫的忠告哟。」

 

这是写在纸卷尾端的文字,只有信纸被完全展开以后才从背面显露出来。

就在莫雨一眼看清上面充满了恶劣意图的内容时,穆玄英也正好察觉羊皮纸背面似乎还有文字,他翻过信纸一看,立刻陷入沉默。

 

这一路上,一直在暗地里独自疑惑的事情忽然被毫无预兆地揭露开来。

这个城堡充斥着无数陷阱和危险的机关,恶意的气息无孔不入,城堡的主人并不是真心欢迎自己来到这里,到处都能感觉到自己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

攻击、欺骗、生死赌约……在光鲜亮丽的表面下,敌意如芒刺在背。

在这个环境中凭空出现的陌生人,敌友的判定上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城堡的门在穆玄英进入以后就被彻底锁死,无法打开。

莫雨如果是从外面进来的人,那他只有可能在自己之前进入城堡。

以他的性格来说,在看完大厅那段莫名其妙的文字之后,他会是乖乖进行探索的那种人吗?

自己是由于大门已经无法打开,才被迫一步步遵循城堡主人设计的谜题一步步走到现在的。

为什么防备心极强的莫雨没有选择离开城堡呢?

说起来,为什么大门只在自己进入以后才关上了?

 

这座森林以外,只有他所居住的一个小城镇。

莫雨的衣着打扮分明不像是常年居住在森林的人,若说是小镇的人,可自己又从未见过他。

来自城镇之外的旅人?

莫雨明明只是个看起来和他年岁相仿的少年而已。

就算是外地人长途旅行的话,行李和食水也会携带不少吧。但莫雨身上根本就没有太多东西。

 

空气很是安静。

莫雨的神色也非常平静。

穆玄英被他用那种温和的神态注视着,突然背后浮现些微的冷意。

莫雨也看到了黑猫留下的文字,但却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仿佛无论什么样的试探都无法让他改变态度。这一路上每个房间里潜藏的讯息都像是在诉说着什么,尽管大部分的内容与谜题无关,但穆玄英总觉得有什么更深一层的含义隐藏在字里行间。讽刺、迷茫、愤怒、不怀好意……各种各样的情绪充斥于文字间,他有如管中窥豹、雾里看花,却直觉地感觉到莫雨能够通晓其中玄机。

 

——所以,你到底是谁呢?

 

问题已经到了嘴边,想要解决这个谜题其实再简单不过了。问出来,只要直接问出来,不管莫雨回答还是回避,哪怕是直截了当的拒绝,甚至是欺骗,那也会是揭开真相的一个重要线索。

会产生什么后果都没有关系,如果他居心不良,那就算自己什么也不问,最后也会被下手。

不需要殚精竭虑地绕弯试探,只要他问出来。

对,只要问出来。

 

现在,正好有了黑猫烟的这句话,他完全可以顺势问出来。

 

穆玄英凝视着莫雨,嘴唇微启,眸光不住闪动。

他心底无声无息地浮现出一丝存在鲜明的惭愧与歉疚。

 

但这怎么问得出口呢?

问出来的话不就表明自己是在怀疑他了吗?

 

“走吧,去下一个房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莫雨率先转过身道。

他的目光略略扫过穆玄英,眼神里流露出一丝近乎咄咄逼人的锐利,穆玄英被他那样的神态震慑住了,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莫雨也有可能在怀疑自己。

 

……糟糕了。

不该这样的。

 

在陌生的城堡里遇到一个素昧平生的人,的确有道理会互相怀疑对方的身份。

但是他们携手一路走来,已经共同合作了这么久,难道还看不清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不可以一味地去深究对方,毕竟自己也有所隐瞒不是吗?

不能任由黑猫的挑拨破坏他们之间的信任了。

 

他恍然回身,却发现莫雨已经朝迷宫出口走去。

穆玄英伸出手想要去拉他的衣角,但莫雨走动的步子太快,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动作慢了一步,一手抓了个空。

“咔嚓。”莫雨打开屋门,径自走了进去。

 

不行。

这样不对。这样不行。

得赶紧做点什么。

 

他心下一急,也连忙加快自己的步子,追上莫雨。

 

穆玄英冲出屋门。

全身仿佛穿过了一层水波似的薄膜,仅仅一瞬间,靴底踏上地砖,眼前的情景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所有事物渐行渐远,空中的雾气汇聚成了流云飞速倒退,眼前变成了一条长长的回廊。

空间是扭曲的,精致的盆栽端端正正地竖立在墙壁之上,天顶的桌子上倒置摆放点燃的银烛台,蜡油从沿着烛身向上滑落。

仔细看来,连半空的云雾也有些扭曲了,在回廊中盘旋而行,变成了螺旋的形状。

莫雨不见了。

他蓦然停住脚步,回头一看。

门也不见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是他判断失误了吗?这个门难道是错误的选择?

莫雨在哪里?他会遇到危险吗?

穆玄英的心脏砰砰跳得很快,他感到焦虑,紧张中还平添一分担忧惶恐。

 

“看来你并不急着离开这里。”

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了略带笑意的声音。

“是因为关心同伴的安危吗?”

那个声音笑吟吟地问道。

 

穆玄英猛地转过身。

在天花板倒置的桌子上趴着一只黑猫,它的两足搭在身前,垂于桌沿的长尾慢慢晃动,正饶有兴致地瞧着他。

 

“……烟先生?”

“不对,是影哟。”那只黑猫纠正道。

穆玄英犹疑地望着这只自称为“影”的黑猫,油光水滑毫无杂色的漆黑毛皮,还有那双灿金色的鬼魅眼瞳,无论怎么看,眼前这只猫都与先前他在迷宫里遇到的那只毫无区别。

一猫分饰两角?猫格分裂?他脑中浮现出一个很古怪的猜测。

“是双生子喵~”像是知道穆玄英内心的想法,黑猫轻飘飘地回答道。

 

“这里是幻影回廊,你若是想要离开黑暗城堡,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影注视着他,就像是看着一个不小心闯了祸的小孩子,温和地提醒着。

“你只要回头走,一直走到尽头,就能直接离开这里了。出去之后,你很快就能找到回家的方向了。玄英,你的家人正等着你回家。”

回家?

穆玄英怔了一下。

“如果我一直往前走呢?”他问。

“打开前面的那扇门,你就会去往你本要去的地方。”影轻轻地说,“只是前路危险莫测,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到时候,连我也不清楚你能否平安归来了。”

安全回家还是继续危险的旅程?这本该是个非常简单的选择题,然而穆玄英却沉默起来。

“你在犹豫,是因为担心你的伙伴的安危吗?”虽是问句,但影的语气十分笃定。

“回去的话,我还能见到莫雨哥哥吗?”穆玄英问。

“这当然是……不行的。”影像是听到了什么极有趣的笑话,一张猫脸上显出了似笑非笑的古怪神情。

影的回答不算太出乎他的意料,但这不妨碍穆玄英感到一阵浓浓的失望。

 

「那么,该如何抉择呢?」

〖选择回头,独自回到安全的小镇。〗

〖选择前进,与莫雨一起面对剩下的危机。〗

 

“我要继续前进。”他对着黑猫说道,“我不能留下雨哥一个人在这里,我要带他一起回去。”

“这可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你自身难保。”

“我知道。”

“你真的确信自己不会后悔?”

 

影不动声色地瞧着眼前的小小少年,他循循善诱,嗓音温文低柔。

“不要忘了,你是在黑暗城堡和他相遇,谁也无法保证他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人类。

“说不定那就是一只凶狠狡诈程度不下于狼人食尸鬼之流的极恶鬼怪。他随时都有可能撕碎虚伪的假面,露出獠牙把你吞噬殆尽……”

兴许是两人所处之地倒置错位的缘故,当黑猫妖异的金瞳与他的双眼相对时,视线穿过空间轻轻相触,他感到一阵轻微的晕眩。

 

“我知道。”穆玄英定了定神,他抬头看向影,又重复了一遍,“但他是我的朋友,我相信他。”

黑猫像是很不满意,又像是有些恨铁不成钢,十分忧郁地叹了一口气。

 

穆玄英等了等,见影似乎没什么话可说了。他没有迟疑地抬步朝着前方走去。

从普通步速到快步前进,他的步子越迈越宽,频率越来越大,快走、小跑、飞奔,冰凉的空气快速流过脸颊,发梢飘动起来。

回廊尽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渐渐接近,门扇在视野里变得越来越大。

 

“啊,对了。”

看着穆玄英离去的背影,影忽然想起了什么。

“这个送给你,应该能帮你减少一些探索中的麻烦吧。”

 

被黑猫抛出的钥匙落进扭曲的空间,凭空出现在穆玄英眼前的道路半空,他伸手一捞,正好把那枚黄铜钥匙抓在掌心。

“影先生,非常感谢您!”

少年元气十足的清亮喊声传到影的耳边,黑猫不由惬意地晃了晃尾巴。

 

“啊啊,这下子糟糕了,大概会被那个人责备吧……”

它颇为苦恼地自言自语,却带着兴味十足的语气这样说着。

“没办法,死神的城堡处于地狱与人间两个位面中间的夹缝。以我的能力只能做到这种程度的投影而已。他以自己的意志决定继续走下去的,我根本没办法强迫那孩子的行动啊。”

温和地注视着穆玄英的身影消失在道路尽头,缭绕空间的雾气云烟渐渐溃散,黑猫的身影也随之淡去。

 

要平安回来啊,玄英……

 

……

另一边。

莫雨停住脚步。

他的面前出现一条很长的道路,一条血路。

泥泞的鲜血从不知何处的远方一直铺到脚下,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充盈鼻间,道路两边俱是森森骷髅。

 

莫雨往前走一步,身体两侧的墙壁就“啪”地浮现出血色的手印,尚未干涸的血迹缓缓流到地面。

身后传来令人牙酸的“吱呀”声响,然后,门扇被阖上了。

不用回头他也知道已经没有了退路。

 

“天啊,莫雨哥哥,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

穆玄英带着浓浓惊恐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莫雨侧头一看,正见穆玄英紧张地踢开一根人骨,他慌张失措,手指死死攥着南瓜灯,就像是握着唯一的救命稻草一般。

“好恶心……”

莫雨听见他这么低声埋怨着。

 

“这里是通往地狱之路。”莫雨说。

“地狱?你是说我们走错了门?”穆玄英诧异地看向他,“但是……这里没有那只黑猫说的怪物啊。”

“走哪扇门都没有区别,因为我总会去往那里。”红发少年偏过头,侧颜精致昳丽,他轻轻地笑了笑。

穆玄英看着他这般神态,顿感毛骨悚然,心理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莫雨的眼神充满着冰冷的杀意,渐渐收敛起笑容。

“你也一样。”

 

失去生机的尸体落在靴边,莫雨平静地移开脚步,继续前进。

“哦呀哦呀,真是无情的恶灵先生啊。”

虚情假意的感叹在耳畔响起,莫雨眼神黑暗,却仍是不屑地嗤笑了一声。

“这都是你自导自演的把戏吧,事到如今还假惺惺装模作样什么?难道说你是在为一个虚无缥缈的幻影心疼?”

他瞟了眼凭空出现的黑猫,平淡的语气仿佛在表达着“别逗我笑了”的轻蔑意味。

“当然不是了。我只是对你的行动力表示吃惊罢了。”黑猫好整以暇地歪了歪脑袋,“就算这只是个不值一提的小把戏,寻常人在面对自己亲朋好友的虚像时也总会心生犹豫,难以下手。有如莫雨少爷您这般下手得如此干脆果决的……实在是万里挑一。”

它调侃般地虚伪恭维了一句。

莫雨无动于衷,他眼神放远,而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自顾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假货根本就瞒不过他的眼睛。

这种劣等的残次品……怎么能比得上他的毛毛。

那么,那个让自己一直难以辨别、迟迟无法下手的穆玄英……

 

“不灭烟,他在哪里?”莫雨问。

“谁知道呢?”黑猫恶趣味地眯起眼,故意拉长了声线用慢吞吞地语调说道,“或许已经离开城堡了,或许你离开这里就能见到他。”

莫雨面无表情地抬步就走。

 

黏稠的血迹从墙壁流淌下来。

污浊的气息越发浓郁,地面上燃起了漆黑的烈火。

火舌舔舐着肮脏的血池,升腾而起的紫色烟雾充盈了整个空间。

或许是烟雾造成的幻觉,莫雨的眼前一会儿浮现出他很久很久以前的记忆,一会儿闪现出他方才与穆玄英一同探索城堡的冒险旅程,紧接着,最后又出现一个红发青年紧紧抓住蓝发青年手腕的画面,被抓住的那个人容貌隐约可见有着似曾相识的轮廓。

“走过这条路,就是真正的地狱了。”身后的声音忽然变得严肃起来,“绝无反悔的可能,你将再也无法回头。”

“我早就永世不得超生了。”莫雨用冷酷的眼神评估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没有回头,更没有丝毫动摇,沉声道,“现在我的执念就是摆脱这个无力的状态,获得足够强大的力量。”

“说的也是啊。”烟轻笑一声,“那么,就容在下提前道一声恭喜,欢迎加入我们。”

以后他们还会有很多很多相处的机会呢。黑猫愉悦地想着。

莫雨轻哼一声,不作回答。

 

<<< 

 

支线剧情

 

「那么,该如何抉择呢?」

〖选择回头,独自回到安全的小镇。〗

 

黑暗并不可怕。

最可怕的是人心。

 

明明刚下定决心要去相信莫雨,但在影的面前,穆玄英苦笑着发现自己依旧强烈动摇了。

 

城堡里有着许多怪物,莫雨也是在自己进入城堡以后才出现的,难保他不是一个披着人皮的鬼怪,接近他取信他,潜伏着等待他露出破绽的那一刻。

并非所有鬼怪只需吞吃血肉就能得到满足,还有人心和灵魂。他们引诱人类的精神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发生变化,在将要达到顶点的那一刻,撕破伪装。

在达到目标之前,狡诈鬼怪会将本性暂时隐藏起来,蛰伏、诱惑、潜移默化……甚至将自己假装成善良体贴的大好人。

 

如非必要,穆玄英真的非常不想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身边的人。但当他已经自身难保的时刻,他真的很难将所有的信任付诸于一个刚认识不久的朋友。

他的身上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

他在各个鬼怪房间的表现也非常奇怪,隐隐让人感到一丝异样的熟稔意味。

一点一滴的细节逐渐浮现眼前,寒冷的感觉随之灌注入四肢百骸,手指紧紧地攥在一起,直到指甲刺破掌心的痛楚传到大脑,他才蓦然惊醒。

黑猫的倒影仍旧静静地停留原地,那双金色的鬼魅眼瞳沉静地注视着他,纯净得看不出任何东西。

 

他在那样的眼神中感到自惭形秽。

 

“回去吧。”

他什么都没说,但影却仿佛已经洞悉了他内心一般说道。

“好孩子,你要知道,不仅是你一个人关心你的安危,你不止要对自己负责,而且也得对真正在乎你的人负责。不要让别人伤心。”

穆玄英浑身一震。

是的。

这才是正确的选择,他应该走的方向。

黑暗迷惑了他的心灵,他已经迷失太久了,是时候回家了。

 

在那一刻仿佛有很多很多场景闪过脑海,愉快的温暖的绮丽的有趣的诡谲的妖异的恐怖的,画面纷纷扰扰,无数喧嚣声响糅合在一起形成尖啸般的震动,最终归于刺耳的长声蚊音,在一切都彻底崩毁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他似乎想了很多。

他似乎又什么都没想。

万事休矣,一切如梦幻泡影,转瞬烟消云散。

穆玄英的大脑中一片空白,他慢慢地转过身,往回走。

 

黑猫看着白袍子少年的身影越来越远,低下头舔了舔手爪。

“没错,就这样离开吧。”影的话语平淡一如半空中摇曳逸散的清影,“然后遗忘这一切……遗忘这噩梦一般的记忆……”

 

走出了幻影回廊的穆玄英有些恍惚地看着眼前的森林,脚下一条笔直的道路直直通往森林深处,摇曳的树影投下深黛的绿影,寒凉的空气中带有林木枝叶的湿润芳香。

有些古旧的大门伴随着悠长到令人感到有些牙酸的吱呀声缓缓闭合,从内溢出的阴冷气流推得穆玄英有些踉跄地往前走了一步,门上的铁环相互撞击,发出清脆的声音。

 

一步。两步。三步。

晶莹了露水从凝聚在嫩青的草叶尖头,正沿茎叶滑落的那一刹那被从天而降的阴影所笼罩。长靴离开,蔫烂的草叶躺倒于地,碧绿的汁液缓缓深入深黑的泥土。

成为养料。

 

天色变得明亮起来了。

不知从那一刻起,山隙间露出色泽清淡的天光,那是不太刺眼的浅金色光芒,穿透了林间的沉雾,柔软地倾泻一地。

他踉踉跄跄地往前走着,视野中的一切景象都变得越来越明亮,所有阴暗的沉重的恐怖的存在也被眼前的光明尽数驱逐了吧,这是多么清新美丽的清晨啊……

大颗大颗的水滴接连落在本就湿漉漉的草丛间,压得草茎弯下腰来。

穆玄英后知后觉地摸了摸脸颊,掌心湿润冰凉。

 

诶?

我……哭了?

 

他不知所措地眨了眨眼,有些茫然地擦着脸颊。

 

为什么?为什么眼泪停不下来?

胸口闷窒得喘不过气来。

就好像……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样……

他现在是感到难过了吗?觉得悲伤了吗?

还是抛下伙伴独自逃跑的罪恶感在作祟呢?

 

晨风拂过树梢,水滴打湿了衣袍,耳畔枝叶飒飒作响。

穆玄英失神地环顾四周,猛地打了个寒战。

真奇怪啊……明明是身处这么明亮的环境中啊,明明自己已经离开那个可怕的黑暗城堡了。

但是……还是好冷。

光明没有带来任何温度,胸腔中涌动的气息比深夜更加寒凉,渗入骨髓的点滴冷意化作根根蚀骨的绵针,钻进细嫩的皮肉肌理,让他疼痛到忍不住浑身发起抖来。

应该快点走的。

必须离开这里了。

既然已经决定了,为什么还要犹豫呢?

 

你明明已经做出选择了啊!!!

 

事到如今,还在后悔什么呢?

无论做出多么真情实感的忏悔作派,也不能改变什么了吧?

 

没有回头路了,你已经背叛了!

 

尖锐的讽刺声音倏然劈过脑海,神经末梢传来抽搐般的刺痛,无法迈出脚步,穆玄英停住脚步,不堪重负地弯下了腰。

“呜——”

被咬出了血色的唇瓣间溢出了痛苦的呻吟,他的手指紧紧抓着胸前的衣料,用力大到手背绷出深青色的筋络,脸色苍白如鬼。

好痛,真的好痛啊,心痛得仿佛下一刻就要死去一般,为什么会这么痛啊?

“莫雨哥哥……对不起……”

冷汗随着泪水沾湿眼睫,咸涩的液体进入脆弱的眼部,他尽力地眨了眨眼,眼前已是一片模糊。

 

“你永远都不用跟我说对不起。”

清冷的嗓音自身后响起,穆玄英微微张大双眼。

他像是高兴得过了头,脸上浮现出狂喜的神色,但又由于身体实在受不住过于寒冷的气温,肌肉僵硬无比,甚至在细细地发着抖。

这让他的表情显得有些怪异扭曲。

“毛毛,就算你把我一个人留在那里……我又怎么舍得怪你呢?”

对方并未在意他的反应,语气显得非常平静,态度就仿佛是看着自家单纯又鲁莽的孩子不经意做了一件错事,他有些苦恼,但更多的是一种宠溺式的无奈。

似乎只需要孩子随便地撒撒娇、耍耍赖,就能把之前的过错轻而易举地随便糊弄过去。

“莫雨……哥哥……”

“但是我有点生气。”

这样的话语来自从身后拥抱自己的人,腰间收束的力量越来越大,穆玄英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好冷,就像一个巨大的冰源贴在后背,直把五脏六腑都冻得颤抖起来。

“我憎恶一切试图分开你我的家伙。”

他轻轻说道,平淡的话语里深深压抑着浓重又深沉的尖锐杀意。

“他们都只从自己的立场出发,一厢情愿地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别人身上……我无所谓他们的敌视和攻击,但绝不容忍他们夺走我的任何东西。”

 

很危险,很可怕。

莫雨的气息变得不一样了。

宛如在他看不到的时候彻底脱胎换骨了一般,感觉就像是漆黑无底的……深渊,他完全不清楚他此时此刻在想着什么。

 

“……”

 

莫雨忽然笑了一声。

是那种非常阴郁可怕的笑,充斥着冰冷的恶意和暴虐,已经从中找不出一丝作为“人”的感情了。

 

“呵,我跟你说这么多做什么?我知道的,毛毛,你什么都不懂……”

他叹息。

“你什么都不知道。”

 

穆玄英一阵心悸。

尽管看不到,也能感受到莫雨极具侵略性质的视线。

他抓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指慢慢收紧。

 

眼前一阵阵发黑,胸腔也越发刺痛起来,穆玄英试图挣扎,他艰难地摇着头,但无法逃脱莫雨的桎梏,窒息的痛苦让他半个字都无法说出。

意识模糊起来。

 

莫雨哥哥……是想要杀了我吗……

 

“我是不会放开你的。”莫雨的声音紧贴着耳畔传来,用充满了恐怖执念的语气轻声道,“从生到死,你都是我的。”

 

“永远沉入黑暗中吧。”

 

……

 

从那以后,究竟过了多久呢?

不知道,就如莫雨所说的那样,他什么都不知道。

 

从黑暗中醒来,映入眼帘的是深红的迤逦床帐,他躺在一张松软的大床上,转过头,一面古老华丽的银镜立在地上,在幽寂的室内发出淡淡的清冷光辉,镜中也有个霁蓝长发的青年没什么表情地看了过来。

清隽的眉眼间蕴藏着淡淡的疲倦味道,从锦被中露出的素白脚踝上扣着精致的银色镣铐,锁链一直延伸到图案繁复的雕花床柱。

虽是被禁锢的表现,空气中却隐约透出一丝别样的旖旎气息。

 

他似乎已经睡了很久很久,但当睁开双眼时,沉重的睡意与困倦仍旧统治着他的精神。

很累,很疲惫,最重要的是,不想醒来。

四肢如同被灌了铅水一般沉重,此刻连呼吸都是一种沉重的负担。

他什么都不想做,反正不管怎样他都是一无所知的,既然如此那还不如继续沉浸在梦境的黑甜乡里,逃避现实、躲藏一切,就让他永远地睡去吧。

青年缓缓地阖上了双眼,散落的额发下显得眼底淡青的阴影显得越发深重,呼吸声几近于无,从敞开的领口露出瘦削的锁骨。

 

不知什么时候,他垂在床沿的手腕被冰凉的手指轻轻握住了,敏感的肌肤胆颤地战栗起来,随即被对方用娴熟而温柔的姿态安抚了。

交缠、抚摸,然后是顺理成章的十指相扣。

 

黑暗拥抱他。

黑暗亲吻他。

黑暗笼罩他。

 

他沉浸在黑暗的世界中,早已忘记了自我。

 

分支结局三 BAD END 黑暗的禁脔

评论 ( 4 )
热度 ( 34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