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莫毛]Happy Halloween(11)

 第十章 致命美学

 

城堡三层的廊道空无一人。

空气寂静阴冷,扭曲的黑影肆意地游走于阴暗的角落,那些鲜艳明丽的油彩画里神情悲悯平静的人物悄然改变了神情,原本的慈眉善目此刻竟无声息地透出一种怪异诡谲的狰狞之色来。

“咔嚓。”

一扇房门打开,率先走出的是莫雨,他漫不经心地抬眼一看,正将一幅伪装成圣母的恶鬼意欲吞吃婴儿的油画映入眼帘。气氛邪恶骇人,婴儿的脸色已经青紫得似乎连声音都无法发出,那恶鬼还故作安宁温柔地怀抱着它,眼神流露出垂涎欲滴的渴望。

他脚步一停,紧随其后奔跑而出的少年来不及止步,顿时“啊啊啊”惨叫着撞上了前面人的脊背,顿时欲哭无泪,身体在反冲力下往后倾倒。

莫雨回身,眼疾手快地拽住了他的手臂。

 

门扉轻轻阖上,随之传来“咔哒”落锁的声音。

 

“救了一命!”穆玄英险而又险地站稳身体,汗颜地松了一口气。幸好没跌回门里去,不然又不知会闹出什么幺蛾子了。

“做事总是毛毛躁躁的。”莫雨嘲笑他。

“诶嘿嘿……”穆玄英笑着挠了挠脸颊,露出羞赧的神情。

他们心照不宣地没有提起方才自己的遭遇。

 

穆玄英已经很习惯地去观察周围环境的一切细节。

天顶的壁画第一时间夺去了他的眼球。

这世间再无比这更加黑暗绝望的景色了,冰霜倾天盖地,烈火烧灼着被捆绑在十字架上的异教徒,贪婪之人厮杀不休,烫砂、淤泥、火海绵延不绝,罪恶的灵魂在此遭受惨烈的酷刑,这图景宛若一个巨大的漏斗,狰狞的怪物陷在底部咀嚼吞吃一切下坠之人。

宏大而血腥的场景,这是鬼怪与妖魔肆意妄为的极乐之地,也是真正的地狱所在。

憎恨、怨念、嫉妒、嗔怒……无数负面的情绪扑面而来,仿佛眼前的图景下一刻就将把所有观看者的灵魂吸入其中,将一切希望与光明泯灭归于虚无,能够被剩下来的只有属于地狱的色彩而已。

感到呼吸有些困难,穆玄英阖上眼,轻轻地呼出一口气。

三层墙壁上的画作也比他之前看到的更加邪恶,宛若每一幅都在昭示着一种罪恶的画面似的,摆在廊道间的古瓷花瓶插着花色秾艳的罂粟。

空气中飘来一种浅淡却独特的醉人芳香,正是来源于这种象征着罪恶与死亡之恋的美丽花朵。

 

一楼是天堂,二楼是炼狱,三楼是地狱。

他们好像越来越接近罪恶的深渊了。

忽然意识到这一点,穆玄英心里油然生出一股不安的情绪,他看了眼莫雨不带什么情绪的侧脸,不详的预感依然鲜明透彻,甚至不减反增。

就在他心神动摇的那一刻,脚下踩实的地砖忽如被不知名的狂风卷浪撕裂得分崩离析,烈火席卷而来,鼓荡的岩浆里伸出的无数人手死死拽住他们的脚踝,将他和莫雨扯进深渊地狱,蚀血拆骨。

他站住脚步,倏然被巨大的恐怖攥住神智。

 

“毛毛?毛毛!”莫雨马上察觉到穆玄英的失常,立刻按住他的双肩,“你醒醒!”

穆玄英的脸色有些苍白,他看了莫雨很久,失焦的瞳孔渐渐凝聚出莫雨的模样。

“谢谢,我没事了……”他勉强地笑了一下。

莫雨没说话,只是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注意到莫雨看向自己隐含担忧的目光,穆玄英微微晃神,心里浮现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滋味。

莫雨哥哥对他一直很好。

就算可能怀疑过他的身份,雨哥也没有做出任何伤害自己的举动,而且还竭尽所能地保护他。

 

“我的名字是穆玄英,小名是毛毛。”穆玄英忽然说道。

“嗯?”莫雨奇怪地看了他一样,不明白怎么突然就开始自我介绍起来。

“我的父母很早以前就过世了,现在寄住在养父家里,他是我父亲生前的友人,也是附近一带最受人敬仰的圣骑士,养父和教会的神官们一起保护着镇里的人们,让大家远离黑暗,永沐光明。”穆玄英笑着说,“虽然我现在还只是个小孩子,但我以后想要成为和养父一样的大人。成为圣骑士是我的梦想!”

莫雨沉默半晌:“……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莫雨哥哥,我很喜欢你。”他轻轻侧过头,认真地说,“我想和你成为关系非常要好的朋友,所以我不想你对我一无所知。”

“哦。”莫雨冷漠。

 

“……”穆玄英。

“……”莫雨。

“……”穆玄英。

“……你做什么一直盯着我?”莫雨挑起眉梢,好整以暇地问。

紧迫盯人战术的存在感高得莫雨想装作不知都不行,摆明了是有话要说,偏偏鼓着脸眼巴巴地瞧着自己,看起来还有点可爱。

“该你说了啊!”穆玄英理所当然道。

“我可没答应陪你玩交换自我介绍的游戏。”莫雨笑了起来,眼神有几分不怀好意,仿佛在嘲笑他天真似的。

“……”穆玄英继续盯着莫雨。

莫雨瞧了他一眼,心说这小孩儿固执起来跟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一点长进都没有。

“雨哥,该你了。”穆玄英执拗地重复着。

莫雨觉得有些头疼,但更多的是某种不知名的愉快充盈心间,于是没有克制自己地弯了弯唇角。

他是真实的。

没错,只有他才是真正的……独一无二……

“不用着急。”他抚上少年的脸颊,手指沿着线条优美的弧度缓缓摩挲着,撩开了细碎的额发,看着对方清澈明亮的眼睛。

“我们还有很多很多时间……”莫雨说得很慢,深深地凝视着他,“不用着急,你可以慢慢地了解我。”

什、什么?

穆玄英站在原地慢慢地瞪圆了眼,不知所措地发现自己的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腔。

 

“喂——你这样太犯规了!”他忍不住抗议起来。

莫雨故意装作不明所以的模样,“嗯?”了一声。

“你避重就轻。”穆玄英愤怒指责。

“你死缠烂打。”莫雨犀利回击。

一阵好似针尖对麦芒的对视,还是莫雨叹了口气,率先表示投降:“行了,我说,别撒娇了。”

“我没有。”穆玄英一脸不服气地反驳。

“还想不想听我说了?”莫雨祭出杀手锏。

“听……”小朋友乖乖闭上嘴。

 

“我和你一样,父母早逝。朋友不多,没什么好说的。也没什么梦想,但有个正在实现中的目标。”莫雨轻飘飘地瞅了他一眼,“不过最近刚找到了分离许久的亲人。”

穆玄英被莫雨若有所指的眼神看得莫名,他不由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笑道:“这听起来真让人高兴,雨哥,恭喜你了!”

 

正当这关头,两人脚底的地面微微震动,楼下传来一声尖锐的狼啸。

“说完了就走吧,这里不宜久留。”莫雨眼色一凝,他还记得狼人正在外面游荡,当前要紧之事是赶紧进入下一个房间,尽量避免再次碰见狼人的可能性。

穆玄英会意,他拿出影送给他的钥匙,踌躇了一下才说:“这个是我出来前在迷宫捡到的……”

“动作快点。”莫雨没有深究,只是低声催促了一句。

 

钥匙插进门锁,机关轻叩咬合,两人走进新的房间。

这是一个纯白的房间。

 

与外面截然不同的装饰风格,这或许可以说是一位艺术家的展览室。房间是挑高的,大厅所有柱子都雕刻成形体修长的美女人像,柱顶和天顶都满布各种植物形状的浮雕图案,一共点了8根雪烛的素银大吊灯将空间照得明净透亮,墙面装饰精致绮丽,有强烈的光影效果。

目光所及之处,俱是浓浓的意大利巴洛克风情。

感觉就像是误入了美术馆一样,眼前所见的每一寸空间仿佛都在诠释着美的艺术,让人小心翼翼地不敢触碰分毫,连呼吸都生怕触及这些漂亮的艺术品。

 

「这个世界是肮脏的,但无法阻止我追求完美的脚步。

——纯白美学」

大门一侧的墙壁雕刻着这样的字句,从中仿佛能感受到房屋主人的心中那饱含孤高与虔诚的信仰。

 

“城堡里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啊。”

一切都是那么干净、洁白,雕塑不染尘埃。

穆玄英感到稀奇,他走到一尊白鹭的小雕塑前看了看,注意到底下的台子刻了字。

 

「鸟(1号)」

下方是一行说明性的文字。

「做得非常差劲,还需要更多练习。」

 

穆玄英觉得眼前的作品已经非常好看了啊,大概这就是是艺术家的吹毛求疵吧。

白鹭雕塑旁边是一个通体纯白的橱柜,橱柜另一侧也是一只飞鸟的塑像。

 

「鸟(2号)」

「做得还可以。」

 

的确第二个塑像更加精致细腻,尤其是展翅腾空的这个形态,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来身体伸展的曲线都是无可挑剔的优美,栩栩如生,简直就像是真实的白鹭一般。

精益求精,真是令人敬佩的精神啊。正是因为作者拥有如此认真的态度,才能雕琢出臻于完美的作品吧。

他这时注意到了橱柜上的标牌。

 

「练习素材」

 

穆玄英好奇起来,会是什么样的素材呢?

纸面上的白鹭写生?还是刻有部分形状的石膏残料?练习的话……肯定缺不了大量的实物观察和动手操作吧?

他走到橱柜前,拉开柜门。

莫雨蓦然嗅到空气中一丝异样的气息,他眉头一皱,立即出声阻止:“毛毛,不要接近!”

 

鲜血流出橱柜。

穆玄英愣住了。

 

血肉,血肉,血肉,血肉血肉血肉血肉血肉。

无数血肉将柜子塞得严密无缝,鲜血淋漓的肉块与内脏被挤得完全变形,血管和筋络暴露出来,间或挤压着根根白骨,已经完全将橱柜内部撑得爆满。在柜门被打开的一刹那彻底失去了控制,一窝蜂喷涌而出!

穆玄英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啪唧、啪唧、啪唧啪唧啪唧。

血点喷到他身前的纯白地砖,一团团烂肉堆满地面,黏稠的血团里还掺杂着脏污的羽毛。

 

莫雨瞧了他一眼,为防某个柜子里藏匿着重要的通关道具,他逐一走到每个橱柜前,打开扫一眼就立刻关上。尽管莫雨的动作已经非常迅速,但被打开的柜子底下缝隙还是渐渐渗出了血迹,让人不难想象到里面的内容。

 

白鹭、天鹅、羚羊、驯鹿……

 

那位雕塑作者,他是靠着剖解无数生物来增进自己的雕刻技艺的。

意识到这个真相,穆玄英瞬间感到一阵反胃,他怔怔地环顾着四周几可乱真的华丽雕塑,只觉每一尊塑像都沾满了脏污的血迹,无比肮脏丑恶。

 

一扇柜门没来得及在第一时间阖上,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滚了出来。

那是一只被剥尽了皮肉的人手,鲜血淋漓流淌,就算只剩下了狰狞的手骨,也能看出原本修长纤细的形状。

女人的手,很好看的手。

穆玄英很难控制住自己的双眼不去观察那些雕塑,那些塑像的女子也拥有着一双非常纤长雅致的双手。

 

是的,飞禽走兽之后,作品轮到了了人形的雕像。

清纯美丽的豆蔻少女、窈窕婀娜的宫廷贵妇、清丽脱俗的湖中精灵、神圣高贵的六翼天使……

但这些精致动人的雕像已经无法让人再单纯地为它的美丽惊叹,反倒在无形中透出阴森的气息,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这个世界是肮脏的,但无法阻止他追求完美的脚步……

这时候再想起房间主人留下的话语,才发现那是多么可怕的执念。

雕像还是那么精妙绝伦,女像的容颜神态无一不活灵活现,惟妙惟肖,兴许是在一片亮白的环境中待了太久,视野中的雕像竟浮现出扭曲的鬼影。

 

穆玄英不知自己是以什么心情一步一步走到最后的,房间的尽头是一个单独的隔间,他抬手撩开依旧是白色的厚重帷幕,一尊女性雕塑映入眼帘。

那是空间里独一无二的存在,用言语已经无法形容她的美丽了,没有一处不精致,没有一处不自然,她站在房间中央,白衣素裙,温婉含笑,举手投足尽是说不尽的雅致风流。

心间久久缠绕不散的阴霾悉数褪去,空气都变得清新如流水一般,那是一种完美到极致的神性之美。外间那些精灵与天使的塑像也不能媲美其万分之一。

乍一眼望去,就仿佛真的有一位倾国倾城的美人正向他们款款走来。

 

一瞬间连莫雨都被摄住心神,他怔了一下,才注意到女像手中握着一本不知名的书。

“莫雨哥哥,你看这里。”穆玄英扯了扯他的衣袖,手指指向一旁的墙壁。

 

「你必须按顺序按动机关。」



评论 ( 4 )
热度 ( 29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