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莫毛]Happy Halloween(12)

第十一章 真水无香

 

虽然大概猜到结果,穆玄英还是走到雕塑旁边试着扯了扯她手中的本子。

果不其然,纹丝不动。

他没什么意外地叹了口气,又悄悄地抬眼看了一回女像。见她言笑晏晏,一双翦水秋瞳似早已将一切映入眼底,他不禁像是做了坏事却被抓包个正着的少年一般感到赧然起来。

莫雨双手抱臂站在原地,半句话不说,只似笑非笑地瞧着他。

 

“咳。”穆玄英忙严肃地干咳了一声,正色道,“破解这个机关的诀窍其实并不复杂,关键就是采用倒推法……”

谜题为5x5的规格,横坐标以英文字母为标准,纵坐标以阿拉伯数字为标准。

U指的是Up,D指的是Down,L指的是Left,R指的是Right。 

使用倒推法,以坐标(C,3)的OPEN为出发点,观察行3与列C,根据格子内指令能够移到OPEN格的只有位于(C,2)的1U和(B,3)的1R。

假设(C,2)是OPEN之前的格子,再观察行2与列C,没有一个格子的指令满足移动到(C,2)格的条件,此路不通。

假设(B,3)是OPEN之前的格子,再观察行3与列B,发现(B,5)格的指令2D满足条件。

以此类推。

 

最终得出的正确顺序是:

(D,1)2L→(B,1)1U→(B,2)2U→(B,4)2R→(D,4)1U→(D,5)3L→(A,5)2D→(A,3)1D→(A,2)4R→(E,2)1L→(D,2)1U→(D,3)1R→(E,3)1U→(E,4)2L→(C,4)2L→(A,4)3D→(A,1)2R→(C,1)2R→(E,1)4U→(E,5)3L→(B,5)2D→(B,3)1R→OPEN


穆玄英按下中央的按钮。

随着“啪”的一声轻响,女像手中的书滑落于地。然而正当他面露欣喜之色时,地面一阵震动,他连忙扶住墙壁,回头一看,只见雕塑已然化作齑粉,白色的粉末细细密密洒落一地。

穆玄英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发展,站在原地,一时间呆住了。

“这个机关……”

莫雨警惕地盯着雕像毁灭后剩余的空台座,半晌,眉头舒展:“应该本来就是这样设计的。”

“……”穆玄英。

说不清此刻是感到惋惜还是如释重负,毕竟这里的每一座雕像背后都代表着无数残忍的屠杀。

莫雨走上前捡出书,拍了拍封皮的灰尘,翻开书页。

 

《血族秘录》

「吸血鬼是自诩优雅浪漫的种族。

他们是黑暗的神秘贵族。

他们是天生的艺术家。

诗歌、绘画、雕塑、歌剧、演奏……在历史的时代里,他们隐匿在人类之中,在各个艺术的领域大放光彩。

传言每位吸血鬼都拥有属于自己的独到的美学见解,他们将其奉为圭臬,并怀抱着烈火般的热情去贯彻它。

狂热造就艺术,疯狂催生完美。

 

曾经,吸血鬼康雪烛也是如此坚信着。

她是最美的,任世间最纯洁的血液芬芳甜美,万千好景如诗如画,又怎能及他此生挚爱的倾城一笑。

但直至他耗尽心血雕琢的塑像完成之日,他才恍然。

真水无香,美不在其表。」

 

莫雨合上书页。

本来穆玄英站在他身边一侧陷入思索,这一动静让他蓦地清醒过来,他的视线下意识地落到莫雨的侧颜,察觉他的注意力已然飘到外面。

“怎么了?”穆玄英不由问道。

“没什么。”莫雨看了他一眼,顿了顿才道,“恐怕这个机关控制的雕塑不止是隔间这个塑像而已。”

莫雨说着,回过身走到帷幕,一把拉开幕帘。

 

倏然感到有什么东西落入眼睛里,穆玄英微有不适用地眯起眸子,放眼望去,映入视野的是一片茫茫雾气。

下……雪了?

不,那根本就不是雾气,也根本就不是雪。

苍白如雪的烟尘飘散空中,扑簌簌地缓缓落在周身。消失了,一切雕塑一切装饰都消失了,宽阔的房间已经彻底被漫天的白色粉末淹没了,无论是动物、人类还是神话传说中的塑像,亦或者是墙壁和柱子山花的植物浮雕尽数消失不见。

都被毁灭了。

 

穆玄英略带惊慌地睁大眼,不知所措地看着大厅里四处游荡的黑影。

从轮廓看来像是各种生物都被涵盖,它们尖叫、哭嚎,疯狂地相互追逐厮打,有的嬉笑着搬开歪歪倒倒的橱柜,从里面捞出大块大块的血肉涂抹在地面。

血肉混合着白色的粉末,变成黏稠又脏污得令人作呕的血泥,一块一块覆上本是洁白的地面。

 

很快就彻底变成了满眼黑红的房间。

 

那些黑影似乎非常满意他们的杰作,纷纷停下自己的动作,站在原地。

阴森恐怖的氛围缓缓蔓延,只听得见黏稠的血肉的从墙壁滑落的声音,一时间此处安静得令人感到难以喘息。

“艺术!”其中一只高喊。

“完美!”另外一只接道。

随即他们像是做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似的,一齐“嘻嘻嘻嘻”地笑作一团。

 

“这是……怎么回事?”穆玄英喃喃。

“不值一提……”莫雨撇嘴,他牵住穆玄英的手往外走,声音含糊得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最低级的怨灵而已。”

“什么?”

“不要管他们,快走。”莫雨说,“再拖到他们吃完这里的东西,我们就很难脱身了。”

黑影又安静下来,这一回他们没有自顾自地做出行动,而是整齐地转向莫雨和穆玄英所在的方向。黑影没有眼睛,但两人都能感觉到那密密麻麻的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热烈视线,那可怕的目光正炽热地烧灼着他们的脊背。

吧唧、吧唧、吧唧。

靴底踩在湿滑柔软的肉泥上,必须很谨慎地前进才能使自己免于滑倒,这种感觉就像是在一个蠕动的生物体内活动一般。密集的黑影将房间挤得满满当当,迟缓却狂热地盯着他们。

两人一路绕弯避免与黑影的直接接触,穆玄英听着身后传来越来越大的咀嚼声和吞咽声,他不禁咬牙,酸水直接从胃部涌到喉间。

 

门扇在身后缓缓阖上,关闭,扣紧,听见一声落锁的声响,莫雨的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他心有所感,扭头看向第三层最后一间未被探索过的房间。

就在他的注视中,那一扇复古的实木门上精致繁复的门把手忽的向下一按,门扇悄无声息地拉开一个缝隙。

无声地流露出“欢迎进入”的意味。

 

“糟糕了,我们刚才太急着离开屋子,还没有找到进入下一个房间的线索……”穆玄英正懊恼地自责。

“没关系。”莫雨打断他的话,语气平淡地说,“已经可以直接进去了。”

他深深地凝视着穆玄英,将他有些疑惑不安的脸孔收入眼底。

“这是最后一间了。”

 

黑暗城堡共有三层。

一层有四个房间,楼梯左侧是茶水间和不知名主人的卧室,楼梯右侧是旧仓库和巫妖的储物房间。

仓库连接着地下室,僵尸在此留下讯息,食人鬼追寻僵尸的气息而来。

二层也有四个房间,包括了连接一楼壁炉的餐厅,摆满人偶的魔女房间,熬煮魔药的巫师房间,还有巫师对面那个锁着狼人的房间。

从狼人房间的星象仪墙后可以找到直接通三楼房间的隐藏楼梯。

因为格局差异,三层只有三个房间,但每个房间拥有的空间变得大了许多。黑猫所在的房间是个构造复杂的迷宫,吸血鬼的房间错落有致地摆放了许多精妙绝伦的雕塑。

 

最后只剩下一个没有被探索过的地方了。

黑暗城堡的最后一个房间。

这或许就是最后的考验了。

 

灯烛默默地燃烧着。

淡红的火光穿过烛台上方清透的水晶外罩,显得越发莹亮。

纤细的黑影如蛇一般蜿蜒游动于地狱图景的顶画上。

寂静的空气依旧是那么冰凉,之前精神太过紧绷时还未觉察,此刻才感觉到指尖已经冰冷得微微发颤。一呼一吸间,胸腔里也流动着潺潺冷意。

夜是越黑越凉,黑夜只会肆意夺取人身上的温度。

 

现在他的手也是冷的了。

穆玄英在心里说。

和莫雨哥哥一样。

 

所以他们都是一样的。

不知为何,他就是如此笃定地想着。

但这无法阻止某种不详的预感在心底滋长蔓延。

 

咦?说起来……最后的房间是什么时候被打开的?奇怪了,之前明明看到的是上了锁的呀。

是最后一个房间的主人做的吗?

 

穆玄英慢慢地低下头去,垂落下来的额发投下一片阴影,他的双眸隐藏在黑暗中,让人看不分明。

“莫雨哥哥。”他开口。

 

“解开最后一个房间的谜题之后,我们能一起离开这里吗?”

 

莫雨用不明意味的眼神看了穆玄英一会,目光缓缓地在他的脸颊滑动,一直到穆玄英抬起头来,他们目光相触,他才轻轻笑了笑,似是不解地反问:“毛毛,你为什么会对这个问题抱有疑问?”

“不愿意正面回答我吗?”穆玄英眼神尖锐地盯着莫雨,他紧抿唇角,瞳孔细细地颤抖着,目光中蕴含的神采不是亲昵的温暖,也不是纠结的怀疑,而是充满了对未来的恐惧。

莫雨安静地垂眸看着他,精致俊丽的眉眼间带有一种温和的意味。

“其实你是知道的,对吧。”莫雨用了然的视线看着他,“毛毛,你很聪明,你一定能猜到……”

“……”少年无声地咬了咬牙。

 

“我们回去一楼看一看吧。”穆玄英焦急地提出建议,“避开狼人的耳目悄悄地溜过去,大门打不开也没关系,我们可以砸开窗户跳出去。我知道这样做很对不起城堡的主人,但也只能事后再去道歉了……”

他的声音渐渐变小,失望之情溢于言表,怔怔地站在原地。

 

莫雨自始至终都没有打断他,只是这样看着他,无言中就已经传达出一个鲜明的讯息。

一直就是这样,他们都是无比固执的人,总要有一个人选择退让。

从他的眼神中,穆玄英挫败地发现他没有能够动摇莫雨的分毫机会。

 

看着穆玄英这样的神情,莫雨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的心里是什么感觉。

感动?无奈?还是好笑?

小孩越长大越难哄,还有他那个惹人厌的养父成天给他灌输一堆毫无意义的理念……啧,越想越不爽了。

“毛毛,你会如愿以偿的。”最终莫雨只是这样说道,他的眼中闪动着自信的神采,“我也会如愿以偿的,我保证。”

 

已经没有退路了,黑夜已然度过泰半,正是破晓前最黑暗的时刻。没有狼人了,也没有什么一楼了。恐怕这个城堡三层以下的楼层已经彻底化作一片虚无,所有的力量都集中于最后的房间吧。这些事情莫雨早已察觉,但此刻他绝不会说出口。

还有,若是今晚的考验失败,他将沦为黑暗的养料,永远万劫不复的事……

莫雨永远也不会把他面临的艰难和险境告诉穆玄英。

因为摆在他眼前的只有一条路,他只会走那一条路,不会有第二种可能。

 

“不用害怕,因为掌握未来的钥匙已经握在我们手中了。”

 

哪怕是他和莫雨一同古堡冒险的五年以后,穆玄英也能够清晰地回忆起那一夜的种种细节。那一切就宛若记忆中一颗永不蒙尘的青玉珠,颗颗雕琢着他与莫雨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那段携手相伴的时光是如此温暖快乐,让他每每想起便是一阵愉悦与伤感。

但唯独最后的房间是例外。

 

一切都是虚幻而怪诞的。他和莫雨一起走进最后的房间,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脚底的砖石忽然就碎裂崩塌,周围变成望不见边际的黑暗虚空,耳畔再也听不见对方的呐喊,他们徒劳地伸出手试图接近对方,看着对方拼命地说着什么。

然后在一片令人窒息的寂静中坠入深渊。

 

……

 

穆玄英醒来时,周身清静寂定,满眼漆黑,他怔忪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到了个陌生的地方。

他站起身来,四望环顾。

 

这是哪里?

 

手忙脚乱摸索着点起了放在身侧的南瓜灯,南瓜笑脸咧着一口狰狞锯齿,摇摇晃晃,发出橙红色的暖光。

借着这一点温暖的光亮,他的周身被照亮了些许。他似乎正站在一个白色的圆形平台中央,有着精致雕刻的护栏外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漆黑虚空,唯有两侧各有一条通路似乎遥遥连接着别处。只是道路的另一端尽数被黑暗湮没,仅凭手中的提灯很难看清那边的情况。

除非他自己走到另一边。

 

穆玄英沉默着碰了碰拦在通路之前的路障,躬身捡起地上的羊皮纸。

 

「“他”先移动。

你们交替前进,每次只能通过一条通路。

小心啊,要小心啊,小心不要被“他”抓到哦。」

 

文字下方绘制了一幅简易的地图。



评论 ( 3 )
热度 ( 25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