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莫毛]Happy Halloween(14)

终章其一 分歧之途

 

五年之后。

 

“快看啊,是圣子殿下!”

“哇——原来他就是教皇殿下亲选的接班人啊。”

“天呐,那位殿下怎么出现在咱们这个乡下小地方了?”

“你啊,别看咱们这儿只是个远离王城的边陲小镇,但这里可是圣骑士大人和圣子殿下的家乡呢。”

“这样吗?哎呀,真让人感到自豪呢。”

“是啊是啊,与有荣焉。”

 

宁静而安详的小镇街头,阳光洋洋洒洒,清风吹动树梢,白鸽收拢羽翅落到古旧的店招牌上啄木屑,不一会儿悠闲满足地扬起脖颈,漆黑的眼珠倒映出街道尽头一抹修长的身影。

被人们悄声谈论着的青年似是察觉了不远处人群的声音,唇角虽依旧带着温和而镇定的笑容,但耳垂却渐渐染上了薄红色泽。

“玄英真是受欢迎呢。”他身前一名美丽的女性笑了起来。

“别取笑我啦,月姐姐……”穆玄英汗颜,不太好意思地用手指轻轻挠了挠脸颊。

“回到久违的故乡的感觉怎么样?”女子温柔地问,“这里的空气可与王城截然不同呢!淳朴、自然,充满了林木的清新气息,我想你肯定是喜欢这里的。”

“啊,是啊……”穆玄英感怀地说道,“真让人怀念啊。”

 

轻柔的暖风略过耳畔,白鸽振翅落下洁白的羽毛,孩童手中紧握的风车骨碌碌转动不止,体面人家的车夫架着马车慢慢驶过街区,泥土留下两道带着花纹的压痕。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当他抬起头远眺时,目光越过建筑物的塔尖和穹顶,最终注视的方向还是城郊外那一片连绵无尽的森林。

视野的尽头全然是一望无际的绿海,没有古老的城堡。

 

离他误入黑暗城堡已经整整五年了,或许那并不该说是自己的误闯,而是在死神的策划下用以达成莫雨试炼的一桩阴谋罢了。但无论真相如何,只要莫雨最终能够平安无事,他就放心了。事件之后,他直接被身为圣骑士的养父谢渊带回戒备森严的王城,正式开始学习光明神殿自古传承的武技和术法,并非常荣幸地获得了教皇殿下的赏识,成为了光明教廷的新一任圣子。

那位老人已经年迈得几乎用不出任何法术了,然而当他轻轻地拍着穆玄英的肩头,并露出了充满了信任的慈和微笑时,穆玄英还是感觉到仿佛有什么沉重的责任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光明神殿并不如何金碧辉煌,甚至可以说相当简单朴素。教堂的建造全部采用石材,其势高耸挺拔,壮丽辉煌。从外观之使人感到一种向往天穹升腾的雄姿,走进内部,白大理石地面光可鉴人,纯白神像庄严肃穆。这里充满了安定人心的神奇力量,沐浴在神明的光辉之下,人们不约而同地蹑足缓行,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近乎圣洁的安详气息。

据说教皇殿下一生信仰虔诚,他的妻女都在与黑暗势力的斗争中去世了,而且死相惨烈。

听得传闻的那一天,连穆玄英自己都弄不清楚那时他的心里究竟是什么感觉。

 

他问自己的养父:“既然被黑暗同化就会变成恶魔,死神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地把我引到城堡呢?”

谢渊知道穆玄英问的是莫雨,脸上便浮现出显而易见的不悦神情。空气安静了很久,最终他用不咸不淡的语气打破了两人间的僵持氛围。

“只有真正地认识到自己属于黑暗,并彻底抛弃了身为人类的光明部分,人才会变成魔。”

他拍了拍养子的脑袋,见穆玄英从怔忪中回过神,才有些讽刺地扬起眉梢。

“如果是寻常人的话,恐怕要亲手抹杀一生中最重要的人才能彻底觉醒吧……但是玄英,你是不同的。”

 

你天生便是光明之子。

只要接近你,就足够那小子获得觉悟了吧。

 

他和你,永远是两路人。

你们都是走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不会回头的人,就像是两条相交的直线,越过那个唯一重合的交点,以后只能渐行渐远。

 

“不过说起来,还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呢。”

穆玄英从沉思中惊醒,他下意识地看了女子一眼,茫然地“啊?”了一声。

“我是说玄英你突然回来这件事。”她笑道,“我还以为你一直忙于教廷的事务,现在已经分身乏术了呢。”

“我还好,谢叔叔没有给我分担太多任务。”穆玄英摇了摇头,他踌躇半晌,犹豫地问,“我给你们造成麻烦了吗?”

“没有没有。”对方摆了摆手,“难为你这孩子还惦念着家乡,我当你这年纪更乐意外出闯荡……”

穆玄英有些赧然地笑了笑,手指下意识地搭上腰间长剑。

“其实我这次回来,也是为了完成教皇殿下吩咐的一件任务……”

 

正如神界与人间互不相通,人间与地狱也是相对独立的两个世界。

但不知是什么原因,每隔一段时间,人间与地狱两方世界之间的壁障会变得薄弱。

低级妖魔大量增加,强大的鬼怪藉由死神的城堡避开了法则的监视,出现在人类的世界里。

那是鬼怪狂欢之日,每一次都代表着无数灾难发生,数不尽的生命消逝在血雨腥风之中。不止是无辜的平民百姓而已,还有许许多多光明神殿的勇士死在了战场上。

是的,属于鬼怪的世界最接近人间……通路开放的时间仅仅在那一天而已。

 

人们常称这个特殊的日子为——

万圣节。

 

时值入夜,城镇灯火通明。人们聚在一起开派对,装扮成鬼怪的小孩子们提着南瓜灯成群结伴地走街串巷,一会儿敲敲这家人的房门,一会儿又故意恐吓那边经过的行人,闹得四处热闹不休,过了许久才个个吃着太妃糖苹果或是别的什么糖果,心满意足地回家了。

这时在连月辉也无法企及的地方,那些阴暗又冷清的角落里,无比璀璨的剑光将一切都照亮了一瞬,鲜血在那瞬间喷溅在用红色黄色油漆胡乱涂抹的“Happy Halloween”字样上,黏稠地流淌至地面。

到了第二天就会被当作打翻了油漆桶的效果吧,或许很快就会被全新的涂鸦大作掩盖过去了。

 

鬼怪的尸体化作淡黑色的雾气,无声息地消逝在漆黑的夜晚里。眼前这种仅是万圣夜里微不足道的一只小喽啰而已,穆玄英习以为常地收剑入鞘,回过身,忽然看见小巷的入口处拉出一道纤长的人影。

长靴,皮裤……他的目光缓缓上移:鲜艳如血的长发垂至腰际,锁骨瘦削却不显嬴弱,在昏暗的视野中,象牙一般白皙的肌肤仿佛泛着莹莹微光,俊美甚至精致得有些妖冶的眉目间隐约萦绕着某种令人骇然的熟悉气息。

出现了呢,强大的……鬼怪。

 

“……莫雨哥哥。”

“毛毛,看样子和我生分了不少啊。”红色的魔轻笑了一声,他侧过头,眼神平静地凝视着有些无措的人类,“嗨,好久不见。”

 

空气骤静。

 

“嗯。”穆玄英低声道。

 

地狱是鬼怪的天堂,这其中最强大最恐怖的十只妖怪——巫妖、食尸鬼、魔女、黑猫、僵尸、狼人、巫师、吸血鬼、恶魔、死神,被人们赋予了“十恶”的名号。

在此之中,恶魔是最接近死神的鬼怪,传闻中也是最有可能继死神之后成为暗黑神之代行者的妖魔。

其存在便是罪大恶极。

 

街灯的光堪堪探进巷内,莫雨的眼眸映出一点冷色的微光。他的神情很是平和,甚至一贯凌厉冷冽的目光都变得柔和起来。

在穆玄英看来,他一点也不像是传闻中那个穷凶极恶的魔。

傍晚他接到通讯,正如事先预料的一样,各地都迎来了一年一度的鬼怪潮,教廷的战士们已经为了抗击妖魔而分身乏术了。倒是他自己所在的这座城镇显得有些异常,成气候的鬼怪屈指可数,是地狱的力量都集中到别的区域了?还是存在什么原因,让他们觉得不需要派遣大量的鬼怪来到这里呢?

莫雨的出现似乎解决了穆玄英的疑问。

无论是因为他想独自解决这里,还是因为……他不想破坏这座城镇。

 

“咦?快看,小巷里还有人诶!”

突然传来孩童的声音,穆玄英微一愣神,就见一群打扮成科学怪人、半人马、石像鬼之类怪物的小孩蜂拥而入,一溜烟窜到两人中间蹦蹦跳跳。

“Trick ortreat!”他们快乐地大喊着,装扮成骷髅的一个孩子甚至还把骨头伸到莫雨的眼前。

穆玄英蓦地心慌起来。

 

但他担忧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莫雨没什么情绪地看了这些孩子一眼,随着“啊”“呜”几声让穆玄英有些心惊胆战的痛呼,小孩们忙不慌地接住了糖果,接着才咕哝抱怨着揉了揉被糖果打中的额头。

一直握住剑柄紧张戒备的蓝发青年不由眨了眨眼,放下手,脸上浮现一丝轻松的微笑。

 

莫雨靠在墙边,不动声色地审视着他。

 

你一直都是这样。

心防松懈,稍一示弱就容易心软……

 

被小孩们这么一打岔,两人之间有些紧绷的氛围也变得和缓许多。

他们并肩走在长长的街道上,街灯将影子拉得很长,长靴踩在石面发出“哒、哒”的错落声响。

城镇已经没有其他妖魔的气息了,兴许是察觉到自己身边的莫雨,感到畏惧地远远避开了吧。

哪怕主观上刻意不去想那些让人烦恼的事实,但这种与自己泾渭分明、让人感到肌肤刺痛的黑暗气息仍在时时刻刻刺激着敏锐的神经。大脑疯狂叫嚣着危险,所幸理智与感情都在阻止他拔出手中的长剑。

在这里打起来的话才是真正的灾难。

如此说服自己后,不得不说他在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仿佛这稍稍减轻了他的罪恶感。

 

“放心吧,我不会对这里动手的。”

像是察觉穆玄英充满了纠结的内心,莫雨有些嘲讽地扬起眉梢。

对方原本一直低着头走着,显得心事重重的模样,闻言下意识地抬头看了莫雨一眼。视线相触,他先不自在地移开了目光。

“我知道。”穆玄英说,他顿了顿,“我相信你。”

 

月色澄清如水,温柔地涤荡着大地的一切。两人正好站在一座小桥上,小河自脚下蜿蜒,脉脉水波揉碎了银色的月光。游鱼“噗通”一声跃出水面,鳞片闪闪发光。

月光跳荡的景色总是容易让人看得失神的。水汽渐生渐重,深秋的温度有些寒凉,但他们还是在某种未能言明的默契作用下一齐停下了脚步。

莫雨的神情非常安静。他本来就是这种喜欢安静的性格,眉眼敛去戾气之后更加突显了这种特质,温柔的水色倒映在他的瞳眸中,仿佛岁月静好。

他……如果是个人类,那该有多好。

 

我一直是把你当作最重要的挚友。

 

时间的流逝与五年前的万圣夜别无二致,天色从漆黑无垠到逐渐被霞光倾盖,远处传来鸟雀婉转的稠啾,晨露滚落草间。

莫雨的生前究竟遭遇了什么样的惨事,才会让他死后也无法得到安宁,甚至义无反顾地与死神做出交易呢?

恶魔的灵魂是永远无法得到超脱的。舍弃了过去,舍弃了未来,舍弃了一切希望与光明,再也没有转世的希望,他们能够握住的仅有现在。

 

如果他不是一直这么一无所觉就好了,至少能在一切变得无可挽回之前……

穆玄英倏然感到一阵无力与痛恨,几番情绪起伏下,那种近乎于绝望的自苦又浮现出来。

“是我害了你……”

“不是。”莫雨回得很快,“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穆玄英看着莫雨离开的身影。

他们谁也没有说再见,或许感情上还是在渴望与对方一同相处的机会吧,但理智分明在诉说着残酷的真相:

下一次见面,说不定就是真正的刀兵相向了。

 

既然如此,是不是再也不要见面比较好呢?

不知道,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如果……如果真的有再见的机会的话。

穆玄英用力地握紧刀鞘,缓缓地阖上双眼。

不会再犹豫了,软弱的场合哪怕只有一次就已经足够致命。为了不让记忆中美好的一切彻底变质,不让他们的感情在立场的对立中变得充满敌视和仇恨……

下一次,他会用尽全力斩杀莫雨。

 

哪怕付出的代价是他自身。

 

分支结局四 NormalEnd 挚友与宿敌

评论 ( 1 )
热度 ( 36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