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莫毛]Happy Halloween(15)

 终章其二 恶魔日记

 

“回到久违的故乡的感觉怎么样?”女子温柔地问,“这里的空气可与王城截然不同呢!淳朴、自然,充满了林木的清新气息,我想你肯定是喜欢这里的。”

“啊,是啊……”穆玄英感怀地说道,“真让人怀念啊。”

 

轻柔的暖风略过耳畔,白鸽振翅落下洁白的羽毛,孩童手中紧握的风车骨碌碌转动不止,体面人家的车夫架着马车慢慢驶过街区,泥土留下两道带着花纹的压痕。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当他抬起头远眺时,目光越过建筑物的塔尖和穹顶,最终注视的方向还是城郊外那一片连绵无尽的森林。

视野的尽头全然是一望无际的绿海,没有古老的城堡。

 

穆玄英下意识地攥紧了手指。

掌心硌着一件硬物,冷硬冰凉的触感紧贴皮肤。那是他五年前从黑暗城堡中唯一带出的东西,其他的物品在照到阳光的一瞬间就全都化为飞灰了。

藏匿于第一个房间的布娃娃内部,那枚小小的银色钥匙。不知为何它并不是藉由黑暗城堡的力量凝结而成,反倒更像是来自人间界的东西。

 

他深吸一口气,下定了决心,迈出步伐。

“玄英?”身后传来女子略带疑惑的声音,“今晚就是万圣夜了,你要去哪里?”

“月姐姐……”穆玄英回过头,对她轻轻地笑了笑,“午后的阳光很好,我想去外面的森林散散步。”

“不要逗留太晚,要小心森林的野兽哦。”对方担忧地叮嘱着。

“嗯,我很快就回来。”他温顺地应道。

 

城镇外的森林一如既往茂盛葱茏,明丽的阳光透过摇曳的树影落到铺满落叶的地面,浮动的绿影间游走着斑驳的金色碎光,如同光华闪耀的绿河。

枝叶间倏然窜出一只浅棕色皮毛的松鼠,蹲在树梢轻轻甩了甩蓬松的大尾巴,小小的黑眼珠倒映出森林尽头隐约出现的人影,便立刻警惕地钻回树丛。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过后,碧绿的叶子落到了缓步走来的青年肩头。

 

穆玄英若有所思地抬头,半眯着眼仔细辨别着远处的景色。在不断摇动的树枝远处的方向,山崖的顶端隐隐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轮廓。

 

死神的黑暗城堡,只会在万圣之夜显露形迹的神秘建筑。真实的位置是在地狱与人间两方世界之间的夹缝中,当万圣深夜夹缝变得窄小的时候,连毫无力量的普通人类也能看到城堡的模样。

幽深而诡秘的黑暗气息悄无声息地流动着,但游离到青年周身一尺开外时却像是碰见什么最忌讳的东西一般谨慎绕开。越往前走光线越是昏暗,黑蛇穿行于从树枝垂落的深绿藤条中,阴毒滑腻的窥探视线有如附骨之蛆,嘶嘶吐出鲜红的蛇信子。他腰间一柄银色长剑若有所感地泛出圣洁的白色光晕,威吓似的轻轻颤动。

穆玄英镇定地握住剑柄,眼前此处就是五年前在死神的诱导下跌跌撞撞走过的路途,五年后故地重游,却是全然出于他自身的意志了。

 

登上山崖已是临近黄昏,大片霞色侵占天幕,华光灼灼,金红炽烈,暮色笼罩山林。穆玄英从高处回头看了一眼远处城镇闪烁的灯火,内心不由对月弄痕说了一声抱歉。

站在近处看,沐浴着暖色霞辉的古堡显得是那么高大巍峨,从大块砖墙上的灰色痕迹中可以品味出光阴流逝的印迹。

这座城堡……也不知道究竟存在了多久。

穆玄英站在门前,微微出神地想着。

纷乱的思绪在这时候忽然悉数沉静了下来,穆玄英敛去眼中忐忑,然后抬起手。

 

吱嘎——

 

大门被开启的那一刻,挂在墙柱的烛台倏然窜起一簇明亮的火光,摇曳的烛火之下晃动着凌乱的漆黑影子。穆玄英走进大厅,一抬头就看见平台上十尊漆黑的鬼怪雕塑正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

目光在恶魔雕像停留了许久,直到下意识攥紧手指抓住了钥匙的感觉才将他惊醒。不知是什么原因,这枚钥匙在掌心握住很久也不会变得温暖。冰凉的温度不断刺激着皮肤,给人一种意料之外的熟悉感。

 

哪怕时隔了许久,脑海中在这座城堡中探索冒险的那段记忆依旧没有半分褪色。刚开始在城堡里探险的自己在得到这个钥匙时可能并未感到奇怪,但当穆玄英事后回忆起城堡中所有的细节,却从中察觉出了些许端倪。

所有用来打开房间门锁的钥匙都是古铜的材质,但唯独他带走的这一把是与众不同的。

 

最初藏匿着布娃娃与钥匙的地方位于一层楼梯左侧的卧室。

也是唯一一间没有指明主人的房间。

 

现在想来,那多半就是属于莫雨的房间。

 

莫雨……

熟悉的名字毫无预兆地跳了出来,旋即便以霸道又强横的气势席卷占据了脑海。穆玄英静静地垂下眼。

那个时候的他究竟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呢?

最初……说不定是想解决掉他这个擅自拿取他的物品的小偷吧?他不禁有些苦笑。

布娃娃虽然很陈旧,粗糙的布料被磨损了许多,但整体却非常干净,还被保存在精致的木盒里,藏在房间的油画后的机关中。

被这样严密保护起来的东西……对所有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却害得那个布娃娃被巫妖彻底损坏了。

感到很对不起他,从推测出这一点之后就一直被愧疚的心理缠绕着。如果说自己把莫雨看做是在充满了未知的险境中唯一能够帮助他不至于陷入恐慌与绝望的挚友的话,那莫雨对自己的最初观感很可能并不是什么美好又正面的形象。

但是越到后来,他就越能感觉到莫雨对自己态度的微妙转变,往好的那个方向的变化。

 

那他自己呢?他对莫雨的感情只是危机促成的吊桥效应吗?

不。穆玄英在内心否认。我是很认真地把他视作自己重要的朋友。

想要了解他,想要接近他,想要陪伴他。

 

所以,现在他才会站在这里。

穆玄英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房间的布置一如往昔,一切都历历在目,摊开的木盒、移开的油画、墙壁上被打开的机关,光阴仿佛刻意地遗忘了这个角落,让此处悉数保持着他到来之时的状态。

……不对。

穆玄英的眸光微微一凝,他走到墙壁的机关之前,把手伸进这个内嵌的凹槽深处,在内壁的中央摸到了一个类似于锁孔的位置。

利用了常人的惯性心理啊。就算解谜者打开了油画后面的机关,也往往会被内置其中的木盒吸引了全部注意力,却忽略了潜藏在木盒后方墙壁上的另一个机关。

 

虽然现在能够找到这个机关也不算迟,但是……唉,要是早点能发现就好了。

他有些沮丧地想着。

 

钥匙插进锁孔,二者契合得严密无缝。随着“咔嚓”一声轻响,第二层石壁从中间自发向外推开。穆玄英非常迅速地抽回手以防机关暗算,所幸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有一本厚厚的黑皮笔记本躺在深处。

 

《恶魔日记》

「1916年10月31日

毛毛,好久不见。」

 

“啪。”

笔记本摔落于地,雪白的纸页哗哗翻动着,穆玄英无知觉地垂下双手,瞳孔失焦,眼神恍惚地站在原地。

 

……

 

1896年10月31日

父亲母亲全都死了。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醒过来时家里的庄园已经变得一片狼藉,我的衣服被血染红,湿乎乎地黏在身上。

附近的邻居们似乎很畏惧地看着我,还在我转过头的时候用石头砸我,口里喊着“去死”,“恶魔之子”之类的词汇。

不明白他们在搞什么鬼,恶魔之子是在说我吗?

算了,无所谓,反正我也用石头砸回去了。

 

……

 

1896年11月11日

狠狠地和别人打了一架,把自己也累瘫了。

家人都没了,我也不怎么擅长做饭,家里的存粮也渐渐吃完了。

没有力气,现在只能写点东西或是躺床上随便看看窗外的枫叶了。如果当年父亲种的是果树就好了,像是石榴、柿子或是橘子之类的。

 

1896年11月12日

以为要饿死的时候听见有人进来了。

什么嘛,那群蠢货倒是学会了趁你病要你命的捷径。

管他呢,饿死和被砍死没什么区别,后者还更痛快一些。

 

小鬼,用蠢货来形容救命恩人未免也太没礼貌了。(这里的笔迹不同)

 

1896年11月13日

……我大概是被个拐卖犯老头带走了。

算了,无所谓,反正有食物了。

 

……

 

1896年12月24日

感觉已经走遍了大半个国家。

金色的深秋已经过去,雪白的冬天到来了,天气越发寒冷起来。

我得了重感冒。

那个老头把我留在了一个看起来很淳朴的小镇里,并且嘱托镇长夫妻照顾我。

嘁。

 

1896年12月25日

这似乎是个很少有外人踏足的地方,城镇里的小孩们不顾街道白雪皑皑,一窝蜂都跑来镇长家看我重病的样子。一群人吵吵嚷嚷能烦死人。有个帮镇长夫人摘草药打下手的小女孩生气地把他们全都赶跑了,镇长夫人用很亲昵的语气叫她“小月”。

啊,不对,其实还有个小孩没被小月赶走,因为他很乖地坐在我的床头玩布娃娃。小月说他的名字叫毛毛。

长得还挺可爱的。

但他难道不是来看望我的吗?为什么只顾着自己玩娃娃?

我有些生气,所以把他的娃娃抢走了。

他不是没有反抗,然而毕竟我是大孩子,他怎么能比得过我的力气?

哼哼,这就是小爷今年的圣诞礼物了!

……呃,哭得好吵。

 

……

 

1897年01月01日

我在这个城镇里定居了下来。

换了个地方生活也没什么特别的,这里的住民都有点傻气,不过至少没有做出一些让人嫌恶的蠢事。

那个叫毛毛的小孩太爱哭了,一点也不经逗。

小月叫我不要总是欺负小孩子,这就叫我欺负他了吗?

明明是他一直黏在我身边不走。

新年第一天的雪很大。

 

……

 

1899年08月08日

傻毛毛就是傻毛毛,玩个捉迷藏都笨手笨脚的。

竟然一个人站在路上大哭着喊“小雨哥哥”什么的……真让人看不下去。

我是说,弄得连我也一起跟着丢脸啊。

算了,拿他没办法。

去找他了,他看了我一眼,抽抽搭搭地塞给我了一团黑炭。

……据说是镇里那个面包店的史密斯夫人教他做了面包,毛毛打算把第一个完成品分享给最好的朋友。

话说这真的能吃?

 

1899年08月09日

事实证明并不能。

我虚脱地倒在床上,一瞬以为自己将要登上天国。

傻毛毛哭得更厉害了,蹲在床头碎碎念着“对不起”之类的话……

比起肚子,我觉得更疼的是我的脑袋。

我说,你不用跟我道歉,我永远都不会怪你。

费了好大功夫才哄得他相信我。

 

……

 

1900年02月03日

今天一早毛毛就很亢奋,和小月一起起哄着要给我过生日。

生日什么的怎么样都无所谓吧,再说了,很多人不是忌讳这个日期的吗?我早就习惯忘记今天是我的生日了。

都是那个老头寄了个什么信给镇长,真是多事。

我问毛毛,你不觉得今天是很邪恶的日子吗?

然后毛毛的表情……太好猜了吧,一看就知道他什么都不懂。

2月3日,我的生日,魔鬼节。

倒是毛毛的生日……我前年才知道,原来我和他第一次见面的那天就是他的生日。

12月25日,圣诞节。

 

……

 

1906年10月30日

明天镇里将举行万圣夜的祭典。

我已经腻了每年都在镇里扮鬼要糖的无聊活动了,简直就像是演技拙劣的小丑摇头摆尾地向那群恶趣味的大人们讨要奖赏一样愚蠢。要做就做个大的,真正地去恐吓一个毫不知情的过路行人才更有趣吧。

我决定和毛毛明天一起到城郊外那个大森林里去,虽然胆小的毛毛一直咕哝着“镇长爷爷说明晚不能离开城镇”之类的话,但我却觉得那样一定非常刺激。

如果在夜晚黑漆漆的森林里把木杆和白布借助树枝撑好形状的话,说不定连自诩勇猛的猎人都能被我们吓到呢!

 

1906年10月31日

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清醒过来的时候周围已经变得一片血红。

地上散落着来源不明的肉块,有些表面还带着油绿色的鳞片,有个手指间连着蹼,还有的中间掺杂着颜色微妙的毛发。

这些东西都是来自什么奇怪的生物啊?

毛毛倒在一边人事不知。

我的身上沾满了鲜血,一如十年前的那一日,湿漉漉地沿着手指滴在地上,血腥的气息令人作呕。

不知道为什么身体颤抖起来,我比十年前的自己还要更加慌张,踉踉跄跄地跪在毛毛的身旁,试了一下他的呼吸。

没有气,胸口也没有起伏。

死了。

……为什么?

我回过头,忽然发现不远处倒下的那个身影也让人分外熟悉。

哦,那是我啊。

是吗?我也死了吗?

那我现在为什么还站在这里?是鬼魂吗?毛毛的灵魂在哪里?

内心的疑惑很多,我很焦躁,头非常痛,感觉自己时刻濒临于理智崩塌的边缘。

“咦?这么深重的怨气竟是来自一个15岁的少年,真是令人惊讶啊。”有个陌生的声音这样说道。

我转过头,看见一个黑发黑眼的男人慢慢地走了过来。

那个男人自称是来自地狱的死神。

本来不想理他,但他说他能够满足我的愿望。

死神说,毛毛的灵魂本来将要去转世的,但只要我用自己作为代价把灵魂抵押给地狱,就能把死者的灵魂换回人间。

哈!笑死我了!这种糊弄人的话……当我是毛毛那样天真的小孩吗?

……我答应了他。

我是很现实的,只要能救回毛毛的性命,无论是谎言还是真的需以我的灵魂为代价的邪恶交易都无所谓,无论是什么方法我都愿意尝试。

他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1906年11月01日

我跟死神走了。

把毛毛放到城镇入口的方向,清晨出行的人会把他带回家的吧。

早上有点冷,他有可能会感冒。

 

……

 

1906年12月25日

其实地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里的生物比人类更无聊。

“莫雨少爷之所以会这样认为,是因为他自己比地狱生物更加可怕吧?”偶然看见石像鬼对着木木呆呆的骷髅做出很夸张的惶恐表情,“我还记得呢,连冥河都被鲜血染红的那一日……”

啧,废话真多。

这里真没意思,不知道毛毛在人间做什么?

过了今天,他就11岁了。

 

……

 

1907年12月25日

圣诞节是耶稣的诞辰。

石像鬼这么说的时候,脸上带有一副很微妙的轻蔑神情。

真是令人作呕的一天,让人心情都变差了。他这样说。

我的心情也很不爽,所以我把他揍了一顿。

 

……

 

1908年12月25日

不知道毛毛近况如何?

 

……

 

1909年12月25日

毛毛,生日快乐。

 

……

 

1910年10月31日

烟说我一到每年这个时候就特别烦躁。

那只黑猫……有时候觉得他仿佛知道些什么。

 

……

 

1911年02月03日

死神说所谓的来生不过是蛊惑人心的谎话。

这世间所有魂灵都是同出一源,正是其人生中数不清的经历和选择造就了他们的独一无二。当生命逝去、记忆烟消云散,灵魂又将回归一模一样的状态,没有任何区别。

来生没有任何意义,唯有能够把握住的现在的力量才是唯一应被我等看重之物。

……

…………

………………

不论如何,我都不后悔我五年前的决定。

 

……

 

1911年10月30日

明天过后,我就可以去人间界找毛毛了。

 

1911年10月31日

今夜是死神的试炼。

要求是通过城堡中所有鬼怪的考验,通过考验者就能继承暗黑神的一部分力量,成为地狱十魔神之一。失败者则万劫不复。

哼,无聊的测试。

不过我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就碰见了毛毛,这感觉真是不可思议,他长大了不少。

长高了,但是好像变瘦了。

不对,这里是死神的城堡,毛毛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这会是那群家伙的阴谋吗?假货?

如果想要迷惑我的话,创造出10岁模样的毛毛岂不是更能让我动摇?尽管我清楚这五年间毛毛也会长大,可眼前这个形象跟我想象中长大的毛毛形象还存在一些差异。

尤其是他那一身衣服……他是认真地在庆祝万圣节?

和死神的交易是让毛毛复生,死而复生的灵魂会失去死亡的那段记忆的,而为了不致使他无意识地对这段失去的记忆产生过大的求索欲,所有与之关联的回忆也会被全部消除。

比如说我们一起筹划着跑去森林吓唬猎人的记忆,比如说我自身。

真的是一点心理阴影都没有留下啊……

我站在巫妖的房间门口,一边怀疑着是不是本人,一边对此止不住地感到心情微妙起来。

在这种状态下,对他手下留情是理所当然的吧?

其实我早已意识到了真相,只是过大的惊喜让我无法维持冷静,才会下意识地不敢确定而已。

 

1911年11月01日

本想试炼结束后就带走毛毛,结果来了个讨厌的人类。

待我拥有足够的实力,就没有人能够阻碍你我了。

 

……

 

1916年10月31日

毛毛,好久不见。

 

穆玄英低下头,眼泪滴落于地。

 

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了。

失去的记忆全都回来了。

无论是那些热闹的、快乐的和幸福的回忆,还是那些无力的、悲伤的和痛苦的过去,全都回想了起来。

啊啊,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啊。

愧疚、悔恨、自责……说不清内心究竟是什么感觉,因为他已经无法思考了,精神被笔记本中满满充斥着的、从那看似平淡的文字中散发出来的恐怖执念狠狠地压抑住了。

危险!危险!长剑疯狂地震颤着,甚至已然不顾刀鞘的束缚,“铮”一声滑出一截,似在焦急地催促着剑主将它完全拔出。

但现实注定要不如“剑”意了。

浑身就如年久失修的一件生锈机器一样僵硬,穆玄英有些艰难地回过头,看见日记的主人双手抱臂靠站在门檐。昏暗的光线将莫雨凌厉俊美的眉眼照得朦胧不清,他扫了眼青年犹带泪痕的慌乱脸孔,并不意外地轻侧过头,唇角弯起一个有些妖异的弧度:

 

“毛毛,好久不见。”

 

他就像日记中的那样说着。

眼前的空间好似变得扭曲了,扭曲、旋转、折叠,一切都是荒诞不经的模样,而莫雨也变成了诡异而可怕的模样,一切都如做梦一般。

如果这是梦,那他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醒来了,他还是小镇里那个成天跟着莫雨身边的有些爱哭的毛毛,雨哥还是那个有些恶劣却对他非常好非常好的兄长。

 

叮——

银色的钥匙从他的指间掉落,他浑身一震,恍如一场大梦初醒。

莫雨不知何时敛起笑容,一时红眸静穆倾轧得让人心生慌乱。

 

“……好久不见了,雨哥。”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这么说着,饱含喜悦。

 

神明啊,我有罪。

我的挚友为了救我沦落地狱,但我却找寻不到拯救他的办法。

 

我的心灵如被烈火灼烧,焦躁不安。

我的灵魂如被罪恶煎熬,忧虑痛苦。

 

黑暗因我而生,我亦无法抗拒黑暗。

光明常伴我身,我却不能救赎至亲。

未来福祸不明,我仍阒然心怀侥幸。

 

“你好像有些变化。”莫雨说。

“是吗?”穆玄英笑了笑,忽然抬起手擦了擦脸颊残留的泪痕,“不会变的,雨哥,我们永远是最好的兄弟。”

 

分支结局五 TrueEnd 失落的记忆


评论 ( 5 )
热度 ( 43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