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全职]战骨(27)

第二十七章

 

霸图的正副队长不约而同地停下交流,将目光投向自己的账号角色。

石不转是荣耀世界意识的代行者,就算他是第一个知晓君莫笑出现在神之领域的存在,因他的特殊身份,他从不向他人透露经行神域的账号名字。冷漠严谨,恪守规则,连身为搭档的张新杰都不知晓他的秘密。

大漠孤烟就无此顾虑。

拳法师出现以后,他往身后墙壁一靠,暗红的双眼对上韩文清近乎审视的目光,直截了当地说出了结论:“猜错了。”

神之领域,王不留行向外界送出的情报内容是:一叶之秋身边出现了一个与他共同行动的新账号。情报分类是情感。

无论魔术师是否故布迷云,在被他隐藏的信息中是否还有更多更让人惊讶的讯息存在,大漠孤烟在那时听完的一瞬间,内心就已经浮现出一个很明显的答案。

没人能比拳皇更清楚地明白一叶之秋是个什么样的臭脾气了。

打死大漠孤烟他都不会相信那个高傲的斗神会去主动接近什么新人,一叶之秋眼光极高,别说神域的新人,就是他们这些成名已久的老对手也都甚少被他另眼相待。对他而言的特例,从目前来说,只可能是与那个人有关。

与张新杰的对战中表现惊艳的剑客多半是黄少天,这一结论的确有可能将辨别君莫笑的操作者的结论导向同队的喻文州,然而……

“其实你也能想到吧,除了喻文州,还有一个可能的人选……”

大漠孤烟注视着韩文清的脸孔每一丝表情的变化,霸图队长神情冷硬,眼光似刀锋一般锋利,唇角一扯:“所以呢?你想说叶秋?”

账号卡给出了与他的推论截然不同的答案,然而他却一点也没显出惊讶来。或者说,在看到了君莫笑精彩的表现以后,凭两人多年对战经验来看,他不是没有思考过这个可能性,但韩文清宁可猜喻文州,也懒得去考虑突然退役的某人。

从公而言,喻文州是蓝雨队长,他的动向才有让自己和张新杰关注的价值;从私人角度来说,他对叶秋的决定极其失望,无伤无病的,他在赛季中途卸任队长,对于嘉世来说也是个非常不负责任的表现。

和叶秋针锋相对了八年的韩文清在看到他退役的新闻时,甚至有一种格外荒谬甚至讽刺的感觉。

“他已经滚蛋了,还出现干什么?”韩文清冷笑。

大漠孤烟心说手长在叶秋身上,你就是在这儿把他鄙视出花了也没法阻止人家网瘾青年沉迷网游。

他看了眼屏幕上张新杰与君莫笑等人对战的视频,第一眼先是被散人那画风清奇的外观丑得默然了三秒,强迫自己把注意力转移到对战里,然后就移不开眼了。

“如果你要找虚拟侧的君莫笑……”石不转看了大漠孤烟一眼,“他和一叶之秋去了普通区。”

大漠孤烟一脸不能理解,连韩文清和张新杰都疑惑地看向石不转,牧师平静地用“网游恩怨”四个字简洁总结,淡漠的语气仿佛把意气争斗的两方都一齐鄙视了个遍。张新杰想起霸气雄图会长蒋游被君莫笑给虐得一点就炸涵养喂狗的模样,那气得啊,鼠标都要摔了,他不由露出无奈的表情。

这时候还是霸图队长的二字真言总结得好。

“幼稚!”

君莫笑忽然打了个喷嚏。

他蹭了蹭鼻尖,不解地问:“哎,难不成账号卡还会感冒?”

斗神的位置离他远了些,闻言飘来充满鄙视意味的一瞥。他们正在一线峡谷错综复杂的地形间高速移动,后方缀着一群尾巴,间或有战斗法师的炫纹和枪炮师的反坦克炮一类攻击落到身后,不过明显看得出无论是君莫笑还是一叶之秋都显得游刃有余。发带飘扬,战斗法师的凛然的金红眸光比他额上坠饰的宝石更加清透璀璨,讽刺的话语还未出口,他骤然改变了移动的方向,一记落花掌迎着岔路方向拍出,战矛却邪已然浮现在他的手中。

攻击正迎另一路冲出的人,有心算无心,那边几乎算毫无防备地被落花掌的强制效果吹飞,手忙脚乱地受身落地,冰炫纹已经迎至面前。

遭遇战突发而至,一叶之秋不假思索下没有留手,尚未照面就是几个连招打出,对面一声不吭却也反应速度极快,甚至还悍勇之极地循空隙出招反击,招架、强攻,拼命的架势宛若完全放弃了防守。

乍一交手他就知道这人也是个战法,从招式威力来看还是个等级特别低的小号,然而堂堂斗神至今仍未觉醒什么手下留情的思想觉悟,眼神漠然地注视着对手,打算以最短的时间解决掉对方。

“大水冲了龙王庙啊。”君莫笑一声哀叹传入两人耳中,正好一叶之秋一手龙牙击中对手,长矛刺入肩膀,鲜血飞溅而出,也不知道是技能判定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对方的动作僵了僵,随即才注意到一旁的散人。

“君莫笑?”那女性战斗法师登时惊喜地张大眼。

“她是谁?”一叶之秋脸色有些不好,他忽然想起来叶修的某些历史……嘉世时期他偶尔会搞个小号上网游去浪的历史……

“算是叶修的徒弟吧……”君莫笑挠了挠脸颊。

战斗格式的身影在脑海一晃而过,眼前分明是别的账号,一叶之秋一愣:“邱非的小号?”

啊?邱非是谁?

君莫笑茫然了一瞬,叶修退役后的交际圈和在嘉世时的截然不同,导致俩账号卡一说到现实侧的事情就有点鸡同鸭讲。

“不是。”插话的是刚嗑完一剂补血药的女战法,她抿唇笑了一下,抬手拭去脸颊的血迹,顺手又抚了抚俏丽的短发,片刻间她肩上狰狞的血洞已然痊愈如初。

女战法看向一叶之秋,茜红色的眸子透出友善的神采:“寒烟柔,我的搭档是唐柔。”

“唐柔和叶修是网吧工作的同事。”君莫笑连忙补充了一句,千机伞扛到肩上,对寒烟柔介绍道,“一叶之秋,搭档是现任嘉世队长孙翔,以前是叶修使的账号。”

“你好。”寒烟柔笑道。

“你好。”

斗神眼中隐约的不爽消失了,表情平静地对她颔首。寒烟柔一派镇定自若,表情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没有什么别的原因,新生的账号和她的搭档一样对荣耀世界的风风雨雨知之甚少,加上她早就被叶修的实力虐得心服口服,也不奇怪方才被一叶之秋轻易打得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的情形。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君莫笑问寒烟柔。

“逃命呗!”战法姑娘回得理所当然,她看了眼两人身后,“我这两天还碰见沐沐和包子昧光他们了呢,大公会的那些人真够记仇的,网游恩怨都记到虚拟侧来了。”

寒烟柔此刻的扮相比网游里的形态还要狼狈不少,满身尘土血迹,身上装备残损颇多,可见耐久都要掉光了,手中紧紧握着一柄赤红色的紫武战矛,布满黑红色干涸痕迹的兵器还滴滴答答地落着鲜血,一看就是久经鏖战杀气未消的阵势。

君莫笑早瞧见这姑娘双眼神采奕奕,显然并不对此感到困扰,甚至有些乐在其中的模样。

“我看你都乐不思蜀了,这算是逃命吗?”他调侃。

寒烟柔眨了眨眼,不太好意思地说:“是逃命啊,红蓝药快用完了,得避开这些人去城镇补充点。”

话音刚落,她接住了一叶之秋抛来的药剂盒,打开一看是整整齐齐两排法力药和补血药,清澈的药液中闪耀着金色碎芒,一看是相当极品的东西,寒烟柔也不客气,大方笑着道了声谢。

在原地停留不过片刻,原本被一叶之秋君莫笑拉开距离的追兵转瞬已近在咫尺,君莫笑不慌不忙地一甩千机伞,几发反坦克炮朝着跑得最快的几个前进的路线打去。三人反应很快,视线微一交错,寒烟柔没有犹豫地跟上他们的脚步。

一叶之秋轻轻一挑眉梢:“你刚才说的沐沐是全名?”

“不是。”寒烟柔回道,不明白一叶之秋为什么会问这个,她有些不解地看了斗神一眼,“她全名是风梳烟沐。”

“职业。”

“枪炮师。”君莫笑抢答,“就是苏沐橙的号。”

一叶之秋不说话了。

 这些女孩子为什么都这么喜欢起个带“烟”字的名字……此时此刻他内心的腹诽和叶修完全同步。

“包子全名包子入侵,职业流氓,昧光是召唤师,他们俩都是叶修在第十区认识的朋友……”君莫笑告诉一叶之秋,这些都没什么好隐瞒的,尤其是包子入侵和他寒烟柔多次出现在普通区的榜单记录,嘉王朝公会和他们近期也有些摩擦,对方有心打听的话轻易也能知晓。

一叶之秋目不斜视,日光下精致俊美的容颜有如冰雪砌成,君莫笑说了半晌忽然意识到这会儿算是两人维持相安无事状态的时长新纪录,眼神似不经意朝寒烟柔飘了过去,心知自己大概沾了这位叶修新徒弟的光。

心情很复杂。

无论是提及“沐沐”这个名字时明显变得温柔很多的语气,还有对待初次见面的寒烟柔那已经称得上是友好的态度,甚至连神之领域那位不请自来的魔术师都能得到个客气的应答……

怎么看都甩自己的待遇十八条街了。

这种感情还算不上是嫉妒或羡慕,他只是微妙地有些……不甘心。

喂,一叶之秋。

他在心里说。

你这样……

不太公平吧。

评论 ( 37 )
热度 ( 215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