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全职]战骨(29)

第二十九章

 

君莫笑很快也发现了东城区非同寻常的怪物分布。

指导寒烟柔学会快速移动并避开小怪仇恨范围的技巧花了些时间,两人绕行到小巷里侧,飞快地解决了巷内握着匕首朝他们刺来的罪城居民,君莫笑拉着寒烟柔往后退了退,站在墙下的影子里看着丹比尔大摇大摆地走过接道,身边拥簇着一群小弟。

淋漓血迹滴滴答答顺着银制的伞面落到地面,黑暗中寒烟柔看见君莫笑的眼眸敛去了一贯波光明亮的倒影,漆黑幽暗中蜿蜒流淌着的寂静杀意倾轧得让人心悸难消。

雨雾下散人英俊的侧脸笼罩着一层朦胧的水光,雨水从眉尾流到下颌,微有凌乱的黑发间沾着细细碎碎的水珠,不经意展露锋芒的模样反倒显出危险的魅力来。

小怪太多了。

怪物的等级压制太高,考虑到杀野图BOSS需要的续航性,一切都得精打细算着来。

君莫笑观察着周围的怪物分布,思索了片刻,招手示意寒烟柔凑近一些。

“来来,看这里,我给这里的怪分别起个代号,等会我开怪,你听我指挥。”见寒烟柔很上道地点头,君莫笑指着丹比尔周围的小怪低声说,“记好了,那个瞎了右眼的是A,长得很胖的是B,板寸头的是C……”

幸好荣耀世界不同于寻常网游,同类型的小怪长相都是存在差异的,不只是罪恶之城的人形怪,连最低级的哥布林仔细看来都各有不同,每一只都是截然不同的个体。

荣耀没有团队标记功能,若是小怪都一个模样,战斗的时候就不太好有针对性地指挥了。

一声枪响打破了雨夜的平静。

长靴踏上布满积水的地面,溅起的水珠倒映出散人高速移动的身影,身处于充斥着犯罪与暴力的环境中,罪恶之城的居民既好战又记仇,他们的仇恨范围极大,但君莫笑接近丹比尔的路线上几次曲折变向,愣是几乎冲到丹比尔身前的时候都避开了他们的视野,千机伞举起,一枪正中独眼枪手的眉心。

这一发招来的仇恨值极高,更别提君莫笑千机伞一甩,且战且退,拉开距离的同时紧接着又追加了几个技能攻击,丹比尔怒吼了一声,立刻掏出手枪追去。

他在把BOSS拉出怪群的过程中进入了好几个小怪的仇恨范围中,怪物分布太密,仇恨区相互重叠毫无死角,这是不可避免的。小怪狞笑着拔出匕首朝着散人刺去,斜后方寒烟柔横过一杆战矛刺中小怪,龙牙紧接天击,君莫笑从容地牵引着BOSS往空旷地走去。

雨雾朦胧,细雨淅淅沥沥,技能的光影明暗不定,不远处的罪城居民偶尔朝战斗中心投去漠然一瞥,很快就漫不经心地移开视线,事不关己地蹲着下水道旁。

敌人没有进入他的仇恨范围,丹比尔就算死在他眼前都不管。

很久以前叶修曾经好奇地问过一叶之秋:在账号卡的世界里,荣耀的NPC和怪物也都像你们一样拥有自我意识吗?

那时的一叶之秋很难准确地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们的确拥有一定程度的独立思考能力,但他们受荣耀世界的限制要比账号卡多太多了,诸如活动领地、仇恨范围、行动模式等方面的设定已经刻入本能,尤其怪物对账号角色的绝对性仇视永远不会改变,比自然界的天敌关系更加不可逆转。

账号角色和这些怪物最大的共同之处……大概就是一旦战斗就不死不休这一点吧。

不像是人类思考那么多,无论是一叶之秋、君莫笑还是寒烟柔和其他账号角色,他们举起武器以后的眼神都是杀戮机器一般冰冷无情的,他们不会有同情,更不会去怜悯对手。

流弹在周围的建筑墙面留下痕迹,鲜血喷洒在道路上,很快被雨水冲淡。

君莫笑格挡了丹比尔出其不意的一记割喉,等级压制下这一招还是对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他不是坦克职业,血条立刻告急。

若是挑战的账号角色死亡,野怪会立刻恢复满血状态,也就是说之前的进度全部清空。

然而君莫笑持续输出的节奏不乱,找准时机来了一发治愈术拉了一把血线,刚刚才露出奸笑的BOSS顿时愕然地瞪大双眼。

他根本无法理解超出荣耀体系之外的规则,自然不明白散人的特殊性。

很快,清怪完毕的寒烟柔也加入了君莫笑与丹比尔的战局,君莫笑一边输出一边提醒寒烟柔注意技能与普通攻击的节奏,这BOSS血厚得很,持久战考验的不止是他们的战斗能力,续航控蓝更是不容忽视。

寒烟柔没有唐柔那么争强好胜,但随着时间慢慢流逝,她也不免升起一种技不如人的挫败感。

遇到君莫笑之前她一直在低等级区行走,除非遇到高等级账号,否则她经常是实力远超普通账号的存在。哪像现在两人并肩战斗,她的表现被比得惨不忍睹,而且是君莫笑在战斗的同时给她创造合适的输出环境。

她比自己的搭档更早地意识到了实力的差距。

这段期间在虚拟侧的经历足以让寒烟柔知晓很多有关这个世界的情报。自己所在这块大陆外侧的神之领域是被很多账号角色浮想联翩的新天地,极少数实力位于金字塔尖的账号聚集于那里。她看了君莫笑一眼,不知为何就笃定他是有资格的,就算现在他拥有的信仰不够,凭他的能力,那也就是迟早的事情。

网络游戏其实是一个很功利的平台,实力强劲的玩家永远不会默默无闻。

副本记录、世界BOSS击杀榜、稀有材料……很多荣誉和资源都被人觊觎着,却只能任由真正的高玩取得。

甚至她有一种坚定的信任,大概源于君莫笑的搭档谈及职业选手时那淡定指点江山的态度,就算在神域居民中,他也是很厉害的。

最有说服力的证据就是那些嘻嘻哈哈就能打败唐柔的微草队员碰上叶修都输得很有节奏,连微草队长都表现出了慎重的态度。既然是一支战队的队长,总不能太弱吧?

寒烟柔还不知道微草正是去年的冠军队,王杰希更是联盟里实力顶尖的超级大神,否则她的猜测就不会这么保守了。

等独眼枪手在不甘的怒吼声中轰然倒地,血水流了满地,寒烟柔还沉浸在战斗的余韵里回不过神来。

君莫笑甩了甩伞上血迹,然后撑开了伞,走到寒烟柔身旁绅士地遮起了雨。

战法姑娘有气无力地瞧了他一眼,这其实没什么卵用,罪恶之城的天气太糟糕了,两人早就跟落汤鸡似的。

身后传来走动踏响的水声,君莫笑转过头,看向一叶之秋。

斗神的脸色不算太好,不过面对君莫笑的时候他就几乎没摆过几次好脸色,只不过这次看来他心情的差劲指数还得再增加三颗星罢了,散人微感不解地挑起眉梢。

“神之领域的任务。”他简洁地说,“现在,立刻,跟我走。”

诧异的表情在寒烟柔脸上出现不过一瞬,她立刻善解人意地说:“看来我要跟你们告别啦,下次再见吧。”

神域的任务……尽管不太清楚性质,但应该是不能拖延的事情了。君莫笑正遗憾着还没碰上包子入侵和风梳烟沐他们,寒烟柔听罢抿唇笑了起来:“这没关系啊,下次要聚可以先密聊说一声,反正大家都加了好友的。操作者的好友和我们自己加的好友都是能共享的。”

好友?

差点忘了这茬了!君莫笑恍然大悟。

现实世界那边,叶修正练着级,忽然密聊栏叮叮咚咚地响了起来,正纳闷谁这么火急火燎地找他,一点开,一排一排的PKPK字眼嚣张无比地占据的聊天框的版面。

要命啊,我什么时候加了这人大号的好友了?

叶修叼着烟,一脸头痛地想道。

“所以说,究竟是什么任务?”一口气赶往主城传送阵到达天空之城,君莫笑不太意外地想着又要见到那位个性严肃的牧师了。

“……有关圣诞节。”一叶之秋的表情有些奇怪,似乎不太情愿,甚至颇为抗拒的模样。

君莫笑愣了一下。荣耀世界有自己的背景故事,神话传说中更是不缺所谓光明神与暗黑神,圣职系职业和暗夜系职业的体系设定正是藉此展开的。但这些绝对与人类世界中的基督教派全无关联,更别说什么圣诞节了,他们的世界根本就没有这个节日,倒是有光明神的神降日,这里面还牵连到牧师职业和骑士职业的转职任务。

不过荣耀是个面向人类玩家的网络游戏,既然是游戏,肯定就不缺所谓的节日活动。

可是,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君莫笑好奇地想着。

天空之城不像下级世界的主城那么热闹,金色的阳光温暖地铺满洁白的街区,街道四处只寥寥落落停驻着一些功能性的NPC。他们一般不会离开自己的位置,独处的一直看着空处发呆,群聚的就三三两两交流着荣耀世界近期的趣事。

他们也知晓账号角色之间发生的事情,并且津津乐道,只是从不主动搭理那些与他们毫无关联的账号们。

“听说冬虫夏草和防风又打起来了,这回的原因是他们操作者上回职业赛用防风打的,冬虫夏草心里很不服。”

“谁赢了?”

“不清楚啊,别人都嫌治疗内战没什么好看的,打三天都分不出胜负。”

“他们争第一治疗的位置争了多久了?明明操作者总是一样的,简直闲得没事干。”

“都是方士谦做的孽……”

“前天有人看到鸾辂音尘去生灵灭的机械工厂串门了,然后她又双叒掉隔壁鬼迷神疑做的陷阱里去了。”

“八百年老梗了都……她这回干啥去了?”

“好像从操作者那里听来个叫全自动洗猫机的东西,想让生灵灭发明一个出来给她的魔宠用。”

“其实我很想要个全自动吸尘器,这样我就不用每天在这儿扫大街了。”

“韶光换当着风城烟雨和林暗草惊的面问他俩是不是人类所说的基佬,然后被风城烟雨笑着暴揍了一顿。”

“那哥们脑袋是不是被撞坏了……”

“其实也不怪他吧,现在大家都说风城烟雨和一枪穿云是男性账号中外貌最出彩的,尤其是风城烟雨,模样比个姑娘还好看,如果我找个男伴侣肯定找他那样的……”

“你可以当着他的面这样夸。”

“……我还不想体验被法术轰炸而死的滋味。”

君莫笑同目不斜视的一叶之秋无声走过,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很多奇怪的事情。

推开大教堂的门扇,光线从外照进装饰辉煌的大厅,人影拉长到中央的长桌上,位置正对着大门的夜雨声烦抬起眼睫,单手撑着脸颊,手指拨划着眼尾的蓝色花纹,神情慵懒地挑起唇角。

“哟。”

一叶之秋的目光落到他手中的卡牌上。

“我们在玩抽鬼牌。”夜雨声烦懒洋洋地说,又瞅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看着牌面的索克萨尔,扬了扬下颔示意另一边聚在一起的家伙们,揶揄道,“这家伙刚才在那边狼人杀,因为所有人都不信任他的人品,所以第一轮就先把他给公开处刑了。”

一叶之秋:“……”

索克萨尔优雅微笑:“真让人伤心,我可是无辜的村民啊。”

一叶之秋:“……”

另一边的辩论似乎出了结果,忽然闹哄哄地吵嚷起来,一位棕发蓝眼的剑客猛地把牌一摔,拽住身边的神枪衣领,一脸悲愤:“我X!我当你是自己人,这么信任你!结果你竟然骗我!!!”

那位有着莫名的忧郁气质的俊美神枪闻言,漂亮的双眼不由带出了些许歉疚的意味。

“因为我是狼人啊,狼人本来就是要骗人的……”

剑客被他有些可怜的眼神瞧得心里一软,瞬间恼怒去了七八分,下意识松开扯着他衣领的手,踌躇着自己是不是态度太恶劣了。

沐雨橙风见状夸张地叹息起来:“唉!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一枪穿云!可怜人家一腔真情错付……”

一枪穿云微微一笑,很是无辜地看着他。

吴霜钩月、吴霜钩月猛地打了个寒噤。

“别用韩剧那一套瞎脑补!”他气急败坏地喊道。

这间原本在君莫笑印象中庄严肃穆的教堂主殿已然面目全非,一排一排的整齐座位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不知从哪儿搬来的沙发和桌椅,账号角色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喧嚷得像是个菜市场。

看了半天好戏的索克萨尔摊手:“瞧瞧,那才是深藏不露。”

一叶之秋:“……”

良好的素养阻止了他露出太过明显的嫌弃眼神,斗神只淡淡地别过眼。

真不想承认他认识这群家伙……

坐在夜雨声烦左侧的元素法师好奇地看向君莫笑,烟灰色的眼眸洋溢着友善的笑意:“难得看见和一叶一起行动的生面孔啊,你的搭档是谁?”

君莫笑诚实道:“叶……”

“叶秋。”一叶之秋说。

这一片瞬间安静下来,连长桌另一头玩着狼人杀的几人都投来意味不明的视线。

原来这就是之前的八卦主角……既然是叶秋的账号,那与一叶之秋走得很近就不奇怪了。

这是很多人第一时间的想法。

君莫笑怔了一下,突然想起叶修在职业联盟活动的期间是隐瞒了真名的。

毕竟那是违规的行为,就是他在役时期也背负着事发后被联盟禁赛的风险,谁也不知道这里的账号角色的操作者中会不会有看叶修不顺眼的人,叶修以后还要回到职业圈,这里出岔子的话难保不会影响到他的复出计划。

一叶之秋对这个问题非常敏感,他暗地里警告地看了君莫笑一眼。

没有谁比他更加了解叶修被迫退役的苦衷了,就算以后不再是搭档,他也是最希望叶修能够如愿回归的。

君莫笑有点心虚。

这时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沐雨橙风很巧地打破了两人间有些紧绷的氛围,枪炮师姑娘一脸欣喜:“君莫笑!”

“你们很熟?”一枪穿云身边的魔剑士无浪下意识地问了句,很快他自己反应了过来,叶秋和苏沐橙同队而且还是最佳搭档,私底下关系也很密切,沐雨橙风认识君莫笑也不奇怪。

“那当然,他可是我弟!”沐雨橙风一脸骄傲地说。

寻常情况下同一操作者拥有的不同账号之间才会以兄弟姐妹的关系相处,别人只当这是沐雨橙风和君莫笑关系特别好的一种表现,并未露出意外的神色。

唯有一叶之秋的眸光微微一闪,眼中神色变得晦暗不明。

只有他们才知道这其中真正的纠葛……

这一瞬间的异状落入洞察力极端敏锐的剑圣眼中,他轻轻地眨了眨眼,眼中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

评论 ( 34 )
热度 ( 250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