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58)

Chapter 58

 

——40:24:15

他走到侵入者面前。

对方软倒在地,垂下来的额发遮覆住了少年大半张的脸孔,胸膛起伏,一个四方形的东西从他的怀里掉了出来。

这充满了戏剧性与既视感的一幕,仿佛穿越了时空,命运的恶作剧再度上演。

他在不动声色间微微挑起了眉梢,心里生了些兴趣,于是蹲下身,没去管落在地上的学生手册,伸出手指托起了少年的下颌。

他发现他认识这张脸。

 

——38:14:45

“没想到我会在这里遇见您。”

少年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兴许是刚苏醒的缘故,虚弱的嗓音中略带一丝沙哑,吐字之时便有几分干涩的凝滞感。

很熟悉的声音,在意识到这个人的身份以后,与记忆中那个还算令人感兴趣的家伙的重合点一下子变得鲜明而不容忽视起来,相像的声音,相像的才能,还有——

他的手从键盘上收了回来,转过身,注视着对方清澈的眼眸。

相像却绝不相同的眼睛。

“神座出流……前辈。”

苗木从床上坐起来,掀开被子,抬手按住肩头包扎得极为妥贴的绷带,不自觉地露出了有些复杂的神情。

叫他前辈?

对方没有说话,只是略略抬起了眼睫,那一双血红得近似妖异的眼眸中倒映出他的身影。

黑色的长发,血色的眼瞳,还有……那一身希望之峰预备科的学生制服。

标志性的特征,眼前的人是曾被希望之峰学园视为多年梦想与骄傲的培育结晶。拥有着充满了无限可能性的伟大才能,触及人类极限以上的神之领域,在这所号称“希望摇篮”的传奇学园中,他也是最特别的,是“特别的希望”。

这样充满了传奇色彩的一个人……随着希望之峰学园史上规模最大、性质最恶劣的那个事件一起,他的存在一度也被埋葬于那段黑色的历史中。

这个人,被冠以了希望之峰初任校长之名的人,神座出流,或许也曾经是江之岛掀起绝望事件的参与者之一。

 

“前辈……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苗木在这种无言的寂静中感到了些许紧张,他缓缓放开身后被自己手指攥得发皱的被单,维持着镇定模样坐起身,从床边捡起他的衬衣穿上。

“……”

许久没得到回应,他不禁暗自疑惑起来,侧过头去看对方。

“苗木诚,我在等你。”对方用不带任何情绪的语调答道,“我知道你会回到这里,所以在这里等你。”

……等我?

正在他一脸莫名的时候,忽然注意到神座身后巨大的屏幕。

占据了全部空间的电子幕墙,黑色的背景中由无数莹蓝色的光线构筑而成虚拟的三围立体模型,上方是希望之峰的主建筑与周围楼群,下方则是区域广阔的地下迷宫,结构非常复杂曲折的通路将各种用途不明的房间串联起来,简直如同隐藏在海底之下的冰川一般,庞大的规模叫苗木诧异不已。

“这是——”

他的话声一顿,目光停留在用数据线连接在设备之上的两部学生手册之上。

“希望之峰学园的全景地图。”神座出流注意到他的目光,意味不明地看了苗木一眼,“苗木诚,你作为希望之峰避难所计划参与者,在希望之峰中央程序中拥有与校长等同的权限。”

苗木的攥紧手指,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那是雾切校长为了计划中有朝一日他们离开避难所而做出的准备,将希望之峰作为他们新的旅程起点和后盾。

“至于另一部学生手册的所有者……”屏幕中的图像发生了变化,图中蓝色的线条分化成绿色与红色两种,连接着学区主建筑、分布较为广泛的是绿色,而在地下深处更为曲折回环的暗道部分则陡然转变成了刺目的鲜红。

“狛枝凪斗,拥有特殊线路HASS管理员权限,全称为希望自动通感系统(Hope AutomaticSynesthesia System),指向一项由希望之峰初任校长神座出流亲自主持的特殊研究计划。”

他深深凝视着眼前面露诧异的褐发少年。

“目的是,寻找真正的超高校级希望。”

 

——37:51:43

“神座先生……我是说,先代校长找到了吗?”

“没有。”

语调平淡的回答,他在苗木诚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时补充了一句,“受限于普通人类的精神限制,作为第一任实验者的他就死在设备仓里。”

“……后来呢?”

“针对于这项研究的可行性以及选择出的对象的准确性难以定论,希望通感计划于初任校长死亡后第十二年宣布关闭,研究人员撤出,所有与实验相关的资料与设备都被封存在原实验场所——也就是地图中的红色隐藏暗道中。”

苗木触摸机械外壳的手指顿了一下,少年站起身,目光在屋内移转,忽然道:“我记得狛枝前辈曾经住在这个位置上面的宿舍里,我不知道他怎么得到你说的权限的,但我能确定他肯定来过这里。”

或许,他就启用过这个设备。

苗木诚在心里想。

 

——37:40:24

“你打算尝试。”陈述的语气。

“哈哈,我看起来那么藏不住心事吗?”苗木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半垂睫羽掩去眼底流光暗转,“这难道不是神座前辈的目的吗?你在等我……究竟是在等待的是什么呢?我这个人?还是其他的什么?”

神座看着他。

“我在等待希望与绝望的交汇。”他说。

 

“我等着看,是希望先转变成绝望,还是绝望会转变成希望。”

 

——37:32:27

褐发少年忽然仰起头。

冷色的室内光落到他的瞳孔深处,兴许是角度的关系,隐约间恍若有一种明亮至极的光华流转而下。

“如果希望是光,绝望是影子,光明恒定不变,影子幻化无常。但哪怕是站在黑暗中,那个人也不会移开注视光明的眼睛。”

他轻轻地说着,唇畔带起温柔的笑意。

“我倾慕着这样坚定又执着的他,所以,不论何时也不会改变向希望迈步的步伐。”

 

——35:17:04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够更深地去了解你。

最初与我相遇的你就已经相当像是个大人的模样了,理智而清醒,温柔而敏锐,兴许你并不自知,但我知道你习惯于忽视自己的付出与痛苦,你习惯于用温和的微笑掩饰内心尖锐的棱角,你不喜欢孤独,却又潜意识寻找孤独,你本性骄傲,却又极度自厌,你心地柔软,却又心防重得趋于淡漠。

被你爱着的时候,总有一种被视作珍宝宠爱的幸福感。

十五六岁的我们关系还非常简单,纵使有一些不为世俗所容的禁忌爱恋,也从身边亲友们那里接收到了非常多的祝福和支持。喜欢就是这样一种非常纯粹而直接的事情,你喜欢我,我也被你深深地吸引,就像两滴同源的水滴,就像相互牵引的行星,一旦相遇就完全融入了对方的世界里。那一年的春夏秋冬在记忆中是那么短暂又漫长,与你相伴的一帧帧一幕幕都能在脑海中还原成最真实的模样,因为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令人温暖,恍然就会以为这样的时光将会永远延伸至无限遥远的未来,

说是永远,这样的想法说不定有些过于天真了也说不定,但事实就是这样,这种天真到有些理想化的信念正是组成他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这世上从未有真正意义上的偶然,汇聚于无数微小不幸碎片以后终将降临的幸运俨然已经成为他生命之中必然的命运螺旋,正是这种极其独特而坚韧的超高校级幸运,才会有如今汲汲不愿放弃希望的苗木诚。

到底是心里还怀抱着多大的侥幸和期待呢?这样的心情究竟是否算得上是不肯接受事实的逃避?连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诚然,他向来是心态很宽的类型,因为潜意识里相信着情况肯定不会走到最坏的地步,秉持着一种毫无道理的乐观与信念,就算遭遇了再艰难的事情也可以咬牙跨越,但唯有一个人是不同的。

患得患失的心情早已不受理智与他个人思绪的控制,出于人类最本源的执念,对于爱的本能追求与惶恐失去,就连他也终于开始动摇了。

因为是真实的本心,假使真的失去了你的存在,我的希望就不再是完美无瑕。

 

对不起,没有在一开始发现你的绝望。

对不起,没有察觉到你内心里的愤怒与痛苦。

对不起,没能拯救你。

 

“神经接驳100%,准备完成。”

电子仪器的冷光铺满空间,冰冷无机质的机械音提示着缓冲进程已经完成,坐在操作台前的神座出流没有去关注屏幕内侧不出声却露出担忧神情的Alter Ego,而是低下头,目光幽深地凝视着设备仓内的少年。

连接大脑的仪器遮住了他的上半张脸,唯独可见止不住顺着侧脸流淌的泪水,以及他那唇边近似于微笑的温柔弧度。

 

“希望通感,开始。”

评论 ( 4 )
热度 ( 167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