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59)

Chapter 59

 

——32:54:17

晓夜未明。

无星也无月的夜晚,正是黎明前最为黑暗的一刻,寒冷却又不起风,只有无穷无尽的黑夜与寂静,澄澈无云的夜空当中漂浮着巨大的天空艇,装饰的霓虹灯放出炫目的华彩。

空艇很缓慢地绕着城市飞行,斑斓的彩光透过落地窗的玻璃,在亮可鉴人的地面上宛如水波浮动,延伸至房间中央的大床,微微照亮了少年苍白俊美的脸孔。

狛枝凪斗睡得很沉,从入夜以来就一直始终昏昏沉睡着,眉头因神经的休憩与精神的放松而缓缓抚平,双眼阖上,纤长的睫羽在眼睑下方扫上一层扇形的浅浅青影,这般在没有任何人注意到的时分悄然陷入了沉眠。

苗木君。

苗木诚。

谁也不知道,谁也不会理解,他在自己思绪恍惚的时候,半梦半醒之间呼唤着一个名字,带着他无尽的深爱与温暖,渴望与憧憬,执念与妄念,滚烫的血液从鼓动的心脏中奔涌而出,流动的热意席卷而至冰冷未褪的指尖,恍然间泛起一阵微涩的甜美感。

他从未想过这样的他仍还能奢望做梦的可能性。

经常会无法自已地想念他,但他很少会放纵自己沉浸得如此深入,因为这对他来说其实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从思想到精神,从感情到本能,抑制不住地头昏脑胀,从意识到灵魂都在诉说着贪恋的爱语。

思念,是思念,思念到空荡荡的胸腔之中都按耐不住疼痛起来,心脏痉挛成一团,仿佛是恶魔在耳边低语,经久不息,宛如梦魇。

——你求不得。

——你放不下。

他怒自己束手无力,他憎绝望侵蚀自我,他悲过去无可挽回,他苦终将失去未来,他疑自己是否真的留下过切实存在的痕迹。

杂念纷扰,心魔丛生。

 

多少次午夜寂寂无人之时悄然醒转,更深夜长,唯有他知道自己被一种无可言说的消极与抑郁席卷了空旷的心灵,就那样独自沉默地靠着床边,连想念都不敢太过深入。

后来回到那个地方,你我结缘的真正起点,其实我只是想站在你面前,再好好看一看你的脸。

 

或许都是我的错,倘若不是最初将我们的通感将联系建立得太深,兴许就不会有那一次被命运指引的相遇,衷情的心理可能只是你因为一时精神交融而产生的情感错觉,因为你是太阳,你是放出耀眼光芒的星辰,你注定吸引他人而非被吸引的恒星,是我有意犯下引诱纯洁懵懂的你的罪孽,开始只是卑劣本性所驱使的原始侵占的恶,后来就不可自拔地演变成神智清醒的自我沦陷,想占有你,想独占你,想得到你,一切愈发不可收拾。

可惜再美的幻梦也有破裂的一天,人总是要醒来面对现实。从未如此清醒地意识到我们之间不可逾越的天堑,尽管依旧坚信着希望的曙光总有穿破拂晓前最深沉最黑暗的一刻,现在却已经能足够心平气和地认识到那注定不会是自己可以奢望的光芒。

 

人间值得,是我不值得,这世间再无重来一次的机会,你我之间,终于无可挽回。

 

强求的,终究还是求不得。

……求不得,那就将这命给了你吧。

 

——32:04:56

假使我们重新相遇,是否会得到不一样的结局?

“那么,就重来一次吧。”

苗木诚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喃喃自语。

这一次不会重蹈覆辙,就让我充满希望的我与充满希望的你再一次相遇,谁也不会绝望,谁也不会困守在自己的世界里。

 

——07:44:13

塔和最中从无尽蔓延的黑暗与疼痛中苏醒,发现自己正被人背负前行。

他是真的很瘦,从以前看来就一直给人这种感觉了,有时候游离不定得就像是世间某种还放不下执念才徘徊往复的幽灵一般,是记忆中黑与白相互侵蚀的单薄剪影,她趴在他的背上,能隔着一层薄薄的皮感受到崚峋明显的脊骨,硌得叫人生疼。

小女孩醒来的时候恰好黎明,隔着钢筋铁骨的断桥,海对岸正是旭日初升,云层未散,曙光铺满这座介于毁灭与新生之间的现代都市,疏冷长风吹散了半空中弥漫已久的黑色硝烟。

明明是晴天的先兆却并不令人感到温暖,寒意穿透了衣衫,存在分明地刺痛到了皮肉深处。

是绝望之冬,也是希望之春。

“大哥哥……狛枝哥哥……”

出于一种连塔和最中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心情,兴许只是什么都没想,她伸出手,攥住少年后脑一络细软的头发,五指收拢,视线空茫地陷入了怔愣。

“你醒来了啊。”头皮有些紧绷的扯痛,但白发少年还是好脾气地笑了一下,用尚未在处刑中受伤的右手稳稳托住小女孩的身体,语调愉快地告诉她,“你真的是很幸运呢,要不是被压在废墟下的时候刚好被我发现,现在说不定就已经死了哦。”

“为什么……?”

“嗯?”

“为什么救我呢?”她发问,不是一贯的那种早已对属于无聊大人的答案心知肚明的戏弄与讽刺,而是真实无比的不解,“如果说第一次是不了解我的前提下擅自施舍的善心,那现在的你明明已经没理由再这样做了。”

“理由啊——”对方慢吞吞地拖长了声调,一贯的散漫得叫人有些看不惯的随意态度,“要说理由的话,说不定是因为我在期待着吧。”

他的目光投向很远很远的远方。

“好像还没有到最后的结束啊,无论是我,还是因精心策划的计划彻底失败而体验过彻底绝望的你也是。再加把劲,说不定能催生出更加美妙的希望出来……为了这个,你还不能死,我也要去一个非去不可的地方才行,就让我们各种努力实现吧。”

……谁要像你一样啊,说得好像会注定变成希望的炮灰一样,傻瓜才干。

心里这般冷嘲着,但她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有些疲倦地阖上眼,不太舒服地靠在他的背上,很快睡着了。

 

——00:05:12

阳光洋洋洒洒,波浪翻涌时带来淡淡的咸湿味,远处明亮的光线折射碧蓝的海水,粼粼荡荡,叫向来习惯于黑暗的瞳孔不太适应地微微收缩,他的目光很快移转到港口边停靠的船舶。

海风将黑色的长发吹拂起来,神座出流一步步踏上登船的长梯,甲板上研究图纸的工装少年注意到下方的动静,下意识偏过头,随后动作就凝固在漫不经心抬起眼的那一刻。

“你……你……”

颤抖地伸出手指,他的表情在看见被他打横抱起的那个人时忽然就变得极为精彩,就像是打翻了的调色盘,叫人毫不怀疑他的眼珠子下一刻就要脱框的程度,更深一层还有某种复杂难言的微妙意味。

“喂——时间都要到了吧,怎么还不开船?”不远处传来催促的声音。

“等几分钟,发动机那边有点小问题,二大君已经去解决了。”

“这时候就该是某位廉价又失业的修理工派上用场的时候了吧,喂,左右田,你还在这里傻站着……”和服少女忽然止住了话声。

 

倘若一直以来的不如愿都是命中注定,那么,他是否能够期待未来的幸运终将降临?

狛枝凪斗登上甲板的时候,正逢索尼娅从操作室奔跑过来,金发的王女提着裙子,目光落在他身上时猛地一滞,仿佛遇见了什么极难理解的怪奇事物一般,瞪圆的双眼深处微微闪耀着明亮的波光。

“你、你是……死者的亡灵吗?”

下意识的喃喃,十分可笑的话语,配合正巧站在她身侧,同样一脸呆怔表情的西园寺与左右田,形成了一副极为滑稽的图景。

他尚未回应,背对着他的人就仿佛察觉到他那堪称锋利的视线,转过身来。

“精神力消耗过度,所以暂时昏迷过去了。”

用毫无感情色彩的语调这般解释了一句,神座出流微微低下身,随后放下了昏睡中的苗木诚,失去了平衡的褐发少年立刻向前倒去。

来不及思考,更来不及开口,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迈前了一步,心心念念了许久的人就已经靠在了他的怀中。后知后觉转动过来的意识几乎不敢置信,狛枝有些无措地抬起手,微不可查踌躇了一瞬,才轻轻揽住了苗木。

该怎么来形容此刻的心情呢?就像一瓶刚从黑暗又冰冷的地方取出来打开的汽水,在阳光下接连不断地涌出微小而鲜活的气泡,那甜味中掺杂了一丝酸涩与辛辣的口感,咕噜咕噜的,脑子里各种纷至沓来的复杂念头逐一涌现、破裂,让他原先早就编织好的理智眨眼间就乱了套。

有多久没有看见你?居然就这么轻易方寸大失起来。

 

“总之……虽然多了两个意料之外的家伙,不对,是三个,我们这就算是全员到齐了吧。”最后还是后来到场的九头龙冬彦心情微妙地开口打破了沉默,“先恭喜一下我们久违的现充幸运组合久别重逢,该说不愧是你们吗?两个都是,死里逃生辛苦了……果然还是一如既往地叫人牙酸啊。”

本着为自家人护短的心理示威地瞧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神座出流,换来对方无动于衷的漠视。

 

——00:00:00

“咳,那么,就出航吧。”

评论 ( 11 )
热度 ( 107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