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60)

Chapter 60

 

遥远的海涛声,携裹着湿润的暖风,描绘着南国海岛风光的画卷在视野之中铺展开来。

清晨的太阳光非常温柔,将清澈的碧蓝海水照得透亮,宛如细碎金箔随着粼粼水波一同漂浮,眨眼间白鸽掠过海面,迎面而来,随后收拢了翅膀落在他的肩头。

分毫没有察觉到人类的不自在,鸽子自顾发出“咕咕”的叫声,侧过小小的脑袋,埋头梳理颈部细软的羽绒。

身着黑色西装的少年一动也不敢动。

眼前是波澜壮阔的海景,海潮涌动,连带着让欣赏者也极易在这种怡然开阔的氛围中放松下来,但这绝对不会包括才从倦意攫获中挣脱醒来的苗木诚。

 

事实上,在他的记忆里,自己在意识昏沉之前分明是在与那一位有些传奇色彩的学长商量着他打算执行“希望再生计划”的事情,他想要拯救成为了超高校级绝望的77期前辈们,因此就必须突破未来机关系统内部的限制,越级获取“新世界程序”的启动权限。

虽然已经私下里取得了作为开发者之一,作为第七支部部长及超高校级心理治疗师的月光原美彩小姐的允许,但由于程序主体设备所在的地点是设置于第二支部的管理区域,支部长宗方京助作为机关内主张将绝望残党赶尽杀绝的绝对激进派,想也知道不可能容许他做出这种近似于包庇的行为。

凭他所想的办法,唯有借助拥有着过人才能的神座出流的力量,才能瞒天过海地达成目的。

作为交换,也出于苗木诚本人的心愿与意志,他将自己的精神连接到希望通感装置中,怀着说不定万中无一的可能去搜寻他的希望——也就是在江之岛一手导演的那场自相残杀中最后尸骨无存,连生死都无可辨别的狛枝凪斗。

似睡似醒间,只记得自己终于听见了他的声音,大喜大悲,愤怒与憎恨,苦涩与悲痛,犹如身陷囹圄的困兽,绝望得令他落泪。

不管怎么呼唤,仿佛都无法将自己的声音传达到狛枝那里去,苗木在这种无力的境况中反倒被激怒了,拼尽全力呐喊着告诉他,自己会在贾巴沃克岛等他。

模糊的记忆中,这句话应该是被听到了的。

 

但哪怕是苗木自己,任他如何设想以后的情境,都没预料到自己竟然是直接在这个世界醒来的。

按照原计划,在“新世界程序”的启动期间,应该是由他负责在外界维护程序运行并保护大家。等待新的记忆彻底覆盖了过往曾被绝望侵蚀的记忆,然后……他们重新相识。

至于现在这种情况,到底该说是他一贯的“不幸”作祟,还是说是某人的有意为之呢?

苗木诚低头瞧了瞧下方,过度浓密的羽叶形成了巨大的绿冠,一定程度上遮蔽了视野,粗略目测他所处的方位应该距地面足有十来米?沙滩看上去十分柔软,但他暂时还不想自己亲身来检验这一感觉是否准确,满心无奈地默默扶稳了椰子树的树干。

那么,接下来他该如何摆脱眼前这个困境呢?

 

<<< 

 

日向创在沉睡。

虽然是在沉睡,但他却觉得梦中的自己意外地神智清醒。雀跃、荣幸、激动,心脏砰砰跳个不停,一种近似于终于得到了渴望已久的东西亦或者说是憧憬已久的梦想终于实现的愉悦心情充盈着心间,叫他幸福得想要微笑。

不对,不应该说是近似,因为他确实是得到了。

 

希望之峰学园。

这所超特权学校由政府出资设立,为了培养社会各界的精英而只挑选各领域最顶尖的学生入学,并将这些学生们培育成能够肩负未来的“希望”。因此外界只要谈及这所学校都会提及一个公认的观点:

“只要你能够进入这所学园并顺利毕业,那么你的人生就已经成功了。”

这并非是玩笑或是夸大其词,当今许多活跃于社会各界一线的精英正是这所学园的毕业生。虽然听起来充满了传奇色彩,但希望之峰学园大概就是这么一所代表了“希望”的学园。

一所被日向创无限向往、憧憬,并渴望成为其中一员的梦幻学园。

 

没有人不想要成为英雄,没有人不想要与众不同,没有人不想要成为令自己感到骄傲自豪的人。

直到现在,日向创仍对自己的平凡无趣感到难以正视,正因如此,他才希望……

 

“呐,听得到吗?”

一个来自外界的声音忽然打断了他的思绪。

“你没事吧?”有些担心的语调,“看起来脸色很不好的样子啊。”

 

流动的冰冷。

这是感官传递来的第一个感觉。

刺入瞳孔的光线在视野中泛开大片大片的黑晕,日向创忍不住闭了闭眼,感觉到灿烂的阳光照到身上,但无法驱散海水带来的凉意,他坐起来,思维迟钝得宛如一场大梦初醒,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

这时才注意到面前站着一名容貌陌生的少年,身着绿色的风衣,身材高挑,凝视他的目光中有一丝极不易被察觉的审视。

“你是——”日向创察觉到自己下意识出口的语气似乎显得过于冷漠,他立刻顿住话声,单手扶住额头,歉意道,“失礼了,我有点头痛。”

“嗯,没事。”对方微微一笑,不用他解释,自己就善解人意地打起了圆场,“任谁忽然醒来时不在状态也不奇怪。我也……不,应该是大家都是一样的状态吧,因为我们都一起陷入奇怪的事件了嘛。”

大家。

对了,眼前的人……应该就是他的同学了。

大家……大家都是希望之峰学园的新生,第77期的新生们,被冠以超高校级名号的他的同期生。

心底被这个词汇触动,日向眉目一动,重新抬起头观察眼前的人,白色的柔软得像是摇曳的火焰一般的头发,温润平和的灰绿色眼眸,肤色白皙,五官俊秀,敏锐地注意到他的打量,对方好脾气地回以友善的微笑。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的吧。我的名字是狛枝凪斗,才能是……其实很令人失望啦,我是以幸运这种没什么用处的才能被希望之峰选中的,实际就是个很平凡的人。”狛枝说着就弯起眉眼,“所以我很荣幸能和优秀的大家成为同学哦,请多关照。”

“呃,至少也是希望之峰的学生,应该不至于说什么平凡之类的吧……”没预料到新同学会是这么友善谦虚的个性,与他料想中那种天子骄子完全是两个模样,日向有些不太自在地眨了眨眼,“那个,我的名字是日向创。”

开了一个好头,他像是有什么一直悬在半空的包袱轻轻落地,日向顿了一下,旋即唇边的笑容变得真实起来。

“很高兴认识你,以后请多关照。”

 

狛枝凪斗盯着他瞧了一会儿。

“唔,说我‘至少也是希望之峰的学生’……吗?”他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好像有些地方意外地和我很相似呢。”

“啊?”日向没听清。

“呵,没什么……”狛枝笑着摆了摆手,轻描淡写道,“不过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对了,我想冒昧地问一下,日向君的超高校级才能是什么呢?”

“我的才能?”日向愣了一瞬,随即张了张口,“我的才能是……”

他忽然一时语塞。

自苏醒以来,被希望之峰学园所录取的那种过度亢奋的心情一直统御着日向创的神智,直到这时冷静下来,某种一直若有若无萦绕心头的不协调感才终于浮现水面,除却那段入学后在教室与新生相遇并被一个兔子型玩偶送到这片古怪热带海滩上的记忆,他发现自己竟然想不起任何有关自己的过去。

“我……我好像忘记了。”他的脸上露出惶惑不已的神情。 

就像一个人打开一本书,却发现本应该遍布文字的书页是空白一片,空虚、空旷,一种可怕的虚无感倏然席卷全身,叫他抑制不住地浑身颤抖起来。

“……”狛枝本是默不吭声地打量他,微微挑起眉梢的模样可能是在判断他是否在说谎,见他如此,不由露出了一点诧异的表情:“你还好吧?”他关切地问道,语带安慰,“可能是现在还处于混乱中吧,你不需要太紧张,等平静下来说不定就能想起来了。”

“嗯……啊,应该就是这样吧。”被说服了,或者应该说是潜意识里的不安让他不得不去接受了这种说法,日向点了点头。

 

贾巴沃克岛,这是日向后来得知的他所身处的这座岛屿群的名字。被海水浸透的衣衫很快在灿烂的阳光下蒸发尽了水分,出乎意料地没有太多黏涩的感觉,日向于是也就不是很在意地随同狛枝一同闲逛熟悉地形。

根据地标,他们苏醒的这座海岛名为第一岛屿,相隔着一座跨海大桥,以对岸的中央岛屿为圆心,不同方向各自以大桥相连了另外四座不同的海岛。

第一岛屿的占地并不算太过广阔,大致相当于一个人一两个小时就可以走全的中小型城区,基础设施非常完善,超市、牧场、旅馆、机场等场所一应俱全,就像是个原本就被规划为旅游胜地的地方,虽然日向很遗憾因为飞机缺失引擎而无法帮助他们离开这个陌生的南国岛屿,不过他至少可以判断出短时间在此处的生活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狛枝和其他人苏醒的时间比他稍早一些,在他失去意识的时候已经粗略地走过周围的地区,这时就带领他去认识分布各处的其他同学。

“话说回来,这里的人还真少,除了新生就没有别人的样子。”就像是刚开发完成就被他们造访一样,像是超市的东西都很齐备,旅馆的室内盆栽也一副才被修剪过的模样,日向左右环顾,有些无奈,“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才开学就说什么修学旅行也太奇怪了?你真的觉得那个叫兔美的玩偶靠谱吗?”

而且还一眨眼间就把他们从学校的教室转移到这种地方,说是魔法什么的也太超乎常人想象了吧?他满心疑虑。

“哈哈,反正我们现在就已经在这里了,姑且相信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狛枝非常轻松地答道,类似于船到桥头自然直的一种顺其自然的洒脱态度,“其实也挺值得期待的,说不定这就是希望之峰的特别之处呢。”

日向创忽然觉得狛枝凪斗这家伙虽然友善,却好像并不是个太靠谱的人。

这也太随意了……他腹诽。

 

“从个人角度来讲,我是很喜欢这样突如其来的展开的哦。”细心地察觉到他不赞同的态度,狛枝温和地笑了笑,“身不由己地来到这种地方可能不算什么好事,在这种一眼望不见大海尽头的孤岛上,还找不到离开得救的方法,应该说是一种不幸才对。但是我相信凡事不会一下子就穷途末路,应该会有我们能够去做的事情,努力之后就会有转机和希望在前方也说不定。”

“你还真是个乐观的家伙……”日向不置可否,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可是烦恼得头发都在掉啊。”

“哈哈,这样吗?”狛枝笑,“可能是因为我很欣赏积极乐观这种品质吧?不自觉就……”

话到中途,两人已经转了一圈,视野尽头中再度出现了最初那片海滩。日向创无意间抬起眼,倏然注意到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有个熟悉的粉红色身影。

 

“苗木君,请再稍等一下!”穿着可笑裙装的粉兔子玩偶举着一个活像是廉价塑料玩具的魔法棒蹦蹦跳跳,“人家这就救你下来!”

“兔美?”

狛枝疑惑的呼唤让背对着他们的玩偶一瞬间哑了声音,她僵硬地转过身体,兴许只是日向自己的错觉,他仿佛能听见那种齿轮转动时“咔咔”的声响,一时竟能从那张古怪幼稚的脸孔中看出一种近似于欲哭无泪的心虚表情。

“啊、哈哈,老师还在想是谁呢?原来是狛枝同学和日向同学啊,真巧啊。”

“嗯,真是巧遇呢。”狛枝微笑着说道,“我刚才还在想呢,原本我们失去意识前还在的兔美老师怎么在大家醒来后就莫名消失了踪迹之类的……稍微有点好奇。”

“呃、那个啊……”兔美汗如雨下,“因为、因为人家是老师嘛,有很多需要为大家准备的事情……”

狛枝:“嗯?”

“现在也还有很多需要忙碌的事情!”她飞快地说,“所以人家要先走了!”

兔美以一种超乎于常理的速度飞快逃离了两人的视野中。

“……”日向沉默片刻,“很可疑啊。”

他抬起头,眼色变得古怪起来,正常来说一棵椰树怎么也有十来米的高度才对,他最初醒来的时候并未注意到,这棵树是一开始就只有四五米这么矮小的吗?

刚才,隐约听到兔美在喊一个不认识的名字……

狛枝并未回应日向的话,而是自顾走到兔美先前所在的方位,拧起眉头,手掌贴上树干,若有所思地想道。

好像是对着树上的方向……

就在他也抬起头的时候,头顶传来了什么断裂的声音,随即是一声小小的低呼,狛枝愣了一下,不由后退一步,到底还是没反应过来,被树上落下的黑影扑倒在了沙滩上。

“呜哇!”对方惊叫。

“唔!”他闷哼一声,不由揽住身上少年的腰。

惊愕未褪的两双灰绿色眼眸相互对视,狛枝不由得在摔倒的疼痛中分出神,眼见对方很快从诧异的模样回过神来,白皙的脸颊腾的浮现出一抹红晕,手忙脚乱地从他身上爬起来。

“我、我很抱歉连累你了……”

他一脸内疚。

“不,没事。”狛枝下意识答道,握住他伸出来的手借力站起。

 

“喂,你们还好吗?”日向跑过来,目光落在他们两人身上时恍惚间有一瞬的凝滞,但他很快回过神来,疑惑地看向另一人,“你是谁?怎么从树上……”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从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那种身不由己的地方了。”

对方微微苦笑了一下,抬手拍了拍身上沾到的沙粒,那是一个身形瘦削的少年,可能和他们年纪相若?日向有些不确定,不同于身为黑道少主的九头龙那一身随性雅痞的休闲西装,对方的衣着风格显然非常成熟严谨,类似于成人在正式工作场合的正装款式,但他的容貌又是非常年轻,气质温和包容,眉目清隽柔和,带有一种格外干净的少年感。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的名字叫苗木诚,很高兴认识你们。”

评论 ( 6 )
热度 ( 114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