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狛苗]希望通感(61)

Chapter 61

 

苗木诚,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让人提不起戒心来的家伙。

和狛枝凪斗周身的气质有些相似,但又在某些方面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实在要形容的话,应该是说类似于温顺的棕毛兔子……那种软绵绵又暖呼呼的草食动物,任你抚摸柔软的皮毛或是揉肚子都不会反抗生气,无害而且温柔可亲,就是这样毫无侵略性的特性。

“苗木,你也是希望之峰的新生吗?”

“呃……不是啊。”他眨了眨眼,眼珠移转,眼底倒映出他的模样,“那个,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哦,抱歉,我忘了介绍。”日向笑了一下,“我的名字是日向创,这位是狛枝凪斗,因为之前在这座岛屿上遇到的人都是同期生,所以下意识地以为苗木你也是一样的。”

苗木微笑着摇了摇头。

“日向君,还有狛枝君。”

对方略带好奇却不会让人感到冒犯的友善目光在日向身上停留了片刻,旋即抬起眼,看向他身边的狛枝凪斗。

“请多关照。”他轻轻地说。

 

“可以容许我询问一下苗木君的身份吗?”狛枝忽然开口,目光探寻地瞧着他,“既然不是新生,那么你是希望之峰往届的学生吗?还是教师一类的相关者?恕我冒昧,我记得兔美说过这是给我们77期新生修学旅行的地方。”

“哈哈,狛枝君你想多了啦。”苗木连连摆手,有些无奈地说,“不是希望之峰的往届生也不是教师什么的,我才没有那么厉害的身份呢……说起来我还很意外呢,莫名其妙就出现在这个岛上了,而且还是身不由己地被困在树上,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这样吗?”狛枝的眉宇间很明显地掠过一抹失望的神色,“没想到苗木君会是一无所长的普通人啊。”

“喂,狛枝!有些过分了!”这话说得有些伤人,日向听不过去,连忙喝止了他,转而面对苗木时一脸歉意,“抱歉,苗木,他应该只是一时失言,希望你别太介意。”

“诶?不会啦。”苗木好脾气地弯起眼,“其实,我觉得很喜欢狛枝君呢。”

“……”日向忽然噎住,他看了看微笑着的褐发少年,以及身侧似乎已经失去交谈兴趣的狛枝凪斗,一时竟不知是因谁而语塞。

 

说起来,这名不知怎的将自己搞到树上的新同伴也是个有点奇妙的人。

虽然他说自己并非77期的新生,但却因自身所特有的好相处气质,在兔美召集大家集合以后很快就和其他人相熟起来。

到底都是沦落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南国岛屿的同伴,为什么你们都那么轻松自在啊?

日向偶尔还会为自己的忧心忡忡感到格格不入,他嘴角抽搐地旁观其他同学很快在兔美的鼓动下开始举行了海边的泳装party,额角突突跳动,只觉得自己活像是个杞人忧天的傻瓜。

“喂——日向君?你不过来吗?”

褐发少年把西装外套脱下搭在臂弯,衬衣袖子挽到小臂,长裤也卷了起来,在不远处对他招着手,笑容无忧无虑。

竟然连苗木也是……

就在他心思松动,忍不住撤下心防加入其中的时候,先前若有若无萦绕在脑海中的不祥预感就那么毫无征兆地降临了。

 

“咳、咳咳,现在测试麦克风,现在测试麦克风。”

乌云转瞬间遮蔽了晴朗的天空,日向疑惑地循声望去,沙滩边竖立的一块显示器忽然呈现出雪花频闪的画面,隐约可见呈现出一个古怪的身影。

“唔噗噗,你们吓到了吗?是时候丢掉那些没意义的搜集希望的娱乐活动了,你们现在最好立刻来到贾巴沃克公园!若是有人不遵守的话……噗噗噗,会有很有趣的事情发生的哦。”

那声音是如此悠闲,与氛围格格不入的爽朗明快,却又与无数隐藏着的恐怖与黑暗糅合在一起,充满了令人不适的不协调感。

和其他对眼前状况感到困惑的人一样,沉浸在不解之中的日向创没有注意到,他身后狛枝凪斗眼中眸光在微微闪烁,还有苗木诚在短暂的怔愣后倏然变得苍白的震惊脸孔。

 

假如,你被丢到一个无法逃脱的孤岛之上,并被告知除非和其他人自相残杀,你没有其他方法逃离这个地方,你会怎样做?

是接受现实,然后坐以待毙地生活在这里,绝望地等待自身的腐朽亦或是被人所杀,还是干脆先下手为强?

就像是那个午后突如其来遮蔽了天幕的漆黑乌云,无法驱散的阴翳重重地覆压在每个人的心头,将一个极其可怕的种子埋藏在他们的心间。

若想从这里逃出去,就势必杀死其他人。

 

暮色四合,月色引路,众人在一片沉默中回到旅馆。

这里应该原本就是希望之峰规划给他们修学旅行的地方吧,走进大门就是两排整整齐齐的小木屋,每个屋子上已经摆好了新生的个人名牌,日向摸了摸口袋,除了电子学生手册之外,他还找到了一把钥匙。

“大家先休息吧。”苗木见他们都有些无精打采,出声安抚道,“不要想太多了,先回去睡一觉,明天再一起想想解决的办法吧。”

其他人没什么意见,相互间点了点头,随后就分头回到各自小屋。

能有什么办法呢?日向忍不住悲观地想道。那个自称黑白熊的古怪玩偶能够操控可怕的黑白机械兽,他们都是血肉之躯,就是拥有超高校级的才能也不可能再这种场合派上用场了,反抗者肯定会被重火力武器轰炸得渣都不剩的吧?

他看向苗木,对方那一双眼眸在夜色中也是清澈见底,宛如水头十足的翠玉,眼底带着温和的暖意,微笑着却又十足沉稳,让人不自觉就心情平定下来。

“对了,苗木,你还没有地方住吧?”日向忽然想到。

“诶?”苗木愣了一下,眨了眨眼,一时茫然,“呃,好像是哦。”

仿佛只是潜意识的无意义动作,他侧过头看向尚未离开的白发少年,正恰好迎上狛枝凪斗看来的目光,对方眼中的神色有些奇怪,像是想要表达什么,但又若有若无地有些排斥。

苗木张了张口。

“那你就跟我先住一起吧。”日向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都是男生,不介意吧?”

“啊……嗯、嗯。”苗木收回视线,连忙点点头,看向他的时候有些紧张的模样,“那就麻烦日向君了!”

“苗木你不用那么客气啦……”他摆了摆手,“那么拘谨会让我也不自在的。”

想到日向君就是那位神座前辈,一时就有点放松不下来啊……

“不好意思,我会努力克服的。”苗木说着就忍不住笑了一下,他没想到那么冷酷又气势十足的学长曾经会是这么平易近人的性格。

临走之前他视野余光瞥了一眼狛枝所在的位置,发现对方在他没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无声无息地离开了,苗木一顿,心底涌起一丝失落的情绪。

 

暂且尘埃落定。日向带苗木回宿舍,小屋布置得简洁干净,但就是只准备了一个人的生活用品,他自觉自己是招待者,就先让苗木去洗漱,自己出门拐去旅馆隔壁的超市拿一些备用品。

更阑风轻夜静,昏黄的灯光将人影拉伸到长街尽头,他提着东西一路缓行,遥看小虫绕着街灯飞游,说不清此时的心里究竟是什么感觉。

彼时得知自己被希望之峰所录取的狂喜仿佛已经变成了触摸不着的幻影,此刻他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前路未知,甚至是要被迫与同学自相残杀,这就是希望之峰的真相吗?还是什么人的阴谋呢?

不管是什么,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无能为力,明明是好不容易才进入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传奇学园,偏偏却更深地认知到了自己的胆怯与弱小,这种反差感令他难以接受,甚至有种理想崩坏的崩溃感。

“咔嚓。”

日向轻轻推开房门时蓦地一愣,屋内昏暗,床头的小灯投射出晕黄的光线,褐发少年已经睡下,睫羽敛下扇形的淡影,一半脸陷在松软的枕头里,侧过身逆光躺着,眉目安宁。

喂喂,这么容易就睡着了啊……

不知怎的就哑然失笑,或许还有一点佩服的心情,日向摇了摇头,忽然就也不想再去多想。他轻手轻脚地收拾完,听着身侧平缓的呼吸声,不觉间也陷入了沉眠。

 

凌晨三四点,在万籁俱寂的时分,苗木诚不知怎的就缓缓醒来。

头颅有些隐痛,可能是没等头发全干就睡下的缘故,他揉着太阳穴与眉心掀被起身,小心地没惊动睡熟的日向,披了件外套就悄悄出了门。

 

夜空投下深蓝天光与星辉,海岛上愈是寒凉愈显更深露重,低处浅浅漂浮着丝绸般柔滑的雾气,就算是梦幻一般绮丽生动的世界,此时也是万般生灵悄然沉眠。

苗木手上拿着一台学生手册,一边独自走在街道上一边解锁开机,在黑夜里倏然亮起的屏幕将幽幽冷光投映在他的眼底。

「欢迎您启动“新世界程序”电子学生手册。」

「您的权限模式为……管理员模式未解锁,教师模式已锁定,学生模式已锁定,观察员模式开启。」

「凌晨好,苗木诚先生。」

“果然如此……黑白熊已经侵入了这个世界的核心系统。它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有些为难地盯视着手册地图中被红线封锁的大片区域,可以说除了他所在的第一岛屿与中央岛屿之外,其他地方都被封闭起来了,苗木困惑地拧起眉头。

要说是外界入侵,这速度和规模未免也太快了,但他也找不到其他可解释的缘由,毕竟自己在最关键的开启程序阶段都是无意识的状态,压根就不清楚当时到底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异常的事态。

现在姑且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吗?

苗木忧心了一会儿,随后就关了电子手册,慢吞吞地四处乱转。

一个人的道路,就像是独自沉思的孤行,又仿若只是漫无目的的神游,视野逡巡,他蓦然抬眼,不远处海滩边上的岩石上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狛枝前……狛枝君!”

 

不疾不徐的海潮声回响耳畔,宏远、悠长,湿润冰凉的海风扑散在脸颊,狛枝凪斗支起腿,搭在膝上的单手撑着下颌,前额碎发随风飘动,阖眸间隐约似醒似睡。

一开始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他还当只是海浪声中的幻觉。

可能在想某个人,可能根本就什么都没在想,思绪无限接近于放空,连自己为何身在此处的理由都不知晓,只是懒得移动。

“狛枝君!”

冷不防脊背收紧,过电般的战栗窜上脑海,他睁开眼,差点以为坐在身边的褐发少年是臆想中的幻觉。

“苗、苗木诚君?”他迟疑。

“嗯。”

狛枝凪斗短暂地怔愣了一瞬,旋即他侧过脸,不去看苗木闪闪发亮的眼眸,抬手按住额头。

“抱歉,我现在头脑有点迟钝。”他说。

苗木不介意地摇了摇头,关心道:“狛枝君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是睡不着吗?”

“你呢?不也是一样?”他没回答,而是目光看向远方,随意地反问了一句。

海天一色,俱是乌色侵染的漆黑,水浪延伸而至视野的尽头,涤荡着的唯有被揉碎了的白月光。

“我睡着了又醒了,感觉不是很困。”苗木诚实答道,说完就看向狛枝平静的侧脸,停顿一瞬,才问道,“有个发现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狛枝君,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不知道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说出这句话的,只知道自己为了开口鼓起了莫大的勇气,将生杀予夺的权利交付于你,然后忐忑地等待着你的回答。

“……为什么这样问?”

“因为、因为……”仿佛觉得有些难以启齿,对方咬了咬嘴唇,一张脸苦恼地皱了起来,“大家都是新认识的人,但我就觉得狛枝君对我好像有点冷淡。”

这样的敏锐倒有些出乎狛枝凪斗对苗木诚的第一印象了。

他不自觉的想笑,虽然脑袋还是有些昏昏欲睡,但精神上却忽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有些戏谑,连带着一点不足为外人道的恶趣味的愉悦。

“苗木君这样的说法是不是有点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呢?”狛枝勾起唇角,抬眼看他,清亮眸光深处带着浅淡笑意,“就算眼前是富可敌国的财宝,也会有对金钱无动于衷的人。作为一个一无所长的普通人,你难道没有一点谦卑的自觉吗?”

眼见着褐发少年仿佛很不可置信地瞪圆了眼,狛枝饶有趣味地挑起眉梢。

“不觉得你很自以为是吗?”他歪了歪头,“苗木君明明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为什么先前能自然而然地表现出镇定的态度呢?就好像你也能像是拥有才能的大家一样创造出耀眼的希望似的。”

其实很少会这么坦率地表露出这么不好接近、甚至有些尖锐毒舌的一面,与白日里的状态截然不同,他看向苗木诚,心里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好像就这么直接也没关系,不会被排斥,甚至可以……

“我、我没有这样想!”苗木有些委屈地反驳。

“就有。”

“没有!”

“有。”

“没有!”

“唉。”狛枝兴致缺缺地叹了口气,撇过脸,“苗木君好幼稚,但是我没兴趣玩小孩子的拌嘴哦。”

说得好像不可理喻的变成了自己似的,苗木一时哑然。

许久没听到回答,白发少年慵懒地撩起眼睑,侧目瞧了他一眼。

对方没注意到他的视线,将双手撑在身后的岩石上,仰起头,安静注视着深蓝的天宇。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你说那像英雄一样伟大的人啦。”

他微笑着,眼中仿佛落下了绚丽的星辉,有微微光芒在深处闪耀。

“只是觉得每个人都一定会有自己的希望,希望是会感染的,我想要把这种信念传递给大家,唤醒优秀的大家心底沉睡的希望……我的力量非常非常渺小,但大家齐心协力就一定能战胜困难,就是这么简单的心情而已。”

“……”狛枝一时怔住。

怎、怎么回事?

这个人……

“不过——”苗木拖长了声调,笑吟吟地凝视他,“太好了,我很庆幸,看来狛枝君不是真的讨厌我,这我就放心了。”

狛枝眼皮猝然一烫,他下意识地蜷起手指,然而那又似是谬感。

 

他的笑容很干净,纯粹而又温柔,带着一种让他说不出来的满足意味。

 

“……你到底是谁?”再开口时,他的嗓音有些不自然的干涩。

那双清透的灰绿色眼眸褪去了一贯柔软温和的潋滟波光,掩不住目光审视间的锋利,锐意十足,仿佛能直达人心一般的洞彻分明。

“苗木诚。”

“那我换个问题。”

他盯着他,视线一错不错。

“你的年龄?”

“18岁。”仿佛察觉到他不太相信的眼神,少年的脸颊飞上一层薄红,有些恼怒地强调,“18岁生日才过了!而且娃娃脸和身高都不是我能决定的!”

“这样啊。”没多少诚意地应了一句,狛枝停顿一瞬,手指搭上他的手腕,随后嗓音压低,“那么,你真的没有任何才能吗?”

苗木指尖一颤。

你还是一向的聪慧通透。

其实并没有那个自信完全地瞒过你,尤其是自己不得不出现于你面前的时候。苗木诚不自觉笑意微苦,但他好歹也在他不在的期间有些长进了,低垂着眼睑将情绪掩藏在睫羽之下,不着痕迹地错开了他的视线。

“你看来对我的话有很多质疑,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自己去判断呢?”他说,将心底微不可查的黯然掩藏在自嘲的话语中,“希望之峰的学生在外界也很有名的吧,我想你们绝对没听过我的名字。不妨说我就只是单纯被意外卷进来的普通人而已?毕竟我这个人没有什么厉害的特长,唯一可说的大概就是有时候会比较倒霉而已。”

不可能再说出来了,提及自己与78期的事情注定将牵扯出曾经与你交缠的记忆,但这除了自毁他决心启动新世界程序的初衷以外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所有相识的过去终将被埋葬在无法追溯的过去,不论这次意外被绝望所干预的旅程终将走向何方,那是你注定会彻底遗忘的时间反面。

既然你说过希望我铭记,那就由苗木诚一个人将这段承载了太多的回忆与过去背负起来吧。

 

“诶——这好像是苗木君第一次回避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呢。”

冰凉的手指抚上脸颊,苗木本就是穿得单薄,当下就被冷得微一瑟缩,对方动作很快,就势按住他的肩膀,将他压在岩石上。

“咦……咦?”

黑色的阴影与人体的温暖一同覆压而上,背对着夜幕与星空,狛枝凪斗灰绿色的眼眸漾着浓浓的趣味与笑意,缓缓低下头来,距离就在咫尺,近得可以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呼吸。

“呵,有意思。我接受苗木君的挑战了,就由我来找出你的真相吧。”他深深凝视着他抑制不住微微颤抖的瞳孔,贴近少年通红的耳畔,意味深长地压低嗓音,“对了,忘说一件事,很不巧,我虽然也是个一无所长的人,却刚好对解谜有点自信,各种线索总会恰逢其会地出现在身边呢。”

想要的东西,不管经历多少波折,最后一定会得到手中。

“因为,我就是幸运哦。”

评论(10)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