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62)

Chapter 62

 

兴许这就是命运。

潮起风来,流云从视野的尽头漂流而至,太阳自海平线的一端徐徐升起。海上遥远迷蒙的水雾缓缓消融,苗木诚看见狛枝凪斗脸侧的头发被吹得飞动起来,他的眸光澄净透亮,笑容在天光下分外纯粹。

还能够清楚地记得,狛枝的唇曾温柔落在他的眉眼间,流连在他的唇角。

他与他额头相贴,低声说,你就是希望。

出口的话语穿越了亘古不变的光阴,愈久弥新。有一股柔和却无形无质的力道拂过心湖,水面随即泛起了接连不断的涟漪。苗木怔了片刻才从短暂的错愕与赧然中醒过神来,弯了弯眉眼,微微一笑。

“好,那我期待着你的答案。”

或许黑夜之所以漫长,是因为他们都在祈盼黎明的到来。

 

日出以后天色很快变得明亮,阳光穿透了道路上淡色的晨雾,在视野里交织成金色的光束。浪涛声从海边一直传到遥远的岛上庭园,阳台木栏边上的鲜花开得锦簇,姹紫嫣红地挤在一起。

早起的花村一直忙碌地在旅馆二楼准备朝食,料理人奉行着专心致志的手艺精神,全神贯注地埋首调制他秘密的独家酱料,香气远扬,一直到连接一楼的木梯发出了吱呀的响声,他才注意到有人竟同他醒得一样很早,带着几分诧异地回过头。

生得漂亮雅致的手指轻轻地搭在楼梯的扶手上,纯白的衬衣,黑色袖口上一颗低调琮珑的螺纹袖扣。

再抬首是修长的脖颈与弧线优美的下颌,肤色偏白,线条干净清秀,一双浅绿色的明眸如翠玉一般温润,浅褐色的短发微微凌乱,湿润的发梢边缘犹带一些水汽。

“哎呀,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苗木。”

眼前是那个初识就给人好脾气的第一印象的少年,花村语调微扬,下意识便轻佻地调笑起来。

“昨晚睡得好吗?想不到你会是先从床上爬起来的那个,莫非日向同学辜负了我的想象,其实看起来绵软可欺的小苗木才是真正的——”

谁看起来绵软可欺啊?黑线才挂上他的额角,就闻花村有些突兀地止住话声。

身后的人影迟了一步才笼罩住了苗木,狛枝的脚步轻缓无声,眨眼间就从转角出现走到褐发少年的身旁,面对花村直勾勾望来的发直视线,略略一顿,仿佛有些疑惑地微笑着偏过头:“嗯?”

“……啊嘞?”怎么会是这两个人的组合?

他百思不得其解。

 

食物的香气很快引走了苗木的注意。

“哇,好香,是烤鱼呀!”他的眼睛闪闪发亮的,“好怀念的味道。”

“哼哼,陶醉吧。”花村用极其风骚的动作撩起前额的头发,唇角上扬,“这可是花村主厨采用了特制香料烤制而成的烤鱼。”

“嗯,真不愧是超高校级的厨师呢。”狛枝也不吝啬地笑着夸赞。

“那是当然的。”花村掩不住一脸的骄傲,旋即一脸严肃地对苗木强调道,“这可是本人的独家秘方,别人不可能模仿出来一样的美味,你可不要把我的作品和那些寻常的凡骨料理混淆在一起了。”

就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觉得很怀念。

苗木眨了眨眼,没有解释什么,很开心地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花村君好厉害啊。”

对方看着苗木,仿佛在观察他是否真心实意,随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嘿嘿,苗木你也是很有眼光啊。”

 

不觉间时至七点,黑白熊的定时广播准时播放。

无论何处,就算是尚未开放的区域,只要被安装了显示屏的地方同时显现出黑白熊的身影,简直就是讽刺,原本被规划为方便传播通讯的设计成为了重现他记忆中那场自相残杀游戏的关键道具,黑白熊爽朗的声音中也仿佛蕴藏着什么不怀好意的想法一般,充满了令人不快的期待意味。

褐发少年唇边的笑意略略一收,他不算是个太擅长掩藏自己情绪的人,一瞬间眸中未褪的忧虑被狛枝尽收眼底,他单手撑在脸侧,不动声色地笑了一下。

广播以后更多人就陆陆续续苏醒过来,花村、苗木、狛枝三人以后,接下来来到餐厅的是七海千秋,她似乎没预料到第一眼看见的会是这么个有些不搭调的组合,很缓慢地眨了眨眼,歪过头,有些稀奇地盯着他们瞧了片刻。

“早上好,七海小姐。”苗木最先注意到粉色短发的少女,笑着招呼道。

“早上好,苗木君。”七海微微颌首,和其他两人互相问好以后,她就自顾叼了一条比较小的烤鱼,游魂一般默默地转过身,又从原路摸回了楼下。

苗木记得一楼存放了很多游戏和一套完整的主机设备,日向也说过他最初探索岛屿的时候就是在旅馆一楼发现她专注打游戏的身影,看来那里是深受她的青睐啊。

原本在他交际圈中会如此专注游戏的女孩子并算不太多,能够臻至超高校级这种程度的更应该算是凤毛麟角。就从七海一脸安定的模样来看,单纯从游戏宅的本性来说,她恐怕也是在这种被黑白熊胁迫自相残杀的环境中最不容易受到影响的一人了。

过了不久,出现的是一袭优雅长裙的索尼娅与一身白色礼服的十神白夜,两人的衣装考究精致得宛如随时可以赶赴一场盛大的宴会,苗木见了,不知一瞬间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忽然狠狠地抽搐了一下,但其他人——包括看见异国王女那刻双眼一亮的滥情厨师——都被贵公子威严而有力的指令吸引了注意力,所幸未注意到他的异常。

“你们赶快去把其他人都叫起床。”他短促地命令道,“所有人在餐厅集合,我有一个事关所有人生命安危的重大发现。”

 

十来分钟之后,众人都一头雾水地聚集在旅馆二楼,包括还沉浸在被黑白熊威胁的恐惧中妄图逃跑的左右田和一,被小泉拽回来的时候还一脸不愿的表情,可惜没人对他施予同情。召集大家的十神卖了半天关子,眼见同学们掩藏在眼底或不安或冷漠或恐惧或烦躁或忧虑的情绪,转过身,淡淡地说:

“你们都跟我走,等到中央岛的贾巴沃克公园我再说我的发现,在直观的现场应该会更容易被理解吧。”

在众人都没有主心骨的时候,他那有些独断专横的做法并未遭到太多人的反对,包括先前自称为所有人的领队的时候也是。

或许这就是这位前辈的厉害之处了。苗木情不自禁地暗想。

所谓超高校级的欺诈师,当一个人能够完美无缺地模仿出另一人的个性与行事手腕的时候,本身就代表他自己很可能拥有凌驾其上的优秀能力。或许也与其他人的个性有所关联,但同样是新入学时期的真正的十神君,却也无法达到初识不久就能将其他同样桀骜不驯的超高校级新生们揉成一个团体的统帅力,哪怕只是一时的表面团结。

不论如何,但凡涉及到集体的活动总是免不了几分区别于个人单独行动的拖拉延缓,待大部队行至中央岛,时间已是日上三竿,公园中擎天的树冠投下巨大的阴翳,斑驳的碎光在树影间游离不定,微急的热风将绿色的树叶吹散半空,人心越发浮躁。

“什……什么?!昨天晚上明明还没有这种东西的吧?”

“又是黑白熊搞的鬼吗?”

苗木站在面露惊愕的众人之后,仰起头望向中庭,缓缓地眯起了眼。

那处原本该是摆设着恢弘兽雕的地方,如今却架设着一个古怪的时钟型球体机械,先不说那无论怎么看都令人感到可疑的外形,单说机体中央一个仿佛在强调着什么的倒计时,就使前夜才遭遇过离奇威胁的众人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一些危险的暗示去。

“喂……那不会是定时炸弹吧?”日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看起来很像啊哈哈哈……呐,该不会我们一直不按照黑白熊那家伙的指示行动的话,这玩意就会砰的炸掉吧?”左右田忽然满头大汗。

“胡说八道什么呢!”小泉怒斥一声,“不要自己吓自己!这种事情,这样离谱得过分的事情……怎么可能呢……”

话声未尽,她也忍不住苦恼地扶住额头,脸上渐渐流露出动摇的神色。

“这是我今早发现的改装,仅仅一夕之间,就变成这个古怪的样子了。”十神说得很缓慢,仿佛是专门为了留给每个人思考的余地,“这座岛屿到处都是谜团,我们不知道自己如何来到这里,也不清楚为何会遭遇这些事件,一切都像是被某个巨大得可怕的神秘力量在暗中操纵着一切一样。我曾听说过贾巴沃克岛的美名,这里本该是享誉世界的度假胜地,然而如今却看不到人烟,没有观光客,也没有本土的市民。……当然,除此之外,我还有更有力的一个证据。”

他凝视着众人茫然无措的脸孔。

“无论是黑白熊、黑白兽还有兔美,都是需要高端科技和大量资金的支持才能完成的智能化机器。”

“你是说……有个组织在暗中操纵?”九头龙皱眉。

“呵,谁知道呢?说不定会是个比十神财团、九头龙组和索尼娅的国家联合起来还要庞大的力量。”十神笑了一声,忽然看向人群后方的苗木,“苗木,你觉得呢?”

这种时候向我搭话,算是怀疑还是考验呢?

褐发少年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颊,在众人的注视下显得有些局促。

“呃……要说想法什么的,一时还没什么好说的,我也是莫名其妙就沦落到这里的呀。”苗木微微苦笑着说,想了想,坦然地回望对方,“不过,我觉得,我们绝对不可以顺着黑白熊诱导的方向去走,只要使它的阴谋无法达成,迟早就会将黑白熊背后的黑幕逼入绝境。”

“……很好的回答。”他盯着他看了一会,淡声说,“我就姑且认同苗木你也作为我的临时队员之一好了。”

居然还是临时吗?苗木大汗。

 

苗木说是有着观察员角色的权限,其实在很多方面比之他的前辈们也差不了多少,集会解散以后他独自绕着中央岛走了一圈,不意外地发现他对守在各座大桥前的黑白兽束手无策。

到底是什么原因才会导致黑白熊侵入这个世界呢?是前辈们未被覆盖完全的绝望的意识?还是程序中潜藏的漏洞被外界进攻的结果?倘若雾切小姐他们的行动不出意外,现在应该已经开始排查和抢救系统了吧。

希望一切都来得及。他闭了闭眼。

“苗木君,请不要苦恼!”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粉兔子玩偶举起双手,“人家已经在努力对抗黑白兽的,虽然很缓慢但确实在不断地有进展哦,相信人家一定会让大家充满希望地度过这次修学旅行。”

“谢谢你,兔美老师。”

苗木心中虽还有些残存的不安,到底是相信大家的心情占了上风,再说他当下好像还真的什么也做不成,所以他思索了一会还是展颜一笑,电子手册往兜里一揣,脚步立刻变得轻快起来。

“诶?苗木君,你去哪里?”

“去找狛枝前辈!”

“……”

攻略得还真是积极呀。

粉兔子望着苗木的背影,忍不住如此想道。

评论 ( 11 )
热度 ( 124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