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63)

Chapter 63

 

“呐,我好像渐渐有点懂你的心情了……明白你一直选择追逐着我的理由。”

一梦将尽,他渐渐清醒过来。

“但是,你想过吗?也许我并不能与你理想中的幻影重合。”

伴随神经末梢传来虚幻的痛觉残留,他本能地加大的束缚的力道,一时之间,好似早已陷入心魔的迷局,却又冷静理智得不像话,心知绝不能将真实的自我展现出来吓坏了觊觎已久的猎物,便温柔地挽唇一笑,随性地笑答:

“你就是我的理想,我确信无疑。”

三分蓄意的勾引,三分掠夺的本能,三分真心的钦慕,还有一分卑微渺弱的不安。

因为,你是什么模样,他的理想便是什么模样。

 

天地清风晨晖,宛若渺小凡人掌中流沙,越是抓紧,越是流逝不绝。

但他偏偏就不愿失去。

 

狛枝凪斗眼睫微振,睁开双眸,望向天空的深绿色瞳孔有片刻没有焦距。

远方的天际已见落日柔和的夕色,晚风吹动鬓边的发梢,他凝视着天空,恍惚间竟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心跳微微失序,就是他已经醒来,仍有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悸罔之感萦绕心头,好似有什么极重要的东西将要失去的不祥预感,令他难以自制地心慌意乱。

比求不得更令他执念缠身的,是求得了以后又要面临失去,却怎么也放不下。

爱我吧,拥抱我吧,铭记我吧,理念之差算不了什么,生死隔阂也没什么大不了,只要让我在你的心里留下足够刻骨铭心的印记,叫你一生一世都无法忘怀,能够彻底得到你,哪怕不择手段也没有关系。

有一瞬,他以为自己快疯了。

 

“呐,还好吗,脸色很不好呢……狛枝君,你醒来了吗?”

冷不防耳畔传来的声音惊得狛枝微微一颤,反射性地看向身侧的少年。

 

“噗哧,抱歉,我吓到你了吗?”

“……不,还好。”

“那为什么这样看我呢?”

 

狛枝自己也说不上来,他凝视着褐发少年微微笑着的俊秀脸孔,舌头慢慢舔舐犬齿的牙尖,紊乱躁动的心绪无端渐渐安定下来。

是一种来得莫名的满足。

没人知道狛枝经常会有一种空虚的寂寞感。在其他人因为得知自己被困此地被迫厮杀而恐慌寻找生路的时候,他却选择一个人坐在牧场的小山坡上,惬意地享受着黄昏的晚风与夕光,甚至毫无防备地睡着了。

表面看来有些随波逐流,介于消极与积极之间的微妙心态。

他其实有些不太好让人知晓的罪恶心理,这时候竟有点对现状感到由衷的愉快与期待,并且狛枝很早以前就已经明白了自己正期待着什么——

此刻他看着苗木,那双绿色的眼眸在暖色的霞光中显得格外温软,带着浅浅的石青色,明亮而清澈,专注地凝视着自己。

狛枝怔忪片刻,很荒谬地有种寻宝游戏还未开始就已经宣告结束的不实感。

 

“昨天狛枝君就很晚都没睡吧,刚才找到你的时候睡得好沉……”

脸颊覆上掌心的温度,苗木半跪着坐起来,身体前倾,几乎是要投怀送抱的无防备姿势,手指轻轻抚上他的侧颊。

“你的健康应该一贯都不怎么好吧,这么不注意身体怎么行呢?”

注意到他仍在发呆,苗木眉间微蹙,有些担忧的模样。

“好像有些烫,是不是感冒了?”

狛枝回神,倏然抓住他的手腕。

“我没事!”他说完就是一顿,有些不太自在地垂了垂眼睫,“就是刚醒来,有点不在状态。”

狛枝前辈是不是又为了不让我担心而自己逞强了?

苗木犹不太相信的样子,歪了歪头,蓦地察觉到白发少年脸颊浮现的浅浅红晕,他愣了一瞬,忽然后知后觉意识到什么,眼底浮现出一丝不太明显的笑意。

 

“好的,我知道了。”他温和道,“狛枝君睡了一个下午,应该也饿了?我们一起回去吧,旅馆的大家应该也在等了。”

明明只是个身份尚且成谜的人而已,怎么他好像比他那些超高校级的同学更加、更加——

狛枝一时心情奇异,心里转瞬闪过种种猜测,或许他就是这场自相残杀游戏的幕后黑手,或许他是才能更在其他人之上的存在,或许他……总之且还尚待观察。然而身随意走,他自顾着严肃沉思间,身体已经很顺从地被苗木拉起来,随着少年一同缓步走下山坡。

 

入夜,旅馆。

正在餐厅用餐的日向不经意一抬眼,就见狛枝与苗木一同上楼,两人聊得气氛正好的景象。

之前就注意到苗木对狛枝好像印象不错的样子,只是狛枝似乎有些兴致缺缺……没想到一天过去,关系就有了变化?

他微不可查地一挑眉,有点好奇,但更多的是高兴。

就说嘛,苗木脾气极好,正是那种与谁都能处得好的开朗性格。而狛枝那家伙,虽然看起来随性得有点不靠谱,但也是温和好相处的性子。这样的两个人,怎么不可能会合不来呢?

彼时尚且对后者本性认知不太明确的日向同学,思考回路十分天真耿直,却又歪打正着地得出了正确的结论。

“苗木君还真是喜欢狛枝君呢。”

坐在他身边的七海千秋仿佛也听到日向的心理活动似的,夹了一筷子米饭塞到嘴里咀嚼咀嚼,脸上带着几分笑意着小声调侃起来。

“咦?你也看出来了?”日向有点诧异。

“啊——真是的。”七海鼓起脸,“我的观察力也是很敏锐的,日向君不要把别人想得太迟钝好吗?”

“咳咳,抱歉!……不是,那个,我根本就没有这样想啊!”他忍不住呛了一下。

最初看起来好像有点冷漠,但相处一阵才发现,日向君原来是会很在意别人想法的人,意外的相当温柔呢。

七海这样想着,托着腮微笑看他,茜色的眼眸深处跳荡着柔软的波光。

 

悠闲惬意的时间总是短暂,大概是冥冥之中那个幕后的存在刻意不想让他们逐渐放松下来,先是前一夜的打招呼,然后早上十神发现了中央公园的奇异装置,时过一天,黑白熊又利用全岛的广播发布了召集令。

谁也不想成为黑白兽的攻击目标,因此无论是早早吃过饭就回宿舍的、还是尚在外面游荡的,以及刚用完餐的日向等人,只好都心不甘情不愿地遵从命令,并在之后的集会中被黑白熊告知了又一爆炸性的消息:

——当今各位在座的希望之峰77期新生们,实际已并非是新生,而是被剥夺了从入学以来至来到这座岛之间所有的过去,因为记忆的残缺而误以为自己是新生而已。

狛枝凪斗眼皮一跳,几乎是直觉作祟,他反射性地一眼望向习惯性站在最角落的苗木。

失去了数年记忆,是真的吗?

狛枝将他的神色变化尽收眼底,没怀疑多久,就在心底将这个问题改成了肯定句。

 

那么,黑白熊告诉他们这个秘密的目的是什么呢?

从走进希望之峰学园到来到这座岛之间,他确信自己的确失去了一段记忆,不说别的,只从自己所处之地在大家无意识中发生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笨蛋都能猜得出来。但推测与告知之间尚存一段距离,失忆也分失去了多少的差别。

若仅靠自己,他在不借助任何外力的前提下是很难认知到自己失去了多久的记忆的。身边人的反应,还有全新且无法接触外人的环境,这些都会干扰他的判断。

黑白熊提供的新讯息,关键就在于“多年”这个关键词。

是多少年?莫非他已经从希望之峰毕业了?仅从自己的身体情况判断,时间应该不会太久,仍在校读书也是很有可能。

这个情报有什么意义呢?

追溯起因,虽然还不太确定黑白熊是不是开玩笑,但倘若他是认真地想要催促大家互相残杀的话,时间这个情报应该至少会对他们当中的一个人起到催促的作用。能够激发那个人的焦虑心和杀意,也可能是会使某个人暴露出什么不欲人知的秘密……

 

不知狛枝已在猜测着什么,苗木安静站在原地,仰起头看向黑白熊,正逢黑白熊怀着恶意地低头逡巡全场。他们的视线相对,黑白熊脸上露出得意而张狂的笑容,他下颌收紧,脸色有一瞬极为难看,却并未出声反驳。

不出声,是由于彼此互知身份,且两方都同时又有一张暂不为对方所知的底牌,难以轻言妄动。也因为这是事实,他只怕言语之争会不慎暴露更多不该告诉前辈们的真相。

黑白熊捂着嘴“噗噗”发笑,这一步棋还正好踩在苗木可容忍的底线上,加上他的目的尚未达成,此时也肯定会容忍。否则一次性做得过火了,这另一端的执棋人就要掀棋盘让一切强制结束——

那该怎么做好呢?它转动脑筋。除非是有什么束缚得可爱的苗木君难以取舍呢。

视线凝注在专注盯着苗木的白发少年身上。

啊呀,真好呢,感情真好呢。它忍不住发笑。

 

众人间凝重的氛围一直延续至回到旅店。当夜月明星稀,狛枝凪斗坐在窗前,撑着侧脸看外面,半开的窗扉吹来一阵微冷的风。他闭上眼,仿佛被暧昧不清的思绪模糊了现实与幻想的边界,一时有些躁动难安。

是怎么了呢?

兴许是昨夜失眠外出散心的后遗症,白天发困,晚上却清醒得不行,生物钟的颠倒让狛枝自己都有些无奈,又坐了片刻,再睁开眼时一双眼眸显出几分冰凉的淡漠。

他悄无声息地出了门,正逢走到日向的宿舍门前,隔着房门听见里面两人的交谈声。

“日向君……你都翻来覆去好几回了,还睡不着吗?”

“呃,不好意思,我有点焦虑……抱歉。”

“……”

“……”

“……”

“唉……苗木你说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呢?难道我们要永远被关在这个出不去的岛屿上?可恶,也不想向黑白熊那家伙屈服,残杀同伴这种事我永远不会接受的,但是,要是有人背叛……喂,这么快就睡着了吗?”失笑。

“……还没有睡着啦。不过,我很赞同日向君的坚持。”

“其实赞同也没什么用吧……”

“不会啊。我相信只要大家齐心协力,一定就可以打败黑白熊和幕后黑手的,唔,到时候说不定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怎么说呢,想得真乐观啊你。”

“哈哈。我知道,其实不管是抱着乐观的想法还是悲观的想法,现在都起不了太多用处。所以说日向君还不困吗?”

“困是困,但是……”

“那就赶紧休息吧。”苗木的声音带了点笑意,“养精蓄锐,保持活力,才能反抗黑白熊的阴谋,我们不按照它的意图自相残杀,就能反过来将对方逼到绝路。”

“……怎么感觉你说这么多道理只是想劝我早点睡?”

“因为,我觉得现在就算日向君再怎么担忧应该也不会改变现状吧……”

“虽然是这样说没错……”

“所以,不如放轻松一点?”

“……好吧,服了你了。”

狛枝靠站在门上,抬眼看着干净的夜空,月光照着他的脸庞,显得少年俊逸白皙的面容有几分冰霜般的冷意,浅薄好看的唇抿成一条直线。

良久,他无声地轻笑了一下,眼中有些微不可查的不满。

有什么一直积压在心头的东西,一直压迫着他的神经,令他昼夜辗转难安的心绪,从相遇起就逐渐浮现,循着本能疯狂叫嚣着存在感的欲求与渴望,越发抑制不住。

心中如解开了樊笼的野兽,蠢蠢欲动。

这样不好,呐,苗木君,这样不太好吧。

他眸色微深,舌尖抵着齿列,悄悄地心说。

你明明是……

你明明是——

……是什么呢?狛枝蓦地回神,眼中浮现出茫然的神色,积蓄了片刻的怒意就好似漏了气的气球,忽然就没了气势。

安静半晌,他沉默地走开。

 

……

 

次日清晨。

不知作为领队的十神是受了什么刺激,一大早就宣布当夜要举行通宵达旦的聚会。贵公子的强势气场震得同学们一时无语,只得按着大少爷任性又挑剔的心血来潮,分配各人员的分工任务,准备宴会的必须用品,还得找一个不易被黑白熊干涉的封闭场所。

在选址的时候,由于旅店的餐厅是敞开式的设计,众人一时遇到了难题。

苗木是曾经看过新世界程序内贾巴沃克岛建模全景的,他眼神微动,却一时不知该怎么合理地提议。正犹豫间,恰好兔美适时出现,向众人提供了旧馆的场地。

“虽然构造上符合十神君的要求,但是人家才刚修整好旧馆,里面还很脏,需要有人先去清扫哦。”兔美说。

“扫除啊……不要吧……”

“不想干……”

学生们对视一眼,谁也不太愿意去当个注定灰头土脸的清扫工。

若是78期的同学在这里,多半最后就是由好脾气又不会拒绝人的苗木揽下这个苦差事了,何况就算77期的学长学姐们尚不自知,起码他还自知作为后辈应有的作为。于是苗木轻轻眨了眨眼,正打算主动请缨,没想狛枝先一步开了口。

“既然这样,那大家来随机抽签吧?”

他笑了笑,拿出一把筷子,中间有一根末端是红色的,他把所有筷子的末端握住,示意给众人看。

“之前分配任务的时候就想到可能会有大家都不想做的事情了,这时候用抽签来决定就最公平了吧。大家觉得怎么样?”

“还……行?”小泉点头,“听起来很公正,这样的结果任何人都不能抱怨哦。”

“嗯,可以,就这样决定吧!”索尼娅高兴道。

公平吗……?在场唯独最了解狛枝才能的苗木嘴角抽搐。

“嗯?苗木君,你觉得这样不行吗?”狛枝敏锐地注意到苗木不太寻常的神情,眼风微动,笑意盈然地望着他。

“……”他立刻摇头。

在狛枝前辈的这种表情下,苗木哪里说得出揭恋人老底的话来,他眼色有些复杂,想了一下,又添了一分兴味,问狛枝:“既然是公平……那我也可以参加?”

“当然。”狛枝仿佛很诧异他会对这种问题还抱有疑问,笑道,“这可不是什么福利活动,苗木君是要强制参与的。”

苗木看他握着签,知晓狛枝这样一定会是抽签的最后一人……不过这对狛枝前辈而言也没什么干系吧?他想着,不由也是一笑。

“好啊。”苗木愉快道,“那我就在狛枝君前面一个抽签,排在倒数第二位好了!”

白发少年瞧着他,难得糊涂,一时不太理解他的做法有什么意义。

抽签大扫除而已,这有哪里值得苗木君感到期待的吗?

“可以是可以啦,如果你坚持的话。”他说。

 

众所周知,像是这种抽一次少一根的抽签规则,越是轮到后面,剩下的人中签的几率也就越大。当其他人一个一个从狛枝的手中拿走白签时,排在倒数第三位的左右田脸色已经肉眼可见的变绿。

“三分之二,三分之二,三分之二,拜托了三分之二——”闭着眼从狛枝手中抢走一根筷子,左眼睁开一条缝,瞄向掌心,“哦!耶!”

目送这位左右田前辈握着白筷子开心地跳开,身后的苗木忍不住满头黑线地干笑了两声。

“呐,到你了哦,苗木君。”狛枝微微一笑,将手伸到少年面前。

“二分之一的几率。”苗木念叨了一遍,忽然深吸了一口气,自嘲苦笑,“其实,说起来,我运气一直不太好啊,不意外的话就是我了……”

狛枝的灰绿色眼眸盛着很温柔的神色,就像一湾清澈的湖水。

“不用紧张,我觉得你会得偿所愿的。”

得偿所愿……

苗木眨了眨眼,伸出手,握住狛枝手中的签。

抽出一看。

红色。

 

“唉——看吧,果然是这样。”他说。

 

围成一圈的同学们顿时遗憾地呼出了一口气,莫名也跟着有种心中大石落地的轻快感。

“哎呀,是苗木啊。”

“运气不太好呢。”

“哈哈,说起来,狛枝同学的才能是幸运吧,苗木输得不冤。”

“噗!对哦,绝地大反转,不愧是幸运!”

“苗木君,拜托你了哦~”

 

在一片喧闹中,唯有狛枝低头看着手中的白签,看了良久,直到眉头都十分不解地蹙了起来,也没说出半个字出来。

评论 ( 19 )
热度 ( 127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