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66)

Chapter 66

 

温热的吐息,从唇齿相贴之间逸散出来。不知是来自于谁的呼吸,又是湿润又是灼热的气体浸润到胸腔深处,恍然间便有一种醺然的感觉。

仅是瞬息,疯狂的情绪一下子就驱散了理智。

视野中的俊秀脸庞也在热气的氤氲中变得模糊起来,所有官能性的感官都被来自对方的甜美气息所侵占,一切都变得朦胧而迷醉,唯独唇上的感触越发鲜明。

是有多久的暌违了呢?对方的唇辗转摩擦他的唇瓣,舌尖被旖旎地轻轻舔吮,无论是温度还是触感,燃起的情与热都令身体无比熟悉。属于在记忆中曾经亲密而温柔的恋人,哪怕闭上眼也能描绘出他嘴唇的形状和棱角,然而如今却夹杂了一丝不容他忽视的陌生,那一块残缺的空白就像硬生生从他心口挖出。

没关系,一切都会好的……他心里这样说,眼尾却微红,泛出动情一般的色泽。

呼吸在彼此贴近的距离交融不分,身体上的温暖就像是苦海中的舟楫,苗木有一刻喉间将溢出近似于哽咽的声音,他不愿被狛枝察觉,胸膛起伏,心潮波澜,不自禁仰起了头,抑制不住铺天盖地涌来的贪恋与渴求,无比热情地纠缠他。

意乱神迷间,狛枝的指尖与他的指尖轻轻相触,就像相互吸引的磁石,他的手指插进他的指缝,肌肤相贴的触感温暖而柔软——苗木竟觉得仿佛自己的心也被他捏在掌心。

是有多喜欢你?

仅仅是十指相扣,心里就涌现出无限欢喜与疼痛,连灵魂都要被你揉碎了一般。

 

烛泪流淌,火焰的辉光将温暖柔和的色泽映在肌肤上,不甚明亮,却也纵容得一些极细腻也极晦涩的暧昧在昏暗中悄然滋生。

不知过了多久,狛枝才有些不太舍得地松开了苗木。

醒神的时候,太过亲密的接触大概就有些不太值当。他松开自己无意识间扣紧了苗木的手指,眉头微蹙的模样仿佛很疑惑自己怎么会做出这么亲昵的动作。然而心理上的冲动却比理智的行动来得更快,松开了相牵的手,同时又紧紧地握住的对方的手腕,紧张得像是害怕苗木立刻逃开一样,狛枝的手指压着少年光滑的肌肤,力道用得用力又隐忍,指腹抚摸他腕上突起的那块骨。

那手指骨节生得苍劲修长,肌肤如丝绸般滑腻,糅合着绮念的抚摸也被他体现出一种优美、典雅的韵味,不起眼的动作将他心绪的起伏阐释得淋漓尽致。

为什么会这样做呢?为什么会忽然控制不住自己呢?想要靠近、想要接吻、甚至是想要更多的念求是那么突如其来,在狛枝自己都不是十分清楚的情况下,他就擅自做出了过界的举动。

对这个人的渴求和迷恋,就像是本能一样。

他一时分辨不清自己失控的缘由,也吃不准苗木的态度,他没有拒绝和推拒,甚至后来还……至少算不厌恶的?狛枝不由屏息垂首凝望躺在地上的苗木,对方也有些失神恍惚的模样,但那双温润又清澈的眼眸里分明还全然倒映着自己的身影——他忽然抬手掩住了他的双眼,难得神情狼狈地轻叹。

“苗木君,别这样看着我了,我会忍不住的……”

低哑的嗓音犹带浓郁的色气味道,无奈的,意味深长的,甚至都显出几分刻意暗示的笑意。

褐发少年几乎秒懂他的潜台词,脸颊腾的红了起来,手肘支着身下的地板,身体不自在地挪动两下。

“抱、抱歉,狛枝君,我……”他嗫嗫喏喏。

“该说不好意思的是我才对啊。”他失笑,睫毛低垂,眼睑下方落下一小片精致的扇形灰影,“嗯……抱歉,虽然这样说来可能会有狡辩的嫌疑,其实我一开始也没想到,自己会对同样性别的人……”

“诶?你不是吗?”苗木忽然拉开他的手,脸上露出了震惊诧异的神色。

“呃——我……我大概是?”狛枝有些不确定地看他。

苗木:“……”

狛枝:“……”

 

联想到他们两人真正意义上的那次初遇,苗木诚表情有点微妙,从知晓隐藏在希望之峰学园地下的那个希望通感装置开始,一直隐隐约约被他猜想到的可能性再度浮出水面,他们的相遇和相识很可能并不是完全纯粹的偶然,而是狛枝前辈有意在寻找接近自己的机会……

他忽然用力地咳了两声,不动声色地掩饰自己暗地里的丢脸。他现在到底是尴尬还是窃喜啊,搞不懂,明明是越多想越细思恐极的事情好吗?

要命了,真是很要命了……

 

“……苗木君?”狛枝试探地唤,圈着苗木手腕的手指紧了紧。

怎、怎么了——

他被苗木古怪的眼神看得头皮发麻,倏然有种似乎事情不妙的感觉。

视线游离,触及到少年的嘴唇,就像是被火焰撩到了了一样躲开,然而出色的记忆力还是能将那一眼的每一个细节都清晰地描绘出来。苗木的唇瓣特别红润,而且还因为被他含着吮了许久,上面带着点水光,被人疼爱过的暧昧痕迹鲜明得外人也能一眼看出来。而且他记得那柔软的触感,还有他的温度……

狛枝的脸颊也泛起了红潮,他的肌肤清透白皙,那脸红的变化就格外显眼。

 

苗木的眼底涌现出笑意,轻轻地摇了摇头。

他看出了他的忐忑不定和犹豫踌躇,是因为此时的狛枝所处的状态更为被动的缘故吗?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比之记忆中总显得温雅从容的狛枝前辈,态度更为谨慎和真实,多疑多思,也更青涩一些。

狛枝见他摇头,心头蓦的一凛,正待开口,就听苗木温和的话语传至耳边。

“狛枝君不用对我道歉的。”他微微笑着,眉目舒展,带着温柔如水的神色,“因为是你,所以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他也不想只活在过去,那里只有泛黄的回忆,却没有真正的你。


评论 ( 10 )
热度 ( 135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