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狛苗]希望通感(67)

Chapter 67

 

当晚是个不错的好天气,夜色清静,澄澈如水的月色如丝如雾,轻柔地飘荡在大地上,温暖的灯火在视野中煌煌生辉。

旧馆早已变了个样子,不同于早上大家看见那蒙尘古旧的模样,衣冠楚楚的十神双手环胸,门神一样站在入口,身后是明亮的灯光与干净整洁的走廊,里面传来欢声笑语,看来还真有几分主人在等候来客赴宴的氛围。

日向到时已算姗姗来迟,这对于一向处事严谨认真的他来说其实有些少见。他的目光触及十神平稳无波的眼神,忽而不自在地干咳了一声,掩饰自己有些尴尬的心情。

先前午后给同学们送椰子吃,轮到旅馆的时候不知怎的就和七海聊起了游戏,等到回过神来,两个人不知不觉已经联机对战了许久,岂止消磨了整整一个下午,差点连十神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出席的晚宴聚会都忘到了脑后。

当然,也不排除他刻意有些想逃避……的原因。

他稍稍有些无奈,还对十神的坚持有些不解。

“为什么一定要在今晚让大家开Party啊?”

十神瞥了他一眼,眼镜后的目光锐利而坚定,他哼了一声:“现在你还不需要知道,只要懂得听从Leader的指令就可以了。”

“……好吧。”

他点点头,打算和身后的七海一起进入大门。

“等等。”十神抬手拦了日向一下,视线上下扫视着他们,“先让我检查一下,你身上携带的所有危险品都必须没收。”

“呃……你认真的?”日向微一挑眉,目光质询地凝视着十神确实一派慎重的脸孔,心里不免为他过度戒备的举措颇有微词,忍不住道,“我也就算了,七海还是女生——”

“没关系,十神君要搜就搜吧。”

七海放下手中的PSP,抬头微微一笑,脸上没有被冒犯的怒色或是羞赧,神情坦然得很。

“日向君不用太紧张啊,只是以防万一的检查而已。在这个环境里,这样做才会更让大家放心吧。”甚至还有心情来安慰身边的同伴。

“呃……好吧。”

少年嘴角微抽,看看气派从容的七海,看看神态赞赏的十神,不知怎的,不期然还想起先前中午在旧馆所见……气氛暧昧难言的那两个人。

好似性别的尺度完全颠倒,竟令他生出一种荒谬的笑感。

莫非他真的是被黑白熊的恐吓给影响得神经过敏了……?不不不,怎么想,不正常的都不是他吧?

日向君感到了一种仿佛只有自己是人群中唯一正常人的孤独和心累。

 

之后十神的表现又一次让日向确信了他应该是有什么瞒着大家,他一边随同贵公子在屋内走动一边目光不着痕迹的滑向对方,十神的眉宇间萦绕着一股挥之不去的焦躁,他频频检查每个人身上携带的物品,将一切有使人受伤可能的物品都锁在他的保险箱里,甚至连大家用餐所需的厨具都不放过。

他的行为尽管有些过度,态度也颐气指使了一些,然而却不难看出本意是为大家着想,因此抱怨虽有,所有人却还是选择听从了十神的指令。

日向不动声色观察了片刻,以一种极为自然的神情敛下了眼睑,若无其事地收回了审视的视线。

——十神,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而焦躁不安的呢?

 

与此同时,苗木也在思考同一个问题。

他到场比日向早一些,毕竟是肩负了清洁重任的缘故,几乎整天都待在这里,要不是结束后得换身衣服不至于灰头土脸地参加聚会,根本就该是第一个到场的。

窗外月明星稀,天空尚未完全暗下,黑幕中犹带几分明澈的深蓝,显得格外清冷静谧。

前辈们陆陆续续到场,气氛渐渐炒热,主厅的灯光倏然也似乎变得更加明亮,就像为了迎纳接下来入驻世界的漫长黑夜,暖色的辉光映在少年俊秀的脸庞上,睫羽低垂认真沉思,清隽的眉目也显得更加好看。

到底是经历过一次自相残杀的致命游戏,他或多或少对黑白熊的惯用套路有一点熟悉。它的一举一动向来看似怪诞,实则却意味深长,往往他自觉没什么大不了的诱因,对其他人来说就可能成为最有煽动力的杀人动机。因此任何人行动间的异常都会变得不容小觑起来。

之前黑白熊透露给大家的情报……告诉大家所有人都失去了入学希望之峰以来“数年”间的记忆。

苗木理解前辈们会因此感到震惊不解、甚至急欲了解失忆真相的心情,但这也不至于刺激到哪个人去残杀同学才对。还是说,存在什么关键的隐情被他所忽略了?

除却就读于希望之峰的那段时光,更往前的记忆是苗木从未想过要干涉的,就连与他关系最为亲密的狛枝前辈,其实他也对恋人自己讳莫如深的那段过去知晓不多。

怕就怕在这里,毕竟已经侵占了新世界程序大部分权限的黑白熊可以获取很多他无法也不愿追根究底的他人隐私。苗木心里信任那位前辈一贯的冷静理智与责任心,但也担忧他是不是被黑白熊暗中拿捏住了死穴,这场聚会从计划开始就透着点不太寻常的气息。

而且——

“苗木君,要不要喝点什么……加点冰块的金桔柠檬汁怎么样?”

正逢站在圆桌旁的白发少年察觉到他的目光,轻轻挑起修长的眉峰,视线回望时,渐渐合拢了去的眼角若有若无地扫过门口随十神一同进门的日向,转身走了几步,正好挡住了苗木能第一时间发现他们的视野。

苗木未发现他小动作里一些晦涩的深意,接过他手中的饮料,笑着道了声谢。

浅柠色的液体盛在透亮的玻璃杯里,碎冰吭啷,细细的水珠沿着杯身沾湿了手指,受冷了的指尖很快泛出了近似一种浅浅淡粉的清雘色泽。

随后少年微微低着脸,垂下眼睫,脸上也有些红,像是很害羞。

毕竟他刚才还在想着会不会是狛枝前辈又做了什么……咳!怎么能用“又”呢。

苗木为自己的想法哭笑不得。

实在不是他恶意揣测,实在是前车之鉴太多。不说自己在避难所时候的经历,那时多半是看在自己的份上,他多数时候不过冷眼旁观而已,更先前一起读书的时候才是……狛枝前辈的行动总有主见,尤其热衷于诱导各种稀奇古怪的困境来考验大家,这时候推波助澜也并不奇怪。

然而说要因此对他感到失望或幻灭,倒也不至于。他曾经的同学,舞园沙耶香也曾不安地提醒他狛枝的“异常”,身为超高校级偶像的女孩对人心的洞察和敏感有时比作为侦探的雾切更甚,就算自己的少女心思宣告破灭,舞园也不愿意她有好感的男孩子受到伤害。

只是苗木自己也说不清楚,狛枝前辈到底可能会做到什么程度,而他又能接受到什么程度。

他向来尊重别人的主张,哪怕是理念不同,也愿意在原则范围内尽可能不去干涉,而是选择默默地在一旁守护。而且苗木隐隐有种直觉,狛枝前辈和他总是殊途同归的,他们合该信念一致。

一切都是为了未来的希望……

褐发少年倏然深吸了一口气。

那仿若决定了什么的认真模样惊动得身侧狛枝忍不住瞧了他一眼,侧目见另一边日向他们和小泉终里等人已经聊上,估计一时半会不会过来打扰,他不由好心情地微微低下身,对着他的耳畔单手拢着,用周围人听不分明的音量轻声调笑:“怎么了,苗木君很紧张吗?”

出声时难免有气流掠过,狛枝早发现苗木耳垂处的皮肤特别薄,稍一撩拨就容易发红,半掩在细碎的褐发之间,此刻只有他能看到这不甚起眼又特别可爱的变化。

甜蜜与晦暗的心情交织,他用接近窥伺的目光审视他那介乎于纯真与诱惑之间的矛盾状态,单纯敏感,偏偏还格外坦然直接,不像是才开窍,反而像是无意识被调教成……狛枝眸色微深,按在苗木肩头的手指颤了一下,讳莫如深。

实在太合他的胃口,反倒令他对苗木过去可能的遭遇而感到强烈的不渝。

“呐,你刚才在想着我吗?”他心思极深,千回百转,面上还带点戏谑的笑,见苗木惊吓似的眨眨眼,眼睛会说话一般,狛枝停顿半晌,眼中不由溢出了一点真实的愉快笑意,“在担心,嗯?”

他轻轻地哼了一声,在极尽的距离里凝视着苗木瞳孔中自己的身影。

“苗木君刚刚大概在猜……我是不是打算对哪个人不测?”

“没、没有——”他着急道。

“哈哈。”狛枝轻松一笑,“没关系哦,苗木君尽可以努力阻止我,提前揭发我的想法也没问题,或者你也可以发挥出你的才能来……”他意味深长地压低嗓音,试探的意味昭然若揭。

要说才能什么的……他倒是很想努力,关键总是时灵时不灵的,让他在面对狛枝前辈的时候总是没太多信心。

苗木很勉强地跟着干笑两声,别过头忍不住微微汗颜。

狛枝见他仍不太愿意多说的模样,也不深究,自顾轻描淡写地直起身,眉目微敛,抿了口杯中的饮料,很享受这个两人独处的小空间。

沁凉的液体顺着喉管流下,胃里冰冷的感觉刺激得头脑一清,他移开自己不知何时又落在苗木唇上的目光,眼睫微抬,凝视着墙壁上的挂钟。

心脏砰砰跳动得很是厉害,狛枝分不清自己的心意到底如何,唯独可以确定他的此刻确实是非常期待的,贾巴沃克岛真是个好地方,竟然存在那么多令他兴奋不已的人物和事件。

评论(8)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