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狛苗]希望通感(68)

Chapter 68

 

心照不宣,或许是发现了苗木眼中的自己远比他最初所自以为的模样更加接近本质的真实,狛枝眉梢轻展,谈笑间也不再刻意掩藏锋芒。他端着好整以暇的架势,一句一句用话去逗苗木,慢条斯理地端详他每一丝细微的神态变化,越来越起劲。

他扶着苗木的肩,自己不觉两人间站在一起的暧昧氛围渐浓,眼底亮起的光彩越来越亮,也越来越像是拥有过去记忆的自己……苗木也未发觉,他只是唇边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像是很习惯似的,有些无奈,却也分外认真地一句一句回狛枝的搭话。

 

“倘若为大家着想,不该防备我这个图谋不轨的恶人吗?”他暗指自己预谋藏刀未果的事情。

“自闭和防备从来都不是解决问题的答案。”少年眨了眨眼,笑了一下,态度很明确地说道,“而且,狛枝君是我的同伴啊,我信任着你。”

那是任何黑暗也无法侵染的明亮笑容,他抬起眼,眼底清澈干净,仿佛没有人能令他改变这样纯粹坚定的意志。

 

苗木诚,他实在是个很温柔的人。

狛枝低眼,他口头上一向不吝于夸赞自己欣赏的人,姿态低且谦逊,几乎没多少人会知道他实际究竟有多么挑剔傲慢,极难被真正地取悦折服,然而苗木诚、苗木诚这样气质的人……少年眸光烁烁,掩饰似的微敛眉眼,垂在身侧的手指神经质地弯曲了一下,午后两人在旧馆独处时的激荡心情再度席卷而来。

唔,真的很好——

他心想。

但这样的心情,到底算是什么呢?

狛枝望着苗木头顶的发旋正出神着,逐渐觉得大厅内明亮的灯光模糊了他外轮廓的线条,仿佛视野失焦了一般,视野中褐发少年的眉目柔和得不可思议,那双澄净的绿眼睛不经意也显出几分令他心动神摇的熟悉感来,简直像是属于他流落在外的另一片灵魂……他无法移开自己的眼睛,深深地凝视着他,宛如在凝视着世界的中心一般。

 

“……狛枝君?”苗木恍若察觉了他染上热意的注视,睫羽颤了颤,目光冷不防与他逐渐变了味道的视线轻轻相触,一个眼神的碰撞,原本有些担忧的神情就骤然一变,下意识上前了一步,呐呐张嘴,“前辈……?”

“嗯?”

瞬间有如被迎头泼了盆冷水,狛枝一个激灵,猛的清醒过来。

“你在叫谁?”不假思索地追问。

他眼见苗木一怔,眼底骤然仓惶狼狈,看着他的目光似有隐隐的悔意与躲闪掠过。

不禁不悦。

你到底是在透过我在看谁?是你的前辈?狛枝一下就想到苗木曾提及的年龄……18岁,那就是岁数更大一些的,而且曾经有过同学关系的人……他在思索,却见苗木在他审视下本能地后退了半步,脸上神情一时变幻得精彩极了,分明是心虚。

“没、没有,你听错了……”他尴尬地喃喃。

狛枝呼吸一窒,眼底禁不住浮现出一抹厉色。

以他那么聪敏自负又自我中心的人,怎么能容忍被当成谁的替身,别说如此,就是想到有谁能捷足先登染指自己看中的这个人,嫉妒的毒蛇都快咬烂他的心尖了。

“苗木君,你未免把我想得也太好哄了一些。”他气极反笑,眼里压着沉甸甸的晦色,宛如暴风雨前夕的阴霾,苗木后退,他就上前,任自己的阴影完全覆盖对方,手臂刚要撑在后方的桌面——

 

“嘀——”

 

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响起,视野骤然一暗,狛枝愣了下,在他人看不到的黑暗中倏然露出了有些懊恼的神情。

“吓?!”

“诶——怎么回事啊?”

“停电?停电了吗?!”

“眼前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了啦。”

“大家冷静,先冷静下来啊!”

抱怨声此起彼伏,苗木咬住下唇,约莫是一种直觉作祟,他看了眼先前狛枝曾藏刀的地方,移动几步,手指去扯桌布。

“唔……?”好像有什么发亮的东西半挂在下面……胶布?他低下身体。

“苗木君,你别乱走——”狛枝要抓他的手。

“喂!你这家伙打算干什么?!”一声怒吼自远而近,苗木看不清周围,刚要钻到桌底下的动作不觉一停,诧异想这好像是那位伪装成十神君的前辈的声音。

也就在这时,探出去的右手臂忽然一阵钻心的刺痛,他瞳孔骤缩,脸上刷的失了血色,尚未发出声音来,左边的肩头就被人大力一推,整个人就后仰,摔得滑出去了好长一段距离。

 

有那么一瞬间,疼得他意识都模糊起来。

 

不知到底是停电还是眼前也昏黑了一阵的缘故,苗木躺在硬邦邦的地上,苍白的肌肤上蒙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湿汗,额发很快就也被浸湿了,他艰难地喘息着,许久才注意到周围恢复了亮度。

耳边传来女孩子的尖叫声,似乎是日向低斥了一声,令他头脑发疼的声音总算才是消停了下来。随后有人半跪在他身边,沉默半晌,才小心翼翼地挪开他紧紧抓住自己右手臂的手指。

洇湿的大片暗色在黑色的西装衣料上并不太分明,然而当他手指间鲜红的血水滴滴答答淌下来的时候,将这一幕收入眼底的众人还是免不了恐惧忧虑。

疼痛灼烧着神经末梢,苗木却未在半是恍惚半是隐忍的状态中滞留太久,猛地睁眼,便见正同罪木帮他脱下外套的狛枝一怔,他默不吭声地垂下眼,盯着他白色衬衣上几乎被彻底染红的衣袖看。

“苗、苗木君。”罪木怯怯地看着他,眼圈发红,表情担忧难过得都要哭出来了,“你忍一下疼,这个出血量太多了,我先帮你检查下伤口有没有伤到血管……”

“先别管我!”苗木焦急道,目光环视了一圈也未见到想见到的人,顿时大为不安。没受伤的手支着地板,要坐起来,狛枝眉头微皱,却还是伸出手扶住他的肩膀,分摊了部分重量。

“十神君……你们快找找十神君……”他心里隐约有了不好的预感。

“诶?十神?”终里诧异,“对啊,他哪儿去了?怎么停电一会儿人就不见了?”

“我去找。”日向眉头一皱,果断起身,“苗木,你这么着急是因为对十神的踪迹有头绪吗?”

苗木喘了一下,顿了两秒才小幅度地、虚弱地点点头,看向不远处的一张餐桌。

 

“苗木君,你冷静下来。”狛枝低低道,“大家一起找人和你的治疗并不冲突,先放轻松……”

他眼见苗木实在痛得冷汗直流,衬衣的衣领大大敞开着,暴露在外的肌肤早已汗湿了,蒙着一层清润的水光,线条骨骼稜线起起伏伏,粗声喘息得实在隐忍艰难。

实在不再忍心让他那么疼着再脱掉一件衣服,就从小泉紧急从别的房间搬来的工具箱里翻来的剪刀绕一圈剪掉血红的长袖。

“之前说好了边谷山同学负责看守书房的,结果这时候她人也不知道在哪里……”

女生低声抱怨着,但狛枝已经无心去关注了。

苗木的手臂上不知是被什么锐物所刺穿,尽管创面不大,却一直在出血,沿着小臂淌到腕骨,指尖一直在发颤……乍一直面血腥的西园寺脸色忽然一白,退后半步躲在了小泉的身后。

“这个应该是直径只有5mm左右的东西穿透了苗木君的手臂……”罪木细声细气地说着,目光不经意上移,触及到少年被两侧衣领半掩住的颈子,忽然一停,眼神发直。

是……是什么刀器的划伤?为什么旁边好像还有被人吸吮过的痕迹……?

评论(9)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