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69)

Chapter 69

 

苗木对罪木的视线若有所觉,他眉目不动,神宇间不见分毫惊慌,只是忍耐着不适,稍稍侧了半边身子,避开她惊愕中带了一丝探究的注视,随后抬眼对她笑了一下。

脸色苍白虚弱,却笑容坦然含着感激,显出一种格外开阔的气度。

清风霁月,中正平和,分明只是和大家也年岁相若的男孩子而已,仿佛已经经历过许多风波一般,周身气质竟然如此温润干净……对视了不过几秒,反而是罪木的目光躲闪开来,颊生红晕,羞涩垂首,一声也不吭地专注帮他止血。

会是谁呢……?

她心里不着边际地猜测着,一时之间竟有些难与人说的钦羡和惋惜。

 

另一边,才掀开了桌布下沿的日向忽然收回了手,他的脸色难看得厉害,猛地呼出了一口气。

“怎么了?”小泉奇怪地问。

日向没说话,他维持着半跪的姿势在原地,抬起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用同样讳莫如深的奇异视线扫过围聚在一起的同学。

“喂,你干嘛一言不发啊?”西园寺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忍不住道,“古古怪怪的,有话就说。”

苗木转过头与他四目相对,沉默须臾,彼此之间忽然心领神会,他的神情立刻黯淡下来。

“看来你找到了。”这句话说得无奈自责极了。

狛枝闻言眼风微动,眼底倏然暗流涌动。他有多敏锐?只这一句话就立刻反应了过来,搭在苗木肩头的手指微一轻颤,不过瞬间就回复了平静。

“什么?什么?找到了什么?”澪田疑惑地眨着眼,她一脸茫然,显然还不在状态。

日向对着苗木点了点头,轻舒口气,闭了闭眼,沉重道:“我找到了十神。”

“咦?在哪里在哪里——”

他未等同学的话说完,自己就完全掀开了身后的桌布,澪田话声到了一半就突兀地停了,脸上浮现出惊恐的神色,嘴唇哆嗦起来。

喷溅的血迹不规则地布满了桌布的内侧,十神趴在桌下,鲜血彻底浸湿了他那件名贵考究的白色西服,滴滴答答地顺着木地板间的缝隙流到地下。

他死前的脸孔,凝固在一个极为痛苦扭曲的表情上,手指紧抠地面,仿佛在死前一刻经受过莫大的痛苦。

“怎么会这样……”大家忍不住都后退了一步。

 

“Bin Bong Bong Bong~!尸体发现了!尸体发现了!”

悬挂在房间边角的屏幕忽然亮起,黑白熊那带着诡异爽朗气息的声音传遍厅内,仿佛还意犹未尽大家所受的惊吓还不够多似的,它忽而将自己那张熊脸凑近到镜头前。

“怎么啦?一个个的表情比烂死在下水沟里的死鱼还要难看啊……恐怖而又刺激的环节才刚要开始呢!”他挥挥手臂试图鼓舞士气,随后不怀好意地瞧着众人,捂嘴窃笑,“唔噗噗……一定的搜查时间过后,学级裁判将会召开,请大家尽情期待吧。”

 

愤怒痛恨的情绪寸寸灼烧着肺腑,苗木咬紧牙关,许久都不敢开口,生怕自己被一时冲动冲昏了头脑,说出什么不该出口的话来。

不能说,不能说,绝不能刺激大家想起来……

他是背负着前辈们的信任主持新世界计划的啊,倘若功亏一篑、倘若功亏一篑……就算雾切小姐和十神君帮忙,恐怕也没办法阻止其他支部的人一意打算直接格杀前辈们的决定了。

毕竟是真正受到江之岛影响的绝望残党,更是出自希望之峰的人,对社会的影响力更是难以估量。别说是代表了激进派势力的宗方先生绝不可能放过他们,就是稳健派的天愿会长恐怕也会……

不论何种选择,牺牲总是难以避免。

眼色几度变幻,他心里挣扎良久,还是避免不了眼中浮现出几许悲色……正出神,就听见罪木的声音。

她轻轻地扎好绷带,有些不安地看了他一眼,小心开口:“好了……苗木君这几天要小心啊,伤口不要碰水。”

“好,谢谢你……”他连忙道。

“换药怎么办呢?”狛枝问,“这座岛没有药店。”

“没办法……只有我随身备的一些应急处理的伤药和绷带。”罪木怯怯地咬住下唇,绞着手指,“我也很担心,苗木君的伤口会不会发炎,要是发烧了就糟糕了。所以今晚一定要好好休息才行。”

“诶?但是学级裁判——”

“苗木君。”狛枝的眉头皱了起来,不赞同地看着他,“你有好好听罪木同学刚刚的嘱咐吗?”

褐发少年眨了眨眼,很乖地点头:“有听。”

“那你——”

“所以,狛枝君会帮我的吧?”苗木看着他笑起来,那双意志坚定的眼睛和狛枝视线相触,看起来有几分不好意思,抬起手小心牵住了他的衣袖,轻轻晃了两下,“好不好啊?狛枝君,别拒绝我……”

嗓音微微压低,衬着本人苍白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竟有几分软绵绵的撒娇意味。

旁边的罪木有些愣愣地偏转目光,眼见着白发少年耳根那一片白皙的肌肤肉眼可见攀上了鲜润的红色,他喉结微动,有些艰难地干咽了一下,看起来不知所措极了。

“嗯……嗯。”

在狛枝凪斗与苗木诚两人的相处中,平时总是苗木顺着更有主见一些的狛枝,然而实际上,其实应该是狛枝无法拒绝心意已定的苗木才对。

 

因为谁也不清楚黑白熊到底留给了大家多少时间,又有部分同学事发时不在案发现场,大家一时对现场的狼藉和惨状束手无策……慌乱中,各自六神无主,有的只能尽量做些力所能及的调查,有些干脆就放弃思考,摆出一副听天由命的消极态度。

日向才向澪田问过停电期间众人出声的话语和顺序,又请教小泉能否根据之前即兴拍摄的照片复原大家的站位,后来想到了什么,向苗木他们走来时,正好看见狛枝微笑着对罪木说了句什么,然后保健委员就怯怯地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怀着壮士赴死一般的气势毅然决然向尸体走去。

日向:“……”还真是辛苦了。

他脸上微微无奈,许是夜深的缘故,还有一丝心累和疲惫。日向一贯悲观多思,大概从早上十神莫名变得焦虑起来就有的不详预感乍然一夜就成了真,他在感到无力之余也还有一点事情果然不出意料的平静感。就算是心里抗拒,还是得选择一项一项去做自己并不情愿的事情,大家都被黑白熊的恶意胡乱摆布,多可恨。

忍不住陷入消沉时,日向看着苗木在狛枝的搀扶下慢慢站了起来。他也不知道是冷还是痛更多一些,单薄一件的衬衣领口大敞,脖颈到锁骨一片暴露在外的肌肤都被冷汗浸湿了,没受伤的那只手紧紧地攥住狛枝的手腕,微微张开的五指颤抖着,手背上隐隐浮现出青筋的脉络。

“我停电的时候听见了‘嘀’的一声,现在想来好像是空调。可是天也不热,我布置主厅的时候根本就没把遥控器拿出来。”苗木若有所思地自语着,看向墙壁的时候微微眯起了眼,不太确定地问:“定时器……空调定时的是几点?”

在他身侧的狛枝也跟着向同样方向看了一眼,漫不经心道:“十一点三十。”

“和停电的时间一样……”苗木沉吟。

 

“苗木,你还好吧?”

日向朝着他们走来,关切的目光落到苗木的脸孔,停了一瞬,转眼对上狛枝的视线。

“他应该多休息一会。”狛枝说着,在苗木无辜的注视下无奈地叹了口气,“不过,既然苗木君自己坚持,我们会尽量调查现场的,至于其他的……能拜托日向君去找找不在这里的九头龙君和外面看守的七海同学吗?”

“没问题。”日向一口答应。

“我真的没那么脆弱啦……”苗木被狛枝谴责的语气说得有些悻悻的,到底知道过犹不及的分寸,手指蹭了蹭鼻尖,“不说这些了,我也有个请求想麻烦日向君跑一趟。十神君……既然已经出事了,说不定他的宿舍可以允许开放调查。我想试着能不能找出什么令他一大早吩咐大家准备通宵聚会的缘由,连起这次事故来想,他的行动也太奇怪了。”

就像在过度戒备着什么似的,然而还是没避免被杀的结果……然而从停电时苗木的感觉来猜测,那时最可能被杀的却是他自己,对方才是主动冲来的将他推离危险的。

是自己那个才能推动的巧合?还是前辈预先得知了有人可能会杀人?苗木倾向于后者。

日向正好也有同样的想法,从善如流,闻言还笑了一下。

“那现场就麻烦你们了。”他摆了摆手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忽然像想到什么:“对了,苗木,你近视吗?”

“诶?没有啊。”

“哦,那没事。”日向就像随口一问,目光若不经意地朝不远处的空调操作板停留片刻,随后就走了。

评论 ( 12 )
热度 ( 112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