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猫与时花

《我的猫在帮我写文》衍生同人,已取得原作者授权~

温柔体贴爱笑爱闹会撒娇会疼人前世晋江耽美写手金牌编剧今世变猫攻x中二迟钝微冷漠重度拖延症游戏狗起点升级流写手猫奴受

(陆嘉文x林乐天)原作地址:点我

说实话,这个受的属性……太给人共鸣感了……我也好想养一只能变成人帮我写更新的猫_(:з」∠)_情不自禁地开起了我的滑板车


<<<


繁华的都市车水马龙,宁静的小区偏安一隅。

对现代人来说,什么才是理想中的生活呢?

烈烈骄阳下,阳台开得如火如荼的花朵,拉上了窗帘光线黯淡的清凉房间,节奏舒缓流畅的公路电影,手边的精致茶点,膝上昏昏欲睡的猫。

空调机运作的声音微不可查,冰凉的气流无声无息地淌过肌肤,林乐天舒服地呼出一口气,拿过桌上的玻璃杯,咬着吸管慢慢喝着柠檬茶,舌根滋味酸甜,冰块触底的时候发出了嗑啷作响声,他被冻得微一战栗,瘫在沙发上,感觉自己已然是个废人了。

更新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最近收益还行,养自己和猫的生活费也不怎么缺……他懒洋洋地想着,越发怠惰,感觉身子骨里所有懒癌细胞都被这过于舒适惬意的环境彻底激活,此时连游戏都已经无法将他打动。

林乐天的手自然而然地抚上橘猫的脊背,手指陷入细暖的软毛,姿态驾轻就熟,任由思绪无限放空。

将陆嘉文的身份和亲近的人坦白以后他们就算是真正在一起了,世间奇经怪道的事不少,多得是千奇百怪,只是,归根究底,一只猫能变成人这种事对他人来说也产生不了什么影响,生活中再无其他精怪奇物出现,一切如常,世界和平,人类照旧繁衍生息,建国以后不能成精的说法也不过一个久经流传的谣言,连淘宝上各式猫粮的价钱都未因神秘喵星人的大驾光临改变分毫,进口货一如既往地贵得让众猫奴肉疼。

幸运在林乐天亲近的人也不是那种好揽闲事的太平洋警察,初时的惊愕过去以后,便发觉小年轻两个早将自己的小日子经营得挺好,于是鬼使神差心照不宣,嘉文陛下还是林妈妈心中最可爱的小甜心小皇帝,林乐天还是嘉文陛下心中最可心最宠爱的御用铲屎官。

纵使有一些可能不会被世俗接纳的爱恋在两人之间滋生蔓延,但,干卿底事?

每个人都有着在少年时期畅想未来的回忆,有人渴望着挥斥方遒意气风发,也有人只盼着闲看庭前花开花落的安适闲淡。

网络上有关成功与励志人生的鸡汤喝了一碗又一碗,说到底,生活就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件事。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选择离群索居的生活,选择圈养一只独一无二的猫,选择拥抱一个男人,选择将脑海里瑰丽玄奇的故事认真地一个一个向别人讲述。

正像是他自己说的,我已经接受了平庸的现实,所以我在我的想象世界里称王称霸。

听起来可能没什么趣味,却足以让他感到心满意足,岁月静好。

光阴流转,总能感觉到心间缠绕蔓长的珍视与深爱,吸收了旧时光的一切作为养料,恣意盛开成一朵花。

午后的时光总是很容易流逝,电影片尾的曲子缓缓流淌,林乐天早在中途便睡得人事不知,反倒一直闭目养神的猫轻轻动了动耳朵,还留一线意识听着剧中人的台词,昏暗的光线透过帘布,朦胧的暗影不觉间延长了许多。

把林乐天抱回卧室的时候青年迷迷糊糊地似是快要醒来,陆嘉文不由将本来就很谨慎的动作越加放轻了一些,眼睫微垂,看着对方清隽的眉眼慢慢舒展,在梦中迷朦了片刻,还是毫无挣扎地深陷在熟悉的气息中。

陆嘉文趁着林乐天午睡的时间打完了当天的游戏直播,然后写耽美文的更新,完事了叼着小鱼干在客厅晃荡,内心说着他是高贵的陛下身体却很诚实地做起了卫生,顺手还去给摆在阳台的花浇水。

他和林乐天其实也不是那么有生活意趣的人,尽管一个是天生的基佬,另一个是只对陆嘉文情有独钟,但所谓的艺术细胞实在不怎么多,浪漫几乎都体现在了笔下那些个风起云涌的奇幻世界里面,像是这样整个阳台堆簇着鲜妍花草的漂亮景致,是少女心满分的林妈妈的杰作。

修枝剪叶,除虫施肥,按时浇水,天气恶劣时还得把它们尽数收回屋里。林乐天对这些细碎繁琐的事情颇为头痛,最终照顾花草的大头就落到了时间观念强计划性强执行力强的嘉文陛下的身上。

陆嘉文:说好我是这个家的陛下呢?

打开拉门,热气升腾,夏日的气息扑面而来,兴许是本体是猫的缘故,陆嘉文的五感远比普通人敏锐,立刻察觉扑面而来的曛暖花香中一丝格外香甜的气息。

他忽然站住脚,自然垂在身侧的手指控制不住地颤动了一瞬。

暖红的夕光下,陆嘉文那双浅褐色的眸子隐没在纤长的眼睫下,背光的阴影中显出他陡然绷紧的脊背,目光幽幽转向隐藏在几株茶花中间的一盆开着蓝色小花的绿植。

那应该是昨天下午林妈妈带来的。

当时陆嘉文还在游戏直播的中途,林妈妈突然造访,他一时难以脱身,是坐在旁边围观的林乐天帮她把带来的东西都放好,等他走到客厅,因为屋里开着空调,阳台的拉门早就关上了。

所以他没有在第一时间觉察。

不,或许还是有的,但是因为气味被空调吹淡了,他没有意识到那是什么,只是觉得空气凉丝丝的,微甜的凉意沿着气管流入胸腔,反倒让他对燥热的感觉体验得越发深刻。

所以昨晚,他才会有些克制不住自己,闹得林乐天也咸鱼了一整天,成了名副其实的咸鱼大大。

陆嘉文发现他的思绪已经有些乱了,不止是昨夜那些让人耳酣脸热的画面,一些诸如发情期、信息素、结合热、春药、甚至毒品的词汇都接连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作为耽美圈的资深大神,有些题材他还未涉足,却不代表他不懂梗,他可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司机好吗!

他冷静了下来,冷静地深吸了一口气。

这是猫薄荷。

哪怕前世今生从未注意也未知晓该如何辨别这种植物,此时此刻,他却已经笃定地下了结论。

林乐天应该也是不知道的。

但是林妈妈知道吗?

陆嘉文想着想着,便忍不住弯唇一笑,他倒也从容,置身于对他而言颇为有诱惑力的环境中,提着喷壶照旧浇完了花,在猫薄荷上颇为留恋地抚过,很快地收回手指拢了拢衣襟,放下喷壶,阖上拉门,还掩上了窗帘。

林乐天是被巧克力的气味唤醒的,他之前睡得很沉,睡得身软血烫,懒懒洋洋,前一夜的疲惫消弭不少,就是思维还有些迟钝。

傍晚的光线昏黄暧昧,夕日欲颓,窗外是大片大片色彩绚丽的火烧云,临近晚高峰时段,外面渐渐热闹了起来,陆嘉文安静地坐在床沿,一个个剥开巧克力球的包装送进嘴里。

林乐天:“……”

他不由自主地看了眼陆嘉文身边的点心盒子,很好,空了一大半,这分量已然足够他维持一整天人形了吧?

陆嘉文注意到他的视线,弯起唇角,看着他笑了一笑。

“我饿了。”他轻声说。

林乐天怔了一下,顿时歉然:“先等下,我这就去做饭……啊,菜没买,要不点个外卖?”

陆嘉文不喜欢吃外卖,林乐天问得很犹豫,但是出门买菜又得他等很久。

陆嘉文摇了摇头,咬下一颗巧克力,糖浆从缺口流出了一点,沾在唇畔,他伸出舌舔了舔,鲜红的舌,奶白的浆汁,画面说不出的活色生香。

从林乐天这个角度还能从他半敞的睡袍看见锁骨和胸膛,肤色是常年不见阳光的白皙,却肉眼可见多么紧实有料,半遮半露地隐没在阴影里。

他的视线有些发直,在心里说服自己不能丢脸必须赶快冷静一下,又努力地冷静了一下,花了很大的意志力才从恋人的男色诱惑中挣脱,艰难移开视线,抽着嘴角说:“我看你光吃巧克力就该饱了吧。”

陆嘉文笑而不语,从盒子里又拿出一颗巧克力球,但没有送到自己嘴里,而是侧过身,塞到林乐天口中。

他做得自然,林乐天张嘴接受投喂的动作也很自然,顺理成章地转移话题:“我什么时候睡着的?”

“在主角他们商量北上还是南下的时候。”对方答,继续投喂巧克力,嘉文陛下似乎从中找到了某种乐趣,玩得不亦乐乎,眸光含笑,眉眼温柔,好似将整室的光芒都汇聚在了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浅褐色的瞳眸透亮地倒映出他的身影。

好帅……不对,不能流口水,林乐天,你要控制住你自己啊。

“感觉错过了好多剧情。”他竭力让自己显得漫不经心,殊不知有些泛红的脸颊和紊乱的呼吸已经出卖了自己。

“我剧透给你?”猫的五感再敏感不过了,陆嘉文眸色微深,忍不住抿唇笑了笑,却故作不知地靠坐在他身边,姿态慵懒惬意,柔软的碎发落在脖颈赤裸的肌肤上,撩得人细细碎碎地从皮肉表面痒到心底。

“这样看电影的乐趣就没有了。”林乐天不自在地动了动,他感觉有些燥热,这热度仿佛不是错觉,从两人身体接触的位置开始,一点即燃,一发不可收拾,他的眼神不自觉游离起来。

“那就明天再看一遍吧。”陆嘉文的话语轻得像是叹息,嗓音低沉低哑,若有若无带着一丝宠溺的味道。

他忽然发现林乐天的反应比他想象中还要有趣,本人似乎还没明白他的意图,但身体已经先于思维察觉到了一切,率先做出了软化。

一二三四五六……他数了数自己喂给林乐天的巧克力球的数目,其实不太满意,但身体里一直像是被一簇小火慢炖着,精神偏偏活跃得不行,他思维转动得越快,便越发感觉到时间流逝的磨人之处,幽深瞳仁深处都压抑不住那点炽烈的火光,实在有些按耐不住了。

为什么是明天?

林乐天下意识地看向陆嘉文,一个字未出口,便撞上陆嘉文专注看他的目光,青年的神态有几分可能连他自己也没注意到的柔软,林乐天实在太习惯从无言中解读陆嘉文的思想了,眼神对视,呼吸交缠,巧克力的甜香窜进鼻尖,电光石火间他恍惚就意识了什么,按在床单的手指下意识收紧,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我、我还是出去买菜吧……”他这样说着,身体却一动不动。

“嗯?”陆嘉文偏过头,又往林乐天靠近了一些。

空气中静静流动着微妙难言的气息,朦胧的夕光照在陆嘉文俊美的脸庞上,从这个距离,林乐天甚至可以数清他每一根纤长的睫毛。

“你想吃什么?”林乐天听见自己这样在问。

其实晚餐什么都无所谓了吧?过一会再弄也没什么关系,这个点吃了那么多高热量的零食,就算做了饭也不会有什么食欲的。

“我想吃什么?”陆嘉文重复了一遍他的问话,然后看向他,笑了起来,温和又宠溺地说,“乐天,你应该知道的。”

在这个时候,被隐藏在他眼底的东西终于初露峥嵘。

他盯着他,就像猫紧迫注视地着他的猎物,眼神幽深危险,心里势在必得。

后文:点我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